白狐小昭
玄月先生2019-04-04 16:213,675

  “扑通……”夜凡大声叫着,转身再次跳入莲花池,只将头露出水面,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是谁?”

  对面站着的女人看起来大约二十多岁,她身着青衣,皮肤白皙,身材高挑丰满,腰跨宝剑,生的是唇红齿白,明眸善睐,眉如墨画,面如桃瓣,一头乌黑长发垂至腰间,端端一副美人相。

  “大胆狂徒,竟然擅闯凌云窟,还不快滚。”那女人松开蒙住双眼的手,满脸通红,大声地训斥道。

  “你……你是不是那个白……白狐?”夜凡满面通红,试探性地问道。他没想到“夜云”口中所说的白狐竟然已经化为人形。

  从小到大除了他娘之外,从没有任何女人看过他的身体。如今竟然被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看到了自己赤裸的样子,夜凡尴尬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青衣女人见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来历,立刻警惕起来,唰啦一声抽出随身宝剑,剑尖指着水池中的夜凡,“你到底是谁?说!否则让你成为剑下之鬼!”

  “我……我叫夜凡,是金大哥带我来的。他说你可能出去采药了。少则半日,多则几天。”夜凡解释道。

  “金大哥,他人在哪?”青衣女人口气稍微放缓,不过手中宝剑依然指着夜凡。

  “他临时有事出去了,说一会就回来。”夜凡继续解释道。

  “夜凡?”青衣姑娘皱眉问道,“你和金大哥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带你来这里?”

  “那个……姑娘,你听我说,”夜凡说道,“金大哥说我……我是他义兄邪月转世……所……所以……”夜凡刚才从“夜云”口中得知,眼前的白狐是自己前世邪月所救,所以就实言相告。

  “当啷”一声,那青衣女人听到夜凡的话后惊得手中宝剑失手落地。

  “你……你转过身去……快转过去……”青衣女人急忙弯腰捡起宝剑,继续指着夜凡,“快点……”。

  夜凡一脸发懵,不知道这姑娘为什么让自己这样做,只能慢慢地转过身去。自从自己出家门后,就没有碰上一个正常人,见面二话不说就开打的扶桑忍者,阴冷怪异的黑袍老怪,救了他命又对他说滚的藤原千子,夜家世代供奉的八部天龙,前世义兄金环剑灵……如今又碰上一个要自己赤身裸体转过去的青衣女子,唉,夜凡心中叹道,算命的说的真没错,我这辈子可真是“不平凡”。他微微起身,将自己的后背给这青衣女人看。只见在他白皙的后背上,一轮弯月一般的红色印记赫然在目。

  “叶大哥……”青衣女人见此情形,当啷一声扔掉宝剑,然后扑通一声跳进莲池,紧紧搂着夜凡,嚎啕大哭,“真的是你,三百年了,我等你等得好苦,呜呜呜……”

  这……这是怎么回事?赤身裸体的夜凡脸色发红,楞在当场,石化一般。

  这女人竟然不必男女之嫌就跳进这莲花池!要知道他现在可是一丝不挂啊!

  他只觉得触身柔软,香气扑鼻。再低头看这青衣女人,衣衫已经全部湿透,紧紧贴在白皙的皮肤上,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收眼底。

  他今年才二十多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美色,他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他只觉得气血上冲头顶,嗓子发干,浑身燥热,无奈之下,他只能高举双手,高声劝道“姑……姑娘……有话好好说,这……这怎么能行,你……你先……放开我……放开我行不行?”谁知不说还好,夜凡这样一说那女人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

  “呦呵,你们进展可真够快的。”不知何时“夜云”已经站在浴室门口,双手抱臂,倚在门上,一脸坏笑,“我才出去不到一个时辰,你们就……夜老弟,可以啊。”

  “金……金大哥……事情……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哎呀……你先放手……”夜凡催促道。

  “我不……”身上的这个青衣女人如同蛇一样缠在他身上,就是不肯松手。

  “你们先忙着,半个时辰后我在花园等你,时间还还来得及,你们继续。”“夜云”坏笑着离开。

  “金大哥……金……”夜凡觉得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位……这位仙姑,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男女授受不亲,这……这成何体统啊这……”夜凡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仙姑?”搂住夜凡脖子的青衣女人扑哧一声破涕为笑,“你叫我仙姑?”

  “是,这位仙姑,不管怎么样你总得让我穿上衣服不是?”夜凡见叫她仙姑这招管用,继续称她为仙姑。

  “切,又不是没有看过,原来每次你洗澡不是我给你搓背?”青衣女人说着松开了夜凡,“你先洗着,我去弄一些酒菜,金大哥也好久没来了,今日难得相聚,一会咱们边吃边聊。”青衣女人笑着起身迈出莲花池。夜凡不敢造次,红着脸将头扭开,这青衣女人的衣服被水打湿,已经变得几乎完全透明,他不能趁人之危。

  “对了”,青衣女人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我叫昭婉婷,以后你还和以前一样,就叫我小昭好了。”说完走出浴室。

  青衣女人走后,夜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都说女人善变,孔老夫子曾经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女人刚才还哭的死去活来,一句仙姑就让她心情大好,破涕为笑。

  “唉,古人诚不欺我也!”夜凡叹道。

  夜凡洗漱完毕沐浴更衣之后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他特意从一大堆衣物中挑选了一身素雅的衣服换上,让他感到惊奇的是这衣物如同量身定做一般,合适的不能再合适了。

  收拾停当之后,夜凡便出了浴室,来到下面一层的花园。花园当中有一个亭子,内有石桌石凳,石桌上已经摆满了珍馐佳肴,此时“夜云”和那白狐面对面坐着,不知正在聊着什么,看那白狐满面春风,低头含笑。“夜云”也时不时地开怀大笑,看起来十分高兴。那白狐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正走来的夜凡,不看则已,这一看顿时让她又惊又喜。但见那夜凡:

  身穿金丝嵌玉白袍,头戴九莲束发铜冠,足踏墨青碧云靴,腰系玉带,面若寒玉凝脂,目同朗星煥彩。唇红齿白,须发如漆。真是个儒雅俊俏的美男子。

  “哈哈哈”,“夜云”拍手叫好,“夜老弟果然是人中龙凤,仪表不凡,比当年的邪月还要风流倜傥三分。也不枉小昭为你苦等三百多年,她当时还担心你转世之后是个女儿身呢,如今看来她真是多虑了。”说完之后“夜云”看了一眼那白狐,那白狐满面通红,说不尽的风情万种。

  “让金大哥见笑了。”夜凡说着来到石桌旁坐下,在夜家祖宅他听到了他和那天龙的对话,得知眼前的金大哥义薄云天,重情重义,对当年的邪月更是肝胆相照,如今夜凡已把他当做真正的大哥来看待,所以也不再那么拘谨。

  “来来来,夜老弟,今日我们三人难得相聚,其他的事情暂且先放在一边,今日我们痛饮千杯,一醉方休。”“夜云”心情大好,举杯高声说道。

  “额……金大哥,不是小弟我扫兴,如今夜家大难临头,我爷爷又被您……我实在是没有这个心情,还请金大哥不要见怪。”夜凡说道。他说的全是实话,有谁大难临头的时候还有心情推杯换盏。

  “哦,这样啊,”“夜云”放下酒杯笑道,“看来是我疏忽了,你现在是夜家人,当然担心夜家的安危了。不过你大可放心,我一会就帮你打通全身经脉,然后指点你几招,你看如何?至于你爷爷夜云,你放心,我附身与他,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夜大哥,你转世之后有隔阴之谜,不晓得天下修道之人哪一个不希望被金大哥附体一次,”那白狐安慰夜凡说道“要知道金大哥可是真正的纯阳之体,和那些天上的神仙有着天渊之别,那些神仙还要调和龙虎,捉坎填离,而金大哥可是天生纯阳之体,两者不可同日而语。被金大哥附体一次,全身经脉会被全部打通,寻常人被附体后延年益寿,百病全消,修道之人被附体后修为大增,飞升有望。所以夜大哥不必担心,这是福,不是祸。”

  “多谢金大哥成全,夜凡惭愧,如果夜家能平安度过此次劫难,夜凡感激不尽,”夜凡听完那白狐说的话后大吃一惊,然后对“夜云”一躬到地,他本以为爷爷夜云会受到伤害,此时才明白这是天大的幸运。

  “哎,”“夜云”扶起夜凡,“我都跟你说够多少次了,你我是结拜兄弟,生死之交,说这样的话就太不像话了,我有不便之处,不能以真身相见,又见你爷爷夜云练功遇到瓶颈,所以才附身于他,两日一过,我会送你回夜家,到时我自会离开你爷爷的身体,夜老弟你放心就是了。”

  “看来是小弟是杞人忧天了,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今日我就舍命陪君子,陪大哥你一醉方休。”夜凡听了二人的话以后心里踏实不少,他不能太不识趣,扫了雅兴,“来,金大哥,小昭妹妹,”夜凡端起酒杯,“我夜凡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能够结识两位兄妹,我敬你们一杯。”说完之后一饮而尽,这酒果然不是凡品,浓郁醇香,绝不是世间所能酿造出来的。

  “哈哈哈哈,好好好,痛快,痛快。”“夜云”哈哈大笑,将杯中酒喝光之后再次将夜凡酒杯斟满,“夜老弟果然是性情中人,不愧是我义兄,说话直来直去,从不拐弯抹角。痛快,痛快!”

  “小妹虽说不胜酒力,但今日是我们三百多年来再次重逢,今天小妹我豁出去了,陪夜大哥你痛饮千杯。”那白狐一仰脖,也将杯中酒饮尽。

  “小昭你不必勉强,别一会现了原形吓着夜老弟,他现在可是夜凡,不是邪月。一会夜老弟要是喝多了,你还要照顾她呢。”“夜云”坏笑着说道。

  “金大哥,你放心,我自有分寸。”那白狐笑道“我怎么能失了礼数呢?来,夜大哥,我再敬你一杯……”

  三人就这样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直喝到正午才收场。夜凡喝的酩酊大醉,再次沉沉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