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龙现身 半仙之体
玄月先生2018-03-19 16:314,935

  “一个……一个时辰……这么快……”夜凡有些吃惊,他从金大哥和那天龙的口中得知自己当年是个狠角色,可也没想到当年自己那么厉害,想那黄袍道人也不是什么善茬,此处离西藏千里之遥,然而自己从找人到为小昭报仇再到回来竟然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这是什么速度,夜凡不敢想,难怪金大哥说当年那票神仙都追不上自己,风行诀果然厉害。

  “一个月后我外出采药的时候从山民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据说是皇帝的弟弟,也就是当朝的七王爷一个月前在西藏大雪山游玩的时候天上忽然急速飘来一片白云,那王爷和随从的一个黄袍道人忽然被一股怪力吸入云中,然后瞬间二人又从云端掉了下来,伴随着漫天血雨。陪同的众人赶紧上前查看,一看之下惊的是魂飞天外,魄散九霄:那王爷和那道人的人头竟然不见了!!!从脖子上的伤口来看,像是被活生生的拽下来的!!!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那道人全身皮肤已被剥的干干净净,血肉模糊……等众人再看头顶上方的时候,那白云早就不见了踪迹。坊间盛传那王爷和道人杀了大雪山上的狐仙,这次是那狐仙的长辈前来报仇索命来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和人头同时不见的还有那被杀狐仙的皮毛……”

  小昭虽然很平静地说着这件事,可在夜凡听来不禁脊背发凉,冷汗直流。这邪月真是好手段,竟然能从万丈高空将两个大活人直接吸走,瞬间夺命。更让夜凡印象深刻的是这邪月那颗嫉恶如仇的心,做事干净利落,从不心慈手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再后来你就让我在这凌云窟内安身,一晃就是五百多年。”小昭感慨道。

  “听金大哥说我是被逼死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夜凡问道。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还是让金大哥告诉你吧,他比我还清楚。今天就说到这里吧,那边金大哥估计喝的也差不多了,你也该找他办正事了。”小昭提醒他说道。

  经小昭这么一提醒,夜凡忽然缓过神来,这夜家即将大难临头,眼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让夜家平安度过这一劫。想到这,夜凡赶紧起身说道:“要不是小昭妹妹提醒,险些误了大事。”

  “夜大哥不必着急,既然金大哥答应你了,就一定会说到做到。”小昭一边安慰夜凡,一边和夜凡原路返回,来到了花园凉亭处。果不其然,“夜云”居然还在那,左手拿酒壶,右手拿酒杯,自饮自酌,好不自在。

  “金大哥真是酒量惊人,我才喝了几杯就醉的不省人事,而大哥你却如同没事人一样,真是世间罕见。”夜凡来到凉亭前。

  “这算什么,”“夜云”看了夜凡一眼后又端起酒杯,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当年你我二人同你那些朋友在承月台对饮三天三夜,那才叫痛快。”。

  “金大哥,先别喝了,夜大哥担心夜家安危,你就赶紧帮帮他吧。”小昭心思缜密,知道夜凡的心事,催促“夜云”说道。

  “好好好,小昭,你先回去休息,我这就帮你夜大哥打通经脉,然后指点指点他,总行了吧。”“夜云”说道。

  “这还差不多,”小昭一边笑着一边转身离开。

  “夜云”放下酒杯,走过来搂住夜凡肩膀,将夜凡按在石凳上,然后坐在夜凡对面,开口说道:“夜老弟,我看你在青云山上对付那黑袍人的时候用的是寒气,对吧?”

  “没错,用的是蛇影剑中的寒气。”夜凡回答道。

  “蛇影剑?呵呵,你拿给我看看。”“夜云”笑着说道。

  夜凡听后立刻从腰中抽出那蛇影剑,双手递给“夜云”。

  “夜云”接过蛇影剑后看了半天,“这哪是什么蛇影剑,你让你那老爹给骗了。”

  “什么,”夜凡听后有些发懵,“我被我爹骗了?这话怎么讲?”自从父亲夜空将这蛇影剑赠与夜凡之后,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夜凡连睡觉都放在身旁。如今听说这根本不是蛇影剑,夜凡一时有些糊涂,这不是蛇影剑又是什么,父亲为什么会骗他呢。

  “我来问你,蛇最怕的是什么?”“夜云”看着夜凡问道。

  “蛇?蛇怕雄黄,怕仙鹤,怕老鹰,还怕……”夜凡苦思冥想,这蛇还怕什么来着?

  “怕冷。”“夜云”平静地说道。

  “怕冷?”夜凡还是不明白。

  “众所周知,蛇一到冬季就会冬眠,不会再外出活动,为什么不外出活动呢?怕的就是这冬天的寒气。既然蛇怕寒气,为什么你父亲还会给这把剑取名蛇影呢?”“夜云”说完,看向夜凡。

  “这……”夜凡听了“夜云”的话后仔细一想,对呀,蛇怕寒气,这把宝剑既然是寒铁铸成,父亲就是再糊涂也不会取名蛇影啊,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呢。难道?难道真如金大哥所说,父亲他在骗我?

  “还请金大哥多多指教,这剑……”夜凡想听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云”听后一摆手,“什么指教不指教的,我岁数比较大,见得自然就比你们多,实话不怕告诉你,这根本不是什么蛇影剑,也不是你父亲夜空所铸。”

  “那这是……”夜凡心中七上八下,他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因为一柄宝剑而骗他。

  “夜云”看了夜凡一眼,嘴里吐出了三个字“寒龙剑!”

  “寒龙剑?”这剑的名字夜凡听都没有听说过。

  “没错,寒龙剑,相传为陶安公所铸,朝代不详。”“夜云”一边打量着剑身一边说道,“据说这寒龙剑是用天上落下的陨石历时七年打造而成,这块陨石和其它陨石不同,其他陨石落下之后都是滚烫的,而这块陨石据说落下来之后方圆一里之内全都被冻上厚厚的一层冰。后来国君以为这是不祥之兆,于是命陶安公去处理此事。陶安公见这陨铁寒气逼人,慑人魂魄,便将其锻造成一把神兵,后来陶安公飞升之后此剑就不见了踪迹,再后来据说此剑出现在罗刹国,但是罗刹国也没有人能驾驭此剑,于是便做个顺水人情将其作为贡品进贡给当时的大宋,此剑到达大宋之后被苗疆巫术高手用三层檀木盒子包裹住,并在盒内刻上了烈火密咒,以镇压这寒龙剑的寒气,可即使这样,也不能完全封住宝剑散发出来的寒气,后来这东西被宫里的人放在大殿之内当做避暑的宝贝来用。呵呵,真是暴殓天物。“夜云”笑着说道,“大宋后来迁都的时候,皇宫混乱不堪,此物也就不见了踪迹。”“夜云”说完这寒龙剑的来历之后,话锋一转,“也不知道这寒龙剑是怎么到你父亲手中的,看这把剑如今的样子,是被铸剑高手封住九成寒气,否则的话你根本就靠进不了,更别说放在身上了。

  “父亲对我说过,这剑是他铸造的,难道?……这把剑其实是被我父亲封住的?”夜凡反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夜云”说道。

  “父亲说此物本是一块寒铁,是罗刹国当年进贡给大宋朝的,而且如大哥你所说,是用三层檀木盒子包裹住,被用来放在大殿之内避暑用的,后来宫中有人将此物带了出来,这人的子孙后代因为生活落魄,这才来到我家当铺,将此物死当,当了足足五百两黄金外加一千两白银。”夜凡如实相告。

  “这件事是你父亲在有意瞒着你。具体是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夜云”接着说道,“要知道这寒龙剑当年可是有剑鞘的,名曰九子,别看只是剑鞘,威力却绝不在这寒龙剑之下,也只有它才能完全封住这寒龙剑的寒气。据我所知这剑鞘是由九个部分组成,这九个部分就是龙子,人们常说龙生九子,子子不同。那陶安公果真是绝顶奇才,巧妙地运用了这个九子镇真龙的格局,不但能镇住寒龙剑的寒气,而且也能将剑鞘作为武器,攻防兼备。现在看来这寒龙剑的剑鞘已经丢失,这寒龙剑也不知被哪位高人用秘法将其封印。”

  夜凡听后陷入沉思,看起来父亲确实是在隐瞒一些事不让他知道。

  “算了,这些事情以后你慢慢想吧,”“夜云”对夜凡说道,“现在先让你看看这寒龙剑的本来面目,”“夜云”说着便握紧了手中的寒龙剑,只见“夜云”身上再次泛起金光,金光周身流动,很快那寒龙剑也被金光包裹其中,一瞬间那寒龙剑发生了根本变化:柔软的剑身变得极为挺直,整个剑身发出的光芒由原来的白光慢慢变成了银光,变化最明显的就是剑柄,那条吐着红信子的银蛇竟然慢慢地长出了两根角,红色的信子也变成了两根红色的龙须,蜿蜒盘旋的蛇身也缓缓长出了龙爪,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条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银蛇变成了一条张牙舞爪,不怒自威的游龙!

  整把宝剑在一瞬间完全脱胎换骨,如果说以前的蛇影剑像一个侠士的话,那么现在的寒龙剑就如同帝王一般,不可同日而语。随着寒龙剑逐步显现出它真正的面目,周围的温度也迅速变低,以凉亭为中心,假山,流水,花草,池塘无一例外的被冻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凛冽的寒气将四周的空气变得如同浓雾一般,一时间整个花园变得雾气昭昭,如同仙境!

  “这就是寒龙剑的本来面目!”“夜云”开口说道。

  “金大哥,可以了,在这样下去的话,整个洞府就全被冻住了!”夜凡一边运功抵抗寒气一边提醒“夜云”。

  “夜云”听后立刻收功入体,随着“夜云”身上的金光逐渐散去,那寒龙剑竟然也慢慢恢复了原来蛇影剑的样子。

  “金大哥,这……”夜凡有些不明白,这寒龙剑为什么又变回蛇影剑的样子了,不是已经打开封印了吗?

  “封印这寒龙剑的人绝对是一顶一的高手,修为深不可测,我虽能强行打开这封印,却不能消除这封印,”“夜云”说着将寒龙剑递给夜凡,“这次夜家渡过劫难之后,你可以去问问你的父亲,也许只有他能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夜凡接过宝剑,再次打量起来,他不知道到底称呼这把剑为寒龙剑好还是蛇影剑好。

  “这次夜家的对手是三名扶桑绝顶高手加上一个千年老妖,三名高手中间有一人持有离火剑,这离火剑的威力惊世骇俗,能克制它的目前为止只有这寒龙剑了。你这两日要好好练习,到时候那离火剑就交给你来对付了。”“夜云”说道。

  “可是,金大哥,”夜凡有些为难地说道“我不比大哥你,不要说我打开这剑的封印了,就是它还是蛇影剑的时候我也只能释放三成寒气,时间只剩两日,我怎么可能斗得过那离火剑呢?”

  “呵呵,你过来,我来给你打通经脉再说。”“夜云”笑着招呼夜凡到他跟前。

  夜凡听后立刻走到“夜云”跟前。

  “把手给我。”“夜云”接着说道。

  夜凡听后伸出一只手,“夜云”单手握住。

  “忍着点疼。“夜云”说着身上金光再起,一颗蚕豆大小的金光从“夜云”的眉心处顺着他的手臂直接流入夜凡的掌心,夜凡只觉得自己一股滚烫而霸道的灵气顺着掌心劳宫穴和少府穴冲入体内,入体之后自动游走全身血脉,所过之处摧枯拉朽一般冲破身体各个穴道!

  华盖、紫宫、玉堂、璇玑等三百多处穴道一瞬间全被冲破!手太阴肺经,手少阴心经,手少阳三焦经等十二经络也被尽数打通,这金光在体内竟然畅行无阻,横冲直撞!

  再看夜凡,全身红光闪烁,如同火炭一般,身上热气蒸腾,双眼布满血丝,那金光四处游走,竟连眼中的脉络都不放过。此时夜凡身上那件金丝嵌玉白袍也被体内散发出来的红光穿透,周身上下红光笼罩。一时他只觉得整个身体又胀又热,几乎就要爆裂开来!身上十二经络的地方如同有数千只蚂蚁啃食一般,钻心的疼。可是就算是再痛苦夜凡也要忍,只有这样才能提升自己的修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夜家度过劫难。

  夜凡身上的红光开始逐渐变色,由刚才的红光开始慢慢变成金光,而夜凡身体也开始慢慢漂浮起来,但是“夜云”依然没有放手,仍然紧紧抓住飘离地面的夜凡,一时间无数道金光从夜凡身体内迸发出来,连夜凡的眼耳鼻口都有金光迸出!夜凡此时如同万箭穿心一般,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夜凡身上金光便逐渐退去,身体也慢慢落回地面,这蚕豆大小的金光已如同风卷残云一般将夜凡体内闭塞的各路经脉全部打通。随着那金光从夜凡体内缓缓回到“夜云”体内,“夜云”松开了夜凡的手,笑盈盈地看着夜凡。

  待身上的热量逐渐散去,夜凡感觉整个身体如同被掏空一般,甚至他怀疑自己的体重也减轻了,只觉得自己双目有神,身轻如燕,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自己吹走一般。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感觉体内有仿佛充满了一股力量,这力量和他平时修炼的内力完全不一样,极其霸道,在身体脉络里循环往复,游走不止。他把这种感觉告诉了“夜云”,“夜云”听后哈哈大笑。

  “你体内浊气已经完全被排空,当然会感到身轻如燕了,再加上你的所有经脉和穴道全都被打通,要知道凡人就是用上一辈子的时间最多也只能打通任督二脉和十二经络而已,那还要说资质比较好的。而你现在全身经脉畅行无阻,我又在你体内打入了一股灵气,三个时辰内,灵气会自动游走你全身四肢百骸,如今,”“夜云”顿了一下,将头凑到夜凡跟前,说了一句让夜凡心惊肉跳的话“你已是半仙之体,想死都没那么容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