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飞猛进
玄月先生2017-02-23 20:104,295

  夜凡望着远去的金大哥,内心感慨不已,这金大哥修为之高,对他来说简直无法想象。他转身御气飞入洞中,却发现小昭已经在洞口中等着他了。小昭看见他飞回来之后,满脸欢喜,迎了上来。

  “夜大哥真是天资聪慧,这才一个时辰不到,竟然有如此修为,真是可喜可贺。”小昭高兴地说道。

  “哪是什么天资聪慧啊,我一点力都没出就得到了这身修为,都是金大哥传给我的。”夜凡实事求是地说道,“等这件事了解以后,我一定要好好谢谢金大哥,只可惜我不知道金大哥喜欢什么,有什么爱好?”别的东西他可能没有,钱还是不缺的。只不过像金大哥这样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世俗之物。

  “你可别把金大哥当做外人,否则他会不高兴的。你可是他义兄转世,不要再用世俗的那一套。不过要说这金大哥喜欢的东西,据我所知只有两样,除此之外还真不知道他还会对什么感兴趣。”小昭说道。

  “哦?是哪两样东西?”夜凡急忙问道,他不知道还有金大哥得不到的东西。

  “这第一嘛,就是当年你亲手酿造的百花醉,听金大哥讲他尝过天下所有名酒,没有一种佳酿能赶得上你酿造的百花醉。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这百花醉,你们也不会相识,更不要说什么成为八拜之交的兄弟了。”小昭说道。

  “百花醉?就是刚才咱们喝的那种酒吗?”夜凡问道。

  “正是。”小昭告诉夜凡“当年你在洞府中除了翻阅古籍和练功之外就是酿酒了,酿出来的百花醉就连当时滴酒不沾的千妖堂堂主聂青都忍不住连饮三杯,更不要说喜欢杯中之物的金大哥了。”

  “那现在洞中还有这种酒吗?”夜凡问道。

  “有,还有几十坛,自从你当年散功自爆之后,金大哥只来过这里三次,每次都是看着这些酒发呆,长吁短叹,老泪纵横。我想倒酒给他喝,他却不让我开坛,说这酒他只能与你一起喝,如今你已不在,只能是越喝越难受。唉,也真是难为金大哥了,那段日子,太难熬了。”小昭说到此处也怅然若失,将头扭向别处,悄悄抹去眼中泪水。

  夜凡听到小昭的话后也唏嘘不已,感慨万千,眼眶也有些湿,虽然与他相识只有短短两日,可这两日以来发生的所有事告诉他,这金大哥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对自己更是肝胆相照。有这样的大哥,不要说金山银山了,如今就是再让他散功自爆一次他也愿意。

  “可惜我已经是转世之人,记不得前世之事,这酿酒秘法估计是已经失传了。”夜凡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谁说记不起来?只要……”小昭脱口而出,却又欲言又止。

  “嗯?只要什么?难道你知道这酿酒秘方?还是有办法让我想起前世之事?”夜凡见小昭欲言又止,似有话说的样子,赶紧问道。

  “没有,没有,”小昭连忙摆手“只要……只要你好好学习酿酒之术,应该可以再次酿出百花醉的吧?”小昭解释道。

  “哦,你说的原来是这件事啊,我还以为……算了,你刚才说金大哥只喜欢两样东西,第一样东西是百花醉,第二样又是什么?”夜凡再次问道。

  “这第二样东西就是你的《傲月天章》,虽说当年你们二人是八拜之交,结义兄弟,可是你们修炼的法门却是截然相反,金大哥据我所知修炼的是纯阳之气,而你修炼的是至阴法门。虽说法门不同,但是金大哥十分想看看你写的那本《傲月天章》,尤其是里面的风行诀,他十分好奇你的风云诀居然能追得上他的身法。你当年答应过他要教他,可惜……”小昭黯然地说道“可惜你还没来得及教他,就发生了后来的事……”

  “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夜凡着急地问道。

  “后来的事只有金大哥清楚,我当时并不在场,只知道你被仙道追杀,最后……最后……”小昭再也说不下去了,每次想到当年邪月散功自爆,满地碎肉的场景,小昭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好了好了,”夜凡不在追问,他拍拍小昭肩膀,安慰她说道,“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你跟前吗。”

  “哇”地一声,小昭扑到夜凡怀里,失声痛哭,“夜大哥,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不好,别把小昭一个人扔下了……”

  “好好好,我答应你……”夜凡看着在自己怀里痛哭的小昭,心里也不是滋味,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清楚,他只清楚一点,这金大哥和小昭对自己甚至超过了他们自己。以后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再也不能让他们再次承受当年那样的痛苦……

  夜凡就这样一直抱着小昭,直到小昭在他怀里沉沉睡去。自从邪月散功自爆之后,三百多年来她都没有睡一个安稳觉,要么垂泪到天明,要么梦中全是他散功自爆时粉身碎骨的场景。如今他又活生生的站在这洞府之中,这让小昭感到无比的踏实,第一次睡得如此香甜。

  第二天一大早,夜凡就早早起来,来到山顶处盘膝调气,当他身心完全沉静下来的时候,他明显的感到了体内那奔腾流转的灵气比昨晚还要充盈,已将他整个气海全部填满,并且发现随着灵气在体内流转,周身上下所有毛孔会全部张开,外界的灵气绵绵不绝地顺着毛孔流入体内,汇聚于气海处。他开始心里有些担心,因为一旦体内灵气过多,气海就会承受不住,那样的话就会导致灵气暴走,后果不堪设想。不过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随着外界灵气入体,灵气会自动进入全身经脉并与金大哥留在他体内的那股灵气逐渐融合,然后在夜凡体内运行整个大周天之后重新返回气海处,而返回气海里的灵气经过大周天的运行之后仿佛被提纯浓缩一般,变得十分精纯,整个气海的灵气在提纯压缩之后就变成了米粒大小的透明液体。这样一来,他再也不用担心气海的问题了,专心吸纳灵气,在将灵气运行了三个大周天之后,夜凡停止了调气。体内灵气就算积聚的再多,如果不能灵活运用的话也是白白浪费力气。克敌制胜有三个必要条件,速度,力量,应变能力,三者缺一不可。虽然体内拥有金大哥给他的霸道灵力,但是就像金大哥说的那样,他并没有完全掌握这灵力的奥妙之处,只有完全掌握了体内的灵力,才能在速度和力量上有所突破。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不断挑战自己灵力的极限,最大程度上发挥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想到这里,夜凡抬头看了看天,调节一下心境。天空湛蓝,白云悠悠。片刻之后夜凡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用意念将体内灵气完全唤醒,准备再次飞腾一次,他想知道自己到底能飞多高,能飞多快。他将八成灵力全都汇聚到涌泉穴,保留两成灵力备用。在做好这一切之后,夜凡猛地睁开双眼,脚下发力,灵力暴起,唰!夜凡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天而起!

  耳边风声再起,身上的白衣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就连脸上都被风吹得如同刀割一般,这个速度实在太快了!夜凡按捺住心中的狂喜,不断催动灵力,将脚下的灵力提升至九成,只见一道白练如流星赶月一般冲向云层,然而就在马上到达云层的时候,夜凡突然感到呼吸急促,有些喘不过气来,而且觉得胸口发闷,气息紊乱。他不敢大意,立即收回八成灵力,控制身形缓缓下落,在落了三十丈左右之后,他才感到身体再次恢复如初。

  他稳住身形,悬停半空,仔细查看灵力损耗情况,他发现自己如此催动灵力,可是灵力却没有损耗掉多少。灵气充盈为什么只能飞到此处,而不能冲破云层?他想不明白。不过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感到十分兴奋。如今自己虽然不能说是腾云驾雾,却可以算是凌空飞度了。速度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那么力量呢?夜凡想再试试自己的力量有多强,他在空中向下面望去,极目远眺。地面上有一条小溪,溪水潺潺。他打定主意,将蛇影剑抽出,用灵力激发蛇影剑,蛇影剑在灵力的催动下,寒气不断攀升,他周围的空气逐渐变得阴冷,在蛇影剑寒气到达九成的时候,夜凡朝着小溪俯身下冲,他速度极快,顷刻便至。在距离小溪数十丈的地方,夜凡宝剑一挥,将寒气全部倾泻到这条小溪上,轰!一片白光闪过之后,那小溪连同周围花草树木全都被寒气冻住,冒着阵阵白烟!看到这样的效果后,夜凡十分满意,要知道这可是在几十丈之外发出的寒气,要是在几丈远的地方的话……嘿嘿,夜凡笑了……

  他返回凌云窟的时候小昭已经将饭菜准备好,坐在洞口等着夜凡了。她见夜凡笑吟吟地回来,猜出了夜凡已经将灵力掌握的差不多了,心里自然也十分高兴。

  “夜大哥,练功回来了。”小昭望着夜凡,笑着说道。

  “嗯。”夜凡心情大好,“小昭妹妹怎么起的这么早啊?”

  “再早也没有夜大哥你早啊,”小昭笑道,“刚才我看到你从空中急速下落,然后就看到一片白光,想必那肯定是夜大哥发出的寒气了。”

  “嗯?你怎么知道?”夜凡问道。金大哥在传他功法的时候小昭并没有在场,更不知道他修炼寒气的事,如今小昭竟然一语道破自己的招数,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夜大哥,”小昭仿佛看出了夜凡的疑惑,“你忘了吗?我好歹也有数百年修为,”小昭解释道“再说了,昨晚好好的花园竟然被冻住了,到今早才缓过来,金大哥从来不修炼寒气,如此一来我自然知道肯定是夜大哥你做的了。”

  “呵呵,你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夜凡笑道。要不是小昭提醒,他甚至都忘记了她是一只白狐。

  “怎么样?厉害吧?”小昭笑着说道。

  “厉害厉害,我甘拜下风。”夜凡打趣道。

  “呵呵,孺子可教也。”小昭痴痴的笑着,拉起夜凡的手朝洞里走,“先去吃饭。”……

  转眼间两天即将过去,这两日夜凡在这凤鸣山上勤修苦炼,白天掌握灵气用法,晚上盘膝打坐,吸纳灵气回归气海,着实不敢浪费一点时间。在休息的时候他从小昭口中得知此处是南方一处僻静之所,距离夜家祖宅有数千里之遥。这凤鸣山据说从远古之时就已经在这里了,当年邪月发现这里之后就将这座山用结界封住,作为自己的修炼之地。外人不要说发现,就是看都看不见。后来邪月在这山上发现了这个古洞并将古洞彻底改造,成了今天的凌云窟。小昭还将洞门打开方法告诉了夜凡,并叮嘱夜凡事情办完之后无论如何一定要回来一趟,否则她会担心的。

  入夜时分,残月莹莹,群星朗朗。夜凡一切收拾停当后,换上自己原来那身衣服,这身衣物已经被小昭洗的干干净净。夜凡自从记事以来从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如今有人帮他洗衣做饭,他从心里感到了一丝温暖。

  “小昭妹妹,你好好呆在洞中,这几日就不要再出去了,乖乖在这里等我。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夜凡怕小昭再哭一次,尽量活跃着气氛。

  “夜大哥,”小昭眼睛有些红,“路上保重,一路顺风。”小昭不是孩子,自然明白夜凡的良苦用心。

  “一路顺风?”夜凡看了看洞门外的天气,“还是别顺风了,现在是顺风的话,回来就是逆风了,我回来的时候可不能迟到啊,你说我说的对吧?”夜凡逗着小昭,其实最受不了分别的人反而是他。不知是前世的缘分还是今世的相处,他对金大哥以及小昭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噗嗤”一声,小昭破涕为笑,“早去早回。”

  “放心,”夜凡说完转身走出洞外,只听得破空之声传来,小昭急忙走出洞外,只见一道虚影飞于天际,渐行渐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