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职场烦恼多
徐米末2017-04-05 16:583,793

  第十六章 徐米末

  冷艳的排挤,抖落着它高傲的羽翼,挥动起来的风,殃及了太多无辜的人群。谎言敷衍着一尘不染的真心,即便再鬼扯的话语,都像是一个真谛,根深蒂固地将它牢牢钉死。

  如果呼救声不那么孱弱,是不是就能往爱情的安全地带再靠近一点;如果视线不那么模糊,是不是就能在幸福的黄金地段拥有一席之地;如果听觉不那么迟钝,是不是就能在欢乐的岛屿天堂里蹦迪。

  喧嚣在沉默里突然闭嘴,粗俗在儒雅下渐渐净化,误解在通情中慢慢消除,嘲笑在赞美上不断溶解,而我却在你的熟络后,生活变得好混乱,我们的距离不再刚刚好,连拥抱都不能听到彼此的心跳。这是在求婚之后,第一次觉得我和周信觅的关系,其实多么的力不从心。

  自打毕业以来,每天都在为工作卖力,可能因为觉得只有通过这样的途径,才能将自己的价值推上生命的制高点。说实话,我不想做一个整天穿梭在厨房、菜市场、孩子学校的家庭主妇,我在这一点跟周信觅严重的偏离。目前也只能这样侥幸的得过且过,等真正面对这个问题需要深度探讨时,再去想着怎么应对吧。

  95后白岩蓝约了人下午过来公司,说是有个大项目要一起合作,让我下午出面镇下场子。我问她是什么类型的客户,有什么需求,她磕磕绊绊的说就一个能带来盈收的客户,其他的就不用我管那么多了。瞬间我都惊觉了,明明是她求我帮忙办事,我也只是想事先了解一个大概的情况,帮忙把把关而已,真不知道现在的95后到底是什么想法,个个特立独行,满身带刺。

  吃过午饭,我趴在工位上午休一会,睡到深沉的时候,被白岩蓝猛地一拍给吓醒。“印主管,印主管,人到了。”

  “啊?”我抬起头捋了捋贴在脸颊两旁的长发,擦了擦唇角的口水。

  “哈哈哈,印主管睡觉还流口水。”白岩蓝笑的特大声,深怕整个公司的人不知道似的。

  我食指指着她,严厉地说着,“还想不想我出面帮你搞定客户了?”

  听到这,她赶紧闭上嘴,带着我往会议室走去。走到会议室门口我顿了顿,“你先进去陪他们聊会,我去卫生间洗把脸,拿上名片就过来。”

  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才发现脸颊被胳膊挤压的通红,都膈出好几条印子来,拿出粉底赶紧盖一盖。

  “以后不能再趴着睡了,太祸害脸了。”我一边补着妆一边嘀咕着。

  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站直身板挺了挺胸,清了清喉咙里的痰。

  当我推开会议室的们,我整个人呆若木鸡,双脚颤抖的快站不住。

  “印念,原来你在桑万的公司啊。”此人正是梁依洁,我未婚夫周信觅的前妻。

  “梁主任,您跟我们印主管认识啊?”一旁不识趣的白岩蓝套着近乎。

  “那当然,化成灰都能认得她。”梁依洁仍旧还是那么不依不饶的说着。

  白岩蓝凑到梁依洁的身边说,“既然这样,那咋们的合作是不是就可以直接签协议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应该说是职场菜鸟没眼力见,这看似平静地场面,不知道在眼神跟心底较劲厮杀过多少个来回,

  “呵呵,没那么快吧,小姑娘。”梁依洁拍了拍白岩蓝的肩膀说,“今个咱第一次碰合作,虽然我呢,认识你们印主管,但我们还是要看实力跟专业程度,不是路边阿猫阿狗就能跟我们合作的。”

  “白岩蓝,你先出去,我跟这位梁主任先说点私事,一会再叫你进来。”白岩蓝看着我示意的眼神,乖乖地出去带上会议室的们。

  我转而将眼神死死地落在梁依洁身上,“这位梁主任,怎么听您这话有点酸别人呢?如果质疑别人的能力,您可以不来这。我们有没有实力,您应该在来之前做过我们公司的背景调查,不然您也不会来。至于阿猫阿狗,我们也不认识,要是您觉得我们也是这个等级,请您自己出门右转,恕我不送了。”

  “哟,当上一个小小的主管就这么横了?”梁依洁高傲的昂着头,用眼神的余光看着我,“我想你真该好好做下你们公司自个儿的背景调查。桑万是我的表弟,我舅舅的儿子。自家人有好事好项目不往自己人这边揽,难道还拱手让人不成?”

  听到这,原本好不容易提起的傲气,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干瘪难堪。只听见会议室门外传来一声,“你们几个趴在门口偷听什么呢?”然后窸窸窣窣的窜逃声不绝于耳。

  “表姐,你怎么来了,刚听我的助理说我还不相信,你不是一直在家好好的相夫教子,哪有空跑我这来呢?”我们的执行董事长CEO桑万推开门走进会议室里。

  梁依洁走上前去抱住她的表弟,一顿亲切问候,将目光扫向了我。“桑万,是谁把这姑娘招进来的啊?”

  “姐夫啊,姐夫说印念学市场营销,将她的简历推给我,我看了还挺适合公司正空缺的职位,就答应让她进来公司试试看。没想到这姑娘还挺上进,业务一教就会,姐夫慧眼识珠。”

  “现在已经不是你姐夫了。”梁依洁毫不避讳的说着。

  “啊?什么情况,你跟姐夫离婚了?为什么啊?”桑万从一个专业的职场人瞬间变成了八卦小罗罗。

  梁依洁看了看我,用她削尖的下巴指着我。

  “什么?印念?”桑万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双眼紧盯着我,极力的希望我能在此刻摇头给他一个否定的暗示,“怎么可能?姐夫会因为这个黄毛丫头而不要你这么貌美贤惠的妻子?”

  “其实我也不想相信,可是事实就是这样,你姐夫估计是一时犯病眼瞎。”梁依洁说这句话的时候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缓慢而用力。

  “哦,天啊,这匀匀怎么办?姑妈姑父知道你们离婚了吗?”

  “还不知道,不过离婚协议我们都办好了。为了不伤害到尚小的匀匀,我和你姐夫,不,前姐夫还保着密。”

  “那对孩子也太不公平了。”桑万说完,转而走到我身边,“印念,你怎么能破坏人家家庭呢?你好好一姑娘家的,找个高富帅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干嘛要找我姐夫那种中年已婚男呢?”

  听到这,内心其实很委屈,因为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感情是完全不受控的,要是真能控制,这世道也不会有那么多小三小四,更不会有离婚这个名词。

  “分分钟的事?你以为爱情是去菜市场,任由你挑吗?我爱周信觅,是因为他也爱我。我们也经历了很多挣扎和坎坷才走到了今天,我们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放弃呢?”我反驳道。

  “你们是相爱了,那伤害到的其他人怎么办?你爸妈知道你现在交的男朋友是已婚中年男子吗?他们要是知道你撬了别人的婚姻,一定会气死的。”桑万越说越起劲。

  “首先桑总,现在是上班时间,对于私人生活,我觉得这个时间点去讨论,是不合时宜,况且都是我的私人问题,更不该放到台面上来,让您来评头论足;其次,周信觅,已经跟我们面前的这位梁女士离婚,他已经拥有自主择偶的权利,你们无权干涉,;而后,我爸妈怎么看待那更是我的家务事,不用您操心;最后,这位梁主任不是还有合作要跟我们公司洽谈的吗?那我们就公事公办,开门见山的聊工作吧。”说完这一大段,瞬间觉得心里舒了口气。

  “印念,我知道我不该干涉这么多,但是你知道吗?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我希望你把周信觅还给我表姐,然后我们两个在一起,好吗?我不想你因为跟周信觅的关系而受伤,而被人指责。你嫁给我,才是对我们大家最好的解决方式。”桑万一把搂住我,我石化在他怀里,整个身子不知道动弹。

  “什么?表弟,你也被她给迷住了。印念,你究竟是哪个山上修炼下来的狐狸精,蛊惑一圈我们家的人你才肯罢手是吗?”梁依洁将我从桑万的怀里拉开。“桑万,不可以这样子,表姐就算再想自己幸福,也不能搭上你的作为交换。再说了,我已经早就忘了周信觅,他爱跟谁过跟谁过去,不管我啥事。”

  “表姐,可是我真的喜欢她,只有印念来我身边,才算是我们大家最完满的结局。”

  “哎呀,我的好表弟啊,你别这样子,你再这样子我可走了。”无论梁依洁怎么威逼,桑万始终还是表达着对我的情愫。

  最终梁依洁实在看不下去,领着她的名牌包包气冲冲的跑了。而我也在这个时间点上,落荒而逃。

  待在工位上,整个脑子都混沌了,画面不断地跳回到刚才桑万对我表白的那个瞬间。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桑万会喜欢我?难道是婶婶梁依洁故意设的圈套,让桑万先假装爱上我,然后我就能放弃周信觅的追求,最后她跟周信觅重修于好,桑万再把我甩掉?还是桑万真的就是喜欢我,真的发自肺腑的想跟我在一起?

  “啊?脑袋都大了。”我压住自己的嗓子,咬着牙对自己说。

  而身后两个95后又开始议论纷纷,各种犀利的言辞都从她们的嘴巴里蹦出,最终我实在听不下去,早早地就收拾东西往家赶。

  在家见到周信觅的那一刻,我发现我的心还是会噗通噗通的跳动,对他,我始终都保持着爱恋的感觉。

  “你中午不是说下午有客户要见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周信觅放下手中的书,好奇的看着我。

  “你不也说晚上可能会晚回家的吗?”我反问道。

  “跟客户该聊的都聊完了,本打算一起吃饭,客户说还约了其他人,所以……我就回家了。”

  “好巧,我的客户还没聊开始聊就走了。”

  “什么?这客户也太龟毛了吧?”

  “哈哈哈,开玩笑的了。”我换上拖鞋走到他跟前,“今天有点不舒服,急需要一个抱抱。”

  周信觅张开他厚实的臂膀,迎接我最深情的一抱。“受委屈了?那两个95后又说三道四了?不过这些在工作中难免的,要是有什么不好解决的,让桑万出面给你摆平。”

  “没事,没事,我就只想好好的抱抱你。”我贴着他的胸口,泪水终于在这一刻倾眶而出。

  我们总是可以一边高雅的喝着蓝山咖啡,听着贝多芬的音乐,读着叔本华的哲学著作,一边却对这个世界任何不爽的事情而爆粗口,这或许就是人的两面性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指紧扣不爱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