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篇
玄同懒懒2018-09-05 15:445,547

  这不是一场真实。是我闭眼以后一切大脑内在的显像活动。我称之为臆念。它还是个令人极度不安和恐惧的故事。故事中的我变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误闯了异次元的世界。站在悬崖边峭上的我,进退无路。

  当我正在迷惘时,对岸忽然出现了一尊巨大的如山般伟岸的大猩猩。我在此岸惴然不安地望着他,惊恐万分。它一双猩红的眼凶煞无比,张开嘴的獠牙好似顷刻便能将我吞食果腹。它推翻了以往我对猩猩的形象,令我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形容它。它那一身纯黑的毛发,却又像极了我们古猿的先祖。我听到了心口内的惧怕,因为它正挥动着孔武的双臂向我的方位而跃。它似乎没有自主的行动力,随意挥拳,肆意破坏。而我很不幸的被他一路追杀。

  当我认为自己快完蛋时,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男孩突然冒了出来。他抓住我惊恐不安的左手朝我所不知的方向拼命地跑。这里没有日月的更替,我所见到的都是黑压压的漆黑。我忘记跑了多久,等我清醒过来时,我们已经溜进了一个很奇怪的村庄。那里的人面显凶煞,表情异憎的活着。我见到的第一个怪人是醉心科研的时钟博士,他能制造出庞然大物的时钟行人。据他所说那是可以控制时间,可以倒回到过去,也可以趁机去向未来的。可我没有时间听他继续滔滔不绝下去。因为我的追杀又再一次的开始了。

  这次出现的是一对孪生兄弟,他们的长相已经无法用猥琐来形容。他们像两条共用一个身体的蛇,出现时从未见过他们的下半身,却总缠绕在一起。他们变态到用无耻都不足以形容,因为他们专门干着强奸柔弱女性的勾当。他们还有一个帮凶,是一个长相蛇复、极其妖媚的女人。我该称她为女人吗?可惜她不配。因为她正助纣为虐,无情地残害自己的同胞女性。她甘愿周旋在那对喜好美色,杀人如麻的兄弟当中,成为他们的玩物。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三人开了一家专门做不正当勾当生意的铺子。

  被这样的三人追杀,这次我是真的毫无退路了。那个曾一路陪我躲避危险,拼命保护我的男孩,在时钟博士那便被他的“义父”,这个异次元空间的神秘男子,他们称之为“主人”的黑衣人带走了。那个人可以控制那头毫无情感的金刚猩,还能令时钟博士退避三舍。他的可怕可想而知。当他站在我面前时,我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那股幽黯的可怕气息。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他浑身笼罩着不可见人的黑,透着股令人窒息的怖意。

  他说我的出现玷污了他们高贵的“少主”。而那位少主只得乖乖地被他的那位“义父”强行带了回去。我想伸手抓他,好将他这棵救命稻草留住。当我抬起双手时,属于金刚猩的猩红而又冰冷的目光正对着我时,我被它完全威慑住了,竟而连叫那少主名字的勇气都被无情地褪去了。

  那位少主就此在我面前消失了,他的“义父”临走前再三警告我好自为之。他们是不存在了,而我逃亡的脚步可不敢就此停下,我得继续奔跑,往我所不知的安全地带逃去。孤立无援的我就这般倒霉地遇见了那对猥琐的兄弟。当我被他们绑到他们的铺子,一如其他可怜的女子受到终结时,意外再次发生了。受惊如浊的我再睁开眼时,面前出现一位风度翩翩的侠客。他的身手极好,像极了我们电视剧里的武侠大师。他轻而易举打退了那对兄弟,救下了我和那群可怜的女子。

  当我从惊恐中恢复过来时,想起了那个曾经与我一起逃跑的女子。当我去找她时,却发现她跳窗而出的跑了。当她扭头看我时,她的眼睛突然发白,变大,跟牛眼似的鼓鼓壮壮。那张脸分明是那个蛇复的女人,是与那对猥琐兄弟一伙的那个女人。她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从她的口中吐出了与我一起逃跑的那个女孩流着血泪的头。我惊慌的后退了几步,望着身侧那个侠士,再又望向那个蛇复的女人。她那双充满仇恨的眼睛始终瞪着我,仿佛在说这个仇她一定会报的,她还会回来的。她那鬼魅的声音久久不能散去,我害怕地抓紧侠士的衣袖,无法动弹。救我的这个侠士也很奇怪,他从不与我说一句话,更是无视我的恐惧。他拂去我的牵制,准备离开。我朝身后望了一眼,惧怕无助地跟在他身后,变成他的小跟班,只为求得活命的机会。

  我跟在他身后,走了很多天,也已经记不清走了多少路,过了多少村庄。当我快陷入绝望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火海的村庄,所有的人都面凝如霜,焚烧着他们手中的白绫。他们村中没有男子,只有寡弱的女人和小孩。她们说今天是团圆节,她们在祭奠那些被莫名杀害的丈夫们。

  那里明明一片松翠,风沙却大的很,大的我睁不开眼,走不了路。循着那一串串火焰凶猛中的白绫,我走下坡去。在河流的尽头找到一间破屋。我已经饿得腿脚酸软,打算先设法填饱肚子,再来逃命。

  当我想过两天清静的日子时,那个所谓的少主竟又再次出现。这次他竟笑意满满地说要娶我。我摇摇头,只是在笑。他不放弃地说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在这个世界的安全。我却只当他在说玩笑话。救我的侠士也走了,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与他相伴了多日,竟一句话不留的便消失了。我竟因此有些失落。我极没耐性地打发那个少主离去。他全然不听,竟无礼将他那漂亮削薄的嘴唇紧紧贴在我的唇上。他吻了我,而我竟无动于衷。

  不知是多日的逃亡所迫,还是那侠士离去所恼。我被彻底激怒,挥舞着双臂愤恨地咆哮起来:你们这群疯子,蹂躏我这个蝼蚁,令你们得到了何种痛快?你那义父明明是个嗜血的恶魔,却假装神秘的好人。而你,或许跟你的义父一样吧……我不知道你靠近我的目的是什么?我只想说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别再逼我!

  话音未落,所有的平静都划上了句号。危险再度袭来。他义父的金刚猩已渐渐靠近我们。他拉过我的手,没有解释,只是紧紧抱住我朝那万丈瀑布的湍流中跳了下去。我以为自己死定了,不敢睁开眼。

  我们已经安全了。他说。当我再睁开眼时,那只伟岸的金刚猩竟还在瀑布的对岸挥舞着拳头。此时的我竟稳稳地躺在他的怀里。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忍不住问道。

  他笑着回答:一个真心爱你的人。

  我冷哼一声,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罢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只是暂时忘记了,我会一直等下去,等你醒来。

  金刚猩和时钟博士制作的时钟行人在瀑布的对岸展开了激烈的凶斗。而那对猥琐的兄弟,二次遇上我与侠士时,已被那侠士杀死的那对兄弟竟奇迹般地复活。他们俩站在对岸,舔舐着那尖锐而长的指甲朝我们跃身而来,身后还跟着那个蛇复妖艳的女人。

  我感到头皮发麻的刺疼,目光怔然地望着他们,又望向那个少主问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只是因为我是个误闯者,才需要如此赶尽杀绝吗?”我无助极了,眼泪竟也不争气地落下。

  男孩将我护在怀里,目光晦暗地看向远方说道,一切终会结束……他会始终陪伴在我身边。

  “你会爱我吗?”在危险逼近的时候,我竟想要相信这个我一无所知的人。或许是因为生命太过脆弱,在无法预知未来时,更渴望得到一些慰藉。

  他笑了,“当然,我已经等你千百年了……你终于还是回来了”我感受到胸口处的心脏突突作响,就好像时钟嘀嗒嘀嗒有规律的走动声,突突地令我莫名的恐慌。他凑近我的心口:“它们真美,仿佛在唱歌。”他手指死死按住我心脏的位置。我感到血液在凝固,心跳在无规律地加速。

  在我还未来不及反应时,胸口竟多出了一个洞,已是血肉模糊。我看见自己的心脏死死拽在他的手心里,他忘情地舔着我布满血腥的心脏:“美味极了”。

  “你……”我来不及问出口,已经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

  “只有这样,你才能复苏,我的玛索。”我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头发如同树底的根茎密集而出,它们在不停地生长,将我的身体团团裹住。而我像极了一只被蚕蛹包裹住的蚕卵,在获得新生。

  “女王陛下,欢迎归来。”蚕蛹剥离,众人都毕恭毕敬跪在我面前。

  他上前牵着我的手:“我心爱的女人,我在这里等着你归来,等得太久太久……你还要打算继续流放自己吗?”

  蜕变之时,我的记忆也随之而回。我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主人。百年前外敌入侵,我的子民和我的万籁国都被摧毁。而我作为万籁国的女王,无能保护我的国与子民。为了惩罚自己,我放弃了王位,遗弃了我的丈夫,将自己永世流放在外。我望着他,那个一路拼命保护着我的这个少主,竟是我那痴情的丈夫幻化出来的。记忆回至亘古,那时的他是战争中被丢弃的孩子。是我将他从战争中救了回来,并赐给了他一个名字,苏。原是希望他能像万物复苏般永远葱绿、盎然的充满生机。

  在我尚未即位女王之位前,他作为我的贴身保镖,跟在我身侧。那时的我,已经有了婚配。而他为了永远伴在我身侧,竟无情地杀掉了我那无缘婚配的未婚夫。当我登上王位时,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自己许配给他,成为他的妻子。他将全部的忠心和爱都给了我,陪了我整整三百年。那段日子是最美的。我苦涩一笑。在权势面前,爱情和忠心都显得异常卑微。他也不例外。那时他为了心中膨胀而出的权力欲望,背叛了我。为了那至高无上的王权,他联合外敌侵吞了我的国家,残害了我的子民,逼着我永世流放自己。

  “唤回我的记忆又能如何?”我的国家已不存在,我的爱亦不复存在。

  “能够陪着我称霸天下的人只有你”这刻我才明白,过去所遭遇的那些追杀都是他精心安排的,目的只是为了能让我对他重生爱意。是啊,我竟忘记告诉他了,在我流放前,我已经将我的爱倒进了暗海深渊,将我的心脏化成了一堆无用的石头。

  “我的生命正在枯萎,我将不复存在。”我拼命流放,是为了找到方法终结自己的生命来换回子民的新生。这副万恶的不死不老之躯,对我来说,是无尽的折磨和惩罚。

  “我会给你换一颗心脏,一颗可以爱我的心脏。”他将从我体内取出的心脏轻轻放在托盘上,然后牵过我的手:“这是我给你重新建造的宫殿,喜欢吗?”

  金丝雀向来讨厌金丝笼,却无力逃出,是因为他没有勇气挣脱被别人饲养的贪恋。而我,曾是这万籁国中拥有至高权力的女王,眼中自是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我唯一要做的是用自己的生命来终结所有子民的痛苦,将他们从苦难中解救出来。

  “王,宴会已经准备好了,请王和王后前往。”我从王变成了他的王后,莫大的讽刺。他在向我宣誓他的王权,企图令我颓败在他的脚下吗?我转身走进我的金丝笼中:“我累了,让言陪你去吧。”言曾是我最贴心的女婢,却为了这个男人,出卖了我。

  “如果我一定要你去呢?”他目光至冷地低俯着我:“这是我特地为了你举办的宴会,你才是宴会的主角,必须到场。”我的秀眉冷然一蹙,这命令式的口吻令我无比憎恶。我曾是万籁国的玛索,是至高无上的女王,从不接受任何命令与摆布:“不去又将如何,再次挖走我的心吗,可惜只有一颗。”我早就没有了心,他们早就在暗海深渊中成了一堆化石或是一抔黄土。

  “反抗我的结果,是你身边人的死亡,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他又一次威胁我。而这次,我不会再因为他的威胁而妥协。因为,我感受到生命正在枯萎。我坐等多年的时机恰似要到来了。我目光暗冷地望着他笑道:“那又如何呢,你以为你还可以威胁得了我吗?”

  他将言按倒在我面前:“向你的主人哭饶,求她饶恕你。”言惊慌失措地看着他:“王,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待我?”

  “我的女人只有她一个,你只不过是个玩物。”苏曾经温柔和善的目光早已消失不见。我面前的他只是一只会吸血的怪物。

  “你来了?”那股熟悉的气息再次袭来,我朝着他走来:“我的苏,你终于还是来了。”那不是别人,是路途上救我性命的侠士。他才是我真正的苏。

  在我流放后,苏才意识到自己的灵魂被禁占,他不再是曾经那个苏。那时我流放时所释放出来的力量无意间将他的一部分魂识牵引了出来。他为了我,将自己的身体和一部分属于他自己的魂识一分为二,用他仅有的魂识一直追随着我。而在我面前被称之为王的,有着苏容貌的男子,他真正的身份是上次见到的黑暗之主。他早已占据了苏的身体,一直控制着苏躯壳中残留的微弱意识。

  “我们等得不就是这刻吗?”他的容颜不复存在,可他爱我的那颗心还在。我竟还能够感受的到他对我的那厚重而又浓烈的爱意。而我,已经没有了心的我,竟还能感受到他的爱,并给予回应。我忘情地亲吻着他干结的嘴唇:“即使没有了心,可是我仍会爱着你。”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真正身份的?”拥有苏容貌的吸血怪物将言脖间最后一滴血吸进后,冷漠地拧开了她的脑袋,提着她那血淋淋的头颅缓缓向我和真正的苏走来:“我曾经那么爱的你,而你竟为了这个男人,将我无情的杀害。”我现在才知道这个黑暗影子的真正身份竟是我那无缘可见的未婚夫。那时年轻气盛的苏为了能永远留在我身边,才被迫将他杀害。

  “所以你要灭了我的国家,囚禁我的子民?”我憎恶地看向他。

  “这是你们应得的报应”他舔着言滴下的最后一滴血鬼魅地说道。

  “准备好了吗?”苏握紧我的手,将他的力量与我的联在一起。曾经我们因为爱犯下了过错,现在我们愿意用我们的爱弥补这一过错。

  握紧苏满是老茧的手,感受着我们身体的变化,融雪般缓缓化开。我们的身体散发出无数道温柔的光线,渐渐吞噬被笼罩的黑暗,正包裹着我与苏的躯壳。我和魂识中的苏一直在寻找恢复国家的方法,直到今日我们才明白。因爱之名犯错,必因爱之名得到宽宥。我们愿意奉上自己的生命来消融这场灾难。我们虚无的身体渐渐叠合在了一起,化成了无数道温柔的碎光射向万籁国的每个角落。光明再次到来。我听见了曾经熟悉的欢呼声,我的子民们终于归来了。我和苏的爱战胜了黑暗,将他们从黑暗中解救了回来。

  “我爱你”当我快消失的时候,苏深情地对我说。

  “我也是”我深情地回望着他。

  我们不再幻灭,只因幻灭已无法存在。我们将永远在一起,不再分开。只因我们的爱。万籁国上空多出了两颗闪亮的星星,不分昼夜照耀着万籁国。

  “叮叮叮……”一阵幻灭的闹铃声将我从臆梦中惊醒,我很是厌烦地关掉了闹铃,情绪低落道:“原来是虚惊一场”。

  或许这不是梦,是一场莫须有的执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