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篇
玄同懒懒2018-03-31 18:543,626

  这是一场意外,一场啼笑皆非的夜晚,真是应了那句“无巧不成书”。<p>  一<p>  姜恒是山西大同人,在北京工作,端午放假,受天津的好友邀请去天津玩。姜恒是出了名的路痴,即便有导航,方向感也不强。所以从他的住处出发去天津的路上,由好友代为驾车,他图一身轻快。<p>  那晚,他们一行三人,他和好友夫妻俩,在好友天津父母家住下,第二天早晨吃完粽子,好友夫妻俩带着他在天津逛了逛。白天他们随意逛着天津。天津的路上人很少,街道却宽的吓人。好友夫妻要去丈母娘家,姜恒便一人在天津的大街上乱逛。<p>  他喜欢海,鬼使神差地跑去了外滩码头,夜色很美。沿着海道,吹着海风,他上了船。霓虹四起,他站在船头,在水的上方,心一下敞亮起来。这是他失恋后的第三个月,却因柔情的水,阴郁消失不见。海风吹起船头的旗帜,也吹醒了他一颗执拗的心。他望着远处在岸上亮起的昏黄的灯色,轻轻笑起:“我该尊重她的选择”。世人都说柔情之水是治愈的良药,这刻他确实信了。<p>  他下船的时候,接到好友的电话:“我们在滨海渔港饭店,过来吧,请你吃海鲜餐”<p>  “好,把地址发给我”他心里计划着吃完饭后,连夜回北京。<p>  姜恒是超级路痴,跟着导航的语音播报提示,仍是走错了几回道。最大的不便,便是天津的红绿灯,多数时候他都看错。等他到那的时候,都已经快九点,别人快关门的时间了。他没吃几口,跟好友抱歉道:“我想连夜回去,明天是她婚礼,我决定面对”。<p>  “你要想好,别祝福没有送好,再次伤了自己”<p>  “她选择安逸的幸福,是我给不了的,但我应该去道个喜,祝福她”八年的恋爱,比不上北京有房有车的生活。他不能怪她,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他想通后,便不再耿耿于怀。<p>  “需要我跟你一起回北京吗?”<p>  “你们难得回来一趟,好好陪陪家人,我自己一人回去就行”<p>  “你自己开车,路道有问题吗?”<p>  “有导航,问题不大”<p>  人不留客,天留客。姜恒准备回去的时候,突下暴雨。好友劝言:“再等等吧,雨小点再走”<p>  等他离开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路上起了一层雨雾,仿佛去了隔空的世界,有股阴沉的感觉。姜恒不迷信,心里却也咯噔了一下。<p>  姜恒按照导航的语音提示,上了回京的高速。车里没了好友夫妇叽叽喳喳的声音,他有些不习惯。他们在的时候,却又嫌他们太吵。他就是如此矛盾又感性的人。对待自己的爱情也是如此。前女友一句分手,哪怕心里在乎的要命,却仍是选择成全。<p>  路上的车辆不多,却时常会遇见大货车。跟在大货车身后,总会察觉对方是倾斜的。好几次,他总在想,如果自己与大货车并行,在它倾斜的那面。地上打滑的话,是否会出一场惊人的意外。或者是自己策划的自我谋杀。他傻笑地摇头,“痛苦的爱,总会让人胡思乱想……不过,一切已经过去了”<p>  二<p>  姜恒的牌照是大同的,进京需要办理进京证。按照导航语音提示,他离永乐服务站还有一段距离。夜晚的高速过于冷清,好像他的遭遇般,他踩住油门,加快了速度。时间显示零点七分的时候,他到达德仁收费站。<p>  “您好”服务站的收费小姐甜美的声音令其心情愉悦,回应道:“您好”<p>  “您是大同人吗?”<p>  “老乡?”<p>  “是呢,老乡”<p>  “虽然没有月色,却很美”姜恒收下过检的票:“谢谢您,老乡”。<p>  他乡遇故知。姜恒心头一悦,再次上路,车里多了轻松愉快的音乐。他虽为路痴,导航的功能弱化了他身为路痴的尴尬。按照语音提示,他已经接近办证的路口了。他以为现代电子产品洗刷了他身为路痴的耻辱,那势头却只停留了短短数十秒。他按照语音提示,仍是走错了道。后视镜离自己远去的永乐服务站,已变成一束光消失在视线内。<p>  姜恒停下车,重新导航回德仁收费站。一上一下的绕道,等他再次停在德仁收费站时,时间显示在零点三十七分。这次他仍选择最右侧的那道服务通道,“呵呵,老乡,真巧”<p>  对方一怔,随即笑脸相迎:“走岔道了?”<p>  “说不定是老天牵了红线,让我来认识你”<p>  他半真半假的玩笑话,对方也不恼,“如果真是那样,那倒是我的荣幸了,祝您旅途愉快,老乡”<p>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我们就是朋友了”<p>  对方只是笑笑。<p>  姜恒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同样的错误他不可能犯两次。按照语音导航的提示,他又重新上了路。这次,他很认真地听导航提示外,也很仔细地看两旁的路。语音提示五分钟后到达永乐服务办证处,此时手机突然来了电话,“哪位”他用蓝牙接听。<p>  “是我”他前女友的声音。<p>  “这么晚了,有事吗?”<p>  “明天……”对方在电话中稍为犹豫。<p>  “我会去的”<p>  “如果你女朋友方便的话,可以一起过来”<p>  姜恒眉头一紧,他不是长情的人,但八年的感情一下脱离他还尚需一段时间。此时不该是他逃避的时候,“会的,我会征求她的意见”<p>  对方在电话那头,停顿了小会儿,“好”<p>  姜恒挂断电话时,才意识到自己再一次走错道了。他急忙刹车,重新导航,拐弯往回走,按照语音的提示,零点五十九分的时候,他再次停在了最右侧德仁收费服务的通道,“哟,老乡……咱俩现在算是朋友了”<p>  对方脸上露出大黑线的无奈,“你是路痴吗!”<p>  “喂喂……女人,好歹给我留点面子”他与前女友通话的阴霾一下消散了,“男人都很爱面子的”<p>  “好好好,路痴先生,给您的过路牌,这次希望您能安全抵达”<p>  “谁知道了,或许这个服务站跟我杠上了,像个迷宫似的,怎么都走不出去”姜恒透过后视镜,身后没有等候的车辆,便点起一支烟,“一个小时内,我们三次遇见,这样的缘分够不够做朋友”当她第一次主动问候他这老乡时,他对她由衷产生了欣赏的兴趣。<p>  对方摇头,“顾客,您是上帝,如果有缘再见的话,或许我会考虑”<p>  他掐灭烟,冲她笑道:“就冲你笑话我是路痴这件事,我决定了这次一定会绕出这该死的路障!”<p>  “我很期待”<p>  “怎么称呼您”<p>  “先生,您后面来车了”<p>  “我叫姜恒,有缘再见”<p>  姜恒是个说话算话的男人。这次他通过导航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找到了正确的道路,顺利地拿到了进京证,朝北京的方向驶去。<p>  三<p>  姜恒睁眼的时候,显示十点半了。昨晚他到北京快凌晨两点,趴着便睡着了。他答应去参加婚礼的。此时才去,似乎来不及了。或许她根本就不在乎他是否会出现。不去的话,显得他心里放不下,太局气。如此一想,姜恒又烦躁了起来。大丈夫一诺千金,答应出现,他当然不会食言。挣扎了片刻,他还是决定去她的婚礼,哪怕远远地看她一眼。<p>  他到婚礼现场的时候,她的花车已经接她离开了。他没有停留,从会场退了出来。<p>  “哟,这么巧”是昨晚的有缘老乡。<p>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p>  “帮我一个忙”对方拉着他的手便往里冲。<p>  此时他却乐意奉陪。<p>  对方带他去了包间,在那有几男几女等候着,“对不起,我男朋友路上堵车,抱歉,来晚了”<p>  他瞬间被贴上了标签,却不抵触。<p>  “帅哥,对不起,乐瑶先借一下”其中一个女孩拉着她出了包间。整个包间,他像生物标本般,被几双“不怀好意”的陌生目光来回扫动。他注意到其中一双目光是含着恨意投向自己的。<p>  他准备反击扫射时,她和那个女孩进来,她径直挽住自己的胳膊,“好了,人你们也看到了,我们俩还有事,就不叨扰了”<p>  他还没明白来龙去脉,却再次被当成子弹标靶中了几枪。见她面色不善,他打消了拆台的念头。<p>  两人出了饭店,沿着路道一直向左走,一前一后漫无目的的压马路。她突然上了天桥,他紧随其后。她在天桥中央停了下来,靠着扶杆:“对不起,刚刚谢谢你了”<p>  “帮我一个忙”姜恒用手机拍了两人亲密的自拍给前女友发了过去,“谢谢,扯平了”随后,便将对方的手机号拉黑并删除。<p>  “你这人真奇怪,不问点什么吗?”<p>  “不用,你这么做,自有你的道理”<p>  “谢谢”<p>  “大热的天,走吧,我送你回去”<p>  “我饿了,一起吃个饭吧,我请客,算是达谢礼”乐瑶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道。<p>  姜恒却将手机递到她面前,“姓名手机号都输进去,我刚可听得很清楚,我现在已经被某人贴上了标签,别想赖账!”<p>  “我的要求很高,至少得有房有车,你养得起吗?”<p>  “把我卖给下家,或许能够满足你!”两人相视许久后,哈哈大笑了起来。<p>  大热的中午,两人信手相牵从天桥上下来。缘分奇妙的当了一回红娘,在不经意间总会给出一些意想不到的结局。<p>  昨晚是乐瑶在德仁收费服务站工作的最后一个晚上。她想趁着年纪轻轻的时候,辞去安逸的工作,重新来到北京,谋求新的生活。在她还犹豫是否该来北京的时候,她遇见了路痴男姜恒。短短三面之缘,却鬼使神差的令他们开启了一段因缘。昨晚之前,她根本不会相信缘分这回事。今天之后,她竟忍不住感谢这所谓的缘分。<p>  “从今天开始,我不打算再做路痴”<p>  “我刚拿到驾照……”<p>  “总好过我这个路痴吧”<p>  姜恒赖在了副驾驶座上,闭上眼享受乘客的待遇。乐瑶无奈地摇头,看来她给自己找了个麻烦。不过,她喜欢这次的麻烦。<p>  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零点时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