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肉包子噎死的王副经理
茧破2017-04-07 07:316,507

  今天一大早,就收到公司工会刘主席群发的信息。

  “各位,昨晚咱们公司的王勇王副经理吃了个肉包子噎死了,今上午没工作安排的,集体到他家拜拜,务必去,别落下,礼金随意。”

  收到信息,我就很懊恼。

  这随份子,我都跟了这王副经理不下七八百了,到现在一分也还没回来,现在竟然被肉包子噎死了!并且今天还要再随!

  死了就死了呗,还去拜个球,不想去。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如果不去,经理肯定会安排我去干那活,不轻松,这干活还不如去走走看看轻松,没办法,还得去。

  到了公司,大家都跟没事一样,该干啥的干啥,谁也没搭理王副经理死去的这茬。

  只是听说工会刘主席路上堵车,到现在都11点了,还有半小时就下班,他还没来,到底还去不去拜?

  同事们做事也都有一搭没一搭的,问起来说,你在干啥呢,都在回答同样的话。

  “没干啥呢,这不就等刘主席来,跟着他去拜拜,等呢。”

  都在等,彼此心照不宣。

  偌大的办公室里,很安静。

  突然小伙子——小张站了起来。

  小张是死去的王副经理的跟屁虫,属于秦桧还有仨朋友中的之一。

  他从来到办公室就一直憋着,见同事们都没说话的,他自己也不想说。

  其实他也在想,这王副经理死了就死了吧,他死了对自己来说是好事,自己再也不落同事间的抱怨,同时,这以后的日子也不用再去拍他的屁股,少受点欺负。

  此时,他突然站起来了。

  大家的身体虽然没有动弹一点,但耳朵可都竖起来了。

  “王勇副经理也真让人纳闷,怎么吃个肉包子就会被噎死呢?”

  大家一听,好像才记起这个茬,哦,对,他是被肉包子噎死的!

  这本来完全可以被当成个冷笑话的,增加大家之间的谈资,可现在,大家竟然对此都没兴趣。

  大家只是有点纳闷:小张这小子,竟然称呼王勇副经理,直呼其姓名,要在平时,他都是甜美地喊“王经理”的。

  纳闷归纳闷,这样的事也司空见惯,不以为然,所以大家还是没有搭话的。

  小张四周瞧了瞧,还是冷场。

  “怎么就会噎死了呢——”

  他一边嘟囔着,又一边慢慢地坐下了。

  还是沉默。

  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看来今天是去不成了。

  大家一起涌到了门口,刘主席却堵在了那。

  “走吧,跟我去王副经理家,这个点,正好过去吃饭。”

  大家一听,立即欢呼雀跃。

  还是刘主席知人心,懂大家。

  “走走走,去吃饭!”

  于是大家终于活跃起来,摩拳擦掌。

  我们十几个人,分乘两辆车,可以说是浩浩荡荡,直奔王副经理家。

  车上的摇滚音乐震耳的响,但很好听,我以前听过多次,这才发现,这些曲子确实能激荡人的情绪。

  大老远,我们就看到王副经理所住的小区门口,用帆布搭起了一个棚子,他的灵棚。

  灵棚的周围,散乱的摆放了几个花圈。

  还是小张眼尖,突然喊道。

  “大家看,那不是王勇副经理就站在门口等我们么?!”

  大家定睛一瞧,是,确实是王副经理的魂灵就站在灵棚的门口,好像正在焦急地等着我们。

  有人提议,赶紧把车上的摇滚关了,换上哀乐。

  司机大哥在CD上慌乱地摁了一会,也没找到什么哀乐,谁家的车上准备这东西呢。

  没办法,最后终于找到了一首《运动员进行曲》,大家说,这个也行,于是音乐声再起。

  王副经理的魂灵老早就看到我们终于来了,立即换上笑脸,迎着我们而来。

  车刚停下,我们就随着乐声,鱼贯而出。

  王副经理的魂灵有点悲恭地站在车门口迎接我们。

  我们下了车,每个人却对他视而不见。

  你都死了,还装什么蒜呢?

  只有那个小伙子小张,本来想过去握个手,可见我们都没在意,自己也只好收回手来,冲魂灵尴尬地笑了笑,没说话。

  灵棚不大,里边也没什么人,只有一个胖胖的账房先生——中年男人正拿着笔,眼瞅着我们来了,知道终于有事要做了,就正正衣襟,寻思着,你们来吧,来我这里交钱,我收钱记账。

  可我们谁都没有搭理他。

  我们在刘主席的带领下,站在了灵棚中间,十几个人排成了三排,刘主席跟办公室主任老王头站前排,领头羊似的。

  灵棚的一张方桌上摆着王副经理生前的一张照片,大家一看就知道,这张照片是去年他在公司被选上唯一的一名优秀职工后,在会上发言时,还是小张给他抓拍的。

  照片上,王副经理胖乎乎的,笑滋滋的,脸色红润,挺带劲。

  他在会上那一通吹嘘自己的话,现在好像还在我们每个人的耳边萦绕。

  拜拜的形式,就是对着遗像鞠个躬而已。

  这时候,我们都看到,王副经理的灵魂飞似的跑到了桌子前面,想接受我们的祭拜。

  “一鞠躬!”

  刘主席大喊了一声,低下了头。

  我们站在后面,都在眼瞅着王副经理的魂灵,拿桌子上的遗照跟他现在做着对比,竟然忘了低头。

  “再鞠躬!”

  刘主席又喊了一声,我们终于听到了。

  大家赶紧收回目光,刚想要低下头去,可站在我们前面的办公室主任老王头“噗”的一声放了个响屁。

  我们都听到了声音,赶紧又抬起了头。

  霎时,臭味四散,我们一排齐刷刷捂起了鼻子,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站在我们身后的一排,看我们后退,以为拜拜的仪式结束了,也立即随之后退,扭头就往外走。

  “三鞠躬!”

  此时,灵棚里只有刘主席跟老王头再次低下头去,而我们,都已经走到了灵棚外。

  刘主席转身从灵棚往外走的时候,强忍着不喘气,眼睛睁圆了,瞪着身边的老王头,也快步走了出来。

  而放屁的老王头,往外走的时候,还深深地吸了口气,品了品自己的屁味,似乎很享受。

  此时坐在一边的账房先生,看我们走出了灵棚,似乎有点着急,竟突然站了起来。

  “各位好,各位好,你们谁来付钱呢?——”

  此时,走到灵棚外的刘主席才深深地吸了口气,刚才憋得难受,他扭头看了看身边的老王头。

  老王头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屁味里没出来,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是眨了眨眼,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还是沉默。

  其实大家都在想,王副经理生前没给我们任何人,任何事,拿出任何钱,并且他的大事小事,我们都付钱了,一次没落,今天来,就只是为了吃口饭而已,谁还准备钱了呢。

  刘主席看大家都没动静,也很明白大家的心理,就只能看着老王头,寻思,你是办公室主任,你得带个头吧。

  老王头品完了自己的屁味,他正在想,这个王副经理生前为了自己出名得利,把所有的功劳都揽在自己头上,一将功成万骨枯,就连我资格比他老好多,都拿着我的辛劳往他自己脸上贴金,我今天能来就不错了,现在还让我付出,门都没有!

  但他也明白,此时,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呢。

  老王头突然灵机一动,脑洞大开,冲着小伙子小张说。

  “小张,你刚才看见没,桌子上摆的照片可是你当时给王副经理拍的,拍得这么好,摆在这,都成永久的纪念了,你就不收点摄影费,这可有版权的哦——”

  大伙一听,都点头称是,纷纷讨论起这照片的版权价格的问题。

  站在一边的账房先生一听,怎么了?不交份子钱也就罢了,还要版权费,这就要倒贴哦,没办法,他也只好尴尬地笑笑说。

  “好了,好了,免了,免了,等会大家一起到幻影酒楼去吃饭吧!”

  大家听了,都笑呵呵地纷纷点头称是。

  既然准备好了酒席,大伙本来夜就是为这个来的,现在既然拜完了,也到了吃饭时间,那我们就走吧。

  可大家刚要走的时候,从小区里走出来一位妇人。

  大家都认识,就是这刚刚死去的王副经理的爱人——王嫂。

  这种场合,按理说,要是大家都去欣赏一位性感诱人的少妇,那肯定是不合适,这也太不合时宜了,但好像也没办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

  因为王嫂今天太漂亮了,大家忍不住哦,不看不行。

  个子高挑,一身素色套裙,没生过孩子的身体苗条婀娜,长发自然卷,还别着一朵精致的白色小绢花,脚穿一双平底白色短筒皮鞋,正朝我们一摇一摆地走过来。

  不管是以前见过的,还是没见过的,我们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她。

  还是小张眼尖,低声对大家说。

  “哥们,看看她脚上穿的那双袜子,红的!”

  其实,我们大家都已经注意到了。

  今天可是她老公祭拜的日子,穿大红色衣物,在我们这,是大忌。

  王嫂已经走到了我们身边。

  她也注意到了我们脸上的表情,只是微微一笑,脸上没有半点的悲哀之色。

  她径直走到了刘主席跟老王头面前,微微地鞠了个躬。

  “节哀顺变!”

  刘主席声音不大。

  王嫂还是微微一笑,接着说。

  “节什么哀,顺什么便,好着呢。”

  王嫂还是快言快语。

  “看到大家能来,我很高兴,你们能来,就很看得起他了——”

  王嫂说着,侧眼瞅了瞅灵棚里,还在傻乎乎地笑着的魂灵,大家也都侧头又看了看他,都发现此时王副经理也捂起了鼻子,正在找寻臭味的来源。

  “大家也都知道,她生前为人,没少给你们大家添堵,在这里我还得替他给大家道个歉。”

  我们听了,都没说什么,过去的种种,历历在目,都在想,这可恨的死鬼,这可恨的王副经理。

  “大家也都知道,我也不掖着藏着瞒着,我跟他结婚这二十多年,没孩子,这怪我,是我自己肚子不争气,可也没办法,娘胎里带来的,我们结婚前他就知道,那时候,哎——”

  王嫂深深地叹了口气,话锋一转。

  “你们,大家,也都知道他在外边有小三,他最初就是想要个孩子——”

  我们都点点头,这不是什么秘密。

  “没孩子她找小三,我也没怪,可是天长日久,他早已移情别恋,这多年的感情早就没了!这些年的日子,哎,没法说!”

  王嫂又叹了口气。

  “谁说的结婚就是为了生个孩子?没孩子也可以过日子的,可是他找了小三以后就抛了家,让我守活寡,还不离婚,这么多年,今天总算是熬到了头,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哦。”

  “不笑话,不笑话,这些我们都知道——”

  刘主席轻轻地说。

  王嫂听了,又笑了笑说。

  “刚才大家也看见了,我是穿着红袜子——”

  说着,王嫂弓腰把套裙往上提了提,露出了脚上红艳艳的红袜子。

  “大家不用惊奇,也不用骂我,我这人还是讲感情的,再说我跟他确实有感情,但这是过去。今天之所以穿着红袜子,是我想起了刚结婚的那时候,那时候我们的感情多好哦,到了今天我就算是做个最后的了结,穿一点红,留个最后的纪念!”

  大家听了,纷纷点头称是,那小张也不看时候,竟然举起了双手,“啪啪”地拍了几下,鼓了几声掌后,才看到我们投去的要宰了他的目光,他只好尴尬地垂下双手,无奈地苦笑了几声。

  王嫂也不介意。

  “今天大家来,真的非常感谢!我以为你们是不来的,按理说他死了,同事们都应该过来帮帮忙,也是理所当然,但我也知道没指望,这不怪你们,是他生前没交下人,所以我就找了专门的殡仪公司来帮忙,甭说你们,就连他的兄弟姐妹一大堆,今天都没过来的,这人做的,哎——”

  大家听了,低头不语,都在想,原来这人活着的时候,还真得不能太做作,死后才知道生前的为人到底如何。

  话说到这,也就行了,大家对此似乎也没多少兴趣,再说这每个人的肚子里都开始叫唤,该去吃饭了。

  王嫂也很知趣,知道大家都饿了。

  “今天,我给大家安排了幻影酒楼最好的酒席,大家也都忙活半天了,都去吃饭吧,今天我请客!”

  我们上车的时候,谁也没回头再去看看灵棚里王副经理的魂灵,只是小张回头又瞅了瞅方桌上的遗照,心里还在嘀咕,这照片难道真的有版权?

  灵棚这边没见多少人,但是酒席上,足足十几桌,坐得满满当当。

  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最后一次了,要把以前花给王副经理的钱,都吃喝回来吧,从此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人死如灯灭,过去花的钱,全算打了水漂,还激不起半点的浪花。

  海吃海喝,也不怕肚皮撑得上。

  这其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我们公司的一个老客户,也在酒席上,他与生前的王副经理关系最好最铁,平时见了我们都爱搭不理的,比王副经理还经理,因为王副经理始终罩着他,一切他说了算,我们只能照做就是了,但谁都知道他吃了这人多少的回扣,拿了多少好处,就连我们公司的总经理也没办法,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此时,这老客户喝醉了,晃晃悠悠地晃到了我们桌上,刚举起杯,就流下了泪。

  “我这辛辛苦苦挣了一辈子的,全打了水漂,前几天才都给了这个死去的死鬼,他说为了生孩子,问我明着要,我也实指望帮帮他,我再做最后最大的一笔,全捞回来算了,没想到啊,没想到!”

  我们听了,都没当为事,继续吃喝自己的。

  酒饱饭足以后,老王头突然提议。

  “今天,大家吃得舒服,喝得痛快,我们的刘主席也在,他也是我们的一把手,只要他答应,我提议,今下午不去公司上班了,我们去唱歌,玩个痛快!”

  大家一听,求之不得,纷纷鼓掌。

  刘主席也不是傻子,看大家兴趣正浓,也不能违了大伙的意思,再说这是办公室老王头王主任的意思,要是反对,也不给他脸面,立时拍板:去唱歌!

  大家相互搀扶,都钻到了车里,两辆车立即往娱乐城疾驰而去,车上的摇滚依然摇曳人心。

  在车里,小张这才问道。

  “王勇副经理到底是怎么让一个肉包子噎死了呢?”

  他这一问,才激起了我们的兴趣,是啊,这大半天的又去拜,又见王嫂,刚才还海吃海喝的,竟然还忘了问问王副经理到底是怎么让一个肉包子噎死的!

  这才是冷笑话中的重点,大家竟然都忘了问。

  此时,坐在副驾驶的刘主席才笑着说。

  “大家不是都知道王副经理有个小老婆么?”

  大家都在静静地听着,点头。

  “他小老婆昨晚给正在吃包子的王副经理打电话,说了两件很重要的事!”

  大家鸦雀无声。

  “这第一件事呢,就是这女人说终于怀孕了!这对于王副经理来说,是天大的喜事!”

  刘主席像是在故意卖关子,清了清嗓子,继续说。

  “这第二件事呢,就是这女人要王副经理立即再掏20万元给这女人,否则不生!这对于王副经理来说,就是割自己身上的肉!对于王嫂来说,就是割自己的心!”

  哦,原来如此,大家一听就明白了,不用刘主席再往下说了,依照大家对王副经理的了解,这也只能让他噎死,就算噎不死,他最后也得跳楼。

  “所以——”

  刘主席又要说,大家也不听了,既然知道了这些,就全都明白了。

  车很快开到了娱乐城的门口,大家东倒西歪地走下了车,勾肩搭背,说说笑笑,晃到了歌厅门口。

  门一开,从里边走出来两个人。

  一个是花枝招展的美少女,一个是青春年少的美少年。

  两个人搂搂抱抱,有说有笑,卿卿我我,迎面而来。

  小张突然停住了脚步,紧盯着那女子,有点惊异地冲那女子喊道。

  “这不是王副经理家的小嫂子么?!”

  这一声喊,惊呆了我们所有人!

  也让门口的美少女大惊失色!

  大家的眼光,齐刷刷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子。

  虽然我们大家都知道王副经理有个小三,但谁都没见过,只有小张跟王副经理关系铁,整天跟着他,当然他见到过,原来这么年轻,这么漂亮!

  而此时年轻女人也认出了小张,知道自己的恋人——那个小伙子就站在自己身边,立时变了模样,瞪着眼睛喊道。

  “谁认识你啊!哪来的臭流氓!”

  小张本来只是惊异地喊出了声,没想到她竟然骂自己是臭流氓,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就冒了出来,加上刚才的酒劲,喊道。

  “我靠,你装什么蒜泥,我还能不认识你,我见过你多少次,你都忘了?我们还一起跟王副经理吃了多少次饭,你都忘了?你现在坏了孕,你还能忘了?!”

  小张一激动,话就停不下来了。

  “我靠,今天是王副经理死去的日子,你竟然还跟这个小白脸来这里唱歌,你要脸不要脸?竟然还敢骂我是臭流氓?!”

  小张说着,就要往上冲。

  此时,站在美女身边的小伙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年少冲动,还没等小张上来,他就已经冲下来,迎头给小张腮帮子上来了一个大嘴巴,这一巴掌不要紧,他可忘了小张身边还站着我们十几位大汉——他的同事呢!

  大家借着酒劲,“呼啦”一下子就把小伙子摁倒在了歌厅前面的空地上——

  不一会的功夫,警车就飞驰而来。

  我们本想着尽兴唱歌来乐一乐的,没想到最后都被带进了派出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被肉包子噎死的王副经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被肉包子噎死的王副经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