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肉
茧破2017-04-07 09:105,525

  这圆滚滚胖乎乎的家伙,今年正好七十三,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无巧不成书,正值大雪封山,天寒地冻之季的某一日,这家伙就真的无缘无故地见到了阎王。

  这阎王老子的形象,人活着的时候,各种传闻猜测,总是让人觉得是多么的可怕,可真等这胖子见到了他,才发现,这阎王老子就跟自己活着的时候在街上遇到个路人,一般的情景,一样的感受,除了名字的差别,没有任何的特别。

  “我死了?!”

  胖子还不信。

  “你死了,刚死。”

  阎王笑着对他说。

  “就这么简单?!我刚才还睡着觉呢,说死就死了?!”

  “就这么简单,没有一点痛苦,是吧?”

  “是,就跟做了个梦似的。”

  “嗯,就是一场梦,人生如梦么,哈哈。”

  胖子见阎王挺好说话,就继续问。

  “我既然已经死了,你想让我去哪呢?天堂还是地狱,或者是托生个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

  “别急,这以后的事都好说,不过,现在你还得去做点事,回来,我们两个再说这个也不迟。”

  “哦——做什么呢?”

  “也没什么,就是要你现在再回去人间走一圈,感受一下,见见你死前认识的人,或者做点你想做的事,再说,别人还都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呢。”

  “哦,这也好说,听你的。”

  “好说,好说,那就回吧。”

  还没等胖子问怎么回去,他就听见床头闹钟的响声,聒噪不安,胖子就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

  眼前的一切,自己的屋里,什么都没变样。

  “我死了没有?!”

  胖子楞楞地问还在穿衣服的老伴。

  老伴头都没抬。

  “早死早利落,谁还稀罕你呢,死了才好呢,嚷嚷个啥?”

  老伴嘟嘟囔囔地说。

  胖子一听就火了。

  “操,过了大半辈子,我刚才真的死了一回,还见到了阎王老子,你就不疼我一点?!”

  老伴还是没搭理他,兀自下床低头提鞋,仍旧嘟嘟囔囔,不过语气比刚才强烈了一些。

  “你还知道疼人,要我去疼你?你可真是要笑话煞人……”

  说完,她头都没回,径自走出了屋子。

  此时,胖子也顾不上生气了,就开始犯嘀咕。

  我到底死还是没死,难道刚才是做了场梦?

  他正这么怀疑的时候,就听见阎王在他耳边很确切地告诉他说。

  “你是真的死了,只是别人还不知道。”

  胖子听了,心想,还真的死了哦,这死得可到痛快,连自己的老伴都不知道,自己也还跟活着一样。

  其实,每个人这生生死死的过程中,只要是得来太简单的东西,总是觉得不足珍惜,死也一样。

  胖子走出屋门,迎着阳光,深深地吸了口清新空气,活人一个啊,死个狗屁,所以很快就把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出去到早市上转转吧,没想到他刚这么一想的瞬间,自己就已经身在早市,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了。

  这么快!

  哦!还真跟平时不大一样呢,难道自己是真的死了?

  胖子还是自己嘀咕,但似乎也很快想明白了,原来人死以后,身体像是没什么阻碍一般,想上哪就在那,这不跟自己有了特异功能一样么?

  就在这诧异与惊喜之时,迎面过来个半老徐娘,这大冷的天,还穿一条超短皮裙,袅袅婷婷,硕大的乳房随身体的摇摆而颤动。

  胖子想,这要是在平时,遇见了此等性感尤物,也只能是站在一边,想入非非,咽口唾沫而已,可现在自己已经死了,也许去摸上一把,她应该看不到,也觉不着吧。

  心想身就动,他一边想着一边就凑了上去,可手还没等伸出来,脸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两个大嘴巴子。

  “啪——啪!”

  干脆利落。

  “你这老不死的老色鬼,还想吃老娘豆腐!”

  胖子被两个大耳刮子结结实实地贴上了,身体不自觉得侧向了一边,火辣辣啊,脸上就跟泼了一碗烧开的滚烫的辣椒水一般!

  我X她个娘,刚是这么想想,还没动手,就挨上了两刮子!

  原来人家都知道!

  胖子揉着脸,回头眼瞅着刚走过去的那个半老徐娘,心里还馋得慌。

  “哈哈,你这死胖子!”

  傍边一个相识的老汉,对着他哈哈大笑。

  “你这大早上的就想吃人家豆腐,你还真行!想吃豆腐,去那边哦!”

  老汉说着,指着路边一个卖豆腐的老太婆说。

  “那里便宜,想吃掏钱就行,再说,胖子,你这老不死的,不是有自己的相好么,去吃人家的吧,在这里挨这两个大耳刮子,半条街都能听到,哈哈——”

  胖子也没生气,倒真听了他的话,对哦,既然现在我想去哪就去哪,何不去看看我那多年前的老相好,这么多年不见了。

  说时迟那时快,刹那间,胖子竟然真的来到了自己年轻时相好的那女人房前。

  可还没等他站稳脚跟,回过神来,就从房里跑出来一个老太太,举着手里的一根翠竹做成的拐杖,就向胖子砸来。

  那个狠劲,要是真的砸上了,脑袋瓜就得开缝!

  好在胖子头一偏,躲过去了,可脑袋躲过去了,拐杖却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左肩上。

  “砰!”,胖子疼得“哎吆”地叫了一声,半边身子身子又斜到了一边,还没等开口,就听见老太太骂道。

  “你这狗杂种,老不死的,还好意思来?!要不是年轻时,你勾引我跟你好,我也就不会跟我老公离婚,害得我这半辈子守活寡,到现在唯一的儿子都还不上门,你这天杀的——”

  老太太一边骂着,又举起了手中的拐杖,冲他而来。

  胖子心想,我他妈的还是赶紧回去吧,身随心动,胖子一下子又回到了早市的大街上。

  人流依旧熙熙攘攘,刚才嘲笑他的老汉,正坐在墙角抽着烟,晒太阳,而那个卖豆腐的老太婆还在那不停地叫卖。

  墙角的老汉笑嘻嘻地看着他,胖子狠狠地瞅了他一眼,悻悻然,继续往前走。

  这一会的功夫,腮帮子挨了两巴掌,肩头上挨了一棍子,胖子觉得心里的火,在燃烧。

  这早市上人多人挤,一个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迎面而来,光顾着照看孩子了,没想到一下子撞在了胖子身上,他本来就胖,占面积大,容易碰上,这要是稍微瘦点的话,就能躲过去。

  抱着孩子的妇女,不光身体撞到了胖子身上,脚上穿的高跟鞋的脚后跟,还正巧踩到了胖子的脚上,疼得他“嗷嗷”地叫了起来。

  等他稳下神来,听着妇女在一边不停地道歉,他才想起了对策,眼前可是一对妇幼呢,于是往日的坏脾气加上此时的怒火,就“呼啦”一下,跟呕吐似地吐了出来。

  “#¥%%%¥&¥##……”

  等这胖子涂抹星子飞完了,心里的火也渐渐熄灭了,他才止住了嘴。

  而他这才发现,大街上,周围的人,不管是做小买卖的,还是街上购物的,都在看着自己,目瞪口呆,就跟定住了一般,都在非常诧异地瞪着他!

  就连中年妇女怀里的孩子,也在很不解地眼瞅着他。

  所有的人都看到也听到了,这天杀的胖子对着个抱孩子的女人破口大骂!

  就在他也觉得似乎有点过分的时候,突然从他脑后飞来一块小石头,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他的后脑勺,“砰!”

  “啊!”胖子尖叫了一声,等他摸着脑袋,扭过头来去搜寻这石头来源的时候,周围的人都立时指着他齐声骂道。

  “哪来的这么一个疯老头,这么大年纪了,还跟妇女孩子一般见识,@#¥¥%*……”

  胖子挨着骂的同时,还发现周围的人都要围上来,看这架势,是要揍他,他立即想到,还是赶紧溜吧。

  因为心急又心慌,他都还没想好去哪,就突然觉得身边都是水,水淹到了自己的腰间。

  此时的他竟然站在了一条河里!

  这条河,是一条污水汇集的死水沟,河水污浊,散发着让人窒息的臭气,虽然严寒,但水并没有冻上,虽然水淹半腰,但胖子也没觉得冷。

  四周看去,雾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这时,他听到一个孩子喊。

  “老爷爷,请把那篮球给我们扔上来好么?”

  胖子循声,定睛一瞧,才发现隐在水汽中的河岸上,站着六七个孩子,正在冲他喊着呢。

  就在他的面前,正顺水飘过来一个篮球,刚好飘到了他的眼前。

  胖子一把抓住篮球,对着岸上的孩子喊道。

  “给你们仍上去好说,但你们给我什么好处呢?”

  岸上的孩子听到了老人的话,但一时都没明白过来,这老人的话,似乎含义太深了,太不可思议了,只是这么举手之劳,还是一个老人对孩子,竟然说要什么回报?!

  这样的话,孩子们怎么能理解?!

  见一时没有答复他的,胖子心想,晕,竟然没有回答我的,竟然没什么好处,那我何不来个干脆的?

  于是,胖子就把手里的球使劲一扔,扔向了更远处的深水里,然后自己走上了岸。

  胖子刚走上了岸,孩子们中的一个喊道。

  “什么人啊,这老头肯定是个怪物啊,快跑!”

  孩子们立即四散而去。

  胖子走到岸上后还得意洋洋,心想,这不正常么,不给我点好处,我还能帮你们?这笑话可是开到家门口了!

  就在胖子这么一想的功夫,寒风就“呼呼”地吹过来,他就觉得衣服上的水,浸到了骨头里,刺骨得凉!

  就在他瑟瑟发抖的时候,似乎突然听到了身上正在结冰的声音,原来浸在身上的水,此时正在快速地结冰,一会的功夫,下半身就全给冻上,自己竟然不能动弹了!

  虽然下半身不能动,但是上半身还行,他就用手用力地来抓身上的冰,可是越抓越厚,越抓越冷,最后,他自己也觉得快没力气了,他意识到自己也需要别人的帮助了,求生本能,让他喊叫起来。

  “快来帮帮忙啊,快来救救我啊!”

  一会的功夫,就从淡雾中走过来两个年轻人,每人手里拿着一根棍子。

  “快来帮帮我,把我身上的冰砸去!”

  两个年轻人看着他,彼此点了下头,意思是说,只能这么办了。

  于是两个年轻人走到他的身边,抡起手里的木棍“乒乓——乒乓——”地使劲砸着胖子下体上的冰,费了好大力气后,他身上的冰果然被砸掉了。

  胖子虽然受着两个人木棍的敲打,但也没觉得疼,此时身上的冰没有了,也立即不觉得冷了,浑身又轻松了不少。

  胖子心想,总算摆脱了一难,而这两个年轻人是在帮助老人,完全是应该的,并且刚才他们这个狠劲地砸自己,虽然没疼,但我也是吃了亏的,于是,一扭头,一转身,就走了,连声谢谢都没说。

  两个年轻人毕竟也是费了点子力气,累得有点气喘,看着远去的胖子,目瞪口呆,心想,还有这么没礼貌的老家伙?!

  胖子沿着岸边,轻松地往前走着,还想刚才被这两个小子一顿揍,也没收拾一下他们,似乎太便宜他们了。

  没想到的是,胖子刚想到这,就突然觉得腿上腰上生疼生疼的,这是刚才被两个年轻人用木棍砸的!

  刚才不疼,可现在觉得疼得受不了了。

  ​他费力地扭过腰来,想喊过两个年轻人来,要他们赔偿自己的损失,可是两个年轻人早已不知去向。

  胖子觉得有点懊悔,自己吃亏吃大了!

  头上疼,腮帮子疼,肩上疼,脚上被那妇女高跟鞋踩得也疼,现如今,双腿跟腰部更疼,这倒霉催的!

  正在他浑身生疼,走路都觉得费力的时候,突然听到身边有狗叫。

  “汪汪——”

  胖子扭头一看,原来就在路边有一条野狗,正在啃食着一块还冒着热气的肉骨头。

  骨头上还冒着热气的肉片,竟然勾起了胖子的食欲。

  “咕噜——咕噜——”

  他的肚子在鸣叫。

  此时,灵性的野狗就是因为听到了胖子肚子里的鸣叫,所以才引起了它的警惕——这胖子要跟我抢食吃!

  胖子朝着狗走近了几步,野狗呲着牙“唔——唔——”

  胖子跟狗对峙着。

  野狗为了眼前的美味,此时天不怕地不怕,胖子虽然往前走了几步,而野狗却没有任何的退缩,不但没退步,反而还往前走了几步,獠牙呲得更大了,“唔——唔——”

  胖子发现,野狗不但没有退缩,还往前靠近了自己,就有点慌神。

  野狗似乎完全明白了此时胖子的心理,趁他有点慌乱,就又突然往前跳了几步,来到了胖子的身边,胖子最后的防线立时就被击溃了!

  胖子一扭头,顾不上浑身的疼痛,飞也似的开始逃!

  野狗乘胜追击,“汪汪——”

  胖子跑,野狗追,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路程。

  终于听不到身后的狗叫声了,胖子这才停住了脚步,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回头看看,雾茫茫的眼前,再也看不到那条狗了,这才瘫坐在了湿乎乎的地上,这时候浑身疼得更厉害了!

  真是倒霉!

  真是倒霉!

  头上疼,腮帮子疼,肩上疼,脚上也疼,现如今,双腿跟腰部更疼,刚才被野狗这么一追,自己的心口也开始疼了!

  这倒霉催的!

  胖子忍着剧痛,摊坐在地上,想了好久,他终于想明白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跟遇到了阎王爷有关!

  阎王爷本来就是一个最大的丧门星啊!

  于是他就咬着牙,愤愤地想,要是再遇到了阎王爷,非得跟他讨个说法,这一切都是因为遇到了他,才让自己在这段时间内遭受了这么多的疼痛与侮辱!

  我必须要个说法!

  我必须以此要挟他,我要上天堂!

  想到就会见到!

  此时,阎王爷又站在了他的面前,还是和蔼可亲。

  可奇怪的是,胖子刚要开口,想跟他谈谈条件的时候,刚才还和和气气的阎王爷,却突然变得面目狰狞,凶神恶煞!

  胖子被吓着了,一时不敢开口说话了。

  过了好久,胖子才怯怯地轻轻地,又问了一句。

  “我真的死了?”

  “哈哈哈——”

  阎王哈哈大笑,这笑声仿佛就是从笼盖四野的乌云深处传来,把胖子整个儿困住了。

  “你想死?!可没这么容易!难道你想就从一个睡梦中,简简单单地死去么?可没这么容易!你还得回去,回到你的床上,躺下,再躺个整整三年,不能说话,不能活动,不能吃饭,喝点水就不错了,等你受尽煎熬,形销骨瘦以后,我还会再来找你,带你直接去地狱!”

  胖子一激灵,猛睁开了眼,才发现真的是个梦。

  原来是一场惊心的梦。

  汗水浸透了全身,他想伸出手来,擦擦脸上的汗,可是自己的手竟然不听使唤;他想从床上坐起来,可是身体已经不能动弹,这才觉得,浑身竟然跟梦中一样,疼!

  胖子慌了,害怕了,他突然想喊起正熟睡在一边的老伴,可是嘴里,再也喊不出半点声音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