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姚瑶2018-01-03 21:374,280

  接到郑楚那一封超大号字体的辞职信时,苏芒愣了一下。将信拆开看完,思索了片刻,让Ella叫来了郑楚。

  “怎么回事?”苏芒把信递给郑楚,盯着他问。

  郑楚义正辞严地答道:“我辞职报告里写得很清楚。”

  苏芒嗤笑一声,说:“你的理由很牵强,我不能批。你都做好打算了还跑三亚干吗,拖到现在提出来!”

  郑楚解释:“我不喜欢半途而废,三亚出差的工作是之前就定好的,我就是走也得走得干净。”

  苏芒看着他,沉吟片刻,说:“那好,你三亚的报告不合格,继续改,改到合格你才算完成收尾工作。评价不够全面,还有几个问题,自己回去看邮件吧。”

  郑楚一时间有些词穷,只能将辞职信重新放在桌子上说:“好,我改完之后希望你能按公司规定批准我的辞呈。”

  郑楚一走出办公室,苏芒便将辞职信扔进了垃圾桶里。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睡梦中的郑楚,就接到了公司同事小顾打来的电话。睡眼惺忪的不耐烦地说道:“喂?小顾,我睡觉呢,天塌下来也和我没关系。什么?我都要辞职了还不放过我?你等等,我马上就过去。”

  一进公司,佳佳就跑到郑楚面前抱怨:“郑楚,你享福我们没份儿,临走倒是连累一帮人!真是的。”

  郑楚看着神色不满的佳佳,一头雾水:“到底什么事啊,你们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佳佳不满地瞪了郑楚一眼:“黑蜘蛛因为你的线路设计有问题,要扣我们奖金了!”

  郑楚听到这里,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便直接冲去苏芒办公室理论。推开门还没说话,苏芒一看是他,率先递上一叠资料。

  “你来得正好,三亚的报告勉强过关。这些是公司的客户资料和业务数据,给你两天时间熟悉一下。”

  郑楚满是不解:“苏总,你好像忘了,我已经提出辞职了,没有义务接受任何工作。还有,你否定我的工作就算了,为什么要扣其他同事奖金?”

  苏芒直起了身子,看着郑楚说:“第一,我没有否定你的工作,相反,你工作的细致负责我十分欣赏。第二,我扣其他人的奖金,是因为他们设计的线路方案一塌糊涂,并不是因为你的工作有问题。怎么,你想替他们打抱不平?好,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带着他们重做西南线路方案,我满意了就不扣奖金。”

  “你说话算数么?”郑楚问。

  “我从来言出必行。你想证明你的实力,保住他们的奖金,就做给我看。”苏芒笑着端坐椅上,神色不变。

  郑楚看着苏芒的样子,简直恨得牙痒痒,可没办法,涉及大家的利益,只好答应了下来。

  “好,这是最后一次。”说完,便拿着资料离开了办公室。

  苏芒靠在椅子上,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小样,想辞职?我还治不了你了。

  郑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一切收拾妥当,拿出资料来,还没看一会,电话就响了,他顺手接起:“您好,哪位?”

  “郑楚,我是严晓秋,你跟姗姗的事情,我很遗憾,你明天有时间么?我们一起吃个饭,聊聊吧。”

  郑楚一边看着工作资料,一边回话:“晓秋,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她姐姐,自然关心她,可我跟姗姗,真的已经结束了,没可能了,我们毕竟不是一路人,我给不了她想要的,也只能是有缘无分了。吃饭就算了,我新来一女上司,工作太忙了。可能真没时间。”

  “那好吧,其实有你陪着她,我和爸爸还能放心些,你们分手,其实是姗姗的损失。郑楚,我很抱歉,是姗姗不懂事,那不打扰你了。你先忙吧。再见。”

  “放心吧,她还会找到更好的,再见。”挂了电话,对着手机发了一会呆,哪知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郑楚接通电话:“唐医生,我这忙着呢,今天真不能陪你疯了。我算是见识最毒妇人心了,得罪女鬼都不要得罪女上司。”

  听郑楚一通抱怨过后,唐明看了看旁边猴急的唐果果,只得开口问道:“说正经事儿,明天周末,中午一起吃饭。我回国以后,你还没请我吃过饭呢。”

  郑楚无奈地说:“不会是唐果果的主意吧?行行行,我去还不行吗?”

  苏芒开着刚买好的新车,停在了她新买的房子楼门口。下车打开后备箱,苏畅跟着下来将三个大箱子拿下车。

  “我的姐啊,这么多箱子,怎么搬上去啊!”

  苏芒撇他一眼,搬起一个轻一点的箱子走进楼道。

  “用手!”

  苏畅只得拖着行李箱,跟在苏芒身后一路往上走。嘴里还不住地问:“姐,免费劳力用得还顺手吗?”

  到了新家门口,苏芒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免费?你创业败了我那么多钱,没让你卖身还债就不错了。”苏畅嬉皮笑脸地将门口的箱子搬进屋。

  “你舍得把这么帅气的弟弟卖出去吗?我这样的小鲜肉你就算卖也得要个好价钱!”

  放好了东西,苏畅绕着屋子转了一圈,忍不住吐槽:“姐,不是我说,上海那么多高楼大厦你不住,干吗把家搬到这个鬼地方来啊?路窄、人杂,房子又旧,你不打算装修一下?”

  苏芒却不以为然:“你懂什么,住这儿多个性啊,既古典又洋气,一装修就没这感觉了。你去窗户那儿看看,像不像回到了旧上海?只不过是有点乱,所以,你就负责清理现场啊。把那些旧东西都给我扔到门口去。”

  苏畅点头哈腰说:“遵命,我今天的时间都是女王大人您的,谁让您是我的债主呢!”

  第二天,郑楚如约来到餐厅,唐明和唐果果都在,三人说说笑笑点好了餐。唐果果看见郑楚,自然心情好得很,乐得跟朵花儿似的。哪知这一抬头,却突然看到陈姗姗进门,她冷哼道:“怪不得我眼皮子老跳呢,有的人就跟传染病似的,走哪儿祸害到哪儿。”

  唐果果话音刚落,郑楚和唐明都顺着她的眼神方向看去。只见陈姗姗走到餐厅的另一边,在一个女人的面前坐下,看样子心情很好,两人开心得聊着什么,郑楚脸色一变。

  唐明和唐果果都看出来郑楚的不适,问着要不要换一家,郑楚却摆了摆手。上了菜,郑楚低头吃饭,心思却还停在陈姗姗身上。他明白,失恋这种事情,过段时间总会好的,可……

  算了,还是走吧。

  郑楚抬起头,对着唐果果和唐明笑了一下:“唐明,果果,我吃饱了,先去外面待一会。”说罢也不等他们反应,直接放下碗筷起身出了饭店。

  唐果果生气地看着陈姗姗说:“哥,你看见了吧,陈姗姗把楚楚伤得这么深,转头就能跟别人有说有笑,真是冷血。”

  唐明说:“好了,你和姗姗不是同学吗,你别对她有偏见。感情的事勉强不了,别随便下结论,她也许有自己的苦衷。”

  “正因为我和她是同学,我太了解她是什么样的人了!有什么苦衷啊,我看都是坏水!”唐果果一撇嘴。

  刚巧陈姗姗对面的女人去洗手间,唐果果便戴上了墨镜走了过去。

  “唉!姗姗!你别……”

  唐明想要制止却来不及,只能一起跟了过去。抬头看见唐明,陈姗姗有些意外:“唐明哥,这么巧啊,你也来这儿吃饭?”

  唐果果把墨镜往下移了移,露出眼睛说:“这么大个活人站在这儿还能视而不见,眼里只装得下男人是吧?”

  “果果!”唐明扯她。

  “不好意思,果果,你戴着墨镜,我没认出来。”陈姗姗笑道。

  唐果果戴回了墨镜:“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几年的老同学都认不出来,怪不得跟郑楚那么多年的感情也能丢得一干二净。”

  唐明一手扯着果果的衣服,试图将她拉走,歉意地对着陈姗姗笑了笑。

  可果果仍是不甘心,甩开唐明的手,不满地说:“拉我干吗?我还没说完呢!陈姗姗,你就是一个见钱眼开、没有节操的女人。你少给我装白莲花圣母!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陈姗姗起身,微笑着凑近果果,拉上她的手:“果果,我知道你生这么大气是因为你喜欢郑楚。我跟他是和平分手,我不希望因为一个男人影响我们的同学情分。”

  果果看着她暗中使劲拉住自己的手,刚想说话。陈姗姗又故意凑近了几分:“果果,我不要的男人,你想要,就拿去好了。”

  声音低得只有她们两人能听见。

  靠!陈姗姗,你真是贱得可以!唐果果一怒之下奋力甩开陈姗姗,拿起一杯白水泼在她脸上。

  陈姗姗本来是用力抓着唐果果的手,这时候却突然一送,顺势跌坐在座位上,被浇了一头一脸的水,抬起头看了唐明一眼,神色间委屈而又楚楚可怜,什么都没说,只拿纸巾擦着身上的水迹。

  “果果!你干什么!疯了么?赶紧给姗姗道歉!”唐明见此情景,不仅大声阻止自己的妹妹。他显然没听到陈姗姗那句话,只看到果果的行为,却是有点生气了。

  果果看着唐明的样子,更是气愤:“哥!你别被这个女人骗了!我给你提个醒,你可擦亮眼睛,千万别找这种女人,瘟疫似的,别把我们唐家上下都祸害了!陈姗姗,别以为装可怜就能博得男人喜欢!”

  果果说完愤然离开,唐明尴尬地站在原处看着陈姗姗,一脸歉疚。

  “唐明哥,你也认为我是坏女人么?”陈姗姗抬起头,还带着水汽的脸上,楚楚可怜。

  唐明说:“怎么会,我们是朋友啊,我相信你是有苦衷的。”

  “你还拿我当朋友?”陈姗姗略带期盼的眼神,看得唐明一阵无措。

  “当然,你要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找我。只是果果,我现在得先去找一下她。今天的事情抱歉了。改天我请你吃饭替她赔罪吧。”唐明说完,转身走了。

  郑楚回到家,正要开门,隔壁的门突然打开了。

  一张敷着面膜的脸出现在郑楚眼前,吓了他一跳。

  苏芒更是吃惊,扯下面膜盯着郑楚,像是问审一样说道:“郑楚!你怎么在这?鬼鬼祟祟的是不是跟踪我!”

  郑楚瞪圆了眼睛,指了指自己家门:“你怎么在这!这是我家!我跟踪你干吗?”

  苏芒瞧了瞧他,也指了指自己的家门,说道:“抱歉,这也是我家。”

  郑楚叉着腰,满脸倒霉相:“你讲点道理,我住这儿都五年了!这也太巧了吧,你在公司折磨我不够,还搬到我家隔壁了?”

  苏芒好笑地盯着郑楚,她就说,怎么让苏畅扔门口的东西都不见了,结果居然是面前这人拿走了。

  苏芒嬉笑道:“郑楚,你不至于吧,公司的薪水不低啊,你还兼职捡破烂?都拿去养你那个小女友了?”

  郑楚看着苏芒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对,我自食其力,苏总你不会连这个也管吧。还有,再次申明,唐果果不是我女友,是我妹妹!”郑楚说完欲走,苏芒却将其拦下:“你拿的是我的东西!”

  “你不是都扔楼道里了么?你这人讲不讲理?”

  二人正吵着,楼上刘阿姨听到动静下来了:“哎呦,小郑啊,就知道你有变废为宝的本事,这东西修一修全好了!拿来吧,我……”

  苏芒这才听懂,原来这废家电不是郑楚要的,是要修好了给这阿姨用的。可那也不行!谁捡去都行!就是郑楚不行!

  刘阿姨刚要接,苏芒却一伸手都抢了过来:“不好意思,我忘了这东西我还有用!我不!扔!了!”她抢完东西就回了家,留下满脸尴尬的刘阿姨小声说:“小郑,你看看,这个小姑娘老凶的咧,你最好不要去招惹她。”

  郑楚故意提高嗓门:“我不和神经病一般见识!”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看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