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姚瑶2018-03-15 10:103,178

  斜阳的余晖,将整个伦敦笼罩在黄昏之下。

  苏芒娴熟地从包里掏出钥匙,将门拧开。那一阵清晰的开门声,伴随着客厅内所有的灯光突然被打开,明亮的光芒照地苏芒蹙了下眉。

  陈嘉明拿着酒瓶,斜倚在沙发上,醉意十足。苏芒扫了一眼凌乱的客厅,快步走到他面前,试图从这个男人手中夺回酒瓶。哪知苏芒的这一举动,却被陈嘉明毫无预兆的一把推开,一开口就是难闻的酒气:“等你半天了,去哪儿了?”

  苏芒瞧着他,随口说:“和妈逛街去了!好好的在家喝什么酒?”

  陈嘉明醉眼迷离,顺势向沙发靠背仰去,冷笑:“是吗?我回来,你是不是特别失望?”

  苏芒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目不转睛得盯着他敞开的胸襟前,那一抹若隐若现的印子,瞬间变了脸色:“陈嘉明,你能解释一下衣服上的口红印吗?”

  陈嘉明听苏芒这么问,非但没慌,反而一下子站了起来,就在苏芒的面前大笑:“你苏芒那么聪明,还需要我解释吗?还有,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能背着我去买别的男人的种,我找个女人算什么!苏芒,我告诉你,我是不能生,但我还是个男人,你他妈给我戴绿帽子还在这儿理直气壮指责我?”

  苏芒一愣,眼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喝多了吧!?我累了,我先睡了……”

  她刚一转身,却被陈嘉明一把扯住,手腕上的痛感让她不得不使劲儿地挣扎:“陈嘉明你别在家撒酒疯,我都说了我累了!”

  “离婚!”

  “你说什么?”直到这一刻,苏芒甚至还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苏芒,你别再给我装了,你真让我恶心!你这种强势的女人我早受够了,我还告诉你,我早就烦你了,你不择手段弄个孩子来骗我,不就是惦记我们家家业吗?你给我听清楚了,门儿都没有!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赶紧滚蛋!”陈嘉明死死地捏着苏芒的手腕,仿佛要将她捏碎一样。

  说完,陈嘉明便用力一推,甩开了苏芒。而苏芒也被他推倒在地,额头撞到了扶梯上……

  一股温热的液体瞬间从额头蔓延开来,是血。可苏芒并不觉得有多疼,反而是陈嘉明看都不肯看她一眼,转身摔门而去的背影,让她觉得仿佛心被掏空了一般的疼,甚至难以呼吸……

  沉默,或者说死寂。

  突然间想起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片死寂,苏芒恍然间清醒。是嘉明么?只是当她捂着额头跑过去接电话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医生Krief,真嘲讽。“喂……”苏芒声音发颤,更多的是无力。

  次日,苏芒一脸紧张地坐在医生办公室内,等待着检查结果。而此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苏芒备受煎熬,是的,她迫切地需要知道这次手术的结果。

  终于,Krief拿着体检报告推门而入,苏芒站起来,走过去问道:“医生,怎么样?”

  Krief笑意满满地看着苏芒:“别紧张,你真的很幸运。You are the lucky one!”

  苏芒顿时一怔,却仍问:“什么意思?”

  Krief将报告递给苏芒,又说:“受孕成功不是你一直很期待的结果吗?祝贺你!”

  苏芒没说什么,紧紧地攥着体检报告,一脸茫然地走出了房间……

  推开门的一瞬间,苏芒觉得老天真是跟自己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这段婚姻已经被陈嘉明捣腾得不剩下什么了,可能在这场爱情的尽头,他留给自己的,也只有那一纸明晃晃的离婚协议书罢了。

  夜已深,伦敦的喧嚣却似乎和苏芒离得很远,这空荡的房间,将她完全包裹在了另一个世界……苏芒窝在沙发上,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地上到处都是一团团的纸巾,装点着一无所剩的自己。

  电话响了好一阵子,苏芒才深吸一口气,将电话接了起来:“喂……苏畅?”沉寂片刻,她的声音却忽然升了一个调子,对着电话那边吼道:“就你那脑子炒什么股?你怎么不把自己炒了!苏畅你要还走旁门左道,就别认我这个姐!还有,以后别再在我面前提陈嘉明,他死了!”

  电话挂断,苏芒却哭的更厉害了……

  又是一整晚没睡,苏芒顶着沉重的黑眼圈,还在笔记本上浏览着什么。公司的论坛上,不知是谁发了一篇《决爱书》,让她不禁多看了几眼:

  决爱书:花开一季,人活一世。多少流转的变,或是曾经的泪,一点,一滴;一爱,一殇。

  看尽悲欢,阅尽离合。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一岁,一月;一枯,一荣。

  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

  作者的署名为楚留香。苏芒不禁又看了好几遍,终于伸出手,在帖子的下方敲击着几个字:同是天涯沦落人。

  几日后,她头上的伤还未愈,就跑去MG旅游集团的英国分公司、女上司兼好朋友蔡玲的办公室。蔡玲递过一杯咖啡,伸手在苏芒面前晃了晃:“怎么了亲爱的?额头受伤了?”

  苏芒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将陈嘉明跟自己提出离婚和自己打算回国的事说了出来。

  蔡玲一愣,气愤道:“这个混蛋,你去做人工受孕,不还是他妈撺掇着你的吗?要不是为了他,你受这份罪干吗?”

  “别说他了,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婚姻失败不是谁单方面的责任,是我太自负,把事情想简单了,毕竟不能生育对他来说打击真的很大。从此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所以……我想离开英国,重新开始,现在只有你支持我了。”苏芒的话有些心酸。

  蔡玲深知她脾气,劝解了一番之后,还是叹气道:“你真决定带着肚子里的种子回国?”

  苏芒却故作坚强地一笑:“嗯哼!这可不是一般的种子,是你干儿子!”

  苏芒的笑意渐淡:“玲姐,他是一个生命,我没有权利决定他的未来。我只知道他的未来必须有我这么个母亲。”

  蔡玲看着苏芒,好像第一次从她眼中看到这样的坚持和坚定。片刻后,她深吸一口气:“既然你坚持回国,前几日上海MG公司的事业部总监刚刚离职,我看一下,刚好你有这方面的专业和经验,安排你回去做吧。”

  “还是你靠谱!”苏芒笑眯眯拍了拍蔡玲,可心中不知为什么,还是压抑得很。

  上海的夜,丝毫不逊色于伦敦。各职业的人,穿梭在霓虹耀眼的大厦楼宇之间,装点着上海的夜晚,独有的繁忙与活跃。

  露天酒吧内,郑楚与唐明坐在最靠外的一排,唐明一脸着急得盯着自己的好哥们说道:“你倒是说句话啊!怎么说分就分了?你不会是劈腿了吧?我告诉你……你要是对不起姗姗,我第一个站出来大义灭亲!你……你说不说?不说我问姗姗去!”

  郑楚愁眉不展,带着半分酒意不耐烦地说:“你一外科医生,还治劈腿不成?你也是的,一听我分手,撒丫子就跑过来,怕我想不开啊?”

  唐明愣了一下,嬉笑道:“想得美,我是来看你笑话的!”

  郑楚一摆手:“你就别添乱了……哎,我这个旅游体验师,职场失意,情场失败,人生重来算了!”

  “行了,别感慨了,就算结局不尽人意,好歹爱过一场,我这一直还没着落呢!”唐明自嘲般地说。

  郑楚坏笑:“别装了,说不定你到处留情,早都开花结果了!”

  “你倒是有这种可能,都把种子播在英国了,说不定哪天真冒出个孩子。”唐明不甘示弱地还嘴。

  郑楚立刻使劲儿地给了他一拳:“喂,有点职业操守行不行?这事儿别到处瞎说啊,当初还不是被你逼的。”

  沉默片刻,望着唐明得意的笑,郑楚再次开口:“我们俩不合适,她心高气傲,我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跟不上她的节奏……算了,分开也好,我不想耽误她。对了,你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

  唐明举起酒杯:“不走了,国内的工作已经定下来了。本来打算给你当伴郎的,现在看来,我得努力让自己当新郎咯!”

  两人碰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唐明又问:“果果吵着要和你去海南,一副私奔样。你真不打算带她去啊?”

  “你饶了我吧,还嫌我事不够多吗?我提前订了今晚的机票,走吧,送我去机场!”郑楚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赶着午夜的飞机,就是为了躲自己的妹妹,唐明无奈地摇了摇头。送走了郑楚,他也累了,可刚一回头,就见远处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了自己的眼中……往事在脑海中迅速翻腾,曾经他以为可以淡然的一切,当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才发现还是会有些悸动……是陈姗姗。

继续阅读:第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看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