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区》第一集 附属人物简介
卓点2017-04-02 08:0411,440

  第一集:今昔两番天

  主要内容:

  28岁的女作家顾采薇身怀六甲却遭遇丈夫出轨,左右权衡之后,她决定‘能留则留,不能留自己挣一笔足够这一生花的钱,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她所选择的挣钱途径是拍摄电影《矿区》,《矿区》是她最傲娇的一部作品,也是她的自传体小说。她此生最大的夙愿便是将《矿区》拍摄成影视剧,现下不论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梦,她决定勇敢追求一次。

  大纲:

  1、身怀六甲的顾采薇得知丈夫出轨后的独白和人生新规划

  2、顾采薇与丈夫冯玉京去陌上花开影视传媒公司恰谈影片筹拍合作事宜

  3、返回家乡鄂尔多斯时,顾采薇与前来接机的姐姐顾采莉之间的争执

  4、马连湾矿区分发污染费时发生的纷争

  5、顾采薇转到镇上读书,段翠芸陪读

  一

  时间:2016年阳历3月(上午)

  地点:北京一豪华别墅内

  人物:顾采薇、冯玉京

  事件:身怀六甲的顾采薇受到小三逼位后的人生新规划

  1、

  北京某一豪华别墅内,一个二十六虽,身怀六甲,模样姣好的女子,心事重重的在客厅中穿来穿去。其双手扶着凸起的腹部,额头上铺满了被骄阳灼的渗出的细碎的汗珠,眉宇间则愁绪万千。

  字幕:顾采薇

  ……

  放在沙发上旁边茶几上的手机,叮叮响起短信发来的提示音。

  她像被雷击中了一样,神色慌乱的看向那部手机,然后踌躇走近茶几,看着那条短信。

  短信内容如下: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答复?

  她原本慌乱的神色越发慌乱,两只眼睛突兀的几乎要从眼眶中奔出来了。

  2、

  豪华别墅书房内,满脸疲倦甚至对人生失望的顾采薇,坐在书桌前,在日记本中写下来这样一段话: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她回首往事时,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

  写完之后,她的眼底多出了几分坚毅,然后低头强装幸福的笑看着自己凸起的腹部,并轻轻抚摸着。

  3、

  豪华别墅卧房内,顾采薇一边在衣柜中寻找适合出门的衣服,一边利用开着免提的手机与丈夫冯玉京通着电话,手机就放在床头柜上漂亮精致的台灯旁。

  顾采薇:我已经决定了,你若是念及夫妻情义,就帮我这一次,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求你。你若是铁了心不帮忙,我也不会怪你,反正人都是自私的,这点我明白。

  冯玉京:我挣得不够养活你吗?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你那部小说还不到拍成影视剧的时机,再者,不一定能过审。

  顾采薇:《钢铁是怎么样炼成的》中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那便是‘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她回首往事时,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再过几十年,我就会化为灰烬,我不想临终闭上眼的那一刻满是懊悔。我还年轻,且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事业付出,既是如此,为什么不去做呢?何况,拍电影又不是违法犯罪的事情。总之我就一句话,你若愿意帮我,就随我一起去,我已经联系过了陌上花开传媒公司的人,今天下午两点半开会讨论筹拍事宜。

  二

  时间:2016年阳历三月(中午)

  地点:陌上花开影视传媒公司会议室

  人物:顾采薇、冯玉京、陌上花开影视传媒公司工作人员

  事件:顾采薇与丈夫冯玉京在陌上花开影视传媒公司恰谈影片筹拍合作事宜

  1、

  陌上开花影视传媒会议室内,骄阳似火,洁净如空的玻璃窗上晃荡着一缕缕媚光。

  顾采薇手成帽檐遮住眼盼,低头艰难的看着合同上反光的字眼。

  坐在正对面的总监(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棱角分明,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见状示意了下旁边的助理,年轻的助理雄赳赳气昂昂的朝着窗边迈挺进。嘶嘶嘶,灰色格调的窗帘挡住了媚光。

  硕大的会议室内密密麻麻坐着二十多人,除了影视公司的人之外还有网络小说家顾采薇以及她的丈夫冯玉京。

  ……

  总监面色凝重,眼底却意犹未尽的说道:投资这样一部影片,我们真的需要冒很大的风险。不过,如果将这定格为小成本电影,且演员由我们选取,我们还是很乐意和你们继续合作的。其实,比起文艺片,其实我们更倾向于投资喜剧片。

  顾采薇诚挚无比的看着对方说道:我是真的很想拍这部影片。

  总监:关键是这部小说网上点击率太低,所写的故事更不受大众喜欢,再者相信你也看过读者的评价。不是我说空话,你这样的条件,除了我们,没有一家影视公司会答应。

  顾采薇神色凝重陷入回忆……

  (回忆画面镜头为:她坐在电脑前,神色凝重的看着网络上关于她小说的评论,评论为‘垃圾,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太烂’;当然也有一些不错的评价,譬如‘还不错,看看’)。

  ……

  谈判进行到这里,她转头将求救的目光聚焦到她为此次谈判特地邀请而来的助阵嘉宾冯玉京身上。

  他收到求救信号之后,抖擞抖擞精神,铿锵有力的说道:同等条件下,我们当然会优先选择贵公司的人,不过,如果相差甚远,贵公司也不至于为捧一个新人就毁掉整部影片吧?

  总监态度谦和了不少:只要有诚意,条件倒不是不可以商量,但最终的决定权我希望由我们掌控。还有,剧本我们还要派专业人士进行修改,修改并不是对你们个人的不认可,只是为了更好的通过审批和迎合大众的口味。

  顾采薇趁机表明自己的态度:可以修改,但是最后用哪些场景,最好还是由我统筹。需要说明的是,我这样要求并不是针对谁,而是要对影片的质量负责。

  可是总监明显不耐烦了。

  她见状只能这样补充道:要我们对影片质量负责,又不允许我们全权负责,如此一来我们如何对影片的质量负责?一个小小的配角都可能毁掉一部影片。

  话语刚落,便看到总监唇角一咧,双肩一耸,眼底多了几分不以为然的这般说到:用我们的钱来圆你们的梦,风险还要我们承担?我告诉你们,这样一个冷题材,除了我们公司不会再有任何公司愿意合作的。

  事情发展到这里,她不得不做出妥协。

  她提出了修缮后的建议:不如这样吧,我们尽力选择你们公司的艺人或者初出茅庐的新人,如果这些新人担任的是重要角色,你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将他们签下来发展成你们公司的艺人。

  谈判到此,才画上了休止符。

  三

  时间:2016年阳春三月(上午)

  地点:鄂尔多斯(机场以及机场返回伊金霍洛旗的路上)

  人物:顾采薇、顾采莉、陌上花开派给顾采薇的秘书梁雪

  事件:返回家乡鄂尔多斯的顾采薇,与前来接机的姐姐顾采莉之间的争执

  1、

  一条灰色烟雾带在空中渐渐形成,一辆客机在鄂尔多斯机场缓缓着落。

  机场停车场外,黑色霸道停在行车道上,霸道旁边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长相比较精明的女子,此女子焦急忙活的瞭望着出站口。

  字幕:顾采莉

  ……

  顾采薇与陌上花开影视传媒公司特地委派给她的私人助理梁雪(一个三十多岁,身子高挑,打扮时髦的御姐)迈出出站口,几人简单的寒暄过后,便先后上了车。

  四轮轿车缓缓起动,驶离机场。

  ……

  悠长而笔直的油柏路上人迹罕至却车如流水,黑色霸道快速的穿过一辆又一辆轿车,直驱伊金霍洛旗。

  坐在副驾驶上,正在看文件的梁助突然理转头冲顾采薇和声询问道:第一场戏在焦化厂拍摄?

  顾采薇倒显得无所畏忌,随口冲着梁助理问道:车上看书不会头晕?

  助理再次询问道(态度比方才又多出几分认真,更准确的说带着几分对顾采薇拖拖拉拉的抵触):第一场戏是在焦化厂拍摄吧?我看你剧本上是这样写的,如果是,那我就去联系合适的焦化厂了。

  顾采薇则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么敬业?给你提成?

  梁助理:这份工作对你而言或许不算什么,可对我而言不同。每一天都有一大批人等着踩在我的尸体上往上爬,只要我稍微放松警惕,她们就会毫不留情地将我踩到脚底,我只有兢兢业业,才有保住这份工作的可能性,你不懂的。

  话语刚落,正在开车的顾采莉开始缓解气氛,一边拿起手机,一边以一种白开水的口吻说道:吃火锅行不行?我现在预定。

  ……

  轰隆隆,闷雷般的响声从天而降,顾采薇抬眼望去,只见一辆红色直升机从半空中划过,一条棕色的烟雾带随之形成。随着时间的消逝,烟雾带渐渐变粗变浅,最后被浅灰色的天空默默吞噬。

  (此处插入画面:几年前,顾采薇坐在康巴什自家书房写作时的抬头望天际划过直升机)。

  ……

  助理再次问道:是在焦化厂拍吗?

  顾采薇(些许不耐烦):是,不过焦化厂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你只需要保证你们公司的演员准时到场,到场之后配合拍戏就好。

  一句话明显让助理犯难了,游走在纸张上的笔尖瞬间停止,深埋在纸张上的双目渐渐抬起,锁着眉吞吞吐吐的说道:这恐怕,不太行,我们公司的意思是先拍其他人的戏,冷盈的戏放到最后。

  顾采薇:可我也说了,我要按照剧情发展的顺序拍,所有主要演员从头到尾一律不准缺席,如果要缺席就演十八线配角去?

  梁助理:这只是一部小成本电影,冷盈可是我们公司这两年力捧的明星,她愿意主演这部影片是你的荣幸。再者,如果不靠她,票房怎么保证?没有票房,我们公司怎么收回成本?怎么盈利?还有,中国不是韩国,没有几个人是按照剧情发展依次拍摄的。

  硝烟顿时弥漫了整个车厢。

  顾采薇铁青着脸这般说道:如果冷盈没有档期,那就换人。

  梁助理做了退让:我会尽快和她经纪人联系,让她尽快来这里试拍,但是她的戏必须在一个月内全部拍完。

  顾采薇不容商榷的说道:说好拍摄周期是一年,少一天都不行。

  梁助理生气的理论到:拜托你搞清楚自己的地位好不好?有几个人知道你顾采薇是谁?又有几个人会专门为你的剧本去电影院?我告诉你,只要我们冷盈在那一站,再烂的剧本都有票房保证。如果没有我们冷盈出场,再好的剧本票房都是暗淡无光。你要懂得,院线排片不看剧本,是看主演,院线比任何人都惟利是图。

  事情发展到这里,顾采莉再次插语道,不乏带点要顾采薇收手的意蕴:怎么突然想要拍电影?这可不是我们能玩的了的,一部电影动辄就是好几百万上千万的投资,你若是真有这么多钱,还不如留着安安稳稳养老。

  顾采薇心意已定的事情绝不会轻易改变,她这样说道:我不是玩,是认真的。

  顾采莉:还不如继续写小说?拍电影赚的是多,可风险也大啊,现在生活好不容易安稳下来,妈可再也不能受任何刺激了。

  顾采薇:你把自己的人生管好就行,我的人生什么时候也轮不到你说了算。

  顾采莉:我是为这个家好。

  顾采薇:你是怕我像爸当年欠下一屁股债吧?你放心吧就算我负债累累,也绝对不会向你借一分一厘。

  顾采莉: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采薇:是不是你自己知道,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总喜欢干预别人,总试图将命运的指针拨转到对自己有益的方位上去,不论这个指针会不会背对别人。

  顾采莉:算了,不说了。

  紧接着便是两声哔哔尖锐的鸣笛声,车内终于静了下来。

  ……

  就在这不经意间,顾采薇无意识的一转头,错愕的看到对面车玻璃窗上穿过一张熟悉的脸。

  (此处加入顾采薇的心理独白:卢敖?)

  与此同时,她原本白皙的脸正在被硕大的红晕所包裹。

  (此处加入回忆画面:一条油柏路上渐渐驶来一辆红色桑塔纳,桑塔纳停下之后,一张十三四岁冷峻不羁的男孩脸,穿过车窗玻璃)

  四

  时间:2002年夏天(上午)

  地点: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马连湾矿区

  人物:顾采薇、卢敖、顾勋、段翠芸、马连湾矿区村民

  事件:马连湾矿区分发污染费时发生的纷争

  1、

  瓦蓝瓦蓝的晴天,云在太阳头上轻轻的飘着,一会儿像轻柔的棉絮,若飞若停,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一会儿像奔腾的骏马,向远处驰去,好像要奔赴战场;一会儿向仙宫宫阙。

  字幕:2002年夏天,马连湾矿区顾采薇家。

  ……

  顾家院外,一棵枝繁叶茂、浓密成荫、绿波翻涌的百年柳树下,11岁的顾采薇正坐在树荫下玩泥巴。

  突然,悠长而笔直的油柏路上驶来一辆红色桑塔纳。

  她停下手中的活转头朝着桑塔纳望去,那车没有驶向别处,正朝她家院门而来。

  她站起身来,面带疑虑以小主人的身份迎接着对方。

  车门刚刚打开,只见一个三十几岁模样,身着一身黑色西装,长着一副精明相貌的男子,从车上一跃而下,焦急忙慌直奔院内。

  字幕:卢水沼

  ……

  恰此时,一个小脑袋从车窗玻璃探出,冲着卢水沼唤道:爸,爸,那我呢?

  字幕:卢敖

  卢水沼头也没回只丢下了这么一句话:你找薇薇玩去。

  ……

  顾采薇稚嫩的脸上泛起一丝羞涩,怯生生的朝着车窗玻璃上探出的是那张冷峻不羁的脸望去。

  2、

  顾家室内,烟雾缭绕,人声鼎沸,几十号马连湾矿区居民聚集于此。

  字幕:马连湾矿区,分发污染费现场

  ……

  一个四十多岁,中等身材,模样中上的男子,心事重重坐在办公桌前打量了一番室内的其他人,又看了看办公桌前草绿色的保险柜。

  字幕:队长顾勋。

  ……

  一个四十多岁,身材中等,略微富态,长着一副聚光小眼,穿着一身褐色西装的男人,面带几分不耐烦朝着顾勋走来。

  字幕:钟国明,小学教师。

  钟国明:发吧,早发早散。

  ……

  语毕,又一个六十多岁的,土里土气的富态男人也朝着顾勋走来。

  字幕:汪亮,神官。

  汪亮不耐烦的催促道:发吧,发吧!等甚着了?就差三两户了么。

  ……

  话语间一个六十几岁的驼背矮个男人也凑了过来。

  字幕:王大(王志祥)

  王大眯眼笑看着顾勋,略微讨好的说道:发钱都不来?不来别给发了。

  ……

  话语刚落,原本紧闭的室内猛地被推开了,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着门口望去,只见一副城里人打扮模样的五十几岁,面如面团的男人走了进来。

  字幕:王二。

  ……

  王大迎上去冲着王二主动寒暄到: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二一副不愿搭理的神色,不紧不慢、无关痛痒的回应道:刚刚才下车。

  虽然王大还想与王二交谈,不过王二明显没有兴趣继续交谈下去。

  王二迈过王大,直驱顾勋而来,待到距离拉近之后,和善双眸凝望着顾勋,和声疑惑的问道:只有有马连湾户口的,才给分污染费?像我大儿子户口已经迁到城里,是不是就没有?

  顾勋认认真真解释道:户口已经迁出去的不给分,矿上是这样规定的,一切都按户口本上走。

  王二:那把户口迁回来还给分吗?

  顾勋:迁回来当然给分,但是已经迁出去再想迁回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农村户口可比城里户口值钱。

  话到这里,顾勋转头望了望所有人,定声补充道:时间也不早了,人也都来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开始发吧。每户一个代表,领完钱后不要忘记签字,是多少钱当面点清楚,不要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给自己发错了。

  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降临了,亦如久旱逢甘露。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卢水沼来了……

  3、

  伴随咯吱一声门被推开的声响,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移向门口,只见卢水沼推门而入。

  其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慌乱的眼神在众人手盼游来游去。

  这双慌乱不安的目光最终聚焦到顾勋身上:勋哥,已经分上了?怎么提前了一天?

  牵强的笑扭曲了棱角分明的五官,变了形的声音在嘈嘈杂杂的人群中响起。

  众人齐刷刷的合上嘴转而困惑的眼神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大部分眼神都在说:我们村发钱,你来凑什么热闹?你们村发钱,我们可没去凑热闹。

  只有小部分眼神带着羡慕,毕竟卢水沼在这一带也算个出了名的商人。

  顾勋故意装作没听见,继续着手里的活,隔了好几秒后才一脸诧异、满目恍惚的像是被突然的寂静的惊到似得抬起头来:昂,明天有点事。

  卢水沼少了几分方才的忧伤,转而这般问道:发了多少了?

  顾勋不卑不亢的说道:就这么点钱么,能用多长时间?主要是办理存款比较费时。

  语毕拿起单据递到一个身着皮夹克的身子壮实的高个中年男子手里。

  字幕:吴雪华。

  顾勋冲着吴雪华和声叮嘱道:雪华,你看一下,看看对不对,这几个条子一定要收好了。

  吴雪华笑呵呵的瞥了眼单据上的重要信息,随意性的将单据装进皮夹内侧口袋深处,不以为然的说道:就算是丢了,你还能骗我们?邻里邻居的,谁能不信谁?

  ……

  恰此时,坐在门口炕头上的手指尖夹着一根烟,翘着二郎腿,一副等着看稀罕的四十多岁瘦骨嶙峋、英气逼人高个男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卢水沼。

  字幕:宋世兴。

  宋世兴温和的语气带着一丝挑衅,冲着卢水沼问道:你怎么来了?你来做什么?什么事还能把你这个大忙人给惊扰到?我们村分钱这么点小事,你也来监督监督、调查调查、暗访暗访?

  还不到卢水沼说什么,吴雪华便重重的在宋世兴的背后拍了一掌,笑呵呵的说道:监督甚了?又不是当官的。

  话到这里,王大佝也偻着背走了过来,他顺其自然的抽走了宋世兴手里的烟,凭借烟头微弱的火头点着了自己手中的烟。然后一边将烟递还给宋世兴,一边拧着眉打量着卢水沼,疑惑的口吻说道:我们村分钱你来凑什么热闹,你们村分钱的时候我们就都去凑热闹了?你敢(应该)不是来弄钱的吧?你敢不缺钱么!

  听到这话,卢水沼如释重负的笑了。其略微羞涩的看了看周边向他投来审视的目光的人,和声解释道:是想弄点钱么,想跟人合开个石料厂,还差十来万。

  王大拖着常常的尾音表现出没帮上忙的遗憾,指着正趴在桌子上忙着写借据的顾勋慵懒的说道:唉,那你来迟了,我们都答应把钱借给这个人了。

  吴雪华则抖了抖精气神,不以为然的口吻说道:石料厂?怎么不开焦化厂?宋逸兴不是要在长石琅开焦化厂?不是想找人合开?

  ……

  事情发展到这里,卢水沼抬眼望了望顾勋,牵强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不是和勋哥一起开嘛?

  吴雪华不以为然的口吻说道:开是开,五十万要是弄不来,不还得再找一个人?

  王大锁着眉,没好气的冲着卢水沼抱怨道:你真是来弄钱的?你不死下人的,你弄钱也不能到我们村来弄吧?你们村又不是没煤矿,你们村又不是不分钱?要是我们村没人弄,你来弄钱也可以,可是现在我们队队长也弄钱而且给我们的是银行利息,既然如此你还来做什么?

  宋世兴瞥了眼王大,责怪的口吻说道:人家要来弄钱你还把人家腿打断呀?国家哪条法律规定不准卢水沼来我们村弄钱?借钱么,缺钱就借,谁的利息高我们就借给谁,这是人之常情么。都是跟前两个人还分什么彼此?

  王大一副见多识广、颇具智慧的口吻郑重其事的告诫道:你别说利息高低,借钱关键是看借给谁,要是借给那些还不上的人,利息再高也是枉然。

  ……

  正在此时顾勋冲着王大和声唤道:王大,轮到你了。

  王大勉为其难的挤开人群朝着办公桌走去。

  顾勋冲着王大问道:你们家二儿子的钱是你一块领,还是?

  王大:我一块领,他部队上有事,回不来。

  顾勋:三个人,每人五千,一共一万五,你看一下。

  呸……

  王大口水在指间一碎,拿出啃牛大骨的架势开始啃这沓钱,紧接着噼里啪啦钞票哗动的声音随即响起。

  ……

  一个贼眉鼠眼的四十多岁的黑炭脸男子,嬉笑着凑到王大身旁。

  字幕:吴二(吴雪嵘)。

  吴二冲着王大碎碎念:这还用怎么数?都是号连号的新钞,脑子不满吧你?

  ……

  后面的人都在焦急的等待,可是顾勋好似故意拉响了休止符。

  顾勋冲着王大这般问道:这钱你有啥急用不?

  王大:急用倒是没有,眼下又不是十冬腊月要过年。

  顾勋:没啥急用的话,你看能不能借我半年,我按信用社的利息给你。

  王大笑眼迷离风趣的说道,趁机弯下腰从办公桌上的烟盒里抽了一根烟:刚分给我们,现在又要被你拿走了?

  ……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前来融资的卢水沼明显按捺不住了,眼神直勾勾的就像被沾了双面胶,再也无法从办公桌上分离。

  恰此时,宋世兴的母亲冲着正提着茶壶给众宾客倒茶的段翠芸(顾勋的妻子,嫁给顾勋之前是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康巴什人)饶有兴趣的说道:听说顾勋也要开焦化厂了。

  一语既出,场内一片哗然。

  段翠芸嘻笑的打趣道:婶子你消息灵通了吧?

  老太太:我听逸兴说的么,他说你们两家要在内蒙开一个焦化厂,是真的不?

  顾勋抢走话语权:是想开一个焦化厂,不然我们好端端的借这么多钱做什么?

  (与其说这话是给老太太听的,更不如是给卢水沼听的)

  ……

  恰此时,吴雪华不是很高的声音默默的响了起来:宋逸兴那五十万哪弄的?银行贷的?还是高志成给的?

  这话顷刻间便席卷了所有人的神经,大家不约而同的合上嘴,屏住呼吸想要一听究竟。

  宋世兴睁大眼难以置信的叫唤道:咋可能?

  向来和宋世兴关系还不错的卢水沼趁机饶有兴趣的小声问道:你的钱也存在这了?

  宋世兴:咋可能?同样的利息,存这,我还不如存银行!存银行还不需要我担风险。

  吴雪华抖了抖他那保镖般健硕的身体说道:都是一个队的人,谁能信不过谁?

  ……

  正在此时,门猛的被顾采薇生硬的推开了。

  顾采薇指着自己脸上的泥巴,冲着母亲状告道:妈,妈,卢敖往我脸上扔泥巴,你看。

  正在提着茶壶给众人倒水的段翠芸看到这幅场景,顿时破然大怒。愤愤不平的将茶壶搁到地上,朝着众人为她特地让开的小道大步流星直奔顾采薇。

  一边揩去顾采薇身上的泥巴,一把极度不满抱怨道:怎么了?怎么老是被人欺负?被人欺负上一两次就不要和他玩了么,你怎么就是不长心?还能让他欺负一辈子不成?

  宋世兴嬉笑着调侃道:又让卢敖欺负了?怎么欺负你的?

  段翠芸些许生气的冲着卢水沼埋怨道:水沼兄弟,你也得管管你家的孩子了,我们家的薇薇不知被他欺负了多少次。薇薇也是我们家最小的,我们都当宝一样宠着,长这么大自己都没动过一个手指头,总不能你们家的卢敖来一次就欺负我们哭一次吧。

  吴雪华和声打劝道:小孩子闹着玩的么,又不是什么大事,没事,算了吧。

  五

  时间:2002年夏天(下午)

  地点:马连湾矿区,村支书宋逸兴家

  人物:段翠芸、顾采薇、宋逸兴的妻子傅娇

  事件:顾采薇转学镇上

  1、

  宋逸兴家客厅内,段翠云和顾采薇坐在沙发上,她们还坐着一个四十多岁,扎着高脚马尾的瘦高个女人。

  字幕:傅娇。

  傅娇闷气沉沉的咒骂着:不要脸,不然你说你们家都在融资,他跑来做什么?

  段翠芸附和道:三天前,突然带着两瓶酒来我们家,说自己也想入股长石琅焦化厂,还说想要通过我们帮助融资咱们队即将分发的污染费,这不是再跟我们开玩笑吗?焦化厂需要一百万,我们两家各出五十万。你们家的五十万已经到账,我们家也有了可靠的融资渠道,就是煤矿分给村民这笔总金额高达五十万的污染费。

  傅娇:要是他够聪明,是断然不能向你们提这种严重侵害你们利益的请求。

  段翠芸:卢水沼是个什么人?不折不扣的奸商,和他做生意,挣的钱大部分会被他通过假账弄到自己腰包,顾勋说了,我们是断然不能和这种人格严重缺陷之人合伙做生意。

  ……

  顾采薇很不习惯这样的场景,别过脸望着窗外,晚霞嫣红嫣红的,仿佛要溢出红色琼浆,四周静静的,静的使人仿佛升起一缕柔意,天地仿佛置身于梦幻中一般,飘渺又缠绵。

  傅娇好似意识到顾采薇的忧心,和声问道:怎么了,薇薇?

  不过话语刚落,便向意识到什么重要的事似的,将原本滞留在顾采薇身上的目光顷刻之间转移到段翠芸身上,然后焦急忙慌的说道:听说这个学期三卜树小学要撤五六年级,你们家薇薇不是要升五年级吗?

  事情发展到这里,顾采薇脸上露出几分难以置信的震惊与慌乱,她转头迷茫的眼神聚焦到母亲身上,疑声问道:妈,那我开学之后去哪里读书?

  段翠芸若有所思的说道:要是这样,那应该去镇上念吧?不然能去哪?

  傅娇:我听说燕家塔的教育要比桂家岔好。

  段翠芸:农村的小学就是这样,隔几年撤销一个年级,从六年级开始一级一级往下撤,撤到一定年轮就停止招生、闭门歇业。红旗小学从今年开始就闭门歇业了!

  顾采薇拧着眉,一脸愁容的看着母亲,疑声问道:妈,你说殷虹在哪念呀?

  段翠芸直白的埋怨道:管她呢!她是她,你是你,跟着她能有什么出息?好的不学,净学坏的。

  顾采薇忧心忡忡的问道,巴掌大的小脸上堆满了忧虑:要是殷虹住殷仲家,在燕家塔念,那我呢?

  傅娇爱怜的打趣道:这么大点的人,还会发愁?

  段翠芸笑着敷衍道:他哥常给我说,妈,薇薇怎么看电视还老是皱着个眉?

  语毕,又冲着顾采薇冷声埋怨道:你哥和你姐不就在桂家岔中学?你哥和你姐不能照顾你啊?

  顾采薇低声嘟囔道:中学跟小学又不挨着,相距一公里呢。

  段翠芸的叫嚣:都升五年级的人了,还怕别人欺负?人家宋燕妮今年也开始住校,人家才多大?比你小三岁!人家都不怕,你怕什么?

  事情发展到这里,段翠芸灵机一动,眼珠一转,活灵活现的看着顾采薇说道:那你去跟你爸说,就说要我跟你去镇上陪读。

  顾采薇微微一愣:陪读?那家里的牲畜怎么办?

  段翠芸:全卖了呗,反正你爸是抽着了,老古董!羊既不卖也不杀,养着做什么?不下蛋的老母鸡,既不让卖也不让杀,白费粮食!

  顾采薇:我爸会同意吗?

  段翠芸:你们姐妹三合伙去求,他要是不答应,你们就哭,就不要吃饭,看他敢不答应?我要是跟你去陪读,你就不需要住校,也不需要吃灶上的饭,我听说桂家岔小学的学生餐特别难吃,喂猪,猪都要挑着吃。

  顾采薇:那殷虹呢?要是她也在桂家岔念,也把她的饭做上吧。

  段翠芸没好气的瞟了顾采薇一眼,忧声埋怨道:我没死了?她妈不能去给她做饭啊?干脆我连你们学校所有师生的饭做上得了,连讨吃子(乞丐)的饭做上得了,我再亲手伺候你们一个个吃下去。

  附属人物简介

  主要人物

  女主角:

  顾采薇,90后。

  生于陕北农村,经历了村内小学、镇上小学、镇上初中、县上高中、省会城市西安读大学、毕业之后去鄂尔多斯发展的人生旅程。

  早熟,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便已经有了暗恋的对象,暗恋的对象为青梅竹马的邻居卢熬,只奈,卢熬的父亲与她的父亲素来面和心不和,也因为这种特殊的家庭环境,致使两人的感情就像汞一样,极不稳定。

  初中时经历第一次恋爱,恋爱对象为省十大富豪的孙儿桂棹,只可惜,这份爱情因为太多复杂的因素,最终无疾而终。

  高中时,在县演讲比赛颁奖大会中结识了传说中的人物冯玉京,自此,多角恋开启。

  这场纠葛的多角恋,一直持续到大学毕业。

  大学毕业时,生活就像开了一场玩笑,不论是桂家还是冯家,亦或者顾家、卢家,皆都先前接后因为高利贷,摇身一变负债累累。

  在这种负债累累的情况下,顾采薇出于生活压迫,嫁给了毫无主见的幼儿园老师林玄,只可惜,这场婚姻因为从一开始两个家庭都抱着‘黑吃黑’的心态,故而持续了短短几个月,因为顾采薇父亲的车祸去世,而结束。

  然而就在上天关上一扇门之时,也开启的一扇窗,昔日恋人冯玉京,出现在了鄂尔多斯,在冯玉京的帮助下顾采薇还请了林家三十万彩礼,获得了离婚证并且和早已恢复单身的冯玉京结为了夫妻。

  女配角:

  冷盈,90后,与顾采薇出生于同一个村庄。

  上小学的时候,其父车祸去世,其跟随改嫁到城里的母亲去了县城。

  初中时,突然转学回到镇上,也因此,桂棹、顾采薇、冷盈之间的三角恋随之拉开。

  很不巧的是,两年后,优等生顾采薇、差生冷盈,竟然再次相聚与县城最好的高中的示范班;更不巧的是,一年后,桂棹因为高考学籍问题,转学回了县城,自此三个人又聚焦到了同一个班级,风云随之愈演愈烈。

  最终,以冷盈外出当兵,桂棹辍学而画上休止符。

  女配角:

  殷虹,90后,与顾采薇出生于同一个村庄,是顾采薇的表姐。

  初中时,因为挡矿,认识了煤矿上开装载机的青年后生,然后便辍学结婚。

  男主角:

  桂棹,90后,出生于镇上,是省十大富豪的孙儿。

  早年,家世显赫,受尽万般宠爱,只可惜,情劫在身;后来,因情辍学;再后来,到西安当过一段时间酒吧驻唱;再后来,家世败落之后,便选择北漂。

  男配角:

  冯玉京,80末,出生于镇上,是桂棹的表哥。

  早年,家世显赫,本人又一表人才,故而一直是个传说中的人物;后来,家世败落;再后来,与顾采薇结婚之后,重新创建了自己的企业帝国,先是红酒代理商,然后便是网红培训公司以及影视公司。

  男配角:

  卢熬,90初,出生于顾采薇邻变村庄。

  早年,家世还算可以,后来,其父因为高利贷,负债累累,而其因为‘混世魔王’,先后经历过辍学、奉子成婚、群架杀人入狱、城里讨债公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矿区第一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