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我好疼,疼得快要死了
不念2017-05-20 11:413,527

  我强迫自己冷静的思考,只要同厉兴出了城,让他安心的离开我,我便可以隐了实体再回到小白身边去。

  这样小白便可以一面同那些武林门派四处寻我,又不用担心会真的伤到我,既然死在林子里的那些云家人总要有个人出来承担责任,那不如就让我来担负吧。

  可事情从来不会按照我所想的那样去发展,我同厉兴刚刚出了邬城,尚来不及支开他,那些武林各派便蜂拥而至。

  我仓皇的回头,小白立在人群前头,微抿着唇角,喜怒不明。

  “盟主,不需要查了,云家仆人的命案定是这夜筝所为,不然她何至于心虚逃跑?幸亏发现得及时!”

  我不需要解释,也没必要解释,我在意的仅仅是小白对我的看法,而真相是什么,小白一清二楚。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小白,试图从他的眼神里得到一丝我该如何配合他的讯息。

  厉兴动作谨慎的移至我的身前,环顾着四周,压低声音道:“夜筝姑娘,一会我尽力拦住他们,你别管我,速速回碧青宫。”

  厉兴的挺身而出让我心中五味陈杂,我从未想过在我身处险境时他会这样维护我。

  我感激他的维护,更加不想要连累他,面前站着的可是一大群的武林高手,厉兴武功再好,亦没有胜算。

  那些人隔着一二十米的距离同我们对峙着,一个个摩拳擦掌只等小白一声令下了。

  有人认出了厉兴,道:“那不是盟主身边的随从吗?为何会同碧青宫的妖女在一起,难道说他也是碧青宫的人,那盟主岂不是……”

  此言一出那些人开始面面相觑,人群中一阵唏嘘的声音。

  小白好不容易才当上武林盟主,我不能让其他人因为这件事而猜忌他,于是我伸手掏出厉兴放在身侧的飞镖,自他身后抵在他的脖间,扬声对对面的人道:“你们不许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我佯装做自己挟持了厉兴的样子,这样就可以让小白和厉兴撇清同我的关系,也就不用为难了。

  “夜筝姑娘。”厉兴不赞同的动了动,想要从我手上挣脱。

  我一手用飞镖抵住他的脖子,一手紧紧拉住他的左手,压低声音安抚的说道:“厉兴你别动,一会你同他们走就是,别担心我,他们伤害不到我的。”

  我是琴妖,凡人的武器伤不到我的。

  我这一句话终于引得了对面人群的注意力,一个个瞪圆了眸子看着我,怒道:“妖女,你现在只身一人还如此猖狂,未免太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了,识相的便束手就擒,别再做无谓的挣扎。”

  我真受不了他们这样自以为是的解读与说辞,大声反驳道:“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武林正派,做的事情又正直到哪里去了?我离开邬城便是心虚逃跑?你们一大群人商讨着要杀我,还不许我自保吗?”

  我得想个法子拖延下时间,找个机会用纸鸢传个消息给离陌。

  另一个人却按捺不住,冲上来嚷道:“同她废话这么多作何,当日她伤我雾仑派弟子,我看在张盟主的份上才不同她计较的,今日我非好好教训教训她!”

  语罢此人飞身而来,有了第一个动手的人,其他人便纷纷响应,眼看着他们靠近,情急之下我只能“挟持”着厉兴朝小山上走,小山上树木众多,只要有了东西遮挡,我便可以隐了实体消失在众人面前。

  自始自终小白都是一言不发的站着,没有丝毫要阻拦他们的意思。

  我觉得自己真真是矫情,明明知晓小白的立场艰难,却还是自私的希望他可以稍稍表示下对我的担忧,不要一脸的漠然,好像我便是铜墙铁壁一般的无坚不摧,又像是我的生死都同他无关。

  他们一开始还忌惮着厉兴的安全不敢轻举妄动,奈何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实在是撑不了多久,握着飞镖的手被人用暗器打中,我条件反射的松开了厉兴,而这样间隙所有人都携了武器朝我攻来。

  厉兴担忧的看了我一眼,想让我继续“挟持”他,我朝他无碍的扯了扯唇角,伸出没有受伤了的左手重重的将他推了出去。

  我是琴妖,他们伤害不到我的,伤害不到我的。

  我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默念着,仿佛这样身体上的伤便一点都不疼了。

  仿佛这样就可以不去计较小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各种刀剑刺伤的无动于衷。

  打不过我只能拼尽全力的朝山上奔跑着,无数次的抑制着在众人面前变身逃走的念头。

  小白说过的,切不可让其他人知道我非凡人,若是被他们知道我是货真价实的“妖女”,指不定会为难小白。

  我从未想过自己能跑这么快,原来当无法后退时,我们都会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强大。

  可身体却像是要反驳我的想法一般,那些暗器留在我的身体里,伤口便不能痊愈,鲜血无法抑制的流淌。

  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全身上下又被刺中了多少剑,我头也不回的奔跑,直至跑至一处断壁,再无处可走。

  我向下看了一眼,并未深不见底,依稀可以瞧见低下盘旋的石路。

  也罢,跳下去是最好的选择,我可以在跳下去之后幻变成鸟儿飞走,也让这些人以为我已殒命,这件事也就终了。

  思及如此,我便冷静下来,转过身来,想要在离去前看小白一眼。

  “妖女,看你还往哪里逃!”有人冷笑一声,提了剑便要朝我刺来。

  “且慢。”

  在一片冰冷的武器碰撞的声音中我终于听到了小白低沉悦耳的声音。

  我欣喜的朝他看去。

  小白却看也不看我,只是朝众人微微俯了俯身子,道:“夜筝是我义妹,诸位请退后,容我同她说几句,再亲手了结。”

  我懂小白话里的意思,他这样说一定是为了拖住众人,然后找机会让我安然离开。

  我的心那么小,只要他有一丝丝的关心我便能够被填满,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徐徐朝我走来,忽略掉他身后剑拔弩张的人群,忽略掉身上汩汩不断的鲜血,世界静谧得仿若只剩下彼此。

  我不能让小白被我身上的伤口吓到,等他过来了,我一定要告诉他,我一点都不疼,我什么事情都没有,我等下跳下去变成鸟儿飞走便好,这样他就不用为如何面对身后的人而发难了。

  我看着他在我面前站定,就等着他一句压低声音的问好。

  可小白俊脸紧绷,墨黑的眸子若清幽的湖水,不辨喜悲,扬声道:“夜筝,数月前云家仆人之死,可与你有关?”

  我仿佛听见心碎裂开来的声音,耳畔响起巨大的嘲笑声。

  夜筝啊夜筝,你到底在奢望些什么呢?

  除去云家小姐,小白的心里也就装着复仇罢了,他为了复仇才当这武林盟主,又怎么会在众人面前关心你?

  我长久的沉默让他的目光透出几分急迫,“是还是不是?”

  我不知道自己是生性如此,还是爱让我变得卑微,此时此刻我的第一反应仍是说服自己不要那么矫情的斤斤计较,应该配合小白演好这场戏,“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若是,我便亲手了结你,给少将军,也给武林一个交代。”

  这是在演戏,夜筝,你不要难过。

  我拍抚着自己的胸口,好似这样就可以将充斥在心间的难过抿去,“是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同碧青宫无关,同任何人都无关。”

  小白黑眸闪了闪,提剑朝我靠近了几步,他薄唇轻启,咬字极轻的说道:“夜筝,谢谢你,我没想到你竟愿意帮我至此。”

  我喉咙干涩,说不出话,只能摇头。

  “洛青英早就找上门来,他是朝廷的少将军,这是助我复仇的好机会。夜筝,你告诉过我,凡人的剑伤不到你。”

  我心间的难过早就发酵成悲伤,顷刻崩溃决堤。

  我终于相信,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

  我突然就想到了很多很多,想到那日他将指环送与我,我感恩戴德的收下,甚至不惜惹怒离陌。

  想到离陌离开那日,我们一道用餐,厉兴告诉他朝廷来人了,他便避开我离去。

  想到我戴着指环去参加比武的清晨,他目光幽深却不曾开口阻止。

  想到离陌说我近期会有一劫,想到离陌不让我收下这个指环。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那么这些日子他让厉兴陪着我,是怕我会隐了实体无法再唱今日这一出戏吗?

  我并不介意他利用我去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作为一颗棋子,不能提前告诉我吗?

  他明明知道的,只要他开口,我什么都愿意为他去做,何须这般苦心积虑的算计?

  我垂首看着自己流血不断的身躯,因着他喜欢白色,我便学着他着一身素白,现下鲜血在衣裳上肆染开来,像是一朵又一朵怒放的蔷薇。

  我突然觉得自己或许错了,凡人的武器也是可伤害到我的,不然此刻我又怎么会觉得全身疼得撕心裂肺?

  “呲——”

  小白一剑刺进我的胸口,然后将我向后推。

  我浑身无力被推着就要掉下这断壁,眼前一片模糊,我看不清楚他脸上的神色,只听见他低沉的声音,轻声说着:“掉下去后换个身份再来寻我。”

  自林中那一剑后,我从未想过今生今世小白还会刺我第二剑。

  我全身又疼又冷,我觉得自己若是掉下去说不定会死的,我想伸手拉住小白的手,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小白,我觉得凡人的剑也是可以伤到我的。我好疼,疼得快要死了。”

  我不晓得小白有没有听清楚我的话,因为,我已被他推下断壁。

  小白,我觉得我这次可能要死了。

  我可能无法换个身份再来寻你了。

  你,可会难过?

继续阅读:第三十七章:初见那次,我就该杀了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