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东窗密事
早安栋子2017-05-27 12:491,109

  “这大黑夜,冷风朔气的。我觉着羽氅厚实暖和,便抱来了。谁知竟是不顶事的。”

  “快披上我的。二爷身上冷也就罢了,心里寒,可就坏了!”孙福宝见状,忙脱掉自己的夹袄,为李任丁披上,悲道。

  “福,福宝,我没事。”李任丁哆哆嗦嗦道。

  “都冷成这样了,还说没事!”孙福宝怪道。

  夜沉沉,风凄凄,火光猎猎,将李勤业的面庞,映照的更为严肃。未几,他上前扶住李任丁胳臂,言语平静,冷道:“今日做得很好。先回去,你婶娘那边,我自会安排。”

  “老爷答应了。”

  “咱们走吧,二爷。”孙福宝道。

  “走。”李任丁看着父亲,沉默会,才缓缓吐道。

  “快走,快走!”孙福宝朝后面招手,过来四五端火把的,组成小队,沿大道向东行去。

  后李勤业同宋昭言商议,夜已深,不好支派婆子过来,可暂使跟着的,先照应一晚,明日再做打算。宋昭言笑着说,客气了,表示同意。

  “说使一晚,就止一晚,不许反悔。另外,刘启娘的吃穿用度,所有开销,只从李家支取,若从庄主那或我家,是不能的。”

  李勤业猛吃一惊,自思谁竟放肆无礼,敢讲这样大胆的话。他定神看见,有小儿曰宋伍复者,满面怒气,自队伍内走了出来。

  “伍复,我的事情,你也要管么?”宋昭言轻言道。

  “父亲……”宋伍复想辩解。

  “退下!”宋昭言当众喝道。

  “父亲!”宋伍复心内委屈。

  宋伍荣见状,忙拉弟弟于自己身后,并提示有苦回去说,休要在此处滋事。宋伍复便乖乖依从了。

  出于礼节,后宋昭言亲自赔了不是,说些犬子年岁尚幼,不谙世事,见笑了之类的话语。那李勤业只好寒暄几句,笑笑了之。

  正说着,钟鼓响动,已三更时分。守更人正提了烛火,步子沉重,无精打采的走着。李勤业便安排人送钟氏回去,又带领剩余人马,与宋昭言同往东行去,不提。

  却说宋伍复寻刘启回来,饱尝委屈,却无处诉说。宋伍荣见弟弟那样,便道:“看你不痛快的样子,今晚在我这安歇吧。”

  “哥哥,我!”宋伍复后面追道。

  “嘘……”宋伍荣突然转身,瞧瞧四处,那些人正跟父亲去了后堂,才悄悄将宋伍复拉至暗处,小声道:“也怪不得父亲。那种场合,你理应给足他面子,一切以他唯命是从,何必再逆着他说话。”

  “毕竟你年纪在那摆着呢。有句话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凡事没有涉及到咱们,且让它去吧。爱谁死谁活,咱们也不得罪谁,反倒落个好人的名声。”

  “你是我亲兄弟,我才对你说这样的话。父亲当众甩脸子看,其实也为你好。刘启若坠崖而亡,还好,倘若又回来,寻某些人不是,岂不把自己也牵扯进去了。”

  宋伍复听哥哥这席话,句句在理,且句句又戳进自己心窝里,不觉面热红胀,竟暗暗低下头去,多少有些懊悔。

继续阅读:41 东窗密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风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