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东窗密事
早安栋子2017-05-27 12:501,107

  “原来真是我错了。从前哥哥便与我讲,好剑,锋刃都藏在鞘里面,待时机成熟,方制敌人于死地。这些日子,我竟不能容忍刘启有半点好,才出剑太快,过早暴露了锋芒。”宋伍复暗道。

  过堂大殿整齐威严,殿角高高耸立,却尽被漆黑夜色吞没。檐内并排所挂的白帽方灯,有几处是熄了的。风过则烛光摇晃,时时映在灯下人脸上,反而平添了几分神秘。

  “谁在那处站着呢?”巡夜婆子问。

  “小莲婶子,是我俩。略说句话,便回屋了。”宋伍荣朝那方喊道。

  “嗨,我说谁呢,原来是两位爷。这秋夜冷的很,在房内说话才是,到底少遭些罪受。”那婆子打了灯笼,靠近瞧瞧,笑道。

  “是是。”宋伍荣应道。

  “今日之事跟宋家并无多少关系,瞧给折腾的。老爷,老爷是后堂商量事宜,少爷,少爷们竟也不能安稳歇着。”

  “哎呦,也罢。两位爷想说就说句,我这做下人的,不能任性阻着拦着。太太那新来几位丫头,我还得过去瞧瞧呢。最怕她们夜里犯懒,再指使也不带动唤的。”

  “咱们走了。”说罢,那婆子唤来其余人,同往西院巡去。

  “恩恩,小莲婶子慢走。”宋伍荣道。

  待婆子们走远,周围也无人经过,宋伍复诚恳道:“这会子我应去父亲那处,赔理认错去。”

  宋伍荣紧扯住弟弟,嘱咐道:“不必,父亲早已原谅你了。天底下哪有父亲不爱自己孩子的,又岂能因某些小事上而父子相离,心存间隙。”

  “恩,哥哥说的极是。”宋伍复点头应着,心内却油然生起对哥哥的崇高敬意,只觉得他是靠得住的人。

  “有些事儿,你再大大就明白了。天也不早了,看你累的够呛,快回去好好歇息吧。”宋伍荣道。

  “恩。”宋伍复暗暗应着,却低头,犹豫不决,似有些话还没有讲出。

  “好弟弟。”宋伍荣语气平和,微笑着拍拍弟弟肩膀,转身要离去。

  “哥哥!”烛光摇晃,宋伍复见哥哥,连同他被拉长的身影,湮没于夜色中,却冲口喊道。

  “怎么?”宋伍荣停住,未转身。

  “我还有事,想和哥哥商量。”宋伍复眼含渴望,向前去,推着哥哥,道:“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夜漆黑,过堂殿独留盏白帽儿方灯,烛光摇曳。守夜人尽加厚衣物,蹲于门角处,浅浅呓语,却随时能听主人调遣。那哥俩屏声静气,乘夜色穿了过堂殿,向东进入灰墙大院内。这院朱漆门紧锁,无人守着,却收拾的极其宽敞整洁。有青砖铺就的甬道,旁侧间隔植些秋海棠、万年青、散尾葵等物,再无他争奇斗艳之花草。甬道连接了正、配房,房内俱无灯火照明。这院落如此怪异,直让人毛骨悚然,心生恐惧,疑似为妖魔居住之所。

  那宋伍荣向外探头,瞧瞧无人,便紧闭了门闩,领弟弟进入东房内。倏尔,房内有烛光亮起,甚昏暗。透过纸窗,隐隐约约,却见有三条人影晃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风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