阕二
玄同懒懒2018-02-04 09:487,526

  八

  三年后

  我是尧洛,继续在地球这个星球做城市清道夫。我迟迟不肯回我的洛萨落星球,不肯回收最后一只怪兽。我想再见她一面。三年来,我找遍了所有的城市,不曾发现她的踪迹。她仿佛人间蒸发般,又或许是从未存在过。更或者是那不过是我的一场梦罢了。

  每个深夜,无人清扰的夜晚,我会独自跳到最高的塔尖,以期她声影的出现。在她曾经出现的这座城市,有对与我们那晚相见时很是相似的双塔,即便相似,却也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

  这三年,我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做事干净利落的尧洛。我成了一个醉汉,爱极了地球人所喜欢的酒的刚烈凶猛的后劲。地球人常说,一醉可解方愁。可它独独解不了我心中的愁。

  我承认自己爱上了她,非常非常爱她。而她呢,是否还记得我们彼此间的拥有,是否还记得我?

  我不敢面对这个问题。也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

  洛萨落驻扎地球的办事处主任艾丽菲已经多次找我谈话,她希望我尽快结束在地球的回收工作,去其他的星球支援同伴们。

  今晚又是一个月圆之夜,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她时的情形。说实话,那是一次失败的交流。那时的我给她留下了不太友善的印象。

  湖面映着我现在的样貌,一个长满胡子,头发蓬垢松散的我,唯有那双深蓝的眼眸还依稀存在,依稀记得她的样子。

  她是个温柔,长相甜美的女孩。我还记得自己被杜拉克袭击后,昏迷的那段时间,她那般温柔地照顾着我,担忧着我。

  再后来,我脑袋一阵刺痛。我再也想不起来我们之间再后来的事情了。

  却一直记得自己很爱她。只想拥有她。

  九

  我叫安心,今年二十二岁,毕业后就职于杜拉克动画设计工作室。杜拉克教授是位慈眉善目的长者,他很年轻,不到五十岁,便拥有了自己的设计产业。这间动画设计室只是教授极小的一部分,而我却很有幸地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三年前,我出了一场车祸,大二那段时间的记忆很是模糊。有些事情始终记不起来。医生说这是典型的间歇性失忆症,只要自己不过分紧张,放松状态下便能回忆起过去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我点点头默认了医生的结论。手却不自觉抚到了脖前的挂坠,冰凉的水晶有股莫名的熟悉感。我问了父母和所有认识的朋友,他们都说未曾送过我这件礼物。

  在梦里,我总是梦见一道白影,是一个永远看不见模样的背影。我叫他,他始终不肯停下来。每次我都是从那股悲伤的梦里,万分失落地醒来。我拼命回忆,拼命搜寻脑中混乱的片段,偏偏无法记起那个人。

  “喂,傻丫头,又在想你下部动画的构思呢?”一个温柔的声音阻断了我混乱的思绪。我抬起头来,是我那个非常要好的男同事维达。他体贴地给我送来一杯定神的普洱。自从认识他后,咖啡便成了我的禁品,他说那是伤害女人身体的不良品。身为一个地道的中国人,茶香才是最有味道的依存。在饮茶方面,我不十分抵触,便顺其自然从原先的咖啡换成了茶香。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声音是出自我另一个男同事夏杰的。他与维达从不对付。夏杰是海归,却有着中规中矩的中国名字。维达是土身土长的中国人,却有个非常洋气的外国名。这本与他身份不符。为此,他们俩一见面就掐。

  我无奈地摇摇头说:“你们俩不要在我工作的地盘掐架,要打回你们的地盘去打。”我与他们共事两年,对他们这对极品已是见怪不怪了。他们两人总会围在我身边,因夏杰总开口闭口说要追求我,害得维达也不甘示弱地要让我做他的女朋友。他们俩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摆摆头全部拒绝。或许说,我想知道一直困扰自己的那个背影是谁后,我才能接受其他人的追求。

  “安心,你进来一趟。”杜拉克博士叫我进了他的工作间。他打开投影屏说:“这是我近期研发的作品,我要确保在下部作品里可以用到。今晚你就带着这个可爱的亚古龙去无人的空地调教一番。”我还有一个秘密身份,是教授作品的训导师,会定期将杜拉克教授研发投入电影市场的作品进行调试,直到符合市场所期待的标准。

  杜拉克教授说自己研发的作品不全部都是良品,会有出现系统错乱的暴走品,我的主要职责除了训练优秀的作品外,还需要将不良品给清理带回,这些工作只有黑幕降临时才能进行,所以我又被称作是“夜的清道夫”。

  十

  我很久没有打开怪兽探测仪了。今晚,我想做个了结,回收最后一只暴走的怪兽,便回去我的星球复命。

  打开探测仪时,我震惊不已。探测仪上有两处发射出热感应。被杜拉克带来地球的只有三十八只,现在却又多出了一只,莫非是他在地球又偷偷另外制作了新品。

  收起多余的猜测,我朝着距离最近那只热感应地点快速跳跃过去。立在壮硕的枝头时,我深蓝色的眼睛为之一震。那熟悉的身影,那熟悉的气息,竟是她放出的怪兽。她居然在为杜拉克做事。我的发现震惊了我。

  “不好,这件作品有暴走的倾向,必须马上销毁。”她着急的担忧声传来了我的耳朵里。

  她不是要用这件作品来危害她自己的星球吗?

  我静观其变地继续呆在树上。

  “杜拉克教授最近做的作品一直不成功,继续这样下去,下个月的怪兽大战就无法如期开拍了。”她说的是影片拍摄。来到这个星球后,我发现了很多奇怪而又有趣的事物。她口中的电影便是其中一件。

  她开始要回收那个性能不稳的暴走怪兽。怪兽目光突然猩红了起来,她还未察觉到危险的气息在向她逼近。这个该死的愚蠢的笨女人,突然人间蒸发了三年,再回归进我的视线时,还是那么的蠢笨。“笨女人”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谁?”她突然抬头寻找声音发出的方向,朝我这边死死盯住。

  “笨女人”我索性跳到了她面前。

  “你是何人?”她警惕性非常高的问道。

  “笨女人,我找了你整整三年,我是谁你居然不知道吗!”我愤懑地骂道。

  “我不认识你”她语气冰冷地说。

  “你再说一遍”我咬牙切齿看着她。

  “我不认识你”一字一字重重的从她嘴里蹦出来。

  “笨女人”我突然冲上前咬住她的嘴唇,狠狠咬住。

  一个干脆的巴掌忽的拍在了我的脸上。我错愕地瞪着她。

  十一

  这是个莫名其妙的夜晚。我莫名其妙地遇上了一个疯子,极其霸道的疯子。他突如其来的吻吓到了我。出于自保,我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

  “你这个疯子,你要做什么?”他口口声声骂我是笨女人,举止间却又如此的亲密,这样的发现令我暗自一惊。莫非我曾经与他认识。我疑惑地望着他。

  “安心,我是尧洛,你怎么能不记得我?”他声音里充斥着伤痛与失落。

  我伤害了他吗?

  他叫我安心,他认识我。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惴惴不安地望向他。

  “我怎么能忘记你的名字,你是我的笨女人。”他如此裸白的回答,令我脸上一阵绯红。

  “我不是”我倒退了几步,呼吸莫名急促了起来。我该认识他的,可偏偏记不起他是谁。

  “你要我如何证明?”他突然靠近过来,我慌张地后退了数步。

  “你不需要证明,我说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我莫名心慌了起来。他有一股神秘的压迫感,我害怕他这股神秘的压迫感向自己靠近。

  在我分心与他辩驳时,教授的怪兽暴走了。他突然向我俩的方向冲了过来。我来不及闪躲。

  待自己再睁开眼时,我已然在他怀里,而他一跃竟已是数丈之外。在他怀里时,我竟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我是吃惊这样的发现。

  “没事的,放心吧,一切交给我。”他深蓝色的双眸深深吸住了我,深的如同蔚蓝的大海般神秘。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我脱口而出说道。

  “最好在我收拾完这头怪兽前想起来,否则我会狠狠地揍你这个笨女人。”他居然威胁我。

  “你敢!”我挑衅着他。

  “还是跟以前一样凶悍”他突然讥笑了起来。

  “不许你笑”我别开头不再看他。他整张脸被满满的胡子遮盖住了,看不清长相,那双深蓝的眼眸却令我莫名的熟悉。我冷不丁说道:“阁下好邋遢”话音刚落,便很后悔。

  “那也是拜你所赐” 他正用一双杀人的目光狠狠瞪着我。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别开头心虚地不再看他。

  “没关系,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让你慢慢记起我。”他仍是霸道无比。

  十二

  我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再见到她了。不曾想过连地球的老天爷也如此的眷念与我。即便是如此情形下的相见,我亦很满足。至少她还活着。

  她似乎忘记了我,忘记了我们曾经拥有过的美好时光。

  我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等待,若她记不起我们的过去,记不起我是谁,我是否还有信心继续留在地球。我害怕自己就这般与她分开。“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我心存幻想地问她。

  “尧洛,你不是刚刚说了嘛。”我仍是抱她在怀中,怕自己一松开,她便再次消失。

  “我说的是以前”我仍是不死心。

  “我只记得阁下现在很是蛮不讲理”她似乎是生气了,“放我下来”。

  “不敢放”我仍是不舍放她下来。

  “你……”她气红了脸。

  “如果你再记不起我来的话,我将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呆在这里。”我终是不舍地将她松开,目光凄零地看着她。

  “那是你的事,随便。”她冷冰冰的语气伤害了我。

  我这是怎么了,曾经冰冷无情的尧洛,如今会有如此脆弱不堪的时候。这便是地球人常说的应果报应吗?

  “希望你说到做到!”我不再看她,只是快速地将那只暴走的怪兽回收到仪器里,准备转身离开。我俩注定是落花流水的一场梦罢了。

  “站住!”她突然咆哮了起来。

  我继续朝前走,不再理会。

  “将东西留下”她突然闪到我身前,伸手要我回收的怪兽。

  “这是我的工作,不可能交给你。”我冰冷地回答。

  “这是我的东西,你凭什么要带走?”她突然上前来夺。

  “打赢了我就奉还给你”我突然兴致勃勃说道。

  她突然攻击了过来,我一个跳跃,很快跳到了那座孤独的塔尖上,目光深沉地望着她。

  “卑鄙!”她唾声骂道。

  我们终究有缘,又终将无缘。请让我在今晚结束所有的羁绊,了无牵挂回去我的世界。我在心里这般告诫自己。微风轻起,我静静地望着她,在心里默默念道,请再让我深深地看她最后一眼。

  十三

  那个男人幽深的目光狠狠地刺痛了我。我头好疼,整个身子跌倒在地。他远去的背影落寞而又悲伤。我来不及出口叫住他。

  他说我是他的笨女人。我叹息地望着他的身影,叹问自己,我真的认识他吗?

  如果我认识他,唯独只忘了他。在他心里会如何看待我?或许他会恨我。

  他远去的背影与梦中看不清样貌的白影重叠在了一起。此刻我才明白过来,我原来要等的人是他。

  脑中一片混乱,我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待我再睁开眼时,我居然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守在我身边的是我那个热心的同事维达。“你醒啦”维达将我扶起。

  “我怎么会在医院?”我按住疼痛的脑袋,昨晚发生的一切通通记得。

  “昨晚接到博士的电话,说不放心你一人回收作品,让我跟过去看看。我到那时,作品没了,你整个人晕倒在地,我就急忙将你送来了医院。”维达是我回收工作的助手,有时夏杰也会参与。如果教授的作品比较多时,我们会一同负责作品的训练和回收。

  “谢谢,我想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帮我办出院手续吧。”我讨厌医院的记忆。就是在这我失去了关于他的记忆。

  “医生说你昨晚受到刺激,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教授那,我已经帮你请假说明了,教授让你好好休息,等你身体恢复了再去上班。”维达总是那么的善解人意,做事总是有条不紊。

  “谢谢”我沉浸在昨晚关于他的一切。我记住了他的名字,一个叫尧洛的粗鄙男人。他说我是他的笨女人,而我却忘记了这一切,忘记了他曾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的手不自觉抚摸着自己的唇,昨晚他很霸道的一吻,唇间竟还残留着他的气息。“我有些事情想要弄清楚”我突然下了床,不容分说,离开了医院。

  是的,我要找到他。我要问清楚我们的过去。

  他不可以如此残忍地对我,明明知道我们的过去,却偏偏不让我知道他的存在。

  我开着车,从城市的东侧转到西侧,从南城折去北面。大街小巷,我所认识的道路都找遍了,却仍是没有他的踪迹。他好像人间蒸发了般,令我无从着手。

  十四

  在离开她的最后一刹那,我的蓝色泪水不经意间落下。

  昨晚或许是我们见面的最后一次。

  整个夜晚,我躲在我的秘密部落里,喝了个酩酊大醉。我痛恨自己所做的这个决定,痛恨自己为何不和她一样,忘记了她,也忘记了我们的过去。

  我无权责怪与她。她或许有她的苦衷,或许她并不想记得我,因为我是那么的无情。在她最孤独无助的时候,离她而去。我记不起我与她后来的事情,是艾丽菲告诉我,因为我的玩弄,她出了车祸。

  我该死,不配拥有她。

  “尧洛,你在哪?”是艾丽菲的呼叫器。

  “什么事?”撑着胀痛的脑袋,我无力地问道。

  “你赶快回办事处一趟,我这有紧急状况需要你暂时留在地球。”艾丽菲声音十万火急的样子。

  “我一会儿就到。”我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朝着办事处跃去。

  艾丽菲给我一沓照片说道:“我收到最新的消息,杜拉克博士利用自己的研究身份,在地球偷偷开发怪兽系列,企图摧毁这个星球。他名下有三名助手,被命名为‘夜清道夫’。”

  接过照片的一刻,我无比震惊,安心是其中的一员。“消息属实吗?”她不是电影制作吗?

  “千真万确,我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赶在他们有所动作前,将杜拉克带回基地看押起来,接受洛萨落大法庭的审判。”艾丽菲无比焦急。

  “我知道了,我会查清楚他们的目的,一举歼灭。”我收起惊诧的目光,冷冷回答道。

  “这次我不希望你再感情用事”艾丽菲毫不留情戳住我的痛处,“保证任务及早完成,我从基地给你派一名助手叫艾娅,她会积极配合你完成这次的任务。”

  “怕是对我的不信任,找人监视我吧。无所谓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是的,心都死了,又何必再去在乎自己这条性命呢!

  “这次你和艾娅的身份是影视公司投资人,以找动画制作为由接近他们。”艾丽菲慢条不紊地部署道。

  昨晚的见面不再是最后一面。我们终究再次相见。这次,我们将是敌人。我站起身,投目窗外,地球的天空与我眼睛的颜色相同,我们一样幽深,孤独。

  十五

  “安心,你在哪?”我接听工作室的呼叫器,是杜拉克博士。

  “有事吗?”我心神不定地问道。

  “你赶快回来,必须马上赶回,我有紧急会议。”容不得我拒绝,“好的,我马上就到。”

  我放弃了寻找你,也许你并不存在。我们终究无缘相见,只好错过。

  赶到工作室,夏杰和维达正襟危坐,神情凝重地看着我。我看了眼教授,在他们身边坐下。

  “你们面前的照片是我们接下来的麻烦,我需要你们清除掉这个麻烦。”我面前的照片是长相非常英俊的男子,他有一双幽深的蓝色眼睛。这双眼似曾相识。教授继续说:“他的名字叫尧洛,是洛萨落星球人,他被秘密派来地球是为了破坏地球和平做间谍工作的。我需要你们将他找出来,并处死他,消除他对地球的威胁。”

  真的是他!我心头冷冷一惊。

  “间谍,洛萨落星球,教授,我们不是在拍美国西部大片吧?”维达笑脸盈盈问道。

  “你以为我是在跟你们开玩笑吗?”教授脸色一板,生气道。

  “对不起,教授,维达乡间孩子,见识太少,您别跟他一般见识。”一旁的夏杰打起了圆场。表明上时在替维达说好话,实则是在暗讽他的无知。

  “你……”维达怎会听不出弦外之音,倒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真有洛萨落人在地球出现,为何不见其他国家对此有任何报道?”夏杰有颗聪明思维极其缜密的脑袋。即使是真有外星人的存在,最早知道消息的不会是中国。

  “洛萨落人擅于伪装隐藏身份,他们其实在地球上存在了不少年了。”教授一语戳中要害。

  “教授,您不会也是洛萨落人吧?”夏杰极其聪明的脑袋很快抓住了重点。

  “我倒希望我是”杜拉克心头为之一震,地球人也有极为聪明的。

  “你傻吧你,教授如果是洛萨落人,那你就是赛亚人,哈哈。”维达不适时的插进了他们的对话中。

  他是洛萨落人。是的,他的眼睛幽蓝幽蓝,这是西方人无从存在的颜色。他是外星人,我如何成了他的笨女人?

  我不在乎他是何人,我只想弄清楚我与他之间所发生的事情。“我们何时行动?”我只想快速见到他,问明白一切。

  “洛萨落人喜欢夜晚行动,你们从今夜开始巡逻城市的所有角落,便可找到他。”杜拉克教授转身时,嘴角轻轻扯动了一下。

  “那这个月我和维达一起巡逻吧,安心身体还在恢复中,暂时不要给她安排夜晚的活动了。”夏杰的善解人意倒是出于我的意料之外。

  “说的是,安心,你就放心休养一段时间,剩下来的就交给我们俩吧。”维达随之附声应和道。

  “谢谢”而我的打算是单独行动。

  梦中的人儿,肝肠寸断的思念,如今有了一丝的线索,我怎可草草放过。或许我们终将做不成朋友,即使是敌人,也曾有过亲密。

  十六

  “尧洛长官,4657艾娅向您报到!”我转过身,一袭黑色套装的长发女子,长相极为妖艳的女人。

  “尧洛,这是我给你新派的助手艾娅,她会配合你所有的工作,包括男人的需要。”我没有说话。却非常清楚艾丽菲的手段。想用眼前这个女人拴住我的目光,或许想控制我的行动力,为其所用。

  她太低估了我尧洛。我不得不笑女人的愚蠢。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充当情色动物,我对这样的女人也毫不感兴趣。

  我突然走进艾丽菲,凑近她的耳朵说:“比起她,我更想尝尝艾丽菲身上的女人香,不知是否有此荣幸。”

  “如果你能完成此次的任务,或许我会考虑一下。”自大的女人,满身刺鼻的香水味令我一阵头晕目眩。

  一股清新从脑中窜出,是她的味道。那个该死的笨女人,为何还能如此占据我的思维,令我对所有女人都失去了兴致。

  “是个不错的交易,我会考虑一下。”我洋洋洒洒慵懒地从艾丽菲身旁走过,身后却多了一个身影。我不悦地转过身去,“今晚我不需要任何女人,明天再正式报到吧。”

  她尴尬地朝艾丽菲看去,得到她的同意后,“好的,尧洛长官,我明早再向你报到。”

  我想那个女人了。她是否和我一样,站在月下能想起我来。

  我习惯了从一棵枝头跳向另一棵枝头,城市一半的灌木丛中都留下了我的足迹。而我却不知道该停留何地?

  “你真的出现了?”塔下那熟悉的叫唤声惊住了塔顶上的我。

  转过身,分明看见了她的身影,“你怎么会在这?”

  “我一直在等你”她平静回答说。

  “为何?”我欣喜若狂。

  “想从你这知道一些关于我过去的事情”她很诚实。

  “你问错了人”我心情再次跌入了谷底。我以为她已经记起了我,想告诉我她的决定,要与我厮守终生。

  “你真是个怪人”她不悦地嘀咕了一声。

  “没人逼你靠近”我同为不悦地反驳道。

  她咫尺天涯时,我魂牵梦绕。她近在眼前时,我拼命赶她离去。爱她,却不能给她最好的归宿。我只好选择假装抛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塔清道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塔清道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