阕三
玄同懒懒2018-02-04 09:476,836

  十七

  我看着他幽深的双眸,不自觉走近了他,抚着他满是胡渣的脸说:“我失忆了,一场车祸带走了我的记忆。这三年来我每天都在苦思冥想,而你却是唯一知道这段记忆的人,为何心狠地独自攒着我的记忆不愿还我?”

  “是你自己不要的”他反驳我。

  “我从来没有说过不要”我泪流满面,表情痛苦地看着他。

  “你不要哭,是我不好。”他慌手慌脚擦去我脸上的泪水,一如梦中温柔的样子。

  “是我伤害过你,所以才如此残忍地报复?”我问了最不敢问的话,却又被迫想要知道最怕知道的真正答案。

  “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他温柔的捧着我的脸亲吻着我的脸颊说:“我只记得我爱你,只记得我们的相遇,却不知道为何我们会分开。我和你一样,都有一段残缺不全的记忆,却始终想不起来。”

  我不相信地推开他,“你撒谎,怎么会如此巧合?”

  “或许是因为我们一起逃离的路上被我的同伴们发现了,在追捕我们的过程中,我和你一同出了车祸,再后来的事情我也一直记不起。我所知道的这些也是我的同伴告诉我的。”他表情诚恳地看着我。

  “对,教授说你是洛萨落人,我们有可能会一起出逃。”我突然相信了他的这种说法,否则为何我们俩一同忘记了我们的过去。“可你比我幸运,至少你还记得我,我却完全记不起你来。”

  他摇摇头,“这是真正的不幸,从我醒来的那刻起,我走遍了所有的城市找你,却始终找不到你。我只能通过回忆来缓解我对你思念的痛苦,这种滋味无从说起。”

  “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忏悔道。

  “都怪我,是我连累了你,害你不能做一个普通的地球人。”他目光温柔地映着我的脸。我是第一次从他眼里看到了自己。

  “从明天起,我们将不再是朋友。”我冷嘘了口气。

  “敌人的这刻终于来临”他冷笑了一声。

  “你能回去你的国家吗?”我不想与他为敌。

  “我必须带走我们需要带走的。”他含糊其词说道。

  “再见”我松开他的手,与他隔开距离。

  今晚是我们和平共处的第一晚,也是我们和平共处的最后一晚。所有残缺不全的记忆将随着我们的对立云消雾散。

  十八

  我不自觉上前两步,紧紧抱住她。这是我最后一次可以拥她入怀。明天开始,我们将是对立的敌人。我们曾经相爱的记忆,和她残缺不全的疑惑将随着我们的对立灰飞烟灭。

  “今晚请让我最后一次说我爱你”我颤动着双唇轻轻吻住她的薄樱小口。

  “那今晚是属于我们的,对吗?”她突然发问。

  “是的,是属于我们的。”我点头说。

  “我想再次成为你的女人,今晚。”她面色绯红了起来。

  我惊愕地看着她。她是我曾熟知的笨女人吗?不,她除了那股柔情外,居然还多了几分妩媚。

  “我不能再次伤害你”我摇摇头拒绝了她。

  “这是我愿意的”她恳求的目光如此柔弱。

  “我们是敌人”我在逃避她的请求。

  “今晚不是”她紧紧相逼。

  “我是洛萨落人,没有这样的资格。”我妄自菲薄了起来。

  “明天我会成为别人的女人,绝不会再纠缠你不放。”她狡黠说道。

  “不可以”我拒绝她成为别人的女人。

  “是你不要我的”她说。

  “我要”我不再继续伪装。

  我再次沦陷在了温柔乡里,只属于她的温柔乡。这次的温柔乡我依旧留恋。即使明天会死在她手中,今晚我会毫不眷恋地将性命完全奉献给她。

  她指着不远处简易的帐篷,我突然大声笑了起来,笑声爽朗地划破静谧的夜空。我打趣地说道:“为何如此准备?”

  “我本想在此留宿一晚,等你出现。”她别开脸解释道。

  “为了我?”我轻轻抱起她走去帐篷,“你这个笨女人!”我用牢骚掩盖我心中的不忍。

  “再笨的女人,在遇到自己爱的人面前,也是温柔的聪明女人,请你一定要记住这点。”她看着我深情说道。

  今晚,她再次属于我,我再次属于她。然这一切只限今晚。

  十九

  我已经忘记自己何来的勇气,也已经忘记自己为何如此执着地再次属于他,成为他口中的笨女人。

  是的,是因为我爱他,才想让自己变成他口中的笨女人。

  今晚,我将再次属于他。他将再次属于我。而这一切仅限今晚。

  漆黑的夜,我早已泪流满面。即便过去的记忆不再,重新见他,我仍是会爱上他。如果上天真能开眼,我希望我们不止能有今晚。我愿生生世世与之同好。

  “走吧,别再看了,她注定不属于我们任何一个人。”巡逻此地的夏杰和维达看着他们消失在帐篷里的黑影,维达安慰着夏杰说道。

  “那个男人隐藏的如此之深,居然骗安心,我定不饶他。”夏杰愤怒地给身旁的树木狠狠一拳,“这件事不要告诉教授”。

  “安心和那个男人认识的事?”维达心里并不好受,自己心中的女神成了别人的女人。

  “我怕教授知道后,会对安心不利。”夏杰曾信誓旦旦会追求到安心,不料半路杀出个如此狠的角色。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维达不希望安心受到教授的酷刑,会毫无意见地跟夏杰在同一条战线上。

  “我会把安心抢回来的。”夏杰仍是不死心道。

  “我也是”维达随声应和。

  灌木丛尽头,另一个铁塔上立着两道纤细的身影,其中一个黑影说道:“艾娅,我希望你不管用何计谋,一定要将尧洛拐上你的床,我不希望他再被地球人迷惑了去。从明天开始不管用何手段,一定要置那个女人于死地。”

  “艾丽菲长官,您放心,我一定会不辱使命的!”艾娅随即应和道。她也是女人,尧洛这样优秀英俊的男人,是她盘中的猎物,谁也抢不走。

  艾丽菲从第一眼看见尧洛,便被他冷冰冰的蓝眸吸引。工作上,她是他的上司,生活里,她同样是个女人,需要男人呵护的女人。她会用自己的手段将这头桀骜不驯的猛兽乖乖驯服在自己身边,让他心甘情愿爱上自己。

  这是场情人的夜,亦是场充满阴谋的夜。情人间的缠绵,仇人间的分外仇视。幽深的夜晚,隐藏了太多的阴谋,也势必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二十

  夜渐渐明了,看着怀中熟睡的安心,我舍不得离去,却不得不离去。昨晚明明全都出现了,却又隐藏着不出现。

  我不愿这夜是我们最后的一夜。我要找回我们间真正的记忆,找回我们丢失的回忆。最后的一吻,我将其轻轻印在了她的额际。

  深深望着她熟睡的脸庞,我终是隐忍着离去。

  脚步刚刚踏出去,我不喜看见的人出现在了面前,“长官阁下,艾娅向您报到!”她还真够讨厌,竟如此出现在我面前。

  “你跟踪我?”我语气冰冷地问。

  “保护长官是我的职责所在。”她亦是冰冷地回答。

  “我饿了”我不希望她在如此情况下打扰安心。

  “属下陪你去用早餐”她居然极其识相。

  “不该问的,不该看的,不该你知道的,我希望你通通过滤掉。”我俨然一副长官的模样道。

  “是的,长官,我只负责保护长官,和协助长官的工作,其他不归我管的,我一贯不知。”艾娅是个聪明的女人。明知道里面的女人是他的心头之爱,她便不会在此情况下动手。她们有的是机会,她会一一向她讨要回来。

  “我希望你说到做到!”我暗暗松了口气,不再回头看安心,快速离开了灌木丛。

  艾娅极为聪明,离开前目光阴毒地瞪着帐篷,仿佛在说,取你性命无需非在此一刻,等着瞧吧。

  二十一

  我一夜未眠,为得让他顺利离开,我假装睡着了。望着他悄然离去的身影,一行不争气的清泪从腮边缓缓落下。

  听见他们远去的声音,我才从帐篷里踌躇地走出来。这里到处都是他的气息,如果可以的话,我愿守着他的气息一直留在这里。

  我的呼叫器突然响了起来,“安心,吃早餐了没有?”

  “我还没起床呢”我直接撒谎道。

  “要不一会儿我和夏杰吃完早餐,给你送过去?”维达突然说道。

  “不用了,我一会儿自己做。”我尴尬的拒绝道。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那好吧,下午我们再来找你吧。”

  我应声“嗯”了一声后,便找借口匆匆挂断了电话。

  夏杰没好气地敲了一记维达的脑袋说:“你这个笨蛋,她这会儿在外面呢,怎么好应声回答你可以啊。你真去她家了,她的谎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嘛。”

  “哦,对哦,我差点忘记了她昨晚不在家。”维达挠挠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地说。

  “看你平时挺聪明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犯迷糊呢,属猪的吧!”夏杰没好气地嘲笑起来。

  “是是,是属猪的……”维达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急忙改口:“你才属猪的呢,我属羊的好吧!”

  “哼,没看出来!”夏杰继续嘲笑道。

  “夏杰,我怕自己有一天一不留神脱口而出说出了安心和那个男人的秘密来,你说该咋办呢?”维达担心了一晚上。他这张破嘴,其他的不行,就这个死要他命。

  “那我会毫不留情把你这张臭嘴给你缝起来。”夏杰作势要来缝他的嘴。

  “别这样,我说说而已嘛”维达急忙闪躲。

  “如果敢做对不起安心的事来,我定饶不了你!”夏杰继续威胁道。

  “你真的那么喜欢安心?”维达有些意外。

  “是的,从第一眼看见她,我便喜欢她。我不管她有何样的过去,在我眼里她就是个需要人保护的柔弱女子。”夏杰一吐为快说道。

  “没想到你还有如此痴情的时候”维达打趣他道。

  “比你靠谱”夏杰睥睨了他一眼。

  “哼,咱走着瞧。”两人又开始掐了起来。

  二十二

  有件事情我非常怀疑,我怕自己是被星球中的同伴抹了记忆。这在洛萨落星球来说是极其容易的事情。为了回收艾美教授的作品,我们被分派到各个星球。而洛萨落人并不希望外界知道我们的存在,便一并带上了记忆清除器。

  我曾试图问过艾丽菲,她闪烁其词地不愿正面回答我。这令我很是怀疑。看来我得回洛萨落星球一趟,弄清楚心中的疑惑。不过现在的我不再是只身一人,得设法支开在我身边监视我的艾娅。

  “你来这个星球多久了?”我突然发问道。

  “快十年了”艾娅脸上写满惊讶,她显然没想到我会这般关切她这下属,但出于礼貌,她还是回答了我。

  “有想过回去吗?”我问。

  “职责所在,不容属下有任何念头。”面对我时,艾娅很警惕。

  “我来这十三年了,不知道家中的父母,妹妹们怎么样了?”我抿了口早茶说:“最近时常梦见他们”

  “艾丽菲长官没跟您说过嘛,凡事在其他星球长居十年以上者,都可以申请为期一个月的探亲假。”艾娅居然透露了我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我从未听说过组织还能有如此福利”我笑了起来,“你愿意陪我一起回去吗?”

  艾娅表情复杂地看着我,“这……”

  “因为你需要协助我的一切工作,而我最近想回去一趟,不带你一起走,我怕艾丽菲也不同意。”我的目的是回去洛萨落,回去之后再行打算。

  “可是……”艾娅仍是吞吞吐吐的。

  “我不喜欢做事慢慢吞吞的人,希望你明白。”我即刻恢复了冰冷之色。

  “我需要向上头报告此事。”艾娅终是被我说通了。

  也终不出我所料,艾丽菲同意了我的请求,而我迫不及待想找到答案,下午便通过基地的传送,很快便回到了洛萨落星球。

  艾娅因为长期未在洛萨落星球居住,回来之后强烈的不适应。我安排她在家中休养几日,自己则在她的眼皮底下找到了我最好的朋友贝克。他是非常厉害的脑电波专家,失去的记忆或许能一并帮我找回。

  在贝克的检查下,他确认无误说我的记忆是被洛萨落的记忆清除器清除了。如果想要找回记忆,他还需要一些装备来准备才行。我怕艾娅发现这一切,特意叮嘱贝克要秘密进行这一切。

  在我回到洛萨落星球的半个月后的夜晚,贝克突然过来找我,说要与我一醉方休。我当然同意了,这是我们俩的暗语,他在暗示我一切准备就绪了。

  贝克让我小心,我作为洛萨落派去地球的清道夫,数据信息里并未有我记忆被清除的记录。我在地球或许是遇上了隐藏在暗处的对手。

  我第一怀疑的人便是艾丽菲。我和贝克佯装着在喝酒,喝醉了昏昏大睡了过去。在艾娅的眼皮底下我们秘密进行着记忆的恢复。

  当疏导管插入我脑椎体神经中枢时,所有的片段如电影回放般闪回到我脑海当中。我与安心所有的谜团被全部解开。事实的真相竟然是办事处主任艾丽菲已经被杜拉克策反,成为了他的同伴。而我在地球上真正的联络处领导琳达则是被她给秘密关了起来。

  二十三

  在我找回的记忆中,我想起了琳达曾经找过我和安心,要求我们做记忆清除手术。她说,我们是两个星球的人,不可能在一起。而那时我与安心在一起已经有整整两年。我和她还有一个孩子。如此重要的事情我们都忘了。

  孩子被琳达带走了。她给我们一场考验,如果我们在毫无记忆的情况下,还能重新找到对方,并爱上彼此,她会考虑让我永久地留在地球。

  那次谈话过后,安心的记忆就被彻底清除了。而我的记忆不知是她刻意保留了一部分,还是另有他图,我却死死地记住了安心。

  “尧洛,你爱上了地球人?”贝克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是的,我们还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我开心地说。这样的结果出于我的意料,我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在记忆完全恢复的那刻,我才发现自己有多高兴她成为我的女人,只属于我的笨女人。

  “不行,尧洛,你不能再回地球了。如果被发现,你们俩都会没命的,还有你们的孩子。”贝克替我担心道。

  “没关系的,我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会义无反顾走下去的。贝克,我的好兄弟,祝福我吧。”我衷心希望得到他的祝福。

  “不不,这太疯狂了,你怎么敢?”在贝克的记忆中,我是个极其理智,却又冰冷无情的好兄弟。

  “或许是地球人改变了我,我爱她。”我仍是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我能为你做什么?”贝克被我的爱折服了。

  “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就是帮我最大的忙了。”我说。

  “可是那个地球女孩她的记忆也被消除了,你怎么帮她找回来?”贝克眼眸发亮,他想跟我一起去地球。

  “我会找到琳达,请求她恢复她的记忆。”我微笑道。

  “我还以为你会邀请我去地球呢”贝克有些失望。

  “你是国之栋梁,洛萨落不能没有你。”我抱歉地说。

  “好吧,祝你一路顺风,将来有机会一定要让我见见那个你爱的死去活来的地球女孩。”贝克打趣道。

  “一定”我承诺了他。

  二十四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教授让我们解除了所有的防备和巡逻,说他离开了地球,却未曾说他离开的理由。

  他就这么离开了。连告别的时间都不曾给我。

  立在帐篷前,我每晚都会过来看看,回忆我们最后的那一晚。

  原来他终是与我无缘的,也从未属于过我。我能做的,恐怕只能在遥远的地球上祝福他。

  “想我了?”我不敢回头,整个身子被熟悉的臂膀温柔的圈住。

  “你……”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我回来了,带着我们的记忆,和我们的爱一并回来了。”他贴在我的耳际温柔地说道。

  “我一直都很爱你”泪水再次袭来,我又再次发现自己极为脆弱。

  “这次我会紧紧陪在你身边,不再离开。”他给了我温暖的承诺,“还有我们的孩子”我惊住了。我们会有孩子吗?我不敢想。

  “相信我”他语气坚定。

  而我只说了一字,短短的“好”。

  “在此之前,我需要消灭了杜拉克教授,你会同意吗?”他突如其来的问话再次惊住了我。

  是的,我们是敌人,怎么会有未来?

  “我会誓死反对”我语气很是坚定道。

  “哎,你这个脑袋短路的笨笨的女人,被人利用了都不知。”他狠狠地责备我。

  “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会慢慢告诉你这一切,答应我,杜拉克不是一个好人。”他目光炽热的看着我说:“还记得你问我后背上的那两道伤疤吗?”

  我点点头。

  “那是杜拉克突然袭击的,我们俩会在一起也是因为他。”这一切太过震惊,我还消化不了他所说的一切。

  二十五

  那晚,我高烧不退,杜拉克竟又突然出现。他想再次袭击我。作为清道夫,职业的敏锐令我侥幸躲过了他突然的袭击。

  而后背却又多出了一道他所赐的刀伤。击退了他,我狼狈地昏倒在地。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找回她的住处的,当我再醒来时,手臂上多了个奇怪的管子。她告诉我是消炎的退烧药,我乖乖地不再乱动。

  “你也有听话的时候”她嘲笑我。

  “哼,我只是不想死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我板着脸说道,心里却美极了。

  我继续回忆着我们的过去说道,再后来,我就一直赖在她临时租的小屋里,很是无奈地等候着伤口的愈合。她每天放学后,会拧来吃的用的,还热心地帮我清洗伤口和换药。

  我清楚记得那天,她身体淡淡的体香蛊惑了我。我渐渐迷恋上了那股淡淡的香味,和她清柔的笑容。我紧紧抱紧怀中的她继续说道:“那晚我很不君子的恋上了你的唇,在这里留下了我的烙印。”

  她红着脸别了过去,生气地不看我。我顺势亲吻了她侧着的脸颊,“我说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你羞怯地点点头。”

  我突然停了下来,她着急地问:“后来呢?”

  “后来我们便真的在一起了,成了一对相爱的情侣。我努力适应地球上的生活,学习着用地球人这个身份去工作,和你在一起。”回忆着过去美好的生活,我嘴角不自觉地再次扬起。

  “你……”她被我的话震住了,半天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我。

  “你每次说话都输给我,即使你忘记了那段时光,仍是说不过我。”我得意洋洋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塔清道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塔清道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