阕一
玄同懒懒2018-03-25 11:084,075

  一

  我叫尧洛,是名普通的城市清道夫,来自洛萨落星球,距离我所清理的这颗名唤地球的星球有一千八百万年的距离。说我是普通清道夫,是因为洛萨落星球像我一样被派遣出去回收艾美博士作品的人比比皆是,而我只是有幸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艾美博士是洛萨落最具创造力的科学家,他制造出来的各种作品都被洛萨落人骄傲地陈列在了博物馆内以祭奠这位伟大的科学家。然而就当人们沉迷祭奠时,艾美博士的学生杜拉克教授,因为不被世人重视,偷偷改装了艾美博士的作品,导致作品系统侧漏,所有陈列在博物馆内的作品一夜间集体消失。

  我是用艾美博士留下的最为精密的仪器一路追踪来到了地球,从十四岁开始,整整十年的时间,我一直游走在地球的每个角落,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会偷偷回收隐藏在城市角落,给地球人带来灾难的暴走“怪兽”。怪兽是地球人的称谓,他只是一个称谓,我也就跟着这么叫了。

  我在地球这个星球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收回二十六只“怪兽”,精密仪器资料库里显示,在这个星球上一共有三十八只“怪兽”。我夜下行走在不同的城市与国家,最终在一个叫中国的地方发现了热感应,竟然有四只之多。

  对于抓捕怪兽十年的我来说,抓捕工作的我已然是个老手。夜幕降临时,我一夜间游走了三座城市,轻而易举地回收了其中的三只“怪兽”。精密仪器上显示的最后一只“怪兽”出现的地方是在一个叫黄海岸线附近。我极其快速地跳动着身体,在城市里快速行走。因为是洛萨落人的缘故,地球人只能贴地行走似乎并不影响我身体的跳动,甚至比在洛萨落时更让人觉之轻松。

  二

  我叫安心,今年十九岁,是学动画制造的大二学生。父母是勤勤恳恳的农民,为了供我上学,父亲除了在家种地外,每年还外出在每个建筑工地做各种搬运工作,从早到晚,从酷暑到腊寒,天天如此。我不忍父母为了我如此承受。从进大学开始,白天我会在学校学习,到了晚上我会在三个地方分别兼职,贴补自己每月的生活支出外,挣点学费,减轻父母肩上的重担。

  今天是月圆之夜,勾起了我思乡的情绪,更令我觉得对不起父母。为了能多挣点钱,我放弃了回家团聚,在一家生意红火的餐馆里端盘子。这天生意意外的好,一直忙至晚十二点,客人们才零零散散离开。

  将碗筷都收拾洗净,地拖干净后,我才和店里的其他小姐妹们分别,朝着宿舍的方向走去。我一路走着,一路扭动着酸痛的脖子,漆黑的林荫小道每天都走,今天却感觉怪怪的。前方突然冒出两只闪闪发亮的绿光,我停住了脚步。这条小道近来因为维修路灯,一直都没有光亮。

  出于该死的好奇,我蹑手蹑脚向前走去。一张倾盆大口突然肃在我面前,一口恶臭的味道,和一嘴锋利的牙齿。他正向我而来,而我被他吓得整个身子动弹不得,眼看着他离的越来越近。我整个人呆住了。

  这是哪家影视公司在拍惊悚电影,还是不信邪的我今天偏偏撞上了邪信。我心里一直在求天拜地,我不想死,我不能让父母老无所依,我也不能枉费了整整十九年的人生。虽然我很贫穷,可我有死不悔改的梦想。我是为了实现我和父母的梦想才来到这个世上的。我真的不能死。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向我一步步靠近,我想我的死期是到了。我害怕地闭上紧张的双眼,一副被迫去承受自己是他口中餐的模样。因为我真的是害怕极了。

  晚风轻拂过我的面颊,或许这将是最后一次。闭上眼的我心里如是感慨着。或许下一刻我便身将不待了吧。

  三

  当我沉浸在自己的悲悼时,身体突然飘了起来。原来做腹中餐还有如此美妙的待遇。我继续沉醉时,耳边突然响起一句:“你没事吧?”

  我惊猛地睁开双眼,他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眸,深的如wangyang大海般拥有着蔚蓝色的神秘。我整个人被这双神秘的蓝色之眼吸引住了。

  “你没事吧?”同样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我竟不是在做梦,所有知觉恢复时,我已经稳稳地站在了地面。

  “快离开这,这里很危险。”他声音极有磁性,我憨憨地站在一旁,傻傻地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声音飘出的地方。

  我这是怎么了?我伸手抚着自己滚烫的脸,居然会脸红。好在这里一片漆黑,他该是看不见的。

  “快离开这,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他又再次重复了他的话。

  “那你呢?”是出于担心,还是其他,我不愿意离开。

  “这是我的工作”他冷声一笑。

  专门对付怪兽是他的工作,他是地球人吗?这不是美国大片,怎么却鬼使神差发生了雷同的情节。我摇摇头说:“你是在拍电影吗?”

  “什么?”他显然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那我真的是撞上了邪信的事,碰上了不该碰上的人。这是21世纪,如何可以迷信?!

  “你是地球人?”我试探性地问道。

  “你话很多,我很不喜欢。”他不耐烦道。

  “对不起”我除了道歉外,不知该如何与他对话。

  四

  在地球十年间,我用精密仪器学会了地球各国的语言,方便我与地球人交流。可现在我真后悔刚刚的行为了,不该救这个女人,不断妨碍我的清理工作。这个地球女人一直在我耳边喋喋不休。我真恨不得将她打晕,令她无法再说话来干扰我。可我是洛萨落的绅士,不该有如此粗鄙的行为。粗鄙吗,我不屑地挑了挑眉头,憎恶地瞪了她一眼,而后跟着那只怪兽飞开。

  漆黑的夜晚,一轮很圆的月亮,地球人是如此称谓的。这样诗情画意的夜晚却更适合我的回收工作。我将回收仪器摊开,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了怪兽面前,一个起脚下摆,猛地将其放倒在地。

  暴走的怪兽被我激怒了,展开了全面的攻击。他甩动着他笨拙的身体一步步朝我逼近。我是在引诱他靠近,靠近我身旁的回收仪器,好将其回收进去。

  我打开手中小型的探测仪,他是成熟型的暴走状态,是被杜拉克篡改了程序的作品。我必须小心应付。

  在我聚精会神想应对之策时,暴走的怪兽居然再次缠上了身旁那个愚蠢的地球女人。我发誓一定要等怪兽将她吃了,我再去解决这个可恶的怪兽。因为女人是个很麻烦的生物。地球人经常放在嘴边的一句话。我喜欢他们的形容。

  “为什么不离开这?”我近乎咆哮的大吼道。

  “对不起,我怕你会受伤。”我随之一愣。这个笨女人居然在担心我。

  “不用你多管闲事,我没那么娇弱。”我语气冷淡道。

  “对不起”她嘴巴很笨拙,不断跟我道歉。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我别开头不再看她水汪汪的优柔似楚的眼睛。我不是地球人,即使黑夜,我也能看清所有的一切。

  见我很是生气的模样,她蹙了蹙眉,抿起嘴唇不再说话。

  五

  他的样子很凶,我被他吓到了。在我还未来得及反应时,我的脖子被怪兽的尾巴缠绕住了,怪兽不断施加力道,我感觉自己的脖子快被他勒断了。

  本是明月照我还,是个思乡情更切的美好夜晚。这般美好的夜晚,而我却成了怪兽的腹中餐。若今晚我偷个懒留在了宿舍,或许已入了梦乡,在梦里或许已经与远乡的父母欢聚一堂,吃母亲为我做的大餐。是这该死的怪兽破坏了我美妙的一切,就连我的性命都岌岌可危起来。而我不能这般等死。

  我的身体突然窜出一股不怕死的勇敢,令我大声叫道:“该死的怪兽,放我下来。”

  “哟,这不太像你嘛”那个拥有蓝色眼睛的男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锋刃在他手间一挥,我从怪兽的尾巴中挣脱了出来。

  “不用你管”我没好气的回敬了他。

  “我不希望再救你第三次,赶紧离开。”那人恶声恶语说道。

  “我不需要你救”我同样被激怒了。

  “哦,那你就呆在这,我看你到底有多硬气。”对方在向我挑衅。

  “有何不可”我怒声回答。

  对方突然大笑了起来。

  而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整张脸红成了一团火焰。

  “这是你自找的”对方丢下一句话,便朝着怪兽再次猛攻了过去。

  六

  她被我激怒的那模样竟不令我讨厌,还有着几分可爱。我居然和地球上的这个笨女人谈笑风生了起来。我不悦地甩开脑中莫名的念头,回收眼前这只怪兽要紧,其他的只是匆匆过客而已。

  我将力量集中在我的左腿上,狠狠地朝着怪兽的脑袋踢去。他笨重的身体无法快速移动,而我却在不断加快攻击的速度。在我不断强烈的猛攻下,怪兽彻底瘫倒在地,我急忙使用回收仪器将其回收回来。

  在我长吁口气,以为一切都结束时,身后的声音提醒了我,危险还未消散。

  “我费尽心机破坏的这些作品,你却毁了他们。”是杜拉克的声音。

  “你总算出现了,是我押着你回去,还是你主动跟我回去伏法。”我转过身轻佻地看着他。

  “你以为我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吗?”他居然绑架了那个笨女人,锋利的刀子紧紧贴着她的脖子。

  “哼,那你想怎么样?”我故作轻松地问。

  “用这个女人交换你手中的作品”杜拉克跟我谈起了条件。

  “如果我不答应呢?”我讥笑了一声。

  “那她必须死”他在威胁我。

  “随便,我跟她毫无关系”我在找机会救回那个给我添尽麻烦的笨女人。

  “那我就不客气了”杜拉克话音未落,我身子已经闪到了他面前,起脚一个猛踢,将他踢了出去。笨女人安然无恙地被我紧紧按在了怀中。

  七

  我以为他真的不会再救我了。当我被迫面临即将到来的厄运时,他再次挺身而出救了我。我莫名欣喜他会再次出手救了我。

  我被他紧紧扣在怀中,静静听着他不紊的心跳声,整张脸又红了起来。

  在我以为危机已解除时,那个刚刚用我威胁他的怪男人突然从背后袭击了他,在他的后背上划了狠狠的一刀。他比我想象中的厉害,受了重伤,也不曾给对方留有后路,我的目光还未来得及缓过神时,他手中的锋刃已裁去了对方砍他的那只手臂。

  对方在凄叫声中仓惶离去,而他竟也精疲力尽地倒了下去。

  “你怎么样,喂,你醒醒。”我拼命晃动着他的身体,却怎么地也叫不醒他。

  我慌张地将他抬去了我的宿舍,给他止血,清洗伤口。他额头滚烫,怕是伤口发炎,引发了高烧不退。我不分昼夜在他身边照顾着他,用尽了一切方法帮他降热。

  期间我很想送他去正规的医院接受治疗,可我身上没有太多的诊费。翻遍了各种书籍,我用自己认为的对的方法给他进行物理降温。

  他的热烧是退了,却仍旧昏迷不醒。我慌了,当我跑去诊所,请医生过来给他诊治的时候,他不见了。

  这才是他。如风一般不存在的他,就这般不辞而别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塔清道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塔清道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