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
汤毛毛2017-03-15 16:382,203

  早晨还在睡梦中,听到一声响,一下惊醒朝地上看,放在凳子上的手机落地了,赶紧捡起来,屏幕上一条长长的裂痕,真是心疼坏了,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这个手机,现在呢,一无所有了。一片乌云笼罩在头上,仿佛都想要哭了,真是不顺心,越是没钱的时候坏事越多,今天就去问老板要钱,总该要吃饭呀,总该要有个好用的手机,才能联系到工作,才能生存,虽然现在工作很多,但是适合我的却很少。

  门响了一声打开了,房东推门进来,看见我还躺在床上有点别扭,我赶紧坐起来理理头发,她注视着我大概有三秒钟,虽然只有温柔的三秒钟,但是我的心已经寒到了极点,本来我还想赞美她的善良,赞美她的眉毛是多么的清扬,可是想想每次都在骗她,我是多么的残忍,我讨厌的人不就是我这样的吗?欠钱不还还要什么尊严,还许诺连自己都不信的谎话,我只能沉默的看她脸色青白。

  “房租的事,已经说了许多次了,你两个月都没有给,我们也不要了,你搬走吧”说完这句话,她好像突然很轻松,转身左右看了一下房子,然后叹了一口气,应该是同情吧,或者是赶人的无奈,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凳子、一个电饭煲,生活就是这样简单,两年来一点也没有改变,如果能交上房租,可能还会一直这样下去,房东也不会为难,她们能让我住到现在已经仁至义尽,我还有什么脸皮留恋呢。

  “王姐,再给我一个月时间好吗?张老板说过两天就给我钱,我现在真的连吃饭的钱也没有”说到这我突然停了下来,这样的话连我自己都听腻了。是的,我在求她,心里不愿意但是嘴上很软弱,是什么样的勇气让我不知廉耻,想到她的丈夫吃喝嫖赌不务正业,经常在她脸上留下伤痕,家里全是靠她一点工资支撑,我怎么忍心欠她的房租,现在租房的学生有那么多,她完全可以找一个付她租金更高的房客,而我早就该滚了,自己不好过为什么还要拖累别人。

  “知道了,我下午就搬,谢谢你”说出这句话我低下了头,感觉自己像是迷途的乌龟,世界那么大我却没有方向。对于新的生活我一点也不期望,对自己已经失望到了极点,对于我的人生就是一条平行线,单调的旅程没有路口。

  她听后点点头没有说话,转身出去轻轻把门带上,现在只剩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发愣,接下来该怎么做:先去张老板的搬家公司要钱,说好的两天一结工资,已经拖欠五天了还没给,要到钱之后立刻换工作,搬家这个活又累钱又少,应该找一个轻松的工作;中午再去找房子,找一个不用先交押金的房子,最好离街道近一些,这样吃饭方便。想到吃饭突然感觉饿了,可是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我好像已经许久没有吃过早餐了。

  起床后把房间打扫了一下,穿上一件棉衣打开门,一道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绿色的树叶里传来小鸟的鸣叫,原来已经是春天了,我还穿着不合时的衣服,走到外面去让阳光照在我身上,把我晒干,晒得神清气爽没有一点污秽,让我冰冻的心融化,看看他是不是清澈透明。那些流言我不听,那些蔑视我也不看,因为我没有什么在乎的,也没有什么不在乎的,我习惯了所有。

  沿着房后这条路可以一直走到街道上,这是一条很幽静的小路,地上有枯草和塑料垃圾。好荒凉的路呀,我一个人漫步前行,远处的麦田波动着我的心潮,腿脚软绵绵的,这么悠然的时光悠然地走过,怎么会伤感呢?不管失去什么缺少什么,我还有一个身影,他的脚步声轻轻如耳扣人心弦,这是我美丽的生命。

  再远的路也有尽头,走完了这条小路拐到嘈杂的大路上,汽车和行人焦急的穿梭着,饭店门口扔得到处都是烟头,超市门前停满了车,一个姑娘神情淡漠的站在手机店门前,前面是一个公园,我要穿过公园往东走,那个搬家公司在公园东门对面,这个公园以前是买票才能进的,从去年开始推倒了围墙对外免费开放了,这里也成为大家的活动锻炼中心。

  走进公园南门,旁边是一个售票厅,当然现在是卖水卖玩具的商店了,走过一片竹林是儿童游乐场,孩子们开着小车相互碰撞,还有的小孩腰上拴着橡皮筋上下跳跃,胆子最大的小孩穿着雨衣在高高的平台驾船划下,我真的只看到一个脑袋在水花里飘动。这么多欢声笑语天真可爱的孩子真是一副良药,他们可以制造多少快乐感染治愈忧愁的大人。

  走过欢乐的游乐场,那片安静的湖水近在眼前,只是今天好像并不安静,湖边立着五六个广告牌,附近围着许多人,像是在做什么宣传活动,我顺着湖边往前走,走过湖边的垂柳下,年轻人在长椅上深情的拥抱,路过迎面走来的一个个温柔的陌生人,走进那一片人群,陌生的人相互询问着对方的家庭情况,以及交换联系方式,广告牌上贴着各种颜色的征婚广告,什么有房有车、白领公务员,好像都是有钱有地位的人才会来征婚。

  顺着湖边绕了半圈来到东门,看到马路对面那家搬家公司的卷闸门,几个小工站在门口抽烟,我走过去向他们问好,他们点点头,我刚要转身进门却撞见老板出来,他还没等我开口就打开皮包拿出两百元钱递给我,说先拿着用,剩下的过两天,然后匆匆忙忙的走了,那几个工人喊我过去,笑着说我发工资了,我问他们今天没活吗?他们摇摇头,有一个人问我多大了,结婚了没有,我如实跟他说29岁,没有结婚。

  “你这样不行的呀,干这个临时工又不能干一辈子,学个什么技术,找个老婆去”一个偏瘦的工人看着我对我说,我保持沉默没有说话,他们也沉默了,只是默默的抽烟。前面还有几个工人靠在一起抽烟,这一条路边有许多装修的、送货的小门店,所以这里成了临时工、小时工的聚集地,经常会有小老板过来找小工,我在没有工作的时候也会来这里。

继续阅读:梦回小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醒来遇见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