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篇
玄同懒懒2018-09-04 18:197,478

  六<p>  方旭揉着自己涨疼的脑袋坐起身来,身旁躺着一个chi身luoti的男人。方旭自讽的嘴角苦苦扬起,自己的身体比自己更真实。<p>  男人长相很儒雅,淡淡的书卷气。酒吧是个鱼目混珠的地方。这么有内涵的男人都能潜伏进来。看来年轻人的世界是重压多过欢乐。<p>  方旭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给自己点了支烟。身旁躺着的男人酒量并不很好。只是昨晚那双忧郁的眼神刺痛了自己。<p>  “醒了?”方旭轻吐云雾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说。<p>  “我们……”男子极为尴尬地看着方旭,“对不起,昨晚我喝醉了。”<p>  “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方旭嘴角起了笑意,男人竟会害羞。<p>  男人点点头,“我们……”<p>  “如你所见,我们发生了yiyq。”方旭倒是不以为然地回答。<p>  听完方旭的话,男人整张脸都涨红了。他竟如此害羞男女之事。方旭失去了兴致,也不打算再刁难他:“放心吧,我不会要你负责的。”<p>  掐灭了手中的烟,方旭赤luo着身体进了浴室。她不喜欢留着别的男人的味道,即便这个男人与韦扬有那么几分相似。<p>  男人竟着了魔地跟着方旭进了浴室,他声音干哑道:“我……”<p>  男人动作很羞涩,方旭也不恼。突然让自己想起与韦扬的第一次。那也是自己“恶作剧”陷害的第一次。<p>  韦扬是个好学生,在所有人眼里是个聪明善良的好孩子。他是大自己三届的学长,那年自己高二,韦扬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父亲为了让自己有个好的未来,给自己找来了家教。韦扬也是从那开始走进自己的生活。<p>  她恨父亲为了别的女人抛弃了母亲。她讨厌学习,讨厌父亲和那个女人。为了报复,她学习一落千丈,玩世不恭地跟着混日子。即便如此,父亲还是不愿放过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家教。<p>  她从未给过韦扬好脸色。对她而言,韦扬只是父亲派来监视自己的帮凶。她恨不得揍他一顿,然后令他知难而退。<p>  他却从不恼自己,也不逼迫自己学习,而是带着自己去了义工站,和他一起做起了义工。<p>  方旭当然很不配合,继续给他捣乱。韦扬仍是一副温柔的笑脸。他们从帮助老人到帮助孤儿。方旭渐渐地变了,她喜欢有韦扬的地方。<p>  自从父亲有了另一个女人,她更是要强地经常住在外面,有时是网吧、有时是夜店。只要不呆在那个刺痛她心的地方,住哪她都无所谓。<p>  她还清楚记得,那晚是她生日。父亲答应给自己过生日的,却因为那个女人突然身体不适,父亲便着急害怕地扔下她一人在家。她恨极了他们。<p>  在自己窝在窗台前,看着窗外滴答的夜雨时,门铃突然响了。她以为是父亲回来了。打开门,她却哭了。那个被自己怎么捉闹都不曾离开过的韦扬,他浑身都湿透了。<p>  韦扬手中拧了个蛋糕,轻声说了句“生日快乐”,方旭既笑又哭地扎进了韦扬怀里,最后放开声大哭了起来。<p>  方旭突然抬起了头,踮起脚吻住了韦扬的唇,她要将最美好的留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韦扬拧着蛋糕有些不知所措,轻轻唤了声“方旭”。<p>  看着窗外仍在滂沱的大雨,方旭放下韦扬手中的蛋糕,牵着他的手来到自己的房间,动作生疏地褪去韦扬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和自己的睡衣。两人正在发育的身体chiluo相对。<p>  方旭再次亲吻着韦扬的唇,相碰的嘴唇还在发抖。她和韦扬一样,毫无经验。韦扬被方旭初涩的吻挑逗起了反应,竟主动吻上了她的唇。他们的恋情从那场滂沱的雨夜正式开始。下着雨的夜也是方旭的第十七个生日,更是她与韦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p>  浴室温热的水中,方旭低吟地叫了声“韦扬……”。男人动作突然迟缓了下来,她将自己当成了另一个男人。男人又何尝不是将她当成了别人的影子呢。既然彼此都是为了满足需求,又何必在意真真假假呢!<p>  这是韦扬离开后,方旭真正得到释放的一次。她该笑还是该哭。明明爱着韦扬,却又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做如此之事。在自己快要累过去时,仍不忘在嘴角处挂满笑容:“韦扬,有你在身边真好。”<p>  男人背后一紧。这个女人有多爱她口中的这个男人,即便是累昏了过去,还是不忘告诉那个男人自己有多在乎他。抚着她湿漉漉的身体,男人禁不住心疼起来,替她擦干身子后,将她抱回到床上。<p>  男人抚摸着她的容颜,有那么一瞬间竟希望自己是她口中的韦扬。“为什么在自己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错过了之后却异常痛心。”男人幽幽地点起床边的女人烟,深深吸了一口便又掐去。<p>  他苦笑地看着床上熟睡了的陌生女人。他们之间仅限一ye之情。握住门锁,竟忍不住回头深深看了她一眼。<p>  七<p>  方旭被一阵吵闹的铃声唤醒。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喂……”方旭看了眼四周,那个男人已经离开了。<p>  “你在哪?”卓言也是刚到的家,家中空无一人。<p>  “我和男人开房,还在外面”方旭毫无遮拦说道。<p>  “那也该回来了。”卓言一听方旭如此直白,脸上羞红。她又何尝不是跟一个陌生男人厮混到现在才回来。<p>  方旭揉着睡意朦胧的眼说:“好了,我一会儿就回去”方旭还想说什么时,门铃突然响起了,“不跟你说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方旭快速穿上衣服,打开门的刹那,她怔住了。<p>  “我不放心你一人在这,特意给你买了些吃的。”是跟自己发生yiyq的陌生男人。方旭打量着他,许久吐出了一句,“我们不适合做朋友”。<p>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沈晗”方旭转身走进浴室,男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纾解完各自的需求之后本该相互不见,彼此不再相遇。眼前这个男人居然会二次出现。<p>  方旭简单梳洗了一下便走了出来,“沈先生,谢谢你的关心,我还有事就不相互耽误了。”方旭怕这样的麻烦。除了韦扬外,别的男人能避多远她就避多远。<p>  “或许我们可以成为各取所需的特殊朋友”他的笑竟有那么几分跟韦扬相似,方旭眉头一紧,她不喜欢有人跟韦扬如此相像,“各取所需么……”方旭嘴角突然露出了笑意,“只怕你无法取悦我”。<p>  “或者我们可以再试试”沈晗像着了魔般,居然一再想与眼前的这个女人有可以维系的关系。这是他之前从未有过的感受,即便是相恋五年的女友,抛弃了自己的女友也未曾给过自己这样的感觉。<p>  “你就如此想要我?”方旭玩性大起。眼前这个男人有着几分韦扬的气息,方旭将门重新锁住,将他压在身下,“你就这么想要和我保持这种关系?”<p>  沈晗很肯定地点头:“我也不知为何,只是看到你那双忧伤的目光,我就忍不住想留下来。”<p>  这次反而令方旭一怔。方旭贴在他耳际道:“那就让我看看你是否有这样的本事让我愿意留下?”方旭话音未落,沈晗翻身压在她身上,“如果我成功了,是不是代表着我们的关系可以存续?”<p>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方旭已经褪去了他的外套。<p>  沈晗有一些迟缓,他或许还在犹豫。在他犹豫之际,方旭的手机再次响起,她顺势跳下床,与沈晗短短相隔。突如其来的电话拯救了她,“对不起,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还有事,就不陪你玩了。”方旭恢复了常色,刚刚她真的被对方吓到了。<p>  沈晗坐起身:“我们……我们还会见面吗?”他竟如此期待再次的相逢。<p>  “看缘分吧,如果缘分让我们再次见面,或许下次我会好好考虑一下你的提议哦。”方旭摆了摆手,很潇洒地打开了房门,头也不曾回地离开了。<p>  “有缘自会相见……”沈晗口中喃喃重复着方旭所说的缘分,亦在期待。<p>  八<p>  卓言和方旭看着日历上打的红圈,又后悔起来,“方旭,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去?”卓言对相亲并无好感。<p>  “如果是让你忘记瞿宁的一个机会,就去”方旭为她挑选衣服:“这件怎么样,良家妇女型的”方旭给她挑了件简单的长裙,一如电影中玉女般的存在。<p>  “对方是个教画画的老师,你确定这样可以?”卓言换上长裙,“你得陪我一起”<p>  “我才不想做电灯泡呢,我会坐在角落里观察情况”方旭不想她放弃远离瞿宁灾难的机会:“一有不对,给我发信息,保证救场”。<p>  闷热中的凉风也赶不走心头的燥热,沈晗依约来到见面的咖啡馆。进来的刹那,却被一抹身影吸引,他靠近:“你说的,有缘自会相见”沈晗本想放弃相亲,却敌不过亲朋好友的美意,最后还是赴了这场约。这刻他竟庆幸自己能出现在这里,因为她说的缘分。<p>  于修是沈晗的好腐友,听闻对方要相亲,不怀好意地跟了过来,却见到了那晚妖精般的小女人,此刻正托着腮无欲无求看着窗外。他很自然的在她面前坐下:“这么巧”。<p>  卓言一怔,他不是照片上的那人,却巧合的出现在这里,一时不知如何应付,急忙寻找方旭的身影,却看见相亲的对象正与方旭攀谈的热络,松了口气地准备离开,却被面前这个男人抓住:“女人,你又再次激怒了我”。<p>  她挣扎牵制:“我不认识你,请放开”<p>  “翻脸跟翻书一样快,真不可爱”于修玩性大起:“这是我的名片,有需求找我”<p>  方旭见卓言被陌生男人纠缠,急忙过来:“怎么回事?”<p>  卓言摇头不语,“于修,不许戏弄我朋友”沈晗跟在身后,一眼认出了相亲的对象:“对不起,这是我朋友,没造成你的困扰吧”<p>  卓言附在方旭耳边轻言:“yiyq和相亲的对象凑在了一起……”<p>  方旭表情复杂地看了眼对方,却迎上于修饶有趣味的目光,心中了然:“女人,人家都是奔着你来的,好好招待,我还有事就先撤了”。她无心掺和眼前这场有些错乱的关系。<p>  于修却聪明地拍着沈晗的肩:“这么热的天,你让人家这么回去不合适吧?”沈晗一进来就看见了她,他聪明地摆了对方一道。<p>  对方诚心不给自己痛快,可对方有心卓言,方旭不能因为自己,给卓言错过的机会,便主动拉过沈晗:“我们哪都不去,坐在这里陪你们俩”<p>  四人的位置有些微妙,卓言与于修相对,方旭被迫与沈晗相对。本是卓言与沈晗的相亲,却被她和多事的于修给破坏了。<p>  于修打破四人的沉寂,将手机摊在桌前:“电话、微信号给我”他明明是要对卓言说,却将手机推到方旭面前。方旭不拖泥带水地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名字存的方旭,晚上十点以后不许骚扰我”她的目光却停在了卓言脸上。<p>  卓言脸上一红,尴尬地低下头,喝面前的咖啡。于修却和暖地笑道:“于修,沈晗同学的腐友”目光却一直锁着卓言红着的脸。<p>  于修接过手机,便从沈晗兜里掏来他的手机,若无其事把玩着。方旭心知肚明地将卓言的手机拿了过来,将于修的电话和微信号都存在了里面,并主动给对方拨通电话,留下卓言的痕迹。<p>  九<p>  于修的电话总是在十点准时在卓言的来电显示上出现。卓言习惯了不接听,却总在对方的第五通过后,被方旭接通后砸向自己。对方对自己的热情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并仍在继续。卓言果断挂断电话:“方旭,我暂时不想谈恋爱”。<p>  方旭敷着面膜的脸看不见表情:“这话你跟于修帅哥说去”。自从将卓言的手机号给他后,她每晚都经受各种传信的折磨。于修从各方面而言,都比瞿宁强上百倍。只是对方的玩世不恭的态度令方旭一时捉摸不透。<p>  自从于修给四人建了一个微信群后,她和卓言的生活都受到了影响。于修借她的势追求卓言,又借各种理由让沈晗靠近自己。看着沈晗单独发给自己的信息,她无心回复。他们之前仅限那晚的yiyq。<p>  窗外的夜空看不清月亮的踪迹,却有寥寥无几的星星挂着。沈晗呆呆盯着手机屏幕,等候许久,仍是未有回复。自从上次相亲的闹剧过后,他对方旭的感觉发生了变化,想要再靠近些。可心里却清楚地很,他们之间还有一个不存在的韦扬。那是他从卓言处探得的信息。那个已经不存在的男人在她心里停留了六年,仍是不愿放他离去。<p>  于修递来一杯红酒:“怎么,打算放弃?”<p>  他却岔开话题:“你呢,和她有进展吗?”<p>  对方摇头:“失恋的女人都死脑筋,总傻傻地将自己装在过去。想要撬开她笨笨的脑袋,我还得费一些力气”<p>  “怎么,这次打算动心了?”于修向来玩世不恭,这次却难得的认真起来,“认真的话,就该有个认真地样”<p>  对方却不给他奚落自己的机会:“你的那颗大树也不容易拨动,哥们,你自求多福吧”<p>  于修想要见见那个伤害她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分分合合十年还能令其不愿忘怀。他从方旭那偷偷要来了那个男人所有的信息,一个离婚带着孩子的男人。于修不承认自己输了。<p>  见天一早,卓言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接到瞿宁的信息:“中午有时间见一面吗?”她将手机替给方旭:“我该见他吗?”<p>  方旭白了她一眼:“那晚的赌约作罢,我不希望你和他再有任何瓜葛”<p>  卓言摇头,“我们已经结束了,即便见面也只是路人甲与路人乙的关系,我会把控好的”她嘴上虽在辩解,心里仍是看清了一个事实,她对他余情未了。<p>  方旭不言,却给于修发了条信息:你的笨女人想要和旧爱重归于好,自己看着办吧。<p>  她的信息一出,电话便来了:“今天不是愚人节”对方语气不悦。<p>  “所以你得认清这个事实,值不值得你自己赌一把”方旭回到自己的房间,“如果你足够爱她的话”。<p>  卓言依约赴会,却在约见门口遇见了于修,一个躲避不见,却又纠缠不清的男人。他牵着自己的手一起进去:“不要试图撇清我们的关系”<p>  他们一起出现在瞿宁面前时,瞿宁一惊。他犹豫了许久,才愿意低头与她见面。他和女儿都离不开她。他想求她回自己身边。因为他认清一个事实,即便自己不愿意相信,他也必须正视的一个事实,他爱卓言。<p>  于修的出现破坏了他原本的希望,他冷峻的脸冻出霜来,“我下午有一会议,下次再约”。见面不到一分钟,他逃一般离开了现场。<p>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模样,于修却大为欢喜,“这种男人值得你这么付出?”<p>  卓言却挣开他,“那是我的事”跟着追了出去。<p>  他们信手相牵留给自己的背影,刺痛了于修的目光,他拨通方旭的电话:“如你所见,三个月终究抵不过一个十年”<p>  那晚,他喝的烂醉,此后便从卓言的视线中消失。<p>  十<p>  方旭趴在沙发上,举着卓言的左手,那枚钻戒终是套在了她手上:“为何不给自己多一个机会?”<p>  “十年的情感说抛弃就能抛弃,我就不是你所认识的卓言了。”卓言说的对,即便她再模仿方旭。骨子里她仍是卓言。她只能是自己,“我爱他,祝福我吧”。<p>  方旭捧着她的脸,“好吧,女人,我衷心祝福你和瞿宁白头到老”。<p>  “谢谢”<p>  “你对于修难道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吗?”她不死心地问道。<p>  对方却很肯定的摇头:“我骗不了自己”。<p>  “可怜的男人”<p>  “沈晗呢,你还继续这么耗着吗?”<p>  方旭闭眼,“我们现在这样挺好,不用谈爱来勉强各自”。<p>  “他爱你”<p>  “我有韦扬”<p>  “韦扬不在六年了”<p>  “他在,一直都在我心里”<p>  “说到底,你和我一样,一个偏执的傻女人”卓言笑了。<p>  卓言在忙碌着结婚的准备。方旭为采风,已经在外面跑了很多天。她的主题最后放到一家幼儿园里进行。路上因为堵车,比她预约的时间晚到了一个小时,“对不起,我迟到了。”推开门进来,却看到沈晗站在讲台上教孩子们画画。<p>  自从拒绝他后,已经有俩个月没再见面。这次突然碰上,她有些不知所措。对方却笑道:“没关系,你的活动我已经与园长申请,放在下午进行”。他邀请自己与孩子们一起活动,跟当年的韦扬一样温柔的笑容令其发怔。<p>  那晚,她请客吃饭,却喝醉了,当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他怀里。她细细观察熟睡中的他,他的睫毛修长,比她的要长,微动时却带着股淡淡的不属于他的倔强。他右颊颧骨不是很高,却很柔和,一股诗意的隽美。她的手不自觉触碰着他捎带润泽的唇,绵软的像是儿时爱吃的棉花糖,沁出几分香甜。而她的唇不知几时已经将这口香甜吃到了嘴边,绵绵甜甜的。那刻,她清楚记得的模样是沈晗。她害怕这样的发现。<p>  沈晗发现一个事实,她失踪了。卓言也不知她去了哪。那晚他朦胧中知道她的动作,却不曾想到是个逃避的结果。<p>  卓言打来电话:“怎么样,还没有她的消息吗?”<p>  他摇头:“好像人间蒸发般,毫无征兆”<p>  “下个星期就我大婚了,她说好会给我当伴娘的”卓言气恼方旭连自己也不肯联系,“你们之间到底怎么了?”<p>  沈晗也想问清楚她到底为何失踪,却发现焦头烂额,“有消息了请第一时间通知我”<p>  “她怎么也不能错过参加我的婚礼,放心吧,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挂完电话后,卓言埋在瞿宁怀中,“她为何要失踪?”<p>  瞿宁对卓言的态度就像回到了初恋,失而复得地宝贝了起来。他习惯每晚陪着她看窗外的风景:“她在逃避爱,对她来说,那是对韦扬的背叛”。<p>  “那正是韦扬希望的”卓言的妊娠反应令她胃囊翻腾,有些生气道:“她连我都肯不联系”。<p>  “想必还没有想到合理的解释”他将酸梅茶端了过来,“女人,专心养胎才是你现在的头等大事”<p>  “你比我懂她”卓言发现瞿宁对方旭的改观。<p>  “我得感谢她对我所使得坏”瞿宁又端来一盘带酸的水果:“只要相爱,总会有看清楚的那天”。<p>  “你是在说自己吗?”瞿宁跟她交代过,她离开后,方旭来找过他问话。他只告诉了她,方旭让他知道自己爱她的事实。其他的,他却不肯透露。<p>  婚纱店内,卓言将婚纱换下的时候,却意外接到一通电话:“对不起,您是方旭小姐的朋友吗,我们这是第三医院……”<p>  卓言拉着瞿宁的手急忙赶去医院,沈晗已等在了那里。卓言上前:“你都知道了?”<p>  “我会等她醒过来的”沈晗整张脸布满憔悴,却终是有股心定的放松:“有了消息就好”。<p>  被救小孩的家属抱歉道:“孩子不懂事,冲到马路上,好心的小姐不顾自己帮我抱回了孩子……真对不起”<p>  “韦扬的结局”瞿宁冷不丁冒出一句。<p>  卓言连忙拦下他,“你先去忙吧,我留下来陪她”<p>  “你现在是孕妇,想要我的命不成!”瞿宁对她的宝贝若是被方旭看到,准保笑掉大牙。<p>  “你留下看着,我回去”卓言赌气道。<p>  “那也不成,我得时时刻刻粘紧你”他的危机意识从于修开始,便再也没有轻松过。<p>  “她看到你们现在这样,会很高兴”沈晗透着玻璃,看着病床上的她:“韦扬救下了她,就不会让她这么着急去找他。既然他都已经等了六年,也不会急于一时,我相信他。我愿意为她继续等……”<p>  “我相信你会等到”卓言靠在瞿宁怀里:“韦扬希望你给她幸福”。<p>  一束白光照进,“韦扬,韦扬,等等我……”她追着他的身影跑。他却笑着摇头,消失在白光尽头。<p>  “方旭,方旭……”她听见那个温柔的声音在叫自己。<p>  卓言和瞿宁的婚礼在没有伴娘的情况下如期举行。沈晗送完祝福后,便回到了医院。她睁着眼一动不动盯着他,许久开口:“我见到了韦扬,他把我推了回来……”<p>  他不言。<p>  她继续:“他说有人在等我,让我回来。”<p>  他为她拧来毛巾擦汗,她摇头:“我听见你叫我的名字”<p>  “是,我一直在等”他避开她所有的伤疤,轻轻擦拭:“等多久都不怕”<p>  “我知道”她得到了内心的答案。<p>  两人的目光对上时,只一抹浅浅的只有彼此的微笑。<p>  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等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