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赭梅花
林牙2017-04-17 15:062,148

  三刻后 城西

  :“平平安安,有惊无险。”黒鹫叹气。

  :“平安不好吗?”

  : ”有些庆幸,有些失望。“

  :”庆幸的对,失望却是不该。“

  :”和你搭伙跑江湖也有些年头了,鬼夜游还真没见过。“

  :”今日你算是见了一半,好奇有时候会没命。“

  :”有时候这命就是用来好奇的。“

  :”说说看。“

  :”赭梅花。“

  入耳的这一席谈话让罗刚根本弄不明白黒鹫和李志欢在讲什么。

  罗刚悻悻插话:”懵懵懂懂,不甚明了。“

  黒鹫嬉笑不语,抬起竹帘,头向窗外的方向偏头示意。

  只见一侧的宅门前,闪烁跳跃的烛光中有映着一枚五瓣梅花的门头木雕,赤红饱满。

  :“这花有什么不妥?”罗刚皱眉思索。

  :“我朝初立,第二代人皇李再兴为夺皇位,在尚武门之役捕杀同母兄弟,事后处死这些皇子的家眷。因惧怕这些被杀之人的冤魂索命,李再兴特意征召招魂方士入宫施法,震慑鬼灵。而赭梅花就是李再兴钦赐给招魂方士的印信。”黒鹫解释道。

  罗刚:”这印信不是叫五瓣赤梅吗?“

  李志欢:”招魂方士,源出广武县。后因门人不和,分为青衣堂、季木堂、赤梅堂,当年的赤梅堂堂尊柳正成入朝帮助李再兴度过’鬼怨缠梦’之劫。人皇感恩,虽赐印。其实这印不过就是赤梅堂的堂徽而已,不过有了敕赐,赤梅堂也就成了文武大臣不敢得罪的朝廷新贵势力。后来不知为何,赤梅堂慢慢的沉寂下来,门人行事作风也日趋低调。极少再拿五瓣赤梅示人。我们现在所见的只是少了那花心金沙一点的五瓣梅,又称赭梅花。时间久了,赭梅花和五瓣赤梅就被世人所混淆。”

  罗刚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鹿车渐渐停下。

  :”到了。“

  :”剑君怎知?“韩玉差异的看着李志欢

  众人眼见他手指所向,赤狼的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似是在指明方向。

  :”不要下车,我自有计较让韩虎出来。“

  话音刚落,一声破门巨响传来,一个壮汉夺门而出口中发出惊恐地叫声,这人正是韩虎。

  李志欢将酒壶掷出车外,不偏不倚正砸在韩虎头上。

  拉车的巨鹿上前用鹿角将韩虎挑起,折返而去。

  韩虎恢复神智,惊恐地看着四周,当他看到韩玉的时候心中稍宽。

  :”大小姐?“

  :”莫慌,这些是我的朋友,深夜将韩大哥请来实是有急事相询。“

  韩玉将心中疑惑告知韩虎。

  韩虎:“回禀大小姐,灵州城外西山上的正元观侧殿元清殿常年潮湿,偶尔会有地下水渗出砖地。四月前,两名负责修缮的工匠探明渗水之处位于殿正中《静心言》石碑下,于是移开石碑封堵渗水。”

  韩玉:“西山是灵州风水祥和之地,那石碑本就是这宝地上的点睛之笔,无正元观首师亲许,哪怕是灵州都督都不敢随意动那石碑。”

  韩虎:”正是首师授意,这石碑挪开之后发现原来所处的位置下面有一个宽三尺,长七尺的石函,函面上刻的却是‘四甘露咒’,相当一部分字迹已是模糊不清。那匠人感觉甚是诡异,并未动那石函一丝一毫,堵完渗水后又将石碑移回原处。元清殿的渗水再也没有发生过,不过在事后的第四日晚上,两名工匠再次来到石碑前,用短剑剜出自己的心脏,临死前一声叫喊都未发出,而那两颗心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吃掉了,只剩下留有齿印的一些碎肉。”

  韩虎仿佛受到了某种惊骇,僵硬呆滞的表情,和空洞濒死般的眼神让周围的人心中都有些不适。

  李志欢轻拍了一下失神的韩虎。

  :“这是你听说的?”

  韩虎清醒过来,看着李志欢随即又看向韩玉,见得自家大小姐微微点头,这才开口。

  :“不,亲眼所见,元清殿由军卒把守,工匠自裁之时正好是我和另外三名士卒守备殿门。“

  :”这就奇怪了,那两个工匠是如何瞒过你们进入殿中的?“

  :”我也不甚清楚,只是听到利刃切肉的声音后我们四人进入殿中,发现那两颗被剜出的人心悬浮在半空中被什么东西撕咬吞噬,当时值守的其中两人被吓得晕死过去,而另外一人跑到正殿招呼人手帮忙。我取出怀中的赤梅木牌向人心扔去,可是不知为何被弹开了。然后人心的残骸就落在地上。自此以后灵州城就频有恶灵鬼怪出没。“

  :”今夜大家就在鹿车上休息一夜,天蒙亮的时候在回府,韩壮士你记住,赤梅木牌随身携带,木牌丢了,你的命也就没了。“

  韩虎将怀中的木牌又仔细检查了一番。

  李志欢眉头紧锁,双眸垂闭。

  :“哈,你也有操心的时候?”黒鹫一脸贼笑。

  :“大老黑,怎的如此没良心,要不是为了报罗夫人的收留之恩我会操心此事吗,不对啊,你也要出一份力,我报我的恩,你报你的。”

  :”对对对,李夫人按照令夫的说法,你的恩也要自己报。“黒鹫侧向云玲。

  :“你别为难她,她的那一份儿算我的。”李志欢匆忙接道。

  :“瞅你那一脸要色不要命的猴急相。”黒鹫嫌弃的看着李志欢。

  :“我这叫,仗义援手。”李志欢慌忙解释道。

  :“仗义援手是这么用的吗?”黒鹫道。

  眼见李志欢词穷,云玲樱唇一翘。

  :”黒鹫大哥,别为难他。恩,我会自己报的。“

  :”你看看别人姑娘多识大体。“黒鹫故意抬高声调。

  李志欢心急,向前一步握住云玲的手

  :”灵州事乱,你一弱女子如何能……“

  不禁察觉双手相握,顿时泛起一阵尴尬和羞怯。李志欢云玲二人,瞬的将双手撤开。

  :”哈哈哈哈,害羞了。“

  车内众人失笑出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抚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