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追风少年
哈洛克船长2018-05-11 09:577,195

  题记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王小波

  开篇

  这是公元2098年的地球,有些事情我们预料到了,有些事情和我们想像的不一样。

  在21世纪即将结束的时候,如果你问任何一个地球人“二十一世纪最重大的事件是什么?”他一定会回答:“两战。”

  2079年,人工智能机器人自我意识觉醒,反叛人类,人类与自己亲手创造的机器人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

  2097年,一支异形星舰队到达地球,计划毁灭地球文明。

  在最后危机关头,地球防卫联盟成立,人类与人工智能机器人联手摧毁异形星舰队,取得了第一次地球保卫战的胜利。

  这两次大战彻底改变了地球文明的格局与战争、生活方式,而且它们的后续影响,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

  第一章 追风少年

  东经121度48分、北纬49度52分,内蒙古呼伦贝尔盟腹地,2097年地球保卫战东北亚地区主战场。大战刚刚过去半年的时间,辽阔的草原上,激光与核爆留下的伤痕仍历历在目,被辐射过的草场大面积沙化,防护林在战火中焚烧殆尽,狂风肆无忌惮地卷起尘沙,呼啸飞扬。更糟糕的是曾经湛蓝的天空,大威力核武器爆炸后升起的灰尘漂浮在大气层上,如同一袭黑纱遮住太阳,在任何时候,地球都像处在黄昏,幽暗、昏黄,让原本失落的心情更加绝望。

  草原深处,一片枯黄的草地上,一个简陋的毡房独自贮立,早上7:30,毡房门口的帘子掀开,一个少年走了出来。他大概十岁左右,浓黑的头发乱蓬蓬的,眼睛上戴着一幅大大的风镜,一条破烂的旧围巾裹住口鼻,这是战区遗民户外必须的装备,一件明显阔大的棕色皮风衣穿在他峭瘦的身上,脚下是一双磨得看不清颜色的马丁靴。

  少年抬头看了看昏黄的天空,太阳被飘浮在天空中的灰尘遮掩着,像一盏弱电照明灯,既不温暖更不明亮。风继续裹着砂石在草原上呼啸,毡房前面木桩上的布条被刮得啪啪作响。少年从风衣兜里掏出一双皮手套,边戴着边转身回到毡房里。

  毡房很小,地上胡乱地扔着一些箱子、食品包装袋和很多空酒瓶,一个身躯高大、须发花白的老人侧身躺在一堆毯子上酣睡,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酒气。

  少年将停在毡房中间的一辆越野摩托推起来,检查了一下摩托车两侧的油筒和水袋,将挂在车头的单肩包斜挎在身上,然后转头对老人说:“爷爷,我出去转一圈,看能找到点什么东西,运气好的话,给您捡两瓶酒回来。”老人背对着少年,嘴里哼了一声,继续酣睡。少年微笑了一下,整了整风镜,将围巾系紧,挑开毡房的帘子,推着摩托出去。

  昏黄的天空下,一辆摩托车行驶在空旷的草原上,车轮扬起的烟尘像飞机喷出的尾迹,只不过它发黄发灰。大片的草地已经烧毁,只有沙石裸露出地面,残留的牧草也大都枯黄干裂,曾经天堂般的草原早已无法放牧牛羊,原本不多的居民也大多撤离了这里,只留下交战的遗迹和废弃的设施。

  少年边驾驶摩托边向两边察看,当年战争时,有很多人从城市躲避到草原,因为各种原因,草原上还遗留着一些车辆和装备,少年就是要搜寻这些东西,这是他和老人重要的食物和工具来源。

  少年将摩托开上一座草坡,停下来向四处瞭望,一眼望去,四周只有枯黄的草叶和遍地的砂石,但是少年将视线集中在左前方,他紧盯着那一片微微隆起的草地看了一会,忽然猛踩了一脚起动杆,箭一般从山坡上冲下。

  揭开那块草皮伪装布,一辆越野吉普车出现在少年面前,他右手掏出一把锋利的军刀,左手一把拉开车门,车里没人,座椅上散落着一张地图和几个空水瓶。少年逐一搜索了一遍,没发现食物和特别有用的装备,在后排的座椅下面,他发现了一个机甲战士的玩偶,这应该是某个逃难孩子的玩具,少年将机甲玩偶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会,然后把它装进随身的挎包里。

  管子伸进油箱,只抽出了一点点油,少年嘴里嘟囔着:“看来你们也是遇到了麻烦。”是啊,在荒凉的大草原上,油尽粮绝,车上逃难的人会有什么结果呢?

  少年将吉普车重新盖好,挎上摩托继续向前。开上又一个草坡后,少年停下车,远处一片烟尘四起,少年从挎包里掏出一架望远镜,边调整焦距边向那边望去。望远镜镜头里,五六个骑着越野摩托车的人正在追逐一个黑色的东西。少年继续调整焦距,原来是一只机器狗,那种个头的机器狗应该是一款宠物陪伴型,它猛跑了几步,又停下来看着摩托车上的人类,迎面冲来的骑手扬起手里的金属棒球棒,将机器狗打飞十几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机器狗再次站立起来,程序设定使它只会对人类友好,它继续摇看尾巴,迎向冲过来的骑手。

  一声短促的急刹,另一辆摩托车的前轮精准地撞在机器狗身上,它再次腾空而起,而这次在半空中,一辆摩托疾驰而过,“啪”地一声,一条钢链将机器狗打向了另一个方向。

  一阵摩托车轰鸣声传来,正在虐打机器狗的骑手们停下来,看着扬起烟尘开来的单人独骑。

  越野摩托从草坡上疾驰而下,飞快地驰向骑手们,快到他们面前时,小摩托一个漂亮的甩尾,稳稳地停了下来。

  骑手们端坐在摩托上,一声不吭地打量着面前这个瘦小的骑手,只有手中的金属棒和钢链发出轻轻的撞击声。

  被打倒在地的机器狗再次爬起来,摇晃着来到他们中间,摇动尾巴,左右看着骑手们。

  少年也打量着对面的骑手们,他们有六个人,看个头应该也是少年人,但年龄应该比他要大一些,装备也比他要好,有几个戴着空气面罩,将整个头部都保护起来,身上穿得也都是风衣和皮夹克,分别骑着四辆越野摩托和两辆四轮摩托车,看得出来,他们和少年一样,都是大草原上的“拾荒者”。

  对视了一会,骑手们的一个打破了沉寂,“干什么的?”

  少年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冲着机器狗扬了扬下巴,平静地问道:“为什么要打它?”

  另一个骑手边用棒球棒拍着手掌边轻蔑地说:“关你屁事!”

  少年看了一眼在地上左右顾盼的机器狗,转脸冲着对方,依然平静地说了一句:“这是我的狗。”

  “哼哼哼哼…”隔着面罩和围巾,骑手发出一阵轻蔑地笑声,笑声未落,他们忽然一齐发动摩托,转着圈将少年围在中间。

  骑手们的摩托车发出刺耳的轰鸣声,扬起的尘砂像旋风一样将少年围在中间,这帮骑手还边转圈边不时向中间猛冲一下,逐渐缩小着包围圈。

  少年手扶车把,两脚蹬在地上,在风镜和围巾的遮盖下,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像个刚睡醒的小豹子一样,轻轻晃了晃脑袋,活动活动手指,将一只脚踏在起动杆上。

  忽然,一名骑手猛加油门,车头一提,前轮高高抬起,冲着少年的摩托车直直地砸下来。

  少年身体迅速向左侧一倾,同时紧旋车把,连人带车几乎贴近地面,做了一个漂亮的旋转侧滑,用前轮轻轻一碰对方支撑在地面上的后轮,原地提起的摩托车如同中了一记扫膛腿,“咣当”一声,翻倒在地。

  少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贴地滑行,一下滑到机器狗的身边,一把将它拎进怀里,然后斜刺里从骑手们的缝隙中一下冲了出去。

  骑手们猛一错愕,紧接着爆发出一阵“吼吼吼…”的狂叫,摩托车发动机狂暴地吼叫着,猛追出去。

  昏黄的天空下,6辆摩托车扬起长长的烟尘,疾驰在荒凉的草原上,大功率发动机肆意的嘶吼咆哮,飞速旋转的轮胎将地上砂石枯草碾压飞溅,草原的风将他们的风衣与围巾高高扬起,虽然是一场摩托车追击,但在远处的一部高倍望远镜的视线里,这些少年更像是在与风赛跑。

  骑手们的车况明显比少年的要好,一辆两轮摩托车率先追上了少年,骑手扬起手里的棒球棒,一边加速,一边用力朝少年的脑袋抡去。少年仿佛背后有眼睛,身体猛地向前一趴,棒球棒擦过他的头发掠过,同时趁着对方摩托车超过自己的瞬间,少年右腿一抬,准确地踹在对方的后轮上,加速行驶的摩托车一下摔了个人仰马翻。

  后面的两名骑手隔着面罩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个抓起车上的长铁链,将一头甩向对方,另一个人一把接住,两名骑手扯起长铁链,冲着少年包抄过去。

  在铁链即将扫到少年后腰之前,少年的车忽然加速,猛地冲了出去,原来他的车还能增档。两名骑手毫不示弱,将铁链在手上缠紧,紧追上去。

  少年加速冲上一个草坡,向下瞟了一眼,然后一抬车头,腾空而起,从坡上一跃而下。两名骑手紧随而下,铁链放得更低了。少年的后轮重重地砸在地上,一截树干应声而起,半立在地上。两名骑手完全来不及刹车,铁链啪的一声扫到树干上,将他俩拉拽在地,摩托车摔出老远。

  一辆四轮摩托车腾空落下,全速向少年摩托车的车尾撞去,少年被撞得猛一趔趄,他生气地回头看一眼,猛地按下车头,后轮腾空,一下甩在骑手的头盔上,对方应声而倒,重重地摔在地上。

  另一辆四轮摩托车呼啸而来,骑手将手里的大铁棒舞得呼呼生风,粗声大气地喊道:“来呀!比试一下!”

  少年根本没搭理,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猛地一甩,石头精准地命中骑手的鼻子,他向后一仰,鼻血冲天迸起,轰然倒地。

  一直在后面压阵的最后一名骑手开了过来,在少年面前停下,他戴着一幅像是自己制作的骷髅面具,眼眶位置是镶嵌的防风镜片,口罩周围安装着尖尖的獠牙,染成银色头发在风中蓬乱着,身上是缀满柳钉的黑色机车夹克,看个头和成年人差不多。

  面具骑手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小子,我们不过是教训一只破机器狗,为什么和我们开战?”

  少年挺直身体,回答道:“这么大人了,欺负一只小狗,不嫌丢人吗!”

  面具骑手冷笑一下,“看来,你有点本事,我们正经比试一下吧!”

  少年把头一抬,“没问题!直线极速,敢吗?”

  一座高高的山坡上,面具骑手与少年的摩托并排停住,面具骑手的身后,四五名伤兵陆续赶来,虽然刚才打得那么激烈,他们身体却皮实的很,伤得都不重。少年身后,只站了那条机器狗,摇摇尾巴,坐了下来。

  面具骑手伸手向前一指,“前面三公里是一个爆裂坑,我和你同时加速,谁先停下谁就输!没问题吧?”少年看了面具骑手一眼,点点头,“没问题!”

  两辆摩托车发动起来,发动机用低沉的声音嘶吼着,积蓄着愤怒与力量。一名骑手走到两人中间,左右看了看,将手高高举起,然后用力向下一挥,烟尘暴起,两辆摩托车同时“轰”的一声,全速冲了出去。

  骑手们顾不上满身的砂土,兴奋地又叫又跳,为他们的老大加油。机器狗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也摇着尾巴,“汪汪”叫了起来。

  少年和面具骑手在山坡上全速冲刺,这段路面还是比较平坦的,但是在山坡的尽头,是一个当年战争时激光武器炸出又大又深的爆裂坑。面具骑手选择这里比试,也是自信没几个人敢冒着生命危险向前冲,在悬崖前势必会停下来,而对于自己高速急刹的技术,他相信自己绝对是顶尖的。面具骑手一边加速,一边瞟向少年。

  少年将油门开到最大,身体几乎贴伏在车头上,扑面而来的气流几乎模糊了他的视线,耳畔全是呼呼的风声,少年非但没有紧张害怕,反而心底涌起一阵莫名的兴奋感,全速向前冲去。

  三公里左右的距离,两辆摩托车很快接近了终点,面具骑手看到少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心里不免有些紧张,“除非这小子真想找死。”

  距离悬崖只有几百米了,面具骑手心里有些焦急,速度稍慢了一点,少年回头冲他喊了一声:“来呀!”继续全速冲刺。

  面具骑手有些手忙脚乱了,他的摩托车摇摇晃晃了两下,忽然身子一歪,连人带车斜着滑倒在地上,这时候,距离悬崖只有几米远。

  少年将车头提起,摩托车带着烟尘,划出一道弧线冲出悬崖,如同一条小龙腾空而起。

  刚刚停住翻滚的面具骑手趴在地上,吃惊地看着飞到半空的少年,只见少年从摩托车上站起身来,两脚一使劲把车子向下踹去,他自己向后一仰,将双臂伸开,仰面朝天,然后,掉了下去。

  一声巨响之后,爆裂坑里升起高高的烟尘,面具骑手站起身来,“这小子死定了!”他还没来得及到悬崖边察看,忽然感觉到脑后有一股强大的气流,回头一看,一架运35s小型军用运输机正在自己头顶上方,他捋了一把头发,扶起摩托车,边点火边跃上座椅,一溜烟地带着手下奔逃而去。

  运35s安静地降落在悬崖边,一名戴着全封闭头盔,身着复合战斗服的高大军人从飞机上下来。

  军人来到悬崖边,透过悬崖下面激起的滚滚烟尘向下查看。忽然,下面的尘土动一下,然后一个人影满身是灰的从下面的土堆里爬出来,攀着爆裂坑的岩壁,慢慢地向上爬。

  少年的两手攀上了悬崖的边缘,身子一撑,爬了上来。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双银灰色的军靴。少年抬头向上看,一身制服的高大军人站在他面前。军人身上银灰色的复合战斗服泛着淡淡的冷光,透过银灰色头盔上的黑色面罩,能够感觉到他的双眼炯炯有神。

  少年注意到了军人左臂和头盔右侧的机甲图案,“机甲军团!”少年激动地从地上站起来,晃了晃脑袋上的尘土。

  机器狗从远处跑来,看到少年没事,激动地摇着尾巴围着他转来转去。

  军人低头望着少年,冷静地问道:“我问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你怎么没有受伤?”

  少年拍打着身上的泥土,淡定地回答:“不知道啊,就是没事嘛。”

  军人继续问道:“我注意到,你先把摩托车向坑下面蹬下去,这样的话,坑里的尘土会被大面积的激扬起来,然后你再伸展开身体,用放平的姿态下落。这样遇到上升的尘土气流,身体得到缓冲。这是你提前计划好的吗?”

  少年摇摇头,“没有,我当时没多想,不知道怎么就这样做了。”

  “那么,谁教你开摩托车的技术呢?”

  “没人教我,我自己就那么会开了。”少年忽然猛转身向下望去,“我的摩托车,又报废了!”

  “你叫什么名字?”

  “龙睿。”少年转过头回答。高大的军人的手指微微抖动了一下。

  他挺直身体,对少年说道:“我是地球防卫联盟中国战区机甲部队上校军官高山,我现在正式向你提出要求,征召你加入地球防卫联军!”

  “地球防卫联军!”少年激动地蹦起来,“我能当机甲战士了?”

  “比机甲部队更高级别,但是首先你要能通过测试和完成训练。你愿意加入吗?”

  “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了!”少年连声回答。

  “那么龙睿,你的父母在哪里?”高山上校弯下身子看着少年。

  “我?我不知道啊!我12岁以前的记忆都不记得了,是巴尔思爷爷把我从草原上救起来的。”

  “好,我们去见他。”

  龙睿带着机器狗和高山一起登上运35s小型军用运输机。高山在驾驶舱里独自驾驶。少年在座舱里心疼的抚摩着机器狗身上的累累伤痕。他摸摸机器狗的头,然后将右手食指按压在机器狗的鼻子上。

  机器狗的双眼闪过一道红光,系统提示音响起:“重启主人认证模式,新主人认证成功,请为宠物命名。”

  “哈奇!从今天起你就叫哈奇啦!”

  机器狗的嘴巴张开,双眼再次闪过一道红光。“命名成功!”哈奇伸出生物塑胶的舌头,轻轻地舔了舔龙睿的手。

  运35s很快降落到毡房旁边,高山、龙睿、哈奇一起走进毡房。

  蒙古族老人巴尔思正盘腿坐在毯子上,将手中的空酒瓶扔到地上。

  高山摘下头盔,露出一张英俊刚毅的脸庞。他上前一步,行了一个军礼。“老人家您好!我是机甲部队上校军官高山,我们现在需要征召这个孩子加入地球防卫联军,我还得确认一下您和这个孩子的关系。”

  巴尔思老人从毯子上站立起来,高大的身躯看起来比高山还要高一点,他目光炯炯地看了高山一眼,又看了看龙瑞。

  “我不是他的亲人,半年前我在草原上发现昏迷的他,身边没有其他人,他也认不清之前的事情,只有脖子上的姓名牌写着龙睿。”

  高山低头看了龙睿一眼,龙睿已经摘下风镜与围巾,稚气未脱的脸上是一双黑亮的大眼睛,鼻头微微上翘,嘴角也向上挑着,一幅捣蛋的嘴脸,虽然脸上脏呼呼的,但还是掩饰不住一股帅气。

  巴尔思老人将手搭在龙睿的肩膀上,“如果他愿意跟你们走,就带他走吧!”

  龙睿一把抓紧老人的衣襟,非常地不舍,“爷爷,我舍不得离开您!”

  老人拍了拍龙睿的脸,“孩子,每个人都有他的命运,你的命运不在这里,我能看到,你的命运刚刚打开,跟这个解放军走吧!走完自己命运的路。”

  高山看了看毡房的环境,对老人说:“老人家,您还是到阿拉善那边的安置点去吧!我会安排人过来接您。”

  老人摇了摇头,“草原是我的家,我哪里也不去。”

  龙睿有些伤感地抱住老人,“爷爷。您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放心吧!去吧!”老人没有更多多余的话。

  高山从飞机上抱下一个大大的箱子放在了地上,龙睿凑上去一看:“高度白酒,部队专供。”

  “对。现在是战争时期,所有的资源,都是向军方优先集中的。老人家。这箱酒送给您了。我现在就带着孩子走了。”

  “等一下!”少年冲哈奇招了一下手,机器狗立起身来,爪子搭在龙睿的腿上。“听着,哈奇,陪伴好爷爷,这是新主人的命令!”

  机器狗双眼闪动着红光,将这条重要指令存储下来。

  龙睿跟在高山身后低头走出毡房,哈奇追到门口,摇动尾巴,汪汪地叫着。

  老人打开箱子,拧开酒瓶,咕咚咕咚灌下一大口,转身从墙上摘下一架马头琴,吹掉上面的灰尘,盘腿坐下。

  低回宛转的琴声从毡房里传来,高山和龙睿停下脚步,巴尔思老人沧桑浑厚的歌声响起:

  “苍茫阿尔泰的呼麦之音,

  云雾缭绕的神秘迷宫,

  英雄的江格尔古老的史诗,

  祖先赐我的智慧传承…”

  龙睿听到爷爷为他送行的《江格尔》,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高山默默地转过身来,冲着毡房,行了一个军礼。

  “生生不息的维拉特舞韵,

  代代相传的千古诗神,

  呼唤大地永恒的天籁,

  歌唱生命不灭的光明”

  龙睿最后回望了一眼毡房和哈奇,擦去泪水,登上飞机。

  “辽阔阿拉善慈祥的怀抱,

  万物苍生幸福地欢笑,

  真心相约的故土,

  激情催动梦的心跳。

  茫茫远方红尘起舞,

  心上的人是否来到,

  呼唤大地永恒的天籁,

  歌唱生命不灭的光明”

  伴着老人的歌声,运35s升空而起,如同一柄银色的利剑,刺破昏暗的天际,向高空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甲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甲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