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篇
玄同懒懒2018-03-31 18:558,235

  哲人说过,十七岁是个尴尬的年龄,尚未远离青涩,却又离成年一步之遥。

  一

  “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齐风昏睡的脑中竟记住了语文老师朗诵的这两句,嘴中喃喃自语念着。

  下课的铃声响起,他换了个姿势继续看向窗外,熟悉的荫道,熟悉的花香。

  “晨晨,我刚要去你们班找你”教室门前,宋亚叫住了她。

  齐风的目光游离不定,终是飘向那抹熟悉的身影。四目相对时,他却落荒而逃。

  “齐风,班主任叫你”齐风恨不得有条地缝,瞬间遁身而去。

  他不得不离开座位,嘴里嚼着口香糖从她和齐亚身边走过,形同陌路。

  “齐风,干嘛不搭理人”宋亚叫住他。

  他侧了目,目光擦过她时稍有一滞,随即吊儿郎当问道:“有事吗?”

  “看见晨晨,干嘛不打声招呼”宋亚一副管家婆的架势。

  “多管闲事”他转身离开。

  “晨晨,放心吧,我会帮你看好齐风的。”宋亚小声嘟囔的声音还是传进了齐风耳中。他喜欢宋亚对她的汇报。

  齐风步履很慢,却见宋杰面带微笑地朝自己走来。他讨厌宋杰的出现,令他莫名心烦。

  宋杰习惯了齐风对自己不友好的目光,却偏偏在他面前停住,开心地说:“晨晨,你要的画本我给你带来了。”

  凌晨向来与宋杰兄妹走的亲近,也就不客气地接过:“宋杰哥,君子重承诺,下周我就把向日葵的画册拿给你。”

  齐风眉头一皱,是将他送的画册送给宋杰吗?他欲转身的瞬间,耳边突然响起她的话:“以后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齐风,班主任叫你赶紧过去”

  他如释重负般,迅速在她面前消失。

  办公室内,班主任训导的话,犹如春风挠痒般从他耳畔刮过,仅此而已。微风窜入,领着他的目光飘向了窗外,那年夏天,满园的向日葵。

  二

  那年,他们刚初一,学校后面那块的地,满坑满谷的向日葵。凌晨最喜欢钻在底下,画各式向日葵的素描或是油画。而那时的他,是个爱打闹,不消停的祸害。他也曾捉弄过她。

  “你在这干什么?”他知道她经常出现,却明知故问。

  “我在这里画向日葵,好看吗?”她笑的时候如向日葵般灿烂可爱。

  “可以送给我吗?”他很厚颜无耻地问。

  “画的不好……”她犹豫不决。

  “没关系的,那大画家梵高生前也没有出名……”齐风意识到话语有疏,急忙抢过她的画,岔开话题道:“大师都得像你这样,通过很多的努力才能成为大师的。放心吧,等你以后变成著名画家了,我再把这个卖出去,肯定得大发一笔。”那时的他真是没心没肺。

  后来,宋杰也发现了这个地方。她和宋杰是同道中人,他们都爱画画。他却不喜欢。

  再后来,宋亚也默默加入这个阵营,他们三个人一起画画。他还是不喜欢。

  他讨厌宋杰出现在她身旁,经常强行加入进来,而后捣乱他们作画。他捣乱的时候,只有宋亚恼她。她却从不生气。

  那年,他经常闷闷不乐。他以为自己病了。

  因为他总能想起她。

  初三那年,他们骑车去隔壁镇上买复习资料。回来的路上,凌晨的车胎爆了,没有看到修自行车的地方。齐风使坏地让宋杰骑车带着凌晨的自行车回去,而他却执意骑着车载她回去。那次她竟没有拒绝。

  那晚的月亮在他眼里格外的明亮,他沿着小路慢慢荡荡朝家的方向骑去。

  “看过宫崎骏的《侧耳倾听》吗,我现在的心情就跟男主人公一样,Country Road……”他心情愉悦地哼起那首歌的小调,整个人high的在空中飞的感觉。

  “好听”她跟着哼起小调,“你想好要报考哪个高中了吗?”

  “随便……你呢?”他心情大好。

  “我、宋杰还有宋亚,我们约定考市一中,你要跟我们一起吗?”她声音小小的问。

  齐风突然停下来,眉头紧锁地看着她:“你觉得我有希望吗?”

  “你没问题,我相信你”她脱口回答。

  “你别把我想的那么好”齐风从车上下来,燃起一支烟:“看,这是差生的标签”

  “宋杰哥跟我要了一个约定,如果我们能考进同一所大学,我便答应他的追求。”她目光中只有诚恳。

  “那如果我能考上市一中,你是不是可以提前做我女朋友?”他不假思索问出口。

  “等你考上了,我再来回答你。”她往家的方向走。在她转身的瞬间,他看到了她目光中的笑容。

  临近中考的最后十五天,他听到一个坏消息,她受伤进了医院,无法参加高考。他拔腿向她家跑去,路上的向日葵明明很灿烂,却沉着脸。因为没有太阳。他向邻居打听,她家人送她去了市里最好的医院。

  齐风偷偷跟着他舅舅送装修材料的车来到市里,问了很多人,才找到那家医院。等他抬头看医院的招牌时,竟出现了好多个模糊的影子。

  他偷偷摸进病房,将向日花的手链系在她腕上:“一定要好起来,记得我们的约定。”

  十天后,他接到她的电话:“齐风,记得你的承诺,市一中见。”

  那年中考,他、宋杰还有宋亚都考进了市一中。唯独她没有。因为她没有参加。她失约了。

  放榜那天,他喝醉了,给她打电话:“你是最大的谎言,世纪大骗子!”

  “你说的对……所以,以后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从此,她与他再无一句话。

  所以,他认为,她讨厌自己。

  三

  办公室内,戴着金边眼镜的班主任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斥责道:“齐风,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昨天的作业为什么又没有交,别告诉我,你又忘记带了。”班主任对齐风这样的学生恨得牙痒,明明是考进来的,却偏偏吊儿郎当不思进取的模样。

  “我没做”这已经是最后一节课了,班主任仍在喋喋不休数落他。他脑袋有些疼:“张老师,下节课是数学,我可不想错过。”这也是班主任最无奈的地方。所有的课他都不屑一顾,却唯独对数学情有独钟,每次数学考试都是全班第一。

  “好了,先去上课吧。”

  哲人说过,十七岁是个尴尬的年龄,尚未远离青涩,却又离成年一步之遥。齐风不可否认地摇头:“十七岁的尴尬,原来也是我必经的烦恼。”

  自然之风对他充满柔情,给他送来一缕栀子的花香。他顺着香味飘来的方向悠闲地向教室走去,在楼梯拐口处却迎上她捧着语文作业本向自己走来。他继续向上走,她继续向下走。一如既往的陌路。

  教室里,齐风看似聚精会神地听数学老师在台上复杂的讲解,思绪却再度游离。他钟爱数学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数学老师是她的班主任,是他们唯一的维系。

  况且,她现在是他的学妹,与他同校。她算是失约吗?

  傍晚放学,齐风没有骑着自己的摩托车漫无目的穿梭,竟鬼使神差来到她家楼下。他脚踩灭一根烟头,再掏烟的时候,却发现烟盒空了。

  夜灯亮起,他慵懒的身影倚靠在树旁,目光却期期地看着她的窗户。

  凌晨下楼丢垃圾,一抹熟悉的身影令自己脚步不断靠近。她站在他面前,静静望着。

  “我想兑现那个承诺”齐风听见嘶哑的声音从自己嘴里蹦出。

  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齐风却拉着她的手上了自己的摩托车,“坐稳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五月末的夜晚,路旁香花纷呈,樱桃核桃也开始结上果子。齐风却无心赏析,车向城郊驶去,车速却慢了下来:“害怕吗?”

  凌晨仍就没有说话。

  他们驶进一片荒芜的园子,里面有不少高高壮壮的向日葵。齐风靠在摩托车前:“这是我去年乱转的时候发现的,到了季节,会非常壮观。”

  “我看到了,可以送我回去了吗?”凌晨转身欲离去。

  “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重新赢回那个约定。”他一步一步靠近。

  她后退:“不会再有任何约定”

  齐风将她送到楼下,看她离去的身影,开着摩托车漫无目的在大街小巷中穿梭。

  凌晨靠在窗前,望着那道身影消失的方向,已是热泪满眶。她看向镜中左眼角处那道被她掩盖着的伤疤,如蜈蚣般丑陋时,又急忙盖住了它。

  第二天中午,宋亚过来找凌晨一起吃饭的时候,“晨晨,齐风今天没来上课。”

  她手中的筷子一缓,“病了吗?”

  “不知道呢,给他家打电话也没人接。”宋亚看到哥哥宋杰向自己走来:“哥,饭给你打好了。”

  “我吃饱了,先回宿舍了。”凌晨此刻不太愿意见到宋杰。他会像侦探一样来窥探自己的心思。

  “那我陪你”宋亚接到哥哥递来的眼神。

  “不用管我,我想回宿舍休息一会儿。”凌晨向宿舍走了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拨通了他的号码。他昨晚离开时告诉她一个号码,只说了一遍,她却记住了。

  “谁……”他像是喝酒未醒。

  她没有说话,慌张地急忙挂断。

  他昏昏沉沉的嘟囔了一句后,便又睡了过去。

  四

  凌晨将习题做完,腕表显示已过了九点。她从晚自习室出来,在回宿舍的路上,隐约感觉身后跟着一道身影。她加快脚步向宿舍跑去,在宿舍门口却遇见了宋杰,“宋杰哥,找宋亚吗?”

  “我在等你”宋杰直言不讳。

  凌晨往后稍退了一步:“这么晚……”

  “骗你的……”宋杰不愿给她负担,假装轻松地笑道:“宋亚让我给她买的书,刚下自习,就给她送过来了”。

  “我帮你去叫一下她”

  “晨晨,这周末你有空吗?”

  凌晨看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停顿了一下:“这周末我要跟爸妈去外婆家”

  “同学给的两张画展门票……”宋杰摊开手中的那两张票说道。

  凌晨望着门票,微微一笑道:“我去帮你叫宋亚出来”。没再给宋杰开口说话的机会,凌晨转过身径直朝宿舍内跑去。

  宋杰犹豫了一下,还是朝不远处的那道黑影走了过来:“这么晚了,还不回去?”

  齐风没有搭腔,深吸了一口烟后踩灭烟头转身离去。

  “你经常这样会造成她的困恼”宋杰气恼道。

  夜很黑,看不清他的表情,却听见他冰冷的声音:“让她自己来告诉我”。

  “你……”宋杰吃了哑巴亏。

  周末,天清气爽,郎朗无云。凌晨在出门的那刻临时变了卦,她找到了搪塞自己留在家中的理由。可终是没忍住地从自己的书架上将那本画册打开,上面满是向日葵的图案。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夹起了画架冲出了家门,找到了那晚齐风带她来的那片荒园。

  “送给我可以吗?”她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画的不好……”她继续未完成的画。

  “没关系,将来等你成大画家了,我再出手卖掉……”她笑了:“可惜我的画收藏一辈子也不见得值钱”

  “我知道它值”齐风在她身侧坐下。微风不请而扰,玩笑般地卷起她的秀发,那道弯曲的伤疤昭然若揭。

  凌晨还未来得及反应时,那股熟悉的味道已向她靠近,那道吻正好落在那丑陋的伤疤上,种下的那股暖意缓缓地窜入她的全身,令她安心。

  “我的承诺是得上了大学之后才可以兑现的哦”凌晨托着腮看向远处。

  “我很怕你又再一次赖账”齐风牵过她的手:“可只要你要求的,我都会努力做到”。

  “好,我答应你这次一定做到”凌晨眼角挂着泪水。

  “当当当……”门外一阵敲门声:“晨晨,赶紧起床,今天我们可是答应姥姥姥爷要回去吃午饭的,你再磨蹭就中午了。”凌晨被迫远离不真的梦,抬头看了眼钟表上的时间,已经九点半了。她还想继续懒床,母亲却已推开了门,愤然拉开了窗帘。一股刺眼的白令她失落的情绪无处藏身,她极无奈地坐起了身:“好,我就起”。

  “快点洗漱,吃早餐,你爸在外面都等着急了。”

  “来了……”她不情愿地应声,目光却被手中的手链紧紧抓住。她习惯了握着齐风送自己的向日花手链入睡,从他送的那刻起。

  周末新鲜的空气对齐风来说却是一道厚重的枷锁。他平常忙碌的不见踪影的父母,总在周末聚在家中,却各自为营,互不相让的吵个不停。这让图个周末清静的齐风无处藏身。在父母连番的轰炸声中,他迅速逃离了现场,却兜兜转转到了凌晨家楼下。他望着她挽着父母离开家的身影,不径说道:“真羡慕你有个幸福的家”。

  他一人骑着摩托车在街上来回穿梭,却意外遇到了上次赛车输给自己的那个家伙。对方碍事的挡住了他的去处:“怎么,见了面也不打声招呼?”

  “不要惹我!”他冰冷的语气令人生寒。

  “臭小子,大爷我不是吓大的,有种跟我比一把。”对方嫌恶的向地上吐了口痰。

  “手下败将何来谈勇?”他轻描淡写的挑衅激怒了对方:“小子,别太张狂,小心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放心,我绝对活得比你长。”齐风吞吐着烟雾慵懒地说道。

  “好小子,你等着,等着你。”对方几个人轰轰闹闹地骑着各自的摩托,在齐风身边转了几圈后,竟很识趣地纷纷离去。

  “神经病!”齐风低声骂道。

  五

  热风相扰,齐风却一如既往的爱在晚间骑着那辆摩托穿梭在大街小巷内。他莫名发现近来去学校或是晚上独行时,身后都会出现几条身影跟着自己。他们不寻衅他,却在时刻提醒着他危机起伏的存在。

  被跟踪了小半个月,齐风终是沉不住气地找到了那个输给自己的黄毛:“说吧,你们想要怎么解决?”

  “很简单,下周五与我和我的兄弟们重新来一场赛车,你赢了,我们自动消失。”对方不给他拒接的余地。

  “如果我不答应呢”他睥睨着对方:“输就是输,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

  “不试试,谁知道呢……怎么,不敢?”对方讥讽道。

  “后悔的会是你们,我接受你们的挑战。”他明知道对方在激怒自己,却还是愿意中圈套:“希望你们说到做到”

  那晚,那些烦人的苍蝇果然信守承诺没有再继续跟着他。他为了甩开他们的跟随,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出现在她家楼下。那刻他正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向自己走来:“宋亚给了我两张下周五去画展的票,你有空吗?”

  他顿了一下,随即摇头:“抱歉,那天我有事”。

  凌晨踩着地上的小石子,沉寂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抬起头看他:“如果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会问我要那样的承诺吗?”

  齐风显然没有料到她会这样问自己,一时失措:“不知道……”或许他更怕再次受到拒绝后的伤害。

  “对不起”凌晨在掩饰自己的慌乱:“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再见。”

  那天过后,凌晨通过宋亚知道他每天都会准时来学校上课,然后准时放学。而她在校园里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的身影,仿佛风一般明明存在,却又好似从未显现。

  闷热的周五,沉闷的没有一丝风。凌晨手里握着两张票,犹豫了片刻,终是决定去赴宋亚的约。其实她早就猜到宋杰也一定会等在那里,只是这次她没有借口拒绝他的出现。对她而言,齐风的存在已经令她劳烦不已。而那份劳烦,她只愿对齐风一人而已。

  “晨晨,这里……”宋亚眼尖地向凌晨招手。

  在看到宋杰也在后,她目光中闪过一丝犹豫,却还是走上前:“小亚,我说你多给了我一张票,怎么办,作废了。”

  “没关系,我们看也一样”宋亚甜甜地挽住她的胳膊小声说:“我以为齐风至少会给你面子”

  “让你失望了”凌晨心底一沉。

  “我们进去吧”宋杰不太愿意齐风进入他们的话题,岔开道:“对了,晨晨,快暑假了,今年你有什么安排?”

  “暂时还没想好”

  “哥,我们先进去再说”三人一言一语的进了画展中心。

  夜的漆黑是为了吞噬躁动与不安。齐风骑在摩托车上做好出发的准备,思绪却无端记起她问自己的那些话:“如果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会问我要那样的承诺吗?”

  这一瞬间,他竟然在心里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我会,不管几次,我都会。”

  “怎么样,怕了吗?”对方与他齐头并进。

  他不悦地挑眉:“怕的人该是你”

  “小子,少张狂,比赛见分晓”

  “怕你是孙子”

  两人话音一落,参赛的摩托车队纷纷启动引擎,赛事正式开始。他们这次的比赛是从城南起点,绕着这座城一圈,终点设在城北废弃车场。

  齐风将车速飙到了最大码,将其他人都甩在了后面。后面参赛的人不怀好意的相视一笑,便纷纷赶了上来:“怎么,这就是你的水平?”

  齐风没有搭腔,继续加快速度,耳边却再次响起她的话:“宋亚给了我两张下周五去画展的票,你有空吗?”他犹豫了一下,车速又恢复了正常。

  “嘿,小子,心不在焉的,这么瞧不起老子”与他齐头并进的黄毛很快超过了他:“拜拜,这次我赢定了”

  车赛已经走过了一半的路程,在城北主路道时,他还是犹豫了一下,从车道拐了个弯向画展中心开去,后面却听见叫骂的声音:“混蛋,走错道了”

  他权当没有听见,继续前行,在画展前停下,刚好她从里面出来,他上前一把抱住她:“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要那样的承诺,不管几次,我都会!”

  “嗯,我知道”凌晨紧紧抱着他说。

  “等我”他重新回到摩托车上:“等我比赛完……”

  “好”

  凌晨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等你”。

  宋亚摇了摇宋杰的衣袖:“哥,这次可以彻底死心了吧。”

  宋杰没有说话,却已转身走远。

  六

  黑夜中的闷热令人无故生烦,凌晨意识到需要叮嘱他注意安全,便跟着他身影离去的方向叫道:“齐风,齐风……”可惜他离开的速度太快,她的声音太小,如蚊虫般消失在黑夜中。

  “哟,原来是会情人呀,怎么样,需要我们帮忙吗?”齐风没料到路口有几人跟着自己,愤怒道:“卑鄙!”

  对方在他周围绕着圈,继续挑衅:“小子,我们早就叮嘱过你,是你太不识抬举。”

  “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他唯一能做的是转移所有人远离凌晨,避免她受伤害:“是还要继续比下去,还是你们直接跟我干一仗。”

  “好猖狂的口气”对方向同伙使了个眼神:“既然说好了要用赛车的方法结束恩怨,我们当然会信守承诺。”

  “好,我接受你们的挑战,重新开始一场真正的对决。”齐风率性的令人生厌。

  “都已经走了一半了,不需要这么麻烦……就从这里开始吧”他摸不清对方,却仍是开口答应:“好,就从这里开始。”

  齐风重新发动引擎,向最终的目的地驶去。在闷热的夜晚,他的心竟有一丝不安,跟着莫名狂躁起来,耳畔再次响起自己的告白:“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要那样的承诺,不管几次,我都会!”他嘴角忽露出一丝笑容,因为她的回答是“好”。

  此刻,他竟萌生了想要放弃比赛的念头。他有太多未问出口的话想要对她说,却事与愿违被这场可笑的比赛牵绊着。

  “齐风,齐风……”他似乎听见她在叫自己,环顾四周却空无一物。

  或许思念过剩,产生了不必要的幻觉。他如此安慰自己。

  “臭小子,比赛心不在焉的,小心丢了性命。”对方好心提醒后,快他一步离开。

  “齐风……”他又再次听见了她的声音,在岔路口拐弯的地方,她向自己的方向摔过来。他来不及刹车,硬将车头掰向墙的方向,整个人却摔了出去。这次,他真真切切听见她的声音:“齐风,齐风……你不要吓我”

  他竭力伸出手想替她擦去担忧的泪,手却被大脑中枢阻断,眼前开始朦胧起来,她的样子也开始成了雾气。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的感知,却有一股浓烈的血腥从喉咙里渗出。意识消失前,他听见的是她悲恸的哀叫声:“齐风,不……”。

  高三的学习对凌晨来说忙碌不堪。可她总能找到时间捧着向日葵来他病房,在他耳边说很多的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宋杰和宋亚他们考上了大学。而我现在都要去暑假补习班上课,每天大量的习题,脑子都快不够用了。不过庆幸的是,你终于还是留级了,跟我成了同学。”

  她为他一遍一遍擦拭身体,为他换病服:“你都睡了一年多了,再睡生命就浪费掉了……我现在起床就是语数外,每天早晨背单词,然后是古诗文,再来就是大量的数学习题。你知道吗,我最近发现头上有好多根白头发,不知道是念书念傻了……还是在想你”

  她喜欢为他擦拭干净后,在他干爽的额头处留下自己的印痕:“如果你睡的时间太久,或许会让时间冲淡我对你的思念……你觉得会是这样吗?”她终是忍不住流下了脆弱的眼泪。

  “能这样,一直趴在你身边真好”她打开语文课本:“即使你想偷懒也不行哦,我们约定过的,一起考大学。”她还和往常一样轻声为他阅读课文。

  窗帘被一阵风卷起,凌晨靠在床头,缓缓入了梦。在梦里,她与齐风一道来到了那片向日葵园,齐风轻柔地将她搂进怀里,在她那蜈蚣式的眼角处留下他最温柔的印记。和煦的风在他们耳畔不停划过,金灿灿的葵柄在风中“笑”的东倒西歪,却仍是记得太阳的方向。齐风温柔地亲吻着她的秀发,她动人的双眸,和他最喜欢的樱唇。齐风附在她耳边说了无数声爱她的话语,梦中的他温柔极了。她紧紧抱住他,生怕自己醒来。

  黑夜悄入,凌晨挂着失落的泪水醒来,怔然地望向他。病床前,她的泪水浸湿了齐风的病号服,她紧握齐风的那只手似乎被绊动了一下。她微然一怔,而后挂满泪水的面颊动了动,终是露出了那向日葵式的笑容。在那个梦里,她看见帅气逼人的齐风深情款款地向自己走来,而她仍是十七岁那般长发及腰的模样。她还记得那年向日葵开得正值灿烂,露露大大的笑容,像是在为他们祝福。

  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向日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