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篇
玄同懒懒2018-11-05 11:165,553

  世界上没有两片长得完全相同的叶子,所以更加不会有两个性格相同的人。

  有些事谁都可以骗得过去,但是你可以骗得了你自己吗?

  一

  王枫看着窗外不可停歇的暴雨,手里握着一张婚礼的请柬。丁芮邀请他去参加她下周五的婚礼。“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得快乐或委屈,突然好想你……”CD不停送出他现在的情绪。他游离的目光盯着窗外的大雨,仿佛回到了五年前两人相识的那天,那是一场令他终生难忘的大雨。

  那年,他大二,在图书馆的门口,他第一次靠她那么近。虽然他们是同一个班的同学,她还是他们班的班副,却还没有机会与她说过话。王枫看她在屋檐下左顾右盼的避雨,便很自然的上前打招呼,示意自己可以送她回女生宿舍。

  当他以为献殷勤的机会来了,他们的伞下突然多出一个人影。他认出了那个活泼的女孩,是他们班经常爱迟到的苏佳。苏佳挽住丁芮的胳膊嬉笑道:“这么巧,我也没带伞,不介意捎我一段吧。”

  “要不然你先送苏佳回宿舍,我再等等。”丁芮知道苏佳喜欢王枫,想给两人制造机会。

  “我把伞给你们吧,我没关系的。”王枫暗恋丁芮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碍于面子,不敢去表白。即便如此,他也不想造成女神对自己的误会。

  “你们别推来推去了,我有个好办法……”苏佳知道王枫喜欢丁芮,便很自然的将王枫夹在了两人中间,自己勾住王枫的胳膊,让丁芮也尽量靠着王枫,三人紧紧相连在一个伞下。

  王枫夹在中间,进退两难。丁芮反而松了口气,只是同学间的友谊相助,便不再拒绝苏佳的提议,很自然的挽住王枫的胳膊,三人在同一个伞下的身影朝女生宿舍的方向渐渐变小。

  窗外的雨没有停止的欲望,王枫躺在床上想起三人同撑一把伞的局面,便知道了结局。如果当时他再多份犹豫,那他和丁芮是不是会有机会走到一起?

  二

  王枫还记得自己为了丁芮,硬是从自己喜爱的篮球社团挤出时间去参加丁芮主持的文学社。他没有文学细胞,却为了能更靠近她一些,本是他篮球时间的周末,却被他用来强行往自己一根筋的大脑里塞入各种诗歌和文学经典。为了能与她有更多的接触,他常以借书为名出现在她面前,有时她会主动给他推荐一些好看的经典作品和电影。

  丁芮对王枫的感觉并不坏,他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帅气跟五月的阳光一样令人过目不忘。她知道王枫每次看自己时的目光会闪烁着一些与众不同的含义,只是她不能接受。大一的时候,苏佳就在她们女生宿舍放风要追篮球王子的王枫。丁芮有做人的操守,她不愿夺人所爱。或许说,喜欢舞文弄墨的文人都有份属于自己的清高。

  她对王枫的改观是系里的文娱会,王枫作为篮球社团的代表提交了《突然好想你》的一首歌,在台上他边弹吉他边唱歌的那刻,丁芮才发现自己有多不了解王枫的多才多艺。那刻,她的目光一刻不离的盯着台上的他,仿佛一世之久。

  那天夜晚,王枫带着酒气来到她的宿舍楼下,向她表白。她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第二天,却从其他同学那得知苏佳成了他的女朋友。

  王枫回忆起过去那段最为不堪的记忆,那时他甚至有过一瞬间的冲动,想要冲进丁芮的宿舍去质问她为何没有答应自己?因为那是他第一次喜欢一个女生,他并不想就那么稀里糊涂的就终结了。可那时的他终究为了不为难她,放弃了索要他的答案。那次告白的一个月后他和苏佳正式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他也无意间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了丁芮与临系的才子确认了恋爱关系。那晚,他一人偷偷跑到宿舍的楼顶,拧着一扎啤酒喝到天亮。

  酒醉的他在睡梦中给丁芮发了微信,“为何不是你?”

  “是你的眼睛欺骗了你,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美好”丁芮回复了他。

  “我可以等……”他被刺激了。

  “或许我的心和苏佳是一样的……不过我很肯定的一点,她是真心对你的。”

  “有些事谁都可以骗得过去,但是你可以骗得了你自己吗?不要说是为了别人好,难道自己还不如别人重要吗?”此刻王枫希望她能飞奔到自己身边,和自己一样坦然面对。

  那晚,他发完那条信息后,她没回答自己。他知道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

  三

  清晨的阳光撬开了王枫凄迷的双眼,他从梦中醒来,翻着昨晚和丁芮聊天的信息,怔怔的发呆。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表白的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便接到了苏佳的电话:“你现在在哪?”

  “在宿舍呢”他昏沉沉的回答。

  “你下来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十分钟后,王枫下楼,看到苏佳穿着那条他曾相中的那件素白连衣裙,目光怔然一楚的别开,望向脚下的那双白球鞋不愿提起。他曾经想将那条裙子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丁芮,却不料自己的那一眼被苏佳记住,成了他的追忆。

  “去哪”王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去了你就知道了”苏佳卖起了关子。

  王枫被苏佳带去了综合市场,买了一堆生活用品,颇有居家过日子的意思。他只是安静的跟在身后,没有多问。

  快晌午的时间,王枫陪着苏佳吃完饭,两手被苏佳当佣人般使唤着拧了一堆日常用品,眼睛却被她蒙了起来,在她的指挥下用脚推开了一扇门。

  “好了,现在可以睁开眼了。”苏佳开心地在他面前转了一个圈:“看看,喜欢吗?”

  王枫环顾四周,是个一室一厅的小单间:“你租的?”他算是明白了苏佳的用意,想要将自己与丁芮隔离开来。

  “这可是用了我兼职所有的工资租的呢”苏佳挽着他的胳膊:“我想我们都已经是男女朋友了,想有我们自己的私人空间,我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嘛。”苏佳撒娇的依偎在王枫的怀里:“怎么样,有没有点家的感觉?”

  “容我考虑一下……”

  “不要!”苏佳突如其来的吻盖过了王枫的唇,火药味的命令道:“吻我”。

  王枫来不及考虑,被苏佳挑起的雄性荷尔蒙,在未完全醒酒的情况下,与苏佳有了第一次。那是他从男生向男人转变的印记。直到现在他还记得那时的苏佳像极了一只娇小可爱的猫咪,温柔的缩在他怀里,寻找她所认为的安全港湾。

  四

  王枫看着窗外仍是下个不停的雨,自嘲起来:“如果那时没有被荷尔蒙冲昏了头脑,或许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直到现在,他仍是认为那时的自己对苏佳只不过是一种男人面子上的风光,谈不上爱情。

  那时的苏佳很大胆地将他从宿舍拉出去租房同居,使得他能见到丁芮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少。很多时候,苏佳会带着他翘课,两人在出租屋里租碟看电影,或是去超市买些食材,苏佳像模像样的给他做饭吃。看着苏佳为自己的改变,有些时候他甚至贪恋苏佳给自己制造的小家的浪漫。对于苏佳,他感受到了内心的小小变化,不再抵触她的靠近,甚至开始贪恋起来。

  苏佳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王枫还记得自己向丁芮表白的那晚,苏佳也跑来向自己表白了。她喝得满脸通红,在男生宿舍下大声叫他的名字,等他被迫下楼阻止她的时候。她竟大胆的吻了自己,率真可爱的模样将自己所有的窘迫和尴尬顷刻间都压了下去。

  喝醉酒的他被她迎面扑来的可爱吊起了雄性的荷尔蒙,他记得自己主动回应了她毫无技巧的吻。第二天,在他还来不及反应时,宿舍都传开了她是他女朋友的消息。他没有澄清,竟然希望这个消息传到丁芮的耳中,以此测试一下她的反应。他没想到自己弄巧成拙,丁芮也很快有了自己的恋情。

  他心里还有丁芮,苏佳也清楚这点。这也是他和苏佳都不愿触碰,却不得不触碰的地雷。那天是他的生日,苏佳希望给他一个惊喜,便在学校附近的西餐厅订了位子。等他到门口的时候,丁芮刚好和男朋友也一起过来吃饭。他只是多嘴问了一句,愿不愿一起吃饭,今天是他生日。他以为自己的客套,丁芮会拒绝。可是她却没有拒绝自己,两人的烛光晚餐,变成了四人的小party。

  那顿晚餐,他忐忑不安地看着苏佳,生怕她会生气。可是苏佳的脸上却一直挂着笑容,代表自己感谢丁芮和她男朋友的赏光。王枫的目光却偷偷停留在丁芮和她男朋友身上,心里有些沉闷,仿似局外人似的地拼命喝红酒。

  王枫被苏佳扶回了出租屋,苏佳身上淡淡的香气刺激了他男性的荷尔蒙。他如狼饥渴地扯掉了苏佳的衬衣和短裙,苏佳和丁芮的模样开始在他面前来回晃动。他气愤地闭上眼,粗鲁地吻苏佳的嘴唇。苏佳带着怨气回应他的吻,并乘机咬破了他的下唇。王枫的嘴里有一丝淡淡的咸味,他一怔,睁开眼时苏佳已是泪流满面。

  “我们分手吧”王枫用最后一丝清醒开口说道。

  “我不要”苏佳脸上挂着泪水,用吻封住了王枫的口。苏佳带着报复性的回应榨干了王枫身上最后一丝力气。看着他如死狗的沉沉睡去,有那么一瞬间她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如果我就这么掐死你,你会不会还在想她?”苏佳松开了他的脖子,将双手环在了他的腰上,将他紧紧抱住,和他一起沉睡了过去。

  五

  王枫醒来,看着屋里就剩下自己一人,桌上苏佳给自己留了纸条,“我想一个人静静,先搬回宿舍住一段时间”。他松了口气,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也好。他也重新搬回了学校的宿舍。因为谈恋爱,他耽误了很多功课和社团活动,便一头扎进学校图书馆,以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时间过的很快,快暑假了,他打算今年暑假回江北老家陪陪家人。在他要回去的前一个星期的晚上,苏佳主动联系了自己,“这个暑假我想跟你一起回你家,可以吗?”严格来说,苏佳还是他的女朋友,他们并没有分手。

  “你家人同意吗?”他怕家人反对他这个时候在大学谈恋爱,想要找些理由拒绝。

  “他们没空管我”她平淡的语气让他于心不忍,“我怕你不习惯我们家”。

  “只要有你在,哪里都好。”她终是为了爱情,丢弃了自己:“今晚我会在出租屋做好饭等你”。

  七月的炎热似乎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王枫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清凉。他在尝试去接受苏佳给自己的爱情。挂完电话,他哼着小调收拾回家的行囊,却意外接到了丁芮的信息,“现在方便吗?”

  他犹豫了片刻,回道:“我在宿舍收拾屋子呢”

  “可以出来见一面吗?”这是丁芮第一次主动约自己见面。王枫想都没想的问道:“你在哪?”

  “学校图书馆旁的亭子里”

  十分钟后,王枫在学校图书馆旁的亭子里找到了丁芮,她瘦了许多,像束风一吹便散的蒲公英。他止不住脚步向她靠近:“丁芮……”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时,丁芮干瘦的身体已经扎在了自己的怀中:“对不起,我刚分手了,不知道怎么的就给你发了信息……对不起”王枫一怔,只是紧紧的抱着她。丁芮身上那股淡淡的茉莉香气窜进了他沸腾的血液中,他捧着她的脸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丁芮并没有拒绝他。

  那晚,他忘记了和苏佳的约定,在丁芮身边陪着她到第二天天亮。他始终骗不了自己,他知道自己还爱丁芮。他送丁芮回宿舍的早晨,打算跟苏佳做最后的了断。

  “我昨晚打了一夜你的电话,你手机关机。”苏佳从宿友那得知王枫昨晚和丁芮在一起,可她不愿意相信那样的事实,希望他能亲口告诉自己那不是事实。

  “我快到了,手机要没电了,一会儿再说…”王枫打算与苏佳摊牌,他要跟丁芮在一起。推开门,看着苏佳穿着自己的衬衣,托着腮看着窗外,像只受了伤的猫,他又开始犹豫了起来。他靠近她时,苏佳独有的猫的情趣再次刺激了他男性的荷尔蒙,他贪恋苏佳给自己的刺激。

  那个夏天,他带着苏佳回了江北老家,所有人都知道他交了一个可爱的女朋友。

  六

  王枫依约参加了丁芮的婚礼,挺着肚子穿着婚纱的她有些浮肿。王枫在角落里看着自己曾经喜欢的女孩,五年的光阴抹灭了许多痕迹,甚至他都记不起当时的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会喜欢上她。时间真是一剂最好的疗伤圣药,能让他忘记许多不愿意再记起的过往。王枫远远的再看了她一眼,不再留恋的转身离开。在他准备离去的那一刹那,他竟意外与苏佳重逢了,她挽着一个男人神态优雅的向他走来。

  “这么巧……”王枫并不知道苏佳也会来参加婚宴,有些狼狈。

  “好巧,抱歉,忘了介绍了,这是我老公姜阳。”苏佳甜蜜的吻着那个男人向他介绍道,“哎,你呢,老婆在哪?”

  王枫笑而不答,抱歉道:“她堂姐结婚,回老家了”他在为自己掩饰仍是单身的事实。

  “好可惜啊,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带出来让我们看看哦。”苏佳脸上喜悦的表情令他大为吃惊,她似乎忘记了他曾给她的伤害。

  他还记得苏佳跟自己回了一趟老家后,对自己的态度完全不同过去,俨然一副管家婆的姿态,对他所有的事情都斤斤计较起来。他喜欢听轻音乐,苏佳喜欢特别吵闹的音乐,曾多次将他存在电脑里的好多轻音乐都删掉了。苏佳喜欢吃辣,他一吃辣就会胃疼,即便如此苏佳仍是不愿放过用辣椒来折磨他。苏佳还不喜欢他一到周末就去打篮球,希望他能窝在出租屋里陪她一起看电影或是做饭给她吃。

  他曾经认为的猫一样的女孩,突然在他未意识的某一天变成了一只老虎,对他张牙舞爪起来是他最受不了的。他开始逃避苏佳对自己过分的好,经常躲回男生宿舍,或者经常关机,让自己暂时人间蒸发。可苏佳总会用各种威胁让他对她妥协。他越来越厌倦这种猫与老鼠的生活,最后和苏佳在出租屋里发生了争执,苏佳一气之下将他所有的东西从屋里丢了出来,气得他连夜带着所有的东西从南五环走到北五环投奔了社团的师哥。为了断绝苏佳对自己的纠缠,他果断换了手机号,从学校请了长假,并正式步入了社会。

  五年后再见,他对苏佳谈不上爱与恨,只是感谢她让自己早熟了,让他知道除了爱情外,生存的重要性。丁芮却不一样,她仍是自己心目中那朵神圣的花蕊。即便如此,五年后再次见到她,曾经的喜爱也被时间洗刷的不剩多少。

  王枫从里面走了出来,树荫下,抬头看着隐约的光芒,所有的树叶都在随风而舞。其实世界上并没有两片长得完全相同的叶子,所以更加不会有两个性格相同的人。丁芮如果是白色的茉莉,苏佳便是带刺的红玫瑰。在他还来不及反应时,那枝头上的刺已经扎进了他的皮肤,渗进了他的血液里,才会令他反复着迷她的火辣和痴情。

  “祝你幸福”王枫留下最后一句后,转生离开了丁芮的婚礼。这句话既是对苏佳的祝福,也是对丁芮的祝福。因为他们曾爱过。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突然好想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突然好想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