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同处一屋
巨野泽2017-05-20 16:063,207

  桑椹解开衣服,对着镜子露出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材.余光投往玻璃墙后的婚床,心头多了些埋怨.

  如果那个男人在的话,也许现在就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洗热水澡.虽然没有人能够否认自己的美,但是也没有人能够欣赏.这样的美,又怎么样呢?只不过是把自己的寂寞衬得更可笑罢了.

  桑椹双手负后,手背贴到自己隆起的娇臀处.柔滑的质感经由手背传到心头,面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将目光落到浮起的小点上自语道:“只可惜洛飞总顾着别的女人的好.不然,倒是可以尝尝我的味道.“

  “我心里也明白,许多人愿意和我相处,喜欢与我亲近,倒不是因为我性子柔和,谈吐自有一番教养.而是,这美妙的色身总能给人一种审美的满足,才引得人们愿意亲近我来.”

  其实,虽然人们常以“情欲”自诫,但是又如何戒得掉?

  接近美人就如同接近鲜花美酒一样.即使得不到,但闻闻花香酒香,也是一番美丽的感受.当然了,如果能够一亲芳泽,就更好了!

  热气蒸腾,模糊了镜子里面她的脸,在心里,出现了别人的脸.

  有时候,大学的男性同学会刻意请我一起去散步或者逛街买点东西.尽管我心里能够察觉他们对我的小小心愿,可是也只能放在心里.

  本来以为结婚之后,我就可以把这种心愿在自己丈夫面前表达出来.可是,他却~却连解开婚衣来把玩风景的兴趣都没有.想想我也真是可怜可笑可叹可惜啊.

  水篷头的热水洒到胸前,桑椹竖起手掌夹着胸前一方雪白下的两丘隆起,俏脸微红的用力将它们挤在一起.

  想像着并不是自己的手,而是洛飞的掌.并不是自己非他不可,而是不论如何已是与洛飞举行过婚礼,不论是名义上还是实质上,她都是他的妻.

  既然都是他的妻,眼前这波最让男人迷恋的美丽风景,难道不是该由他来一手掌握与把控?

  桑椹心安理得的沉浸在自己的相像当中,任热水喷到自己雪白的脖子上,流过胸前,淌过小腹,从身上滴落下来.

  水不够热~~

  她睁开眼睛,把水温升高,口里小声说道:“把水温升高,升高到有男人的温度!烫烫的灼过我的身体,这样才能让我感到舒适~~呜呜~”

  想是这样想,可是,梦终究是梦.

  桑椹余光落到婚床上,那里没有人,没有别人,没有男人.本来自己昨天结婚了,鞭炮烟花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响着,亲人朋友祝贺的影响似乎还在眼前.喜庆未满!

  可是,现在,却只有一套大别墅和一个管家陪伴着自己.感觉自己像是被关在笼中的金丝鸟.

  已为人妇的身份,也让得自己的多数男性友人不再能如过去那般随意的和自己见面;那些女性朋友却又有着自己的生活要过.不需要多久,自己就会被这个夫家和原本的生活圈子所孤立.尽管卧病在床的公公一直强调要护着自己过门.

  可是,从婚礼到现在,自己也才去过的医院的重症护室见过他一面而已.

  可以想见,洛飞是在父亲的压力下才不得不屈服,娶自己进门.一旦,这个在道义上疼惜自己的公公离开世间,洛飞必然会第一时间把自己给“休”了.

  恐怕也是因为早已有了这个打算,所以洛飞才不愿意与自己圆房.

  他是在担心万一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怀了洛家的孩子,到时候不但会影响他与心怡女人的感情,也会多一个人来分自己洛家的财产吧!哼!这样戒备我.难道在他心中,我是这样爱慕虚荣和财富的女人吗?

  想到这里,一股屈辱和不被理解的苦楚从胸中升起.泪水想要流下,哽咽的声音想要发出,可是,桑椹不让!

  她咬着牙,麻木了;再咬着唇,用力咬着,感觉到有一些痛楚,这才提醒了自己,要坚强!

  当一个人被生活的浪潮深深淹没,找不到出路,找不到希望的时候,除了让自己咬牙坚强外,还能做些什么?

  咬牙坚强之后,努力的活着,却是没有出路的苦撑!只能寄希望于明天世界发生变化,让自己走出牢笼,获得新生!不是不愿意自力求生,而是根本不知道如何图存!

  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要怎么处理?

  我现在妻子不是妻子,女人不是女人.有丈夫又没有丈夫,有夫家又没有夫家,有归宿又没有归宿!

  虽然拥有着洛家少奶奶的身份,但却早晚要失去的!我这样的人生,要如何破解?教科书上有写吗?

  桑椹苦涩一笑,双手用力握住,在自己胸前那波柔软山丘上掐出一道深痕,让指甲陷入肉里,这才察觉到痛,慢慢松开自己~静静的看着一圈指痕烙在雪丘上,泛着幽怨的暗红.

  秦安在厨房里面偷吃中午的饭菜.

  最初是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发现.后来察觉没人,便渐渐大吃了起来.

  此时的他,除了脚上的伤口有些痛楚外,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刚刚从火场出来,全身都弄得脏脏的,要是有套衣服可以换就好了.

  对了,我入夜后在这房子里面偷一套就好了嘛!

  天黑以后,我就离开!

  秦安模样清秀,身材瘦长.除去太瘦外,人还是挺帅的.瓜子脸,大眼睛.就是现在太脏了.

  秦安打了个饱嗝,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皱眉道:“要是能再洗个澡就更好了.我身上这味道~连自己都觉得不太好接受!待了那么久,这房里也没见什么人.这都入夜了,也不见人回来.看来,估计和我同处一屋的,就只有白天见到的在3楼的那个姐姐了.”

  也好,只要那个姐姐不下来吵我,我也不去吵她.反正,我整理一下就得出去和凯哥会合了!唉,这次,凯哥也是被逼上绝路啊!这帮天杀的债主.

  想到这里,秦安又再叹了口气.

  他自己心里也知道,那些债主倒不是真心想对凯歌动粗.他们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凯哥的鞋材公司,东欠一个2千万,西欠一个500万.合计起来得欠好几个亿.有的是找人家公司借的,有的是找人家私人借的.有民间高利贷的,有担保公司的,有那种网贷公司的.当然,还有银行的.

  前前后后欠了几个亿,把凯哥的身家全算上,也还不清了.这本金还不清,那利息还得照样滚,那更还不清了!

  可是明白归明白,欠人家的钱总要还啊!虽然凯哥自己也不容易,自己欠人家的,人家也欠自己的.实在让我这旁人也觉得为难!

  现在想出这招“诈死”,也算是把我拉下水了.但也算是让我还了他一趟人情了!

  凯哥让我放这一把火,把几层楼的鞋材都给烧了,当保险就得陪几千万;而且,凯哥也被“烧死”在里面了,那人寿保险得赔接近一个亿啊!

  这些钱都留给他们家里人了.能够还一些钱,就还一些.其它的留给凯嫂和两个孩子生活用了.

  晚上,我去那个有墓冢的公园和他见面,带着凯哥就往我四川老家山里面躲几年.

  等风头过去了,再让他的家人知道这事.这样也是一个办法.也要这凯歌够义气,把我从深山里救了一命.

  一直等到这个时候,才把我用假身份招进公司.这样才能玩这一出“诈死换保费兼躲债”的戏码!

  凯哥真有谋略啊!

  想到这里,秦安不得不佩服起王凯来了.虽然现在王凯的处境也不好.但是,起码他能够在事业鼎盛的时候,就暗暗落了这样一子.这也真的是很厉害了.这样的人,早晚得东山再起.

  到时候,我就陪着他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要多少钱有多少钱,要多少个女人有多少个女人!

  秦安咧开嘴笑了.谁想到好事都得笑啊!

  这一开心,秦安顺手开了瓶饮料,大口的灌了几口,觉得这味道挺烈的啊!随后打了个饱嗝,闻到口中的酒味,这才发觉是酒.

  我的天啊,居然是瓶茅台酒!这味道正宗~~糟糕,喝了这几口,头有些晕了,我得去找些水醒醒酒!

  秦安正心急着想动,却听见门外脚步声响起.保安带着一个厨师模样的人送了饭菜过来,停在门口.

  泰安怕被发现,当即安静不动.

  还好,保安也没进来,只是对着对讲机说道:“洛太太,荣誉酒店送来了晚饭.帮你放在门口”

  正在洗澡的桑椹听了留言,回应道:“好的,我等下去拿”

  保安和厨师一听,便先行离开.

  桑椹稍稍拉开窗帘,看到保安和厨师离开,便随意拿了条浴巾,简单包住身体,但仍然裹不住篷勃欲出的春情.右手放到左胸上刺激性的捏了捏,叹道:“多好的白菜啊,怎么那头猪都不来拱!?真是恨啊~~但是,掌握人生主动权,不能靠男人!”

继续阅读:第3章:姐姐救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桑椹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