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篇
玄同懒懒2019-01-09 18:408,764

  方桐与肖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人不是冤家,做不了情侣,只能是对掐的朋友。肖牧的母亲早逝,他是由在高职当院长的父亲肖敬亭拉扯长大。肖牧还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孩子,为此方桐没少被他捉弄。

  方桐与他有相似的经历,来自单亲家庭,父亲却不是早逝,而是跟着别的女人跑了,丢下方桐和母亲方云卿相依为命。方云卿作为一个婚姻失败的女人,反倒越挫越勇,事业做的风生水起。经她顽强不屈数十年的奋斗,现已拥有数家女性内衣品牌连锁店。

  对于母亲的成功,方桐无动于衷,对于内衣她却兴趣浓厚。方桐拥有父亲遗传的浓眉大眼的俊俏模样,身形高佻,极致的模特身架。数以千次想给母亲的内衣当内模,都被无情拒绝。方云卿作为商人是成功的,作为母亲更是有自己的标尺,她是决计不允许自己的女儿抛头露面的。

  方桐又一次被无情地拒绝,而她唯一可以纾解的场所仍然是肖敬亭这里。她都数不清从小到大自己一有委屈便跑来这里的次数,而他任由她倾诉所有。她能够记得的便是每次都眼泪汩汩的在他温柔的怀抱里安稳的睡去。她过分的占有也引起肖牧的强烈抗议,为此,两人每次见面都如仇人般分外眼红。

  已经亭亭玉立长成大姑娘的方桐仍是率性地推开肖敬亭的书房门,不由分说的一顿哭诉。肖敬亭早已习惯了她的行为模式,熟悉她所有的小细节,仍和过去一样,给她泡一杯热腾腾的奶茶,捧出一堆可爱的糖果放进果盘里。每次看见他熟悉的动作,方桐都忍不住嘟囔起小嘴:“我都说过好多次了,我已经是年满十八的大人了,不要再像对待小孩一样应付我好不好!”

  “可是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当年那个长不大的小公主。”肖敬亭依然记得他们成为邻居的时候,方云卿领着洋娃娃的她过来做客时的模样。

  “完了,完了,我是没得救了。”方桐当年还是不懂事的孩子,妈妈方云卿说洋娃娃的公主装扮是最可爱的。信以为真的她哪里知道自己真打扮成那个模样后,所有小朋友都嫌弃她太公主了,都不愿意跟她一起玩耍。

  “小丫头,今天又是谁让我们家漂亮的小公主生气了?”肖敬亭还未来得及反应,方桐热腾腾的身体已经扎进了他怀里:“我妈非不让我给她的内衣广告代言,气死我了。”

  “你妈妈是为你好”客厅的沙发上,肖敬亭只身直直坐着,好让她继续靠着。方桐还跟小时候似的,索性躺在沙发上,头枕在他腿上:“才不咧,她根本就不相信我的实力。”

  肖敬亭尝试起身,方桐却粘得更紧:“你说我该怎么办,我都已经二十二了,外形哪点比她找的内模差,她为何就这么不相信我呢!”

  “你是长大了,可是在你妈妈眼里,你永远都是她的小公主,高贵的公主是不应该抛头露面的。或许可以找点其他事情做,谈场恋爱,比如说跟牧牧。”肖敬亭将抱枕垫在了方桐头下,起身站了起来。

  “跟他,算了,我们俩见面不掐就算阿弥陀佛了。不对,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那么想赶我走?”方桐起身跟着他来到书房,书桌上的几张女人的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准备相亲,给肖牧找个后妈?”

  “都是朋友介绍的”肖敬亭无息的将它们收了起来。

  “你今年,我记得才四十七呀,仍然是年轻帅哥一枚,考虑照片上的那些,还不如考虑我妈呢,一个年轻的四十五岁女强人。”方桐阴郁的情绪瞬间好转,计划着帮自己的老妈牵红线:“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你们都是十几年的老邻居了,我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一茬呢。”

  肖敬亭没有接过她的新发现,只是将削好的苹果塞进她手里。方桐咬着苹果,从书桌上跳了下来,越看越跟自己的老妈有夫妻相:“虽然便宜了肖牧,有机会成为我哥,不过……我决定了让你当我后爸,我是举一百只手同意。”

  肖敬亭只是象征性苦笑了一下:“你妈不会同意的。”他心里比谁都明白,这辈子他不会与任何女人有再续姻缘的机会。

  “不试试怎么知道,放心吧,我会帮忙到底的。不行了,我快迟到了,我先走了。”方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离开的时候,习惯性以吻脸颊的方式道别。或许在她心里,他早已是自己的父亲。

  看着她活蹦乱跳离开的身影,肖敬亭第一次发现自己真的老了。

  方桐又拐回了母亲的公司,试探性地询问亲妈方云卿的意见。方云卿睨了她半晌,突然启口:“派克,你进来一下。”方云卿正式通知她,从今天起,她是名花有主的人了,无须被别人惦记。晴天霹雳的“噩耗”向她砸来,竟是如此的毫无征兆。

  方桐怒气冲天地瞪着面前这个叫派克的小男生,亲妈竟然瞒着自己,找了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内衣设计师当男朋友。方桐美好的愿望瞬间破碎,两眼尖锐地怒视着这可恶的内衣设计师,以期自己可以生吞了他。

  方桐接到的炸弹式消息竟是连续性的,方云卿甩出一沓厚厚的资料,无情地通知她,下月送她出国留学,去法国学内衣设计,而且还是四年。

  “你是故意的,想要支开我,我不去。”方桐愤恨地瞪着面前不般配的两人。

  “为了你好,你没有拒绝的理由和机会,必须去。”方云卿话完便下了逐客令。

  方桐带着满肚子委屈醉醺醺地再次敲开了肖敬亭家的门:“我把我最宝贝的露露交给你照顾,就四年,拜托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它,千万不要让可恶的肖牧欺负我可爱的露露。”露露是只可爱的白熊犬,是她二十岁生日时,肖敬亭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什么四年,你怎么还喝上酒了?”露露已经被强行塞了过来:“谁又逼迫你不高兴了?”

  “女王陛下要逐我出境”方桐可怜兮兮地倒在沙发上:“你一定要照顾好我的露露。”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醉成这样,你妈到底怎么你了?”肖敬亭几日前在电梯口见到过方桐的母亲,听得她提了一嘴,遂猜测性地问道:“莫非她要让你出国留学?”

  方桐一怔,显然他也知情,便拉长了脸问道:“你和她合谋的不成?”她生气地将脸凑到肖敬亭面前:“是不是?”

  肖敬亭叹息地转身进了厨房,端来一杯糖茶替了过来:“在你很小的时候,她不过为你规划了嘛。”

  方桐很是委屈地重新倒回到沙发道:“是我疏忽了”方桐可怜兮兮地看着肖敬亭:“她找了个小她十几岁的小男朋友,偏在这时将我支开,她就是故意的。”

  肖敬亭终于听明白了方桐的怒气,遂安慰道:“你要相信你妈,她也是为了你好。”

  “你也这么说,你老帮她说话。”你惦记她,她可没惦记你。方桐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去哪?”肖敬亭端出热好的饭菜:“什么专业?”

  “巴黎,内衣设计。”方桐扒拉了几口便不吃了:“她绝对是故意的,不让我当内模,偏偏让我学什么内衣设计。”露露跳进她怀里,她恋恋不舍地亲吻着露露,在看看肖敬亭认真收拾碗筷的模样,泪水又不争气地掉了出来,强行将露露塞回他怀里,直接夺门而去。

  去到巴黎,一切都不再如国内那般舒适顺利,在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她要从头开始一个人生活。每天的行程满满当当,学习设计,学习法语。肖敬亭几乎每天都能接到她哭鼻子的电话,而他仍是和过去一样,当一个称心的听众,抱着她最宝贝的露露。

  时间一天天过去,晃眼方桐在巴黎已经有一年半了,她也逐渐适应了巴黎的生活,努力成为外来的巴黎人。她学习的内容越来越多,所有的时间都给了设计,与肖敬亭的通话自然也就变得越来越少。这天是肖敬亭四十九岁生日,他意外接到她漂洋过海的祝福。方桐在电话里甜蜜地告诉自己,她恋爱了。今夜肖敬亭第一次用苦胆般的笑容祝她幸福,第一次发现自己也可以如此的不重要,儿子肖牧为了陪女朋友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远在国外的方桐记得自己的生日,却又带给自己从未有过的一重疏离。这晚,他发现自己被所有人抛弃了,为自己的老去不禁恐惧,恐惧到他如此厌恶自己必须用年龄来提醒自己不理智的一面。

  当所有人都远离自己时,当所有的祝福都成为过去时,当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那一瞬间时,生活仍需继续。肖敬亭坦然接受当前老去的自己,他决定参加一个中老年旅行团,身心上彻底的放逐一次自己。

  他选择了欧洲的三月之旅,第一站选择了罗马,最后一站却选择了法国巴黎。到了巴黎,他离开了旅行团,打电话告诉方桐他在巴黎。方桐既惊又喜,过去的两个多月,他只给肖牧留了一封信,说自己去国外旅行去了。他旅行为何连手机都关机,给自己来了个人间蒸发。

  偌大的广场上,方桐很快便在人群里发现了他的身影,第一次发现自己对他的依赖超过了过去所有的时候,她飞扑而来,深情地吻住他的唇:“我急的都快发疯了,你出门旅行干嘛要关机?”

  广场中央,肖敬亭错愕地感受着她火热的气息,反客为主回应着她:“现在不是完好无损站在你面前了嘛。”

  这晚,在他乡异国中,两颗相契相融的心灵第一次靠的如此近。方桐心甘情愿将自己交给了他:“这天来得太突然,我还来不及发现,你却早已在我心里生根发芽。”

  “我一再告诫自己我们的关系,你毫无征兆离开,再后来交了男朋友,我才发现我竟然在嫉妒。”肖敬亭第一次这么近这么仔细地将她完全拥有。

  “我本来以为找了个男朋友是件很开心的事,可你无故失踪,我便莫名其妙跟他分了手。每天在巴黎的大街上,我一个人沿着无数条陌生的街道一直走一直走,无数次幻想着能在人群里发现你。”

  肖敬亭没再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两颗交融的心美好的契合在了一起。事实是,他们真的相爱了,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的,现在他们只珍惜对彼此的拥有。

  巴黎的大街到处充满爱情的甜蜜,两人享受着这份浪漫的甜蜜。拐弯的时候,方桐突然停下了脚步,待肖敬亭反应过来时,已被她粗鲁地拉进了年轻时尚的服装店内。在方桐一通折腾下,换了行装的他,更如鱼得水的年轻风发。

  “我妈让我在这里至少待满四年,你会过来陪读吗?”方桐和他喝一杯热饮,两根吸管的那种。

  “在这趟旅行前,我已经申请了提前退休,快成无业游民了,这样的老头你还需要吗?”肖敬亭满眼都是说不尽的温柔和怜爱。

  “要,当然要,大不了我挣钱养你呗。”

  “小傻瓜”

  “就是因为傻,所以才会爱上你呀”方桐双手托腮,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好想时间就停留在这刻。

  为了能在法国陪着方桐,重拾年轻的肖敬亭在巴黎的汉语学校找到了一份教汉语的工作,很快便步入了正轨,正式开始了陪读的生活。

  方桐在内衣设计大赛中获得了最优秀新人奖,在她无数个夜晚的努力下终于得到了回报的果实。这份喜悦的第一个观众,方桐想留给肖敬亭。那晚肖敬亭也算明白了方桐母亲的良苦用心,他很是感激方桐母亲的执意,不让方桐当内模是无比正确的选择。因为这份诱惑只属于他便好。在方桐无数个夜晚的引诱下,也终是有了“回报”,而且还是在她最为忙碌的时候。方桐整张脸都苦了起来,她竟意外怀孕了。

  肖敬亭却是格外开心,在自己即将到来的五十岁生日之际,他的生命里又有了新的生命,是方桐令自己的生命变得异常可贵起来。为了孩子,肖敬亭学着年轻人的浪漫向方桐跪膝求婚,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在方桐无数次的拒绝之后,肖敬亭竟再次玩起了失踪,说是去法国南部参加教学会议。他不在的日子,方桐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她当然愿意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可一想到母亲方云卿都还不知道他们相爱的事实,她就有些惧怕,害怕跟母亲方云卿开口说出这样的事实。还有肖牧,那个生来就与自己不对付的臭小子,她不敢面对他,从小就一直霸着人家亲爹,长大后还诱拐人家亲爹犯罪,长了辈分成了人家后妈不说,还强行给他塞了个弟弟或妹妹。一想到国内的亲人,她的幸福感瞬间就耷拉了下来,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

  在她焦头烂额的时候,老妈方云卿的电话还很不合时宜的拼命响个不停,方桐极不情愿地接起:“妈,有事吗?”

  “你先回国一趟吧,我有事要跟你说。”

  “电话里不能说吗?”

  “我快结婚了,你要回来吗?”

  “跟那个小设计师?”

  “你先回来再说”

  次日,方桐便飞了回来,决定坦白一切。推开门,迎接自己的竟然是肖敬亭,她忘情的法国式热吻惊呆了在场众人,被母亲恶劣的咳嗽打断:“你们俩果真在一起了?”

  肖牧也蹦了出来:“你真打算嫁给我家老头子?”

  “做你后妈”

  “老爸,恭喜你抱得美人归。”

  “老肖,你这是拐骗,竟然跑去法国拐骗我女儿。”

  “妈,不关他事,是我逼他的。”

  “云卿,我们已经相爱了,希望你能成全我们。”

  “妈,我们在一起又不会让失去我,况且我们的孩子都快出生了,你就快要当外婆了。”

  “你在威胁我,逼着我老,派克,这丫头欺负我。”

  “你自己不也找了个比你小那么多的小男生。”

  “你这坏丫头是不是一定非他不嫁?”

  “是”

  “那你呢,肖敬亭,你是不是一定非这丫头不娶?”

  “非娶不可”

  “那好吧,二十一世纪了,我也不要当什么恶人,你们打算何时结婚?”

  方桐太意外了,母亲和肖牧竟这么容易便答应他们在一起了。两人躺在肖敬亭的卧房内:“你是怎么说服我妈和肖牧他们的?”

  “我只是将我们相爱的过程告诉给他们,他们没有理由拒绝我们在一起。”

  “为何骗我说去参加什么会议?”

  “傻瓜,我不这么说,怎么回来说服他们面对我们在一起的事实。”

  “为何不是我们俩一起回来?”

  “这些天你一直都睡不踏实,我不愿意你顶着这些压力,你应该相信我,而不是自己一个人硬扛下来。”

  “我一直都相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方桐躺在他怀中,忽然想起:“那我们还回巴黎吗?”

  “当然,我们的工作和家都在那里。”

  “你是说我们回巴黎结婚,让他们飞过来?”

  “我的夫人真聪明”肖敬亭被方桐的吻封住,长长久久的难舍难分。

  他们飞回了巴黎,参加完方桐的毕业典礼,很快便迎来了双胞胎女儿的到来,而他们的婚礼却始终迟迟不来。肖牧和方云卿都快成了法国公民,飞过来看望他们一家四口的时间远远多于他们在国内的时间,却始终没有婚礼可参加。

  事实却是两人上次国内之行已经领回了结婚证,在巴黎教堂内的牧师祝福下结成了夫妻。他们已经结婚,所以不再需要中式豪华的大场面婚礼。

  一双漂亮的女儿已经三岁会跑,做了外婆的方云卿对女儿强逼无用后,改而找一双可爱的小外孙攻势,得到的回答却是晴天霹雳。他们俩三年前就已经结婚,没有任何亲人的祝福下,他们欣然结为了夫妻。

  不一会儿的工夫,肖牧的视频电话漂洋过海再次轰到:“方桐,你这可恶的该死的丫头,跟老头子结婚,为何都不通知一声?”

  “你不是不承认我是你后妈吗?”

  “小妈,我错了。”

  “晚了”

  肖敬亭在迎来自己爱情第二春的同时,事业也再攀更高之峰。在巴黎汉语言学校攻读了汉语言博士的他,今年也成功获得了教授评选。与此同时,方桐在内衣时尚的设计中再攀新辉煌,获得了设计大奖后,创办了自己的内衣品牌,与母亲联合经营家族的企业。

  是日,方桐将本次大赛中设计的新款内衣套在自己身上,钻进了书房。肖敬亭教授近来要参加汉语言教育的研讨会,正在埋头认真撰稿。肖夫人悄无声息伏在他后背上:“亲爱的老公,您都已经有三个星期不关心你如花似玉的老婆了。”

  “有吗,记得是夫人嫌我太吵,将我赶来书房的才对。”肖敬亭反身将自己可爱的小夫人拉入怀中:“夫人,你确信自己不是在引诱为夫?”

  “有吗?相公正在忙事情,我还是不打扰才是。”方桐从他眼中读懂了含义,欲起身离去,却听见耳侧醉人的磁音:“夫人打算就这么离开了?”

  “为妻的目的已经达到,此时不离去,更待何时?”

  “恐怕不能令夫人如愿了。”肖敬亭期身压了过来:“夫人,仍是这般美艳动人。”

  “老公,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有魅力呢?”肖夫人双臂主动环上肖先生的脖子。

  “现在发现也不晚。”

  “老公,我想老天爷就算给我一大堆年轻的帅哥,我也不愿意将你换走,因为我是这么的爱你。”

  “我也是”肖敬亭用实际行动告诉方桐自己有多爱她。窗外的明亮的月儿都害羞地躲进了云层里。

  方桐却高兴不起来,明明是安全期,大姨妈晚了两个星期仍没动静。验孕棒的结果令她想哭,她再次被无情的宣判——怀孕了。

  肖牧第一个打来了越洋的电话:“小妈,你跟我爸到底有多恩爱我都知道了,请别刺激我脆弱的神经了,我可不想屁股后头有一堆小萝卜头跟在身后拼命叫我哥哥。”

  “你打住!他们是我的孩子,跟你有半毛钱关系。”方桐这次莫名其妙患上了轻微的产前综合症,不太想说话:“老公,你儿子电话。”

  “方桐,喂,你……爸”肖牧怕跟自己亲爹通话,不得不恭敬地叫一声:“爸,恭喜您老又得一宝贝。”

  “爸爸,是哥哥吗?”一双可爱的双胞胎跑了过来,抢去了电话:“哥哥,你是坏人,说话不算数,你说放暑假的时候会过来陪我们的,你骗人。”

  “哥哥没有骗人,等下次有空了,哥哥一定过来陪你们玩,去游乐园,去埃菲尔铁塔,去海边沙滩。”肖牧一副要开溜的架势,碰上一双比自己小二十好几的双胞胎妹妹,他自己都甚是拧巴的不好意思。

  “爸爸,哥哥又想溜。”双胞胎姐姐淘进肖敬亭怀里:“以后不许告诉别人他是我哥哥。”

  方桐沉郁阴沉的心情被一双淘气的闺女瞬时冲散了,她抢过电话:“肖牧,以后上街不许你告诉别人我认识你,更不许你叫我老公爸,都因为你,我老公莫名其妙都老了。”

  “妈妈说的对,你跟我们不是一家人。”电话这头的母女仨乐开了花,电话那头的肖牧脸色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难看至极。

  母女仨再次捉弄了肖牧,一旁的肖敬亭无奈地摇头,接过电话问道:“臭小子,下个月我是不是该当爷爷了?”

  “什么?”三个女人异口同声质疑道。

  “哈哈,总算扳回一局,完胜。”这次换肖牧乐开了花:“小妈,恭喜你成功当上了奶奶。”

  “老公,不带他这样欺负人的”方桐哭哭笑笑傻的可爱。

  “小傻瓜,谁让他是我儿子呢。”肖敬亭轻吻着方桐的额头:“没关系的,大不了以后出门我们装做不认识他。”

  “这个当然”方桐暗恨的不行。

  方桐还未消化完自己再孕一事,却又被无情地告知身份上的变化。接下来的怀胎十月她都是在满满的阴郁中度过地,幸好爱护之神的庇佑,这胎竟是个可爱安静的小王子。

  方桐做月子的时候,不识相的肖牧带着八个月大的儿子再次登门看望。调皮的小家伙爬进婴儿床,无情的小巴掌正好袭在了方桐可爱儿子的脸上,安静的小王子委屈的泪纷纷而下。方桐被哭声惊醒,将面前的“小孙子”丢了出去:“肖牧,带上你的不孝子离我儿子远点。”

  肖牧很认真的看着做了妈妈的方桐,做梦也不曾想过这个从小与自己不对付的家伙会让自己呆呆的老爹爱的不能自已,心中暗叹这份冤孽:“作为长辈该有长辈的样儿,瞧瞧你自己,都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一点当妈的样都没有。”

  “带上你的宝贝疙瘩滚回去”方桐在月子里正是不痛快的时候,肖牧偏又不识相,这个时候带上一家大小名为探望,实则鸠占鹊巢,打算长此小住几月。

  “那不行,我儿子出国前就跟我说了他想爷爷想的很,说什么都要过来看看爷爷,留下来多陪陪爷爷。”

  肖牧不提这茬方桐还不生气,这臭小子礼尚往来学他们当初,不通知亲属,不举行婚礼,索性一切从简,就连媳妇怀孕,她也是从她亲爱的老公那得知。肖牧这杀手锏出的她无力招架,无缘无故长了辈分。看着床头爬来爬去的臭小子,她便来气,跟肖牧小时候一样调皮:“不许你再提这事,再提我就跟你绝交。”

  “不提也是事实,谁让你挑谁不好,非得挑我家老头子。”肖牧到今天都未弄明白这两人怎么就有机会走到一起?这高傲的丫头连嫁国王的资格都够了,居然会挑花眼挑上自己没有太多浪漫的老爹:“说老实话,你怎么会选我那没品调的老爹呢?”

  “臭小子,你……老公,他又欺负我。”碰巧肖敬亭端着滋补汤进来,方桐顺势钻进他怀里:“能不能让他离开这?”

  “爸,说真话,这丫头从小就泼辣,从头到脚都没有丁点的贤淑女人的模样,你怎么会看上这丫头呢?”肖牧倒是很不客气地为自己盛了一碗。

  肖敬亭刚进来就嗅到了两人的炸药味,温柔地吻着怀中方桐的额头笑道:“是她的率性,敢作敢为拯救了衰老的我,能被方桐爱着是我这老头子的福气,是我配不上她才对。”

  方桐却捂住了他,不叫他继续下去:“是我该感谢你才是,你是我的亚当,能够让我爱你,是我的福气。”

  “爸,恭喜你,方桐小妈让你再次找回了年轻时的自信。”肖牧很久没有如此认真凝视过自己的父亲,那双和蔼温柔的目光现在只停留在方桐身上:“小妈,谢谢你能够这么爱我爸。不过有一点我必须抗议,如果二位少给我添几个弟弟妹妹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

  “带着你的宝贝从我家出去”方桐再次被他激怒,枕头随之抛来。

  “好好好,打扰夫妻恩爱这种事我果然做不来,就如你所愿,我现在就带着我的妻儿大小回国去,这样我们小夫妻秀恩爱就不怕被我那两个宝贝妹妹打扰到了。”肖牧话音刚落,人已经开溜至门外。

  “老公,不带他这么欺负我的。”为了宣誓自己的长辈权威,方桐这辈子都得与肖牧恶斗下去。

  “小傻瓜,他是在祝福我们呢。”肖敬亭看着儿子逃去的身影不禁莞尔一笑,做了父亲的他果然长大了。

  方桐在他怀里昏沉沉进入了梦乡,安静下来的时候模样也甚是动人。如果时间可以停留,肖敬亭仍希望自己停留在这个年龄,可以让自己多些时间陪她和孩子们。方桐任性的要求他一定要活到一百二那么久,一定要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一起慢慢变老。他答应了她。

  方桐在自己的梦里教小王子叫自己妈妈的时候,可恶的肖牧竟极其不识相地跑了出来教自己的儿子叫自己奶奶。酣梦正浓的方桐不悦地蹙起眉头,嘟囔了一句:“讨厌”。

  肖敬亭温柔的吻拂去了她梦中的不悦,他温热熟悉的气息令她平静了下来,稳稳的进入了梦乡。梦中的她拥有一张最完整的全家福,母亲和她的小男朋友坐在中间抱着三个孩子,肖牧一家三口站在身后,她和亲爱的老公与肖牧并排站在母亲的身后,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幸福的笑容。这是她渴望已久的幸福。她正在拥有,并一直继续拥有下去。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佳偶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佳偶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