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这是病
厘多乌2017-04-28 12:511,336

  纪云舒也思索着,可她倒不觉得案件好玩,反而心中绕着一根长线,无止境的缠着她的心脏,闷闷的,惶惶的!

  正在这时,两米开外的一棵榕树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树,足足有两三个人抱团一样粗大。

  快步走了过去,纪云舒的目光落在了树的底端,树上布满了一条条交织的长痕,树皮更被一层层抽开,暴露出了里头锡黄的树肉。

  而看上去,那些长痕新旧不一,应该是被人长时间抽打的缘故。

  琢磨了一下,纪云舒猛的一个激灵,心底的疑惑似乎有些明了了。

  点点头,嘴上嘀咕了一句:“原来如此。”

  这话被身后的景容听到,走到她旁边,也打量起那棵树来,从底看到上,还是不明。

  “原来如此?原来什么如此?”

  纪云舒指着那一条条长痕,解释:“王爷觉得,这些痕迹是怎么造成的?”

  景容眼皮紧蹙:“看似……像鞭子抽过一样。”

  “没错,就是鞭子,和那个女人撒火时,爱拿鞭子抽树是一模一样的。”

  那个女人,指的当然是纪穆青!

  景容没来得及问,纪云舒却有些兴奋起来,继续说:“看来,周家小姐不仅是强迫症,还是行为性的强迫症,恐怕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

  “你都在说些什么?本王听不明白,捡重点说。”

  古代人聪明起来简直像开了火箭,笨起来,真笨!

  纪云舒问:“王爷,周家小姐的闺房你也看过,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

  “倒的确奇怪,常人的房间岂会布置得如此红一块蓝一块。”

  什么红一块蓝一块,这形容简直了!

  纪云舒沉气,颇有耐心的说了起来:“房间的摆设是按照颜色来摆,看似是井条有序,实则却大有问题,而且那些被子和胭脂水粉周小姐也绝不用第二次,这并不是习惯,而是病,轻的叫洁癖,重的就叫强迫症。”

  “而在房间里,我发现墙上挂着一根鞭子,当我要取下来的时候,那个叫翘心的丫头眼底露出了骇意,而且我碰到她手腕时,她明显感觉很疼,所以我在把鞭子放回去的时候,假装没站稳扶了她一下,同时撩起她的衣袖看了一眼,可是她的手腕上并没有鞭伤,原来,周家小姐的鞭子挥的不是人,而是树。”

  “一个有强迫症的人经常拿鞭子抽打树,这就叫行为性强迫症,轻则影响自己,重则……杀人!”

  周遭冷风嗖嗖,诡异深深。

  被纪云舒这样一说,景容虽然听不懂那些奇奇怪怪的词,但至少知道她所说的意思。

  然而……

  “先生竟然撩起那丫头的衣袖?男女肌肤不可碰触,这么简单的道理,先生竟然不明白!”

  喂,王爷你醒醒!

  你跑题跑偏了啊!

  “王爷,别闹了。”

  “本王没闹。”

  纪云舒扶额,摇了摇头,道:“我想再去周小姐的屋子看一看,兴许还能找到些什么,毕竟那丫头的手腕的确有问题,说不定是被别的东西打的。”

  她转身准备走,景容却一把拉住她的手,问:“不是应该查凶手是谁吗?你一门心思的查这些做什么?”

  “如果想知道一个人为什么会被杀,就得查出这个人的性格以及和她相关的一切,利用这些找出凶手,事半功倍!”

  “原来是这样。”

  “那王爷现在是要去休息了?还跟我一块过去?”纪云舒。

  景容一笑:“当然跟你在一起啊。”

  其实这问题一问出来,纪云舒就后悔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不再耽误时间,她挣脱被景容拉住的手,朝着周家小姐的院子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