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凶手可能不是一个人
厘多乌2017-04-28 12:521,187

  暧昧的姿势实在太撩人,四目交织,一个勾笑玩魅,一个震惊尴尬。

  显然,纪云舒属于后者。

  这小书生,真够俊俏的!

  心底徒升起一股戏弄的蓄意来,景容道:“先生的腰真细,若是阁楼上这几盏灯笼灭了,本王还真以为是抱了个女人。”

  一语惊醒纪云舒,她抬起双手,挥动两袖长袍,用尽全力将他推开,得以解开束缚。

  “王爷请自重!”

  一改方才的娇羞,纪云舒有些恼了!

  景容却面不更色:“晚冬清凉,莫然……开个玩笑也不行?”

  臭不要脸!

  “王爷开玩笑是不是也应该有个度?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被人看到,王爷不要脸,小的还要。”纪云舒语气不好。

  眼看真是把她惹急了,景容蹙眉,却露出满意之色:“还以为先生当真是寡言清淡,冷若冻松,原来……”他低头凑到她面前,坏笑:“先生也会生气啊,妙!”

  妙你妹啊妙!

  纪云舒冷辙的目光狠狠瞪了他一眼,压制心火,沉肩平色:“容王,时间已经不早了,你我在这里斗嘴皮子,如何对得起还未下葬的周家小姐?”

  “那倒是,要事为主。”景容回神点头。

  “容王说了要帮忙,那就麻烦容王待在这阁楼上,小的下去一趟,待会您想法设法的躲起来,只要不让我看见就行。”

  “你在为难本王?这阁楼可躲不了人。”景容辩驳。

  这小书生该不会是报复自己吧。

  纪云舒却已经转身准备下楼,头也不回的甩了一句:“那是王爷的事,动动脑子吧。”

  声音渐远,人已下楼。

  纪云舒走到后方花园,离阁楼有一段距离,也正好是当时翘心所经过的地方。

  选好位置,她眼皮子一抬,往阁楼看去,却空空如也,不见景容。

  于是,她又走到花园另一端,依旧不见阁楼有人!

  正纳闷那尊刁钻的佛是藏去了哪儿?就看到景容从阁楼顶上跃了下来,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她的面前。

  纪云舒只是磕了下眼皮,淡定的看着他,问:“王爷方才藏在哪?”

  “先生那么聪明,猜不到?”

  “猜不到。”

  景容倍感无趣,伸手指了指屋顶:“这种三角形的屋顶,中间凸起的地方正好可以藏一个人,无论底下的人从哪个方向看都看不见。”

  纪云舒这才惊觉!

  三角形的屋顶构架原本就是古代的建筑风格,没想到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一点。

  “所以,凶手会武功。”

  纪云舒的结论一下,自己也有些惊住了。

  而她惊讶的反应却让景容有些意外,沉眸问去:“你在惊讶什么?”

  “我惊讶……凶手可能不是一个人。”

  “有何根据?”景容肃色。

  纪云舒心里琢磨了一下,道:“周家小姐死后,有被人抬起手臂拖拽的痕迹,因此才会导致她肩骨上有一个隆起,而这种隆起形成的原因,必定是由一个力气小的人使劲全力拖拽才能形成,可是一个能翻越到屋顶上会武功的人,力气断然不会小,而且在拖拽周小姐的时候也不可能要用尽全力。”

  景容微眯着狭长冷冽的双眼,也陷入了这团深雾中!

  案子,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