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两桩命案查哪件?
厘多乌2017-04-28 12:521,521

  看县太爷正犯思怵,纪云舒将手臂间的檀木盒夹紧了些,晕深的眸子一勾。

  “大人,周家小姐再过两个时辰就要下葬了,若想再查,就得重新掀土起棺,案子耽误的越久,查起来就越麻烦,这道理,大人应该明白。”

  县太爷搓着手,嘴里“啧”了好几声,皱眉愁苦:“本官当然明白,但是……”

  “但是什么?”

  “这衙门里还有人等着你呢!要不,你先往衙门走一趟,待会,本官再与你去趟周家?定能赶在周家小姐下葬之前。”

  县太爷带着探问的眼神看着她,心里忐忑得不得了。

  纪云舒抬了抬眉,问:“莫非衙门也死人了?”

  “不是不是,是有人找你,就是昨天跟你爹一块到东郊村的公子,今天一早就上衙门来了。”

  “哦?那五具尸体仵作验完了?”

  “可别耽误时间了,我的好云舒,你就赶紧跟本官回衙门吧,周家的事待会再办。”

  不再给纪云舒说话的机会,县太爷拉着纪云舒就火急火燎的赶到了衙门里头。

  这会,景容已经品完了一杯茶,抬眼就见县太爷拉着纪云舒来了。

  到了跟前,县太爷气喘吁吁。

  纪云舒倒是气不喘心不跳的,端端正正的站着那儿,朝正坐在那把梨花椅上的景容瞧去。

  与昨日黑灯瞎火瞧见时有几分不大一样。

  那剑眉星目,分明就揣着桃花眼,那冷傲阴鸷的面容上,也分明多了几丝打趣的味道。

  四目相对,景容也从头到尾将她审视了一遍。

  瞧她白白净净的脸蛋好像更红润了些,也不知是刚才跑得急还是被风吹的,而那深邃的双瞳也更为精神了些。

  只是……

  看自己时怎么多了几分不屑!

  县太爷赶紧哈腰:“容王,下官把人给您带来了。”

  容王?纪云舒一个楞神。

  果然,能让她那如豺狼般的爹都摇尾乞怜的人,真他娘不是小人物!

  衣角突然被县太爷的小动作一拉,示意她赶紧行个礼,别得罪了这尊佛。

  纪云舒倒也乖巧识相,弯了个腰,淡淡道:“小的见过容王。”

  景容眸意深了一下,摆摆手,示意县太爷退到了一边,这才朝纪云舒问去:“纪先生,今日可吃饱了?”

  “吃得挺好!”

  “那昨日可睡好了?”

  “小的一夜未睡。”

  “为何?”

  她跪了一宿,当然没睡好,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纪云舒蹙眉,反问了一句:“容王住在海边?”

  管的真宽!

  好在景容听不懂,反倒一本正经的揣摩起这番话来:“本王住在京城,容王府,不靠海,纪先生莫不是今日睡得太久,脑子糊涂了?”

  你才糊涂,你全家都糊涂!

  纪云舒抬了抬眼皮:“王爷找小的来,该不会只是过问一遍吃喝拉撒吧?”

  “当然不是。”景容正了正色,点了主题:“仵作验了尸体,的确中毒身亡,一切结论都和先生说的一样。”

  纪云舒并不意外,问:“所以呢?”

  “所以本王想请先生去一趟义庄,帮本王再仔细看看,看是否能够再查出些什么来!”

  “尸体可剖开了?”

  “肠子都看得见!”

  “可看得见骨头?”

  “清清楚楚,所以本王才会关心先生是否吃饱了,免得见到尸体时会有所反应。”

  反应,是怕她会吐吗?

  真是好笑,她纪云舒什么没见过,别说是被解剖得血淋淋的尸体,就是腐烂到爬满了尸虫的尸体她也碰了不少。

  纪云舒沉言一刻,朝县太爷看去,问:“两桩案件,先办哪一件?”

  一件是周家小姐的案件,一件是容王的案件。

  先办哪个?这不是为难县太爷吗?

  景容思忖:“还有别的案件?”

  县太爷赶紧回道:“容王,前天咱们城中也发生了一桩命案,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马上就要下葬了,再不查,恐是来不及了。”

  斟酌思量,景容面色凝重,与纪云舒说:“本王的事不打紧,先把你手里的案子办完了,再认认真真的帮本王办事就行,免得你分心。”

  哟!真是个大好人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