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吓破了胆
厘多乌2017-04-28 12:521,519

  衙门

  县太爷这会还在休息,昨晚在东郊村忙了一宿,刚眯眼不到一个时辰,外头的衙役就来敲门了。

  “大人,有人击鼓。”

  县太爷翻了一个身,又没了动静。

  “大人,有人击鼓。”

  县太爷不情不愿的从床上了爬起来,穿好了官服官靴,慢吞吞的上了堂,眼睛还没睁开,就一拍惊堂木。

  “何人击鼓?”

  堂下,两名男子身着华服长袍,一前一后的站着,前者眉骨透着贵族的英气,后者佩戴长剑一股勇气。

  景容在堂上四处寻看一番,并不见昨日的那位小书生。

  县太爷持久不见人抱上姓名,大拇指揉了揉眼,这才睁开,看清了前来的人。

  那不正是昨晚在东郊村与纪书翰一同前来的公子吗?

  “来者何人?为何击鼓?”县太爷按规矩还是问了一遍。

  “大人,我家公子今日来,是找那位画师的,麻烦你叫她出来。”琅泊道明来意。

  “找云舒的?”县太爷轻声嘀咕了一句,手里掐了一把算盘,抬眼说:“纪先生今天不任职,你们改日再来。”

  “她人在哪儿?”景容出声。

  “她在哪儿本官怎会知道,若没事,便赶紧离开吧,衙门外头的鼓可不能随便敲。”县太爷原本就没睡好,自然有些不耐烦了。

  景容面无表情,朝琅泊看了一眼,琅泊明白,从腰间掏出一块牌子,亮了出来。

  “刘清平,睁大眼睛看看。”

  哎哟,竟然敢直接唤他官老爷的名讳!

  县太爷大气,起身拿上惊堂木准备拍,却猛然瞧清了那块令牌上的字。

  手里的惊堂木“哐当”一声掉了下去。

  当即便提着官服,哈腰走下高堂,恭迎上去,双脚哆嗦,“扑通”跪下了。

  “容……容王,下官有眼无珠,不知是……是容王驾到,有所怠慢,还望容王恕罪。”

  景容瞧了他一眼,这小样,脸色倒是变换得挺快。

  “不知者无罪,本王也不想惊动太多的人,就不用行大礼了,起来吧。”

  “谢……容……容王。”

  县太爷惊出了虚汗,双腿抖颤得厉害,半会才站起来,可身子却挺不直了。

  “不知容王前来是……是为了什么?”

  琅泊嘴角一翘,替景容开了口。

  “方才不是说了吗?今日来,是找昨日那位画师,你让她立刻出来。”

  “这……”

  “这什么这,一个小小的画师,难不成还端起了架子?”

  县太爷赶紧摇手:“不不不,下官这就派人去把她找来。”扭头对衙役道,“还不赶紧去把纪先生找来。”

  “是。”

  衙役撒腿就去了。

  县太爷唯恐怠慢了这尊大佛,又是哈腰,又是陪笑脸的把景容和琅泊请到了后院休息,泡了一壶上等的茶,自个站在一旁,此时还哆嗦着,抬着衣袖狂擦汗。

  这锦江城,何时来过这等大人物啊!

  景容品了一口茶,锦江盛产茶叶,茶香扑鼻,入口就甜,名不虚传。

  “那位画师是什么人?”景容开口。

  “她叫纪云舒,是咱们锦江城出了名的画师。”县太爷答。

  “如何出名?”

  “这些年,咱县城里多了不少的腐尸和焦尸,都无人认领,自打纪先生来了后,不管是腐尸还是白骨,准能画出死者生前的样貌了,不仅如此,她还替下官破过不少的案件。”

  县太爷像是脸上添了金,很是得意。

  “这么奇的人?窝在这小小的锦江城,倒有些屈才了。”琅泊说时,有意无意的朝自家主子看了一眼。

  似乎绕有深意!

  景容挑了挑眉:“只有这些?”

  县太爷一想:“纪先生性子不好。”

  “怎地不好?”

  县太爷支支吾吾:“不……大喜欢说话,性子冷了点。”

  冷?有多冷?

  景容端杯,又酌了一口茶。

  不到一会,衙役进来通报。

  “纪先生正在屋子里睡觉,说今日不出活。”

  县太爷脸色猛的泛青,虚出了一身冷汗。

  一面是被他视为珍宝的纪云舒,一面是权利在上的容王,这下可把他难住了。

  这队,可得好好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