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糜毒
厘多乌2017-04-28 12:511,154

  “先生会不会弄错了,我女儿死后,仵作来看过,死亡时间就是前天清晨。”周老爷不解。

  县太爷也有些慌了,凑到纪云舒耳边,轻声道:“云舒,你可别弄错了,仵作可是来验过的。”

  “我不会错。”

  她回了他一句。

  县太爷梗塞,不说话了。

  纪云舒看着周小姐肩膀上,被自己用尖刀切开而露出的肩骨,说:“我说过,人的尸体会说谎,可骨却不会,仵作根据时斑判断,周小姐的确是前天清晨坠楼时死的,可是周小姐肩骨上这个隆起状,只有在人死后的半个时辰里才能形成,而根据这个隆起的硬度、形状和青紫的色泽上来看,就足够说明她的死亡时间就是大前天的晚上。”

  “那为什么仵作说是前天清晨?”

  “因为仵作忽略了一点,大前天的晚上,下了一整晚的大雨,温度只有零下几度……就是很冷,这都会影响人的肝温,从来影响了仵作的判断,但是骨不会。”

  都怪这个年代没有先进的技术,不然她也不至于花费这么多功夫,还要切开周小姐肩膀上的皮肉来进行自己的论证。

  真是遭罪了一个死人!

  周家的人虽然听不懂那些专业术语,却也明白了纪云舒的意思。

  周夫人眼睛里淌着泪,颤颤的问:“那……那我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

  “是啊,我女儿到底死的?”周老爷也有些着急了。

  纪云舒也不急于解释,戴着手套直接将手指伸进了周家小姐腐烂的嘴里,搅拌了几下,然后从自己腰间拿出了一个糖莲子丢了进去,等了片刻,再将糖莲子从周小姐嘴里掏了出来。

  原本橙色的糖莲子,竟然变成了蓝色。

  “周小姐,是中毒死的。”纪云舒下了结论。

  “中毒?”周老爷诧异:“仵作没说是中毒死的。”

  “当然,验毒就要验喉,可是这种毒并没有入喉,仵作当然验不出来,昨天我给小姐作画时就发现她的内齿里有一片黑色。”

  说着,她直接将周小姐一颗松动的黑牙齿拔了出来,继而说。

  “这种毒,叫糜毒,来自于西域,不入喉,只入齿,沾了一点点就得死,检验这种毒的方法就是用淀粉,毒液遇到淀,就会变蓝,糖莲子上正好沾了淀,再碰上这种毒,自然就变蓝了。”

  周老爷险些没站住,瞪大了隐隐发红的双眼,声音发颤的问:“到底是什么人要害我女儿?凶手到底是谁?我女儿自小乖巧懂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绝对不会得罪别人的。”

  “周老爷别着急,既然小姐没有出过府,那就是死在府中的,查起来不难。”

  “纪先生,你可一定要帮我女儿找到杀她的凶手,你就是我周家的恩人啊!”

  “周老爷言重了。”

  纪云舒觉得有些别扭,淡淡的点了点头,将手里的牙齿和那颗变色的糖莲子放在了一边,脱下满手是血的手套。

  走到之前那名丫头面前,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丫头此时还眼泪汪汪的,抬起头回道:“奴婢叫翘心。”

  “翘心姑娘,我再问你一遍,你家小姐从阁楼上坠下时,你到底在哪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