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开馆
厘多乌2017-04-28 12:511,793

  纪云舒可不领情他的大方,只当这是应该。

  毕竟,王爷得有素质!得明白先来后到的道理!

  “多谢容王的理解,那小的就先退下了。”纪云舒俯首。

  “本王跟你一块去。”景容起身道。

  纪云舒面无表情:“容王身娇肉贵,周家这会正在办丧事,怕是会冲撞了容王。”

  “身娇肉贵?”景容眼皮子一皱,“先生是摸过?还是看过?”

  暧昧调侃的话,让纪云舒忍不住偷偷白了他一眼。

  “小的只是怕……”

  景容打断了她的话。

  “不怕,本王正好闲着,何况是低调前去,断然不会打扰了先生办案子。”

  纪云舒懒得与他死缠烂打,最后,还是同意了,说到底,他是容王,她一个小小的画师只有遵命。

  县太爷也领了几个衙役,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去了周家。

  前往周家的路上,纪云舒走在前头,景容跟在后头。

  瞧着那精瘦玲珑的人儿,一席墨色长袍,走路也似是带着轻风,文文雅雅,特别是那寡而平淡的双眸,透露着一股灵气,实在不像与那些死尸打交道的人!

  缓时,景容的唇角渐渐染上一抹探索性的深笑,耐人寻味。

  没多久,便到了周家府邸的门前,伴随着惨烈悲壮的哭泣声,周家小姐的棺材正好抬到大门口。

  县太爷让人把抬棺材的人拦了下来,他快步走到周老爷跟前,道。

  “周老爷,下葬的事得再缓缓。”

  周老爷脸色一沉,紧皱眉头。

  “刘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

  话未说完,周夫人冲上来,就狠命的拍了县太爷一掌,哭喊着:“我女儿惨死,你竟然带人拦在这里,不让我女儿下葬,你居心何在啊?我苦命的女儿,是为娘对不起你啊!”

  “周夫人,不是这样的……”

  “你们赶紧让开,我女儿生前已经遭罪了,死了还要受这种气。”

  周夫人哭天喊地,就差没晕过去。

  都说男人拿妇人没辙,这话说的一点没错!

  县太爷杵在哪儿,一双无奈的眼睛盯着周夫人,全然忘了此次前来的目的。

  看这番景象,纪云舒摇了摇头,上前,伸手扶住周夫人的手臂。

  “周小姐的确命苦,年纪轻轻就葬送了命,生前如此爱美,死后却面目全非,也不知道多大仇多大怨,竟要以这样的方式残害于她”

  这话不轻不重,却让周夫人猛然一惊,反手抓住纪云舒的手腕,满眼惊愕的看着她。

  “你说什么?什么仇?什么怨?什么残害?我女儿是被人害死的吗?”

  “夫人心里的疑惑,在下自然会为你解释,倒不如命人先将棺材抬进去,堵在门口,终究有些难看,”

  周夫人楞了一会,才狂点头,赶紧命人把棺材抬进去。

  一旁的周老爷凑到县太爷面前,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官也不大清楚,总之里头大有玄机。”

  玄机?

  周老爷叹气,甩了下衣袖,转身跟在棺材后也进了府。

  纪云舒在县太爷准备进去时,拉了他一下,小声道:“大人应该等人把棺材抬出来再拦,堵在门口,晦气。”

  “是是是,欠妥欠妥。”

  可不是,县太爷这会也后悔死了。

  所谓,堵人棺材在门前,来年祸事惹连连!

  这县太爷,当的可真糊涂。

  纪云舒无语,迈步进府,不想再耽误时间。

  身后的景容提起了兴致,轻咛了一句。

  “有点儿意思。”

  棺材被重新抬到了后院的堂屋里,大家都围在周围,一双双好奇的眼睛盯着纪云舒。

  “把棺材打开。”纪云舒道。

  几个家丁互看了一眼,又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周老爷。

  周老爷吞了吞唾沫,询问:“纪先生,我女儿倘若是被人加害的,为何你昨天不说?”

  “昨天有些累了,不想查。”

  就是任性!

  周老爷梗了一下,竟无言以对,冲着那几个家丁点了下头。

  几个人这才将棺材盖掀开。

  尸体散发出来的腐烂味混杂着棺材的朽木味,散发出来,让人作呕。

  大伙忙着拧鼻皱眉,纪云舒却不紧不慢,从腰间掏出皂角粉撒在棺材周围,目光往棺材里探去。

  周家小姐糜烂的模样此刻变得更为狰狞,脸上的烂肉也从鲜红变得惨白青紫,而原本吊在眼窝里的一只眼珠子已经脱落到头发上,黏糊糊的。

  大概是因为天气潮湿的缘故,脸部已经膨胀得微微炸开,骨肉相连,血丝密布。

  下一刻,纪云舒将手伸进棺材,扯住周家小姐的衣裳,掀开,露出白皙的肩膀。

  这举动,惊着了所有人,男丁下意识的低着头,不敢看。

  “纪先生你这是?”周老爷脸色一青。

  纪云舒捏了捏周小姐的肩膀,满意的点点头:“幸好幸好。”

  幸好?人都死了,她还说幸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