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受?兽?
厘多乌2017-04-28 12:521,500

  到了东苑,管家安置两人住下,一间大阁,里面分左右两间房,中间挨着内厅。

  这不就是酒店套房的布局吗?

  纪云舒可不乐意了,朝那管家说:“可还有别的房间?”

  老管家佝偻着腰,身上穿着送丧服,连着丧帽戴在头上,以至于低着头时根本看不见模样。

  他毕恭毕敬道:“先生,整个东苑就属这两间房最干净,你们是贵客,老爷吩咐了,不能怠慢。”

  “可是……”

  景容出声:“纪先生只住一晚,何必这么麻烦,我看这地方不错,挺安静,晚上休息也不会被打扰。”言罢,与老管家说:“这里不需要你了,去忙吧。”

  “是,那两位好好休息,我待会让下人们过来伺候。”

  管家依旧低着头,朝院子外退了去。

  纪云舒最厌景容那种主子像,忍不住说了一句:“这可不是容王府,王爷吩咐周家的下人时,怎么跟在自己家似的。”

  小家伙,说话真逗!

  景容笑笑,双手往后一背,掀袍迈步,进了屋。

  还不忘冷不丁的甩一句:“洗洗手再进屋,本王闻不得那股尸味。”

  “……”

  她是倒了八辈子霉,怎么摊上这么个闷骚犯贱的王爷!

  在屋外的水盆里洗了手,纪云舒进了屋,就看景容坐在内厅里上下看她。

  “可洗干净了?”

  纪云舒无语,忍着想狂揍他的冲动,直接将双手摊开在他面前。

  景容眯了一眼,看她手掌上还有水印,泛着光,晶莹剔透。

  下一刻,他便出手一把捏住了她细腻的手腕,嘴角勾着玩味的笑:“都说男人的手粗狂有力,怎么纪先生的手却细皮嫩肉?莫不是擦了胭脂水粉?”

  手腕被突然一抓,纪云舒本能的紧握双拳,手腕扭动着挣扎起来。

  “还请王爷松手。”

  “不松。”

  “疼。”

  “哪疼?”

  “手疼。”

  “那也不松。”

  他是铁定主意打算逗她一番了,嘴角上的坏笑越演越烈,手用力一扯,将纪云舒拉到了他跟前,另一只手顺势捏上她精瘦的肩膀。

  有板有眼的分析起来:“这骨架也够小,难不成从小没饭吃?还是从小性子不好,被人打到大?”

  活脱脱的现代版段子手啊!

  纪云舒身体贴向他,之间不过一个拳头的距离,她矮他一个头,目光正好直视在他的胸膛上,男人炙热的体温扑向鼻尖,让她的心赫然一紧。

  一个激灵,用力将他推开。

  “王爷别太过分了,小的可不是受。”

  受?兽?

  景容思量了一下这个字,鄙夷一笑:“就你这种还想称兽?本王看,你就是一只长着尖爪的猫,中看不中用。”

  “你……”

  纪云舒气得差点没跺脚,牙贝咬得“啧啧”作响。

  可是,她奈何不了他。

  现下也总算明白一句千古哲理!

  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却作不掉我的样子!

  景容见她一副忍得有些憋屈的模样,一脸“我赢了”的傲娇样。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丫头突然端着饭菜进来了,打破了这场无烟的硝火。

  领头的丫头行了一个礼:“老爷吩咐给两位先生做了晚膳,饭菜若是不合胃口,奴婢们再去给两位先生重新做。”

  饭菜一一上桌,有鱼有肉,可比纪家的伙食丰盛多了。

  纪云舒眉眼忽地一暗,朝领头的丫头问去:“姑娘,你们家小姐只有翘心一个丫头吗?”

  “不是,还有素云。”

  “哦?方才她也在吗?”

  丫头摇头:“素云几日前家里有急事就回去了,估计今晚能回来,先生是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你们也去休息吧,不用在这伺候。”纪云舒摆摆手。

  几个丫头低着头,出去了。

  纪云舒脸色沉了下来,心里正在琢磨着什么,一转眼珠子,正好看到景容带着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王爷不仅有抓人手腕的癖好,怎么还爱这样盯着别人看。”纪云舒语气不好。

  一改方才轻浮的模样,景容严肃的问她:“你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女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