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自我疗伤
我说笑话2017-04-23 16:302,292

  我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恍恍惚惚间感觉身体的像是正在被高温的钢炉煅烧一般,每一寸骨头里透着炙热难忍的疼痛,从里向外,就好像要裂开一般。整个人的意识一直是半梦半醒的,我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用不上力气。

  “这个家伙…”听这个声音应该是苏秦傲吧,他似乎在我的旁边念过很多遍经书呢,有的时候是《心经》,有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经书,反正咪咪叭叭的好讨厌,要是我能睁开眼睛的话,早就让他滚得远远的了。这小子现在又在说什么:“身体已经伤成这个样子,竟然还为了救人使出五行觉醒级别的奥义吗?”

  “是啊!”这个声音应该是邓奇峰:“那么霸道的招数竟然是从已经伤成这样的身躯里面施展出来的吗?”

  “喂、喂,你小子,”我内心生气无比,却苦于说不出话来:“什么叫残缺,我缺胳膊少腿了吗,哎哟!”全身阵阵炙热的疼痛很快就将我的思绪打断。

  “哥哥!”有个小手紧紧的攥着我的手,肯定是小熙啦,透过她小手震动的幅度和力度,我可以感受出她那殷切的关心呢。

  “唉!”月落的叹惋在我的耳边响起,接着我就感觉有冰凉的手巾在我的脸上轻柔的擦着,这种动作所带来的清凉的感觉对于全身炙热的疼痛来说,固然是杯水车薪,但是至少让我的意识渐渐向清醒靠拢了一步呢。

  “咦!”我试图调动身上的真气来疗伤,但是全身上下都被那炙热感与无力感占据着,根本用不上力气。

  “嗯,这是?”我忽然感觉我的头被人用手臂托起,抱在了怀里,嗯这香味,还有这柔弹的感觉,哇撒,月落的身材果然不是开玩笑的啊:“呜、呜”在给我灌水吗,带着汽油味的黑水慢慢的渗透进我的嘴巴里,清凉刺喉:“好吧,就是现在!”

  “什么?不是开玩笑的吧。”苏秦傲惊讶的声音响起。

  月落赶紧停止了喂水的动作:“怎么了?”

  “喂、喂,快继续啊。”我心里着急的道,这小子为什么在这个关键时刻捣鬼。

  只听苏秦傲继续道:“快,继续给他喝水。他竟然借着水流的力量,将真气引往全身医治伤病吗?果然不愧是身为西天白虎将的男人,好厉害啊。”

  “哦,”月落一听赶紧继续给我喂水,不过可能因为是激动的缘故吧,这次喂水的力度比刚刚大的多。可恶的是,靠在美人怀里的我,却不能认真的感受那沁人心脾的香味呢,我必须将注意力全部放在水流上,先是利用水流一点点地将散开的真气吸附到一起,然后再带到全身的奇经八脉中,最后让奇经八脉通过水流恢复通畅的循环。

  “哇,好厉害,竟然恢复的这么快吗?”我、佐葬,永远都是人家吃惊的对象!奇经八脉恢复通畅之后,我就可以调动真气来游走全身疗伤啦,大周天气功,这可是每一位武者都会的基本气功吧,但是在我佐葬巧妙的施展下、加上之前人体改造时所具备人体自身愈合能力,配合到一起可就是成了一门上等的疗伤气功哦。真是麻烦啊,要是那个自身愈合能力变成自动愈合能力就好了,自身愈合还只是人自己用意识引导人体中的肉体愈合能力进行愈合,要是自动的话,那就完全不用操心的啊。

  “哥哥加油!”小熙更加用力的攥着我的手,嗯,哥哥会加油的呢,大周天天转气在我不断的运功下在经脉里越走越快,一种清凉的温暖渐渐的覆盖了那炙热的疼痛,柔和的真气正在加快疗伤的步伐,这也鼓励的我更加努力的施展疗伤之术呢。

  “嗯,这个腹部破坏的比较厉害。”腹部可是人体中枢要害之地,我被那鼠人伤的不轻,其他地方都恢复的差不多,只有这个地方还需要特别的疗伤呢。

  我施展小周天内丹法,将全身经脉真气都汇聚在这个地方,就像是在攻占一座城池,内力的气波对着这个被伤疼占据的部位,发起了一波有一波的冲击,每次冲刺上一个山头,真气就立刻在哪里进行抢救似得愈合。周围也变得突然寂静了起来,看来他们也是怕影响到我的意识吧。

  “噗!”突然的一声气破响声打破了那短暂的宁静。

  “唔,好臭!”离我最近的小熙用嫌弃的语调说道。

  “唔、唔”我感觉月落的身子立刻扯动了一下,看来也是用手捂住了鼻子吧。

  “嗯!”苏秦傲雪上加霜:“这家伙平时吃的都是什么啊。”

  本人实在是太尴尬了,看来是急于治疗腹部过头了,所以一不小心用菊花散发了一阵香气,你们至于这么嫌弃?

  “不过他溃烂的腹部,”总算有个人没嫌弃我,注意到了我努力换来的成果,邓奇峰说道:“已经渐渐地愈合了呢。这么重的伤竟然这么快就基本上全好了,果然这个家伙也是个猛男哦。”

  “现在就让他好好休息吧!”月落我从怀里又放到了软垫上,我的头部立刻感到周围空虚了起来:“大家都不要打扰他了,相信他很快就会醒转的。”

  “诺!”我缓缓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渐渐的变得清晰了起来,我看到大家都坐在山洞里面呢,说话的几个人围在我周围、而其他人则远远关心地看着我,我道:“我感觉其他人确实可以不再吵了,但是,”我望着月落嘿嘿笑道:“你可以多陪陪我,有助于我的恢复。”

  周围还有很多人都像我一样躺在地上,有的还在昏迷中,而有的则醒着发出痛苦的叫声。

  “乱说什么?”为什么我一开口就看见月落眼里腾腾直冒的火焰:“你一睁开眼睛,就是这么的不正经。”

  “正经,呵呵,”我从软垫上坐起来,眼睛望着她道:“我正经的时候,就是我死的时候呢。”

  “什么?”月落听了我的话一惊,我没理她,撑着刚刚恢复的身子站了起来,缓缓向山洞口走去,我感觉自己需要透气:“这个时代,如果是正经的人,只怕是没办法存活的吧。”

  “好,好厉害,”我的背后传来许多人很低但清晰地敬佩声:“白虎将大人伤成那个样子,竟然只躺了一天一夜,就完全好了吗?”

  原来,我竟然已经躺了一天一夜,真是好长的时间啊,假如是在战争中的话,我只怕很难再醒过来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极武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极武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