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铸就往昔无限错(三)
蒋任平2017-04-16 08:292,445

  且听祝亦恒厉声喝道,“不得放肆!就你这点微末的道行,怎敢在我贤弟面前逞凶!”

  那黑衣女子听到主人喝斥,缓缓低下头,双手死死攥成拳头,斗笠斜下,遮住了眼睛,娇小的身躯兀自轻颤。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古怪,毕航不明其中缘由,只觉这小姑娘周身环绕着一层恐惧,也不知经历过怎样的梦魇?

  沉默了片刻,祝亦恒轻声叹息道,“小奴,我与贤弟有话要说,你自去练剑吧。”

  那黑衣女子也不答话,转身推开柴门,狂奔而出,霎时不见了踪影,只有风雪呼呼灌进屋里,两扇木门被吹得吱呀作响。

  毕航稍觉歉然,心里却愈发好奇,“大哥,这是…”

  祝亦恒起身将柴门掩上,道,“贤弟勿怪,只因愚兄近来所谋之事,与这丫头实有莫大的关系!”

  毕航哦了一声,“愿闻其详。”

  祝亦恒道,“此事当要从七年前说起,愚兄游历至徐国九夷山下,见当地乡民正在举行大丧。丧事本属寻常,我也并不在意,正要离开之时,却无意间听到几个乡民的对话,才知道这村庄里竟发生了一件骇事。”

  毕航道,“骇事?”

  祝亦恒点点头,“不错,村里二十多名壮丁在一夜之间尽数毙命!”

  毕航疑惑道,“一夜之间死了二十多人?莫非是瘟疫所致?”

  祝亦恒道,“期初我也是这般想法,但仔细一琢磨,又觉得不对。按常理推断,如果发生瘟疫,最先罹难应该是体质较弱的老人或孩子,即便疫情较重,丧命的也不可能全是壮丁,其中必定另有机巧。于是我走上前去与几个乡民攀谈,才知道这场灾祸竟是妖魔作祟!”

  毕航眉峰微皱,“妖魔作祟?”

  祝亦恒左手握拳,指间关节咔咔作响,“那几个乡民当中,有一个偻背佝腰的老儿,年轻时做过此地的乡保,在村子里颇有威望。他见我手执长剑,作游侠装扮,便对我说:‘近日九夷山上来了一位大仙,呼风唤雨、神通广大,勒令我等每隔七日,必须向他贡献一名童女,否则就要降下灾祸惩罚众人。’我心想,世上哪有这样的大仙,分明就是为祸百姓的邪魔外道,待我顺手将它除了便是!

  “那老儿又说,‘我等落生在这穷山恶水之地,命格自来低贱,敬天地、拜仙人都是本份,怎敢怠慢!可是要拿自家女儿做祭品,又有哪个父母能狠下心来?大家商量以后,决定把村里所有的牲畜集合在一起,奉献给大仙。九夷山是大仙的圣地,我等凡人不得踏入,所以大家就顺着山道,把牲口赶上山去。本以为大仙收了牲祭,便不会怪罪我等,哪知当天晚上村里就丢了一个女娃,以后每隔七天,必有一个女娃失踪,三个月下来,十几个女娃娃就这么没了。’

  “我越听越恼火,便问他那些壮丁又是怎么死的?那老儿说,‘都是失踪女娃的父兄,这三个月来,大家担惊受怕,没有一天安稳日子。前天夜里,又一个女娃不见了,是村东小李家的闺女。那小李是个苦命的汉子,父母走得早,婆娘生下孩子也走了,留下他和女儿相依为命。如今女儿被大仙抢…哦哟…被大仙接走了,小李就犯了浑,要上九夷山去找大仙讨还自家闺女。那些失踪女娃的父亲兄长听说小李领头,也都跟着上山去了。当天夜里不见回来,怎想第二天早上,他们全都躺在村口,浑身血淋淋、冷冰冰的,早死了…’

  “那老儿说完,又装腔作势的哭了起来,还跪在地上,说什么‘大仙是神人,惹恼大仙就是冒犯苍天’之类的鬼话,我简直快气炸了,终于忍不住,一个耳刮子给那老儿扇了过去。”

  毕航一惊,“他怎能受得了大哥一掌?”

  祝亦恒道,“那老儿虽然愚蠢不堪,但毕竟是普通人,我可不能发真气打他。只不过,我当时正在气头上,一个耳刮子下去,肯定轻不了,把他掀在地上滚了两圈,旁人也都吓坏了,这耳刮子扇得倒是解气,可扇完了我也觉得后悔。那老儿脸颊肿起一大片,半坐在地上,战战兢兢的问我,‘大侠因何殴我?若不说出个道理来,我可要禀告山中大仙,大仙爱民如子,定要惩治于你!’

  “我听他如此执迷不悟,既气恼又心痛,大骂道,‘明明是个妖孽,却被你当成神仙,你这老儿当真老眼昏花,全没半分骨气,如果早些省悟,又何至于酿成今日之灾?此地向南二百里便座着惊雷谷,若是前去求助,我就不信惊雷子会放任这等孽障不管!’骂完,我也不再理他,取道向西,直奔九夷山而去。”

  毕航心中暗赞:大哥外表儒雅,内心却是豪迈,嫉恶如仇,真汉子也!

  祝亦恒继续道,“那时正逢盛夏,九夷山虽不是险峻之峰,但山上草树繁茂、绿林成荫,山路回曲波折,一时也难寻那孽障的藏身之所。我在山里转了大半天,眼看日头隐没,心想若是拖到晚上,就更难寻觅那孽障的踪迹了。情急之下,我仰天发出一声怒吼,以吼声邀战。三声吼罢,除了惊走的鸟兽,山中依然寂静如常,没有半点回应,直把我气得想放火烧山。

  “正在这时,一丝若有若无的腥气顺着晚风自西面吹来,我灵机一动,顺着气味的来源向西面的山林寻去。没过多久,便在一块山崖突出的岩石下面发现了大片血迹,虽然已经风干,但血腥味依然浓重,看来那些乡民就是在此处遇害的。再看那块岩石,斜斜凸起,后面黑黝黝的,想必是个山洞。我越看越是气煞,一声断喝,‘滚出来!’

  “话音刚落,一个身形高瘦的男人跳了出来,轻飘飘落在岩石上,满脸堆笑,对着我拱手作揖,‘我道是谁?原来是云剑诗人祝先生,稀客稀客,哈哈…不知祝先生驾临胡某人的修身之所,有何指教?’我暗暗吃惊,此人一眼识破了我的身份,而我却不知他的来历。惊讶之余,我见他面色苍白,似乎是受了重伤,右手手背上套着一枚利爪,色作琥珀,爪刃长约一尺,薄如蝉翼…”

  听到此处,毕航蹭地站起身来,脱口而出,“鬼狐!”

  祝亦恒道,“怎么?贤弟也知道此人?”

  毕航道,“这倒没有,只是在江湖上听过他的名头。据说此人行事阴诡,凶残成性,善使狐心单爪,专取敌人心脏。”

  祝亦恒道,“不错,残害乡民的罪魁祸首正是这魔宗弃徒,鬼狐胡正昌。江湖传言,魔宗上代宗主鬼迅突然暴毙,他的两个弟子玉面鬼生和鬼狐因争夺宗主之位而反目,一场争斗下来,鬼狐终于不敌,叛出魔宗,渐渐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却不想他竟躲在九夷山中,仍干那伤天害理的勾当。嘿嘿…既然被我撞上了,也算他命中该当有此一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落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落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