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特战小队
让爱随风2017-04-24 21:112,534

  有人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怎么说呢?可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我现在真真体会到新兵的艰苦了。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让我尝尽了苦头,我当时没想到二舅要范连长关照的意思,却是加重对我的军事训练。

  新兵训练三个月之后,我被分到了范连长的侦察连,范连长从新兵连抽出了我和四个选拔出来的优秀士兵,其中有陈沧海和姚勇二个老兵,我们七个人单独加强训练,被称为特战小队。

  我谨记着二舅的叮嘱,严格的要求自己,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我们在操场上和山地里摸爬打滚,我们努力的拼搏着,一步步尝试着去超越自己。

  我们七人除了参加每天正规的训练之外,还要单独接受范连长的训练,很多时候都是范连长手把手教我们射击和单兵作战等,让我们更加努力地勤练和苦练基本功。

  侦察连操练的队列、擒敌拳、战术和体能都难不到我,但五公里的武装越野,的确让我难受,背着按要求携带的武器,如防毒面具、水壶、挎包、子弹袋(含四个弹匣)、手榴弹袋、干粮袋等等,负重约为四十斤左右,虽然我在农村里长大,但体力活家人从来不让我做,训练一结束,我的两个肩膀又红又肿。

  “陶阳!你表现很不错!你没有给你舅舅丢脸!在特战小队你能力最强!但陈沧海的经验最丰富!所以我们连队决定这个队长由陈沧海担任!”范连长将我叫到办公室,微笑着对我说。

  “范连长!那是你教导有方,我知道自己的份量,这个队长由陈班长担任,我是举双手赞同的!”我从心里佩服陈沧海的为人,他在高一任军训教官时,就打破传统观念,不怕输给我,并且还第一时间推荐我做特种兵,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是优秀军人的体现,有这种好队长在身边,我是百分之一百的赞同啊!

  “另外你们六个人又分二个小组,你做为第二小组组长带二个新兵;姚勇做为第一小组组长,他会带好另外两个新兵!别小看这些新兵,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好兵,每个人都有自已的特长。陶阳!你没有什么意见吧?”范连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范连长!你放心吧!我会像对待自己亲兄弟一样的对待他们!在最危险的时候,也不会丢下他们!”我激动地对范连长说。

  “我要你们做一支拖不垮、打不烂的特战小队,优秀特战队员是在战火中造就的;现在没有战争时,你们就在平时的演练中造就,我要你们成为我侦察连的一张王牌,代表连队去参加团部、师部甚至军区的比武。绝不能给我这个老侦察兵丢面!”范连长突然站起来激动地说。

  “报告连长!我陶阳绝不会给你丢脸!绝不会给侦察连丢脸!”我对着范连长行了一个军礼,兴奋地对范连长说着。

  “你徒手攀登训练做的比较好,在各种极端条件下,对我们特战队员体能、技能和心理素质的综合检验就只能是野外生存训练,它能够激发潜能、锻炼协作精神,确保特战队员在实战中实现“一搜见敌、一招制敌、一枪毙敌和一追擒敌”的目标,我和连队领导都决定的从明天开始,对你们特战小队做为期七天的野外生存训练!你回去准备吧!”范连长面色疑重地说着。

  “是!”我对范连长敬了一个军礼,往连队营房走去。

  第二天六点半的时候,我们特战小队七人在操场上集合,范连长和连指导员都来到操场上讲话送行。

  “特战队员们!刚刚范连长已经讲得很精确了,为提高部队维稳、处突、反恐、作战等综合能力,你们要在全连起带头先锋的作用,我和连长等待着你们凯旋归来!出发!”连指导员对我们做最后的思想工作。

  “立正!敬礼!…礼毕!…向右转!…跑步走!”陈沧海传过一系列的口令之后,我们跑步离开了营地。

  陈沧海队长带着我们徒步四十公里,这才让我们休息。这是一片比较少有百姓涉足的原始森林,我们现在每个人仅带一天的干粮和饮用水,剩下的七天就要吃山里的东西了。

  我们全都累得躺在草地上,吃着压缩干粮和饮用水,我们都知道,这还是训练的刚刚开始,真正的艰苦还在后面。

  休息半个小时后,我们背上装备,徒手爬上一个悬崖,我们就在山顶上露营。

  现在是春季,雨水较多,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第二天吃了一些山里的野果实,第三天吃的是山里的虫子和蚯蚓,只有陈沧海是生吃过这种食物的,其他人都是第一次生吃,我们刚吃完就吐了,但是饥饿又迫使我们再吃又再吐,尝试过几次之后,终于将生食吃下去不再吐了。

  在第五天的时候,我们经过一片森林时,发现有不少猎人布下的陷阱,我们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我们正在山路上走着,突然身后有人猛推了我一下,我惯性作用的往前走了几步,“哎呦!”我痛得叫出声来,我的左边踩到了带锯齿的狩猎夹上,左脚钻心的痛,瞬间鲜血就染红了左边的裤角。

  “对不起路太滑,我来帮你掰开!”姚勇边说边走过来,他用力帮我掰开了夹子,我连忙将左脚拿出来。

  “你别动!我帮你伤口上撒一点止血药和消炎药!再帮你包扎一下!”走在前面的陈沧海听到我的叫声,连忙返回来,说完之后他立刻从自己身上的背包里拿出了小医药箱。

  “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不好意思地说。

  “陶阳!你都在山里长大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呢?”陈沧海不解地问道。

  “对不起!是因为刚才路太滑,我碰了陶阳一下,他才踩到狩猎夹受伤的!”姚勇连忙回应道。

  陈沧海十分熟练地帮我包扎好了左脚,又对我说:“我们休息一下再走吧!”。

  “陈队长!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影响到我们这个小队,这点小伤我承受得了!”我不想拉战士们的后腿,一边说着一边咬着牙齿站了起来。

  “好!继续前进!”陈沧海带着全体队员继续往前走。

  山上的蚊子特别多,一个新战士开玩笑地说:“陈队长!山上的小型轰炸机太厉害了!我被炸得遍体鳞伤了!”

  “让他轰炸吧!等他们弹尽粮绝的时候,正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一举消灭它们!”陈沧海回应道。

  全队战士听完,都“哈哈!”地笑起来,我这时候才体会到为什么我们军队在成立之初,爬雪山过草地时,老兵们乐观的精神,原来都是从苦难中磨练出来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这个组的一个新兵告诉我,我脚受伤是因为姚勇故意走前两步撞上我的,当时他走在最后面,亲眼所见此事。

  我不勉感到心寒起来,没想到因为上一次打架的事,姚勇还记恨在心,我要新战士做好保密工作,不要告诉别人,姚勇这种人留在部队只会是一个祸害,是军人的一种耻辱,必须想办法让他离开部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之绝世神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之绝世神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