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无名醋
世味煮茶2018-04-03 16:372,545

  威凤到底还是把凤凰血给了溯夕,连那片凤凰羽也送给他,权当礼物了。

  溯夕问他有何打算,其实紫薇大帝已经给了他自由,他不必再拘着自己。可是威凤摇摇头,说帝君在哪儿,他也在哪儿。

  最后离开太仓之都的时候,威凤还是悄悄在溯夕耳边劝了一句。

  “小兔子,我既盼你能得偿所愿,莫落到我如今的下场,却又觉着他那绝情性子怕是要给你招来不少苦头,且记着我的话,别委屈了自己。”

  看来,威凤是拿自己当朋友了。溯夕很欢心,又是感动,却不知该回些什么。委屈,他从前吃得很多,以后也不会少吃。

  托了三青鸟将凤凰羽先带回茕茕山去,溯夕还修书一封寄给白绒将事情交代一番。逐琊拿着凤凰血一探,果然就查出了疏同的踪迹。

  溯夕探过脑袋一看:“他在哪儿?”

  逐琊回道:“妄想林。”

  说完二人对视一眼,皆有些面色古怪。

  若说太仓之都还是半仙半妖聚集之处,那么妄想林就是货真价实的妖异之处,妖气弥漫,终年不散,凝成一股妖力无边的精魅。之所以叫做妄想,是因为这是一个给予人妄想机会的地方。

  人若要得到自己痴心妄想的东西,那必然要付出代价。只是在妄想林,这更像是一场豪赌。有人做了交易,得偿所愿甚至喜出望外,也有人血本无归甚至偷鸡不成蚀把米。

  溯夕咬了咬指头:“你说…疏同偷了九穗禾,是想去妄想林换些什么呢?”

  “不论他想做什么,我们的任务便是要将他捉拿回去。”

  “妄想林是妖界的地盘,我们要如何进去呢?”

  逐琊看了看远处:“自然要寻个能进去的路子。”话刚说完,一只金色纸鹤扑腾着翅膀从远方飞来,停在逐琊的指间上,逐琊一吹气,那纸鹤翩然打开,露出上头的娟秀字迹。逐琊看完说道:“走吧,已经准备好了。”

  溯夕就这么稀里糊涂地随着逐琊来到了妄想林外,本来他还极好奇逐琊说的准备是什么,待到看清来人之后才恍然大悟。

  飘飘渺渺的妄想林外,站着一位恰如人间四月柳的娉婷女子。她头上斜插着一根碧玉簪子,兰花指捻轻纱袖,一双似羞非羞的含情眉眼,从极远处就等着逐琊慢慢降临。

  才刚站定,就翩翩地上前,夹带着如兰的气息:“纳兰凝恭迎上仙驾临,逐琊天君一路辛苦了。”

  却说纳兰凝的母亲本是炎帝之女瑶姬,奈何她父亲却是妖界的元帅,二人违背了天规私相授受,后被逼双双殒命,瑶姬葬于巫山之阳,精魂化为灵芝。天帝怜悯稚子无辜,将她养在这妄想林边上,仙不是仙,妖不是妖。

  也正因如此,她才能帮得到逐琊。

  逐琊伸手将她扶起:“不必多礼。”

  纳兰凝又多看了逐琊几眼,这才发现了身后的溯夕,十分不好意思:“不知这位天君如何称呼,请恕纳兰失礼。”

  溯夕连忙摆笑脸:“纳兰姑娘客气了,叫我溯夕就好。”

  纳兰凝莞尔,一颦一笑都十足的动人。她一面在前头引着路,一面又对他们絮絮道来:“你们的事儿逐琊天君都已经写信说得清楚了。妄想林里若要做什么交易,那都得等过几日满月的子时,妖气最盛,来早抑或来迟,都是无用的。索性你们要进这妄想林还得做些准备,我已经布置下去了,且先到我的凝玉小筑里坐一坐吧。”

  一进凝玉小筑,溯夕才发觉,这纳兰凝真是下了苦功夫的。从入门的静香到内堂的白瓷茶盅,坐垫上看得出是新换的绣枕,无一不是为的迎合逐琊的欢心。

  其实也不怪纳兰凝做得刻意。她思慕逐琊已久,奈何自己身份尴尬,上不得天,只能屈居此地,好难得才见上一面,自然是掏心窝子地想对逐琊好。

  纳兰凝泡了一壶茶端出来:“明日子时,我会带你们入林。这林中弯弯绕绕,且陷阱颇多,你们务必要速战速决,切莫惊动了妖皇。这茶是特制的,喝下之后能生出些假的妖气来,只是千万不可使用仙术,否则便是暴露了。”

  溯夕一听,脖子一仰就干了下去。

  嘶……这味道,太难喝了。

  纳兰凝像是被溯夕的表情逗笑了,咯咯的银铃声,拿起手背挡在唇前,眼睛弯成月牙。逐琊突然开口道:“你的手怎么了?”

  原来是纳兰凝的手上一个不小的水泡,周边的皮肤微微发红。她猛地把手背过去,低头很不好意思:“怪我笨手笨脚的……”

  不多说什么,逐琊一手拿着她的手腕,把手放到自己面前,另一只手掌覆了上去,微微发出些淡淡的光,显然是在替她疗伤。

  虽说知道没有什么苟且,可是看着纳兰凝红着脸,甚至还感动到含着泪,目不转睛地看着逐琊的神情,而逐琊专心低头查看伤势,两双手交叠在一起,宛如交颈的鸳鸯,这一幕怎么都叫溯夕心里酸得难受。

  妒火中烧,却没有发火的理由与身份。

  即便他心里千千结再怎么拧巴,也不过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却不舍得离开放任他们二人独处。

  只是他自己心里膈应地难受,好比穿了一双小鞋,有苦说不出。

  疗伤算什么,夜幕之后,纳兰凝捧着经书跑到逐琊的房里,说是什么参悟不透但请指教,实际上大家心里跟明镜似的。逐琊倒是来者不拒,认认真真给人讲起经书来,只是纳兰凝究竟听没听进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眼不见为净,溯夕趁着天黑就离开了凝玉小筑,在妄想林边上闲逛,踱步到一处老槐树下,一边拿着枝条抽打树干,一边愤愤地自言自语。

  “都不理我…也不看我…”

  他才抽打了两下,就听头顶上一阵戏谑的声音:“哪儿来的小妖,火气这么大?”

  “哇!!”溯夕冷不丁被吓得弹了一下,四处张望,抬头看去就见槐树上坐着一个着孔青色大袍散发的男人,他瞳孔也是青色的,很有妖异之相。他背靠着树干,一手扶额,指上带着个硕大的琉璃戒指。

  就算不闻那通身的妖气也知道,这是只妖。溯夕嘟了嘟嘴:“你不也是妖吗,做什么吓我?”

  那男人跳了下来,极精致的脸就差贴在溯夕面前,他眯起眼睛瞅了瞅,咋舌:“啧啧,都说兔子性情温和,怎么你这只兔妖这么暴脾气。”

  溯夕几乎要翻白眼去,谁被这么吓一跳也不会好声好气的。他今天心情虽然不好,可也知道不该招惹是非,省的暴露身份,便摆摆手:“对,我是吃肉的兔子!”转身便要走。

  只是他刚抬脚就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样,低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

  缠着他的竟是一条长长的蛇尾!

  那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正好,我最喜欢吃肉兔了。”

  溯夕脖子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很慢很慢,颤巍巍地转过去,就看见那人的青涩眼睛放出光来,舌头吐出信子舔了舔唇。

  我的个祖天爷哟,这是蛇妖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