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澳门第一天,赌输喝酒
江南东风2017-12-31 20:004,092

  “啊,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哦。”

  林筱薇伸着头左看右看,将挡住她视线的男人直接莫视掉。“你,想不想去那里?”男人很识趣,偏头指了下李奕铭刚走过的方向。

  “想!”林筱薇还没开口已有一干人等替她回答了,她跟着点了点头,当是回答那个男人了。

  一天之中得他两次帮助,林筱薇心里顿时充满感激。“你们想玩些什么?”那个男人很有礼貌也很温情,始终在嘴角挂着一抹微笑,“这里有俄罗斯轮盘、老虎机、扑克牌、百家乐……你们会玩吗?”

  “这个……我只知道玩猜大小的。”林筱薇不好意思笑了一下,能来澳门已经像做梦了,更别说在赌场里玩什么赌博游戏,她现在都好迷茫了,李奕铭的魂被那个女妖勾走,而自己握在手里的筹码都不知道该放到哪里去。

  刘兴横与宋学文几人虽是兴致高涨,但奈何对赌博知识也是一知半解,况且手中筹码并不多,想要逐一玩过似乎不太可能,于是他们几人东张西望,像好奇心极强的小孩子。

  “如果想试下手气,可以玩的游戏可多了。我看你们那个朋友今天可能交到好运了。”那个男人瞥了眼在一张桌上玩得正酣的李奕铭与那个女妖,“看来他们的手气不错,不如你们也去试试吧。”

  “没想到你一出手就连赢,”女妖欺身在李奕铭身畔,用酥得要软掉的声音轻呼着:“你可真是我的幸运星。这些是你该得的,另外,这个给你。”女妖嘴吹着香气在他脸上擦过,扭着动感十足的蛇腰缓缓离开,临了还回头给了李奕铭一个魅惑人心的勾魂眼。

  李奕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买了些什么,只知道女人柔软喷着香气的身体贴在自己身上,一颗心早就心猿意马不安分起来,而她悄悄塞到自己手中的纸条明显是她房间的号码。顿时李奕铭像中了头彩一样,兴奋若狂蹦跳了起来,“他妈的,这就是缘分,这就是艳遇啊。”

  “你赢了多少?高兴成这样。”宋学文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李奕铭赶紧收起那张纸条,难掩兴奋的露出满脸春光,“这张台子沾满了我的运气,老宋你试试,保管你大赢。”

  宋学文半信半疑,一边看着桌上的骰子一边叫他:“喂,你去哪里?陪我一起玩。”

  刚走开两步的李奕铭又被赶来的其他几人围住,被他们七嘴八舌围着追问战绩如何。李奕铭一时根本脱不了身,极不耐烦地一摊手:“好啦,好啦,别围着我乱叫了,我玩。”

  “看来你玩这个很在行,不如我们玩几把,谁输就请喝酒。”那个男人出其不意地出声,而他的身子也快靠到刚才女妖站过的地方了。李奕铭一看见这个男人就莫名烦躁,内心不断叫嚣着:谁他妈想和你喝酒啊,老子想和那个女妖喝,再来个酒后乱性。

  “怎么,不敢吗?你刚才可是赢了不少啊。”那男人猛然放下一叠筹码,眼斜睨着李奕铭,似乎很想激怒他。

  酒色财气似乎永远是男人的好朋友。李奕铭刚想拒绝,却在见到一大堆筹码时立马改变了主意,“谁怕谁啊。”他立即返回桌边,也掏出一把筹码对着荷官说:“开小,全押上。”

  桌面上堆起的筹码近万了,从来没玩过这么大的几人都睁圆了眼睛,握在手里的筹码也犹豫不决。林筱薇悄悄靠近李奕铭,低声在他身边说:“只是玩玩而已,用不着赌这么大吧。”

  “老子手气旺,瞎叫买都能中,等着让那白痴掏酒钱好了。”李奕铭好似全身充满了豪气,连带一旁的几人都纷纷受到影响,赶忙跟着他押小。

  赌场最常见到的一种游戏便是玩骰子,也就是押大押小。三粒骰子的点数相加小于或等于10,就是小,如果点数大于11就是大。无论是大或是小,玩家的输赢率皆为一半。当然还会有大小通吃的时候,比如三粒骰子的点数是相同的,但这种概率只有几百分之一。因此这种游戏玩法是比较公平的,也特考验玩家的运气和他们所谓的第一感觉。

  “哦,似乎你己经替我做好选择了。”那男人将筹码缓缓移动,全放到了“大”字里,“你确定你的运气会一直这么好?”

  李奕铭原本想赢了他就走,可他那火一样令人讨厌的眼神紧紧粘在自己身上,令他突然生出要那个男人输得只剩一条内裤的恶心想法。“嘿嘿。”李奕铭不怀好意干笑,故意露出龌龊的眼神并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秒,嘴贱地说道:“我可没兴趣跟裸男喝酒。”

  “哦,哈哈哈。”男人与他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中赌输了第一局。“三局两胜制吧,这才刚开始哦。”

  荷官最喜欢这种豪气的玩家了,干脆又出手大方。

  “快,快点,好让兄弟们也多沾点光。”刘兴横一干人兴奋得就像要发大财似的,紧巴着李奕铭这尊财神爷。而李奕铭也自我感觉非常的好,依然押在了“小”字里。

  “那我这回押数字7好了。”男人的选择没人跟,可他依然玩得很开心。林筱薇偷眼瞧了他一下,快速将几块筹码放到了李奕铭这边。

  “哇,又赢了,又赢了。这回该买大了吧?”刘兴横一边捡筹码,一边问李奕铭。

  “我已经赢了两回了,跟你喝酒就算了,”李奕铭玩着手里的筹码,抬眼懒懒看了男人一眼,“最后这局干脆点吧,我们押上全部。你输了,光着身子在赌场走一圈就好了。”

  三局两胜已经没了再赌下去的必要了,可李奕铭就像中了魔似的,非常想表现一下自己。而一旁的众人除了兴奋外,更想看这出好戏的结果。

  男人脸上略痞气的笑收敛了,眼神沉得像夜里的海,却不断翻涌着波涛,“好,我赢了你陪我喝酒。”

  事情转换得太神奇了,宋学文一边赶紧跟着李奕铭放筹码,一边好奇地看着这两人的表情,脑子里一下冒出许多个怪异的想法。

  李奕铭笑弯的眼来不及慢慢舒展就立马瞪成了圆球状,他不敢相信眼前出现的转变,三个同样的数字滚在一边,而那男人通吃的押注筹码正孤单单的惹人显眼。几百分之一的几率竟然让他遇到了,李奕铭不相信,他指着桌上已经堆成小山一样的筹码抑制不已:“不、不可能,你……你一定……”

  “啊,这回扳本了。我们喝酒去吧。”男人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

  李奕铭对着满脸粲然笑意的男人呆滞了几秒,“那个,我不和陌生人喝酒的。”

  呸呸,呸呸!这是个什么鬼借口。刘兴横输掉全部,正红着眼看这个要怂了的混蛋。

  “里奥,我叫里奥。我们走吧。”

  “……这个,白天喝酒不太好吧。”李奕铭张大嘴巴被里奥紧紧箍着往外拖,而那些刚刚输了全部的家伙正一个个瞪着眼袖手旁观,不怀好意看着他被一个帅气又笑得花枝乱颤的男人亲密挽着出赌场。

  “这……这、没事吗?”林筱薇感觉情况不太对劲,那个叫里奥的男人突然有种令她很担忧的感觉,如果这样的男人被脾气变化无常的李奕铭揍一顿就太不划算了。

  “放心吧,都是男人,喝酒比划也是很正常的。”宋学文给了林筱薇以安慰,随后又对着几人眨了一下眼,“我刚才看到那个女人偷偷塞给李奕铭一张字条,说不定她有什么鬼想法,找机会我们偷偷跟着去。”

  去,当然要去。这家伙害我输掉,哪能再让他享受温柔乡啊。刘兴横第一个举手赞成,“当然要跟去,那个女人妖里妖气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我们可不能让他误入歧途了。”

  “那是,那是。我们一定要看好他。”

  大家好似已经心照不宣了,都一个个露出诡计得逞的奸笑。而单纯的林筱薇听到他们的话后,更是大吃一惊:这才多久啊,他就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了,绝对没门!

  “我也要去。那个、那个女人太、太不正经了……”

  桌上摆着红的,白的,黄的各种酒瓶子。

  李奕铭有些后悔自己太信守承诺了,光看这些酒他就觉得头有点晕眩了。“喂,你不是想灌醉我,再对我欲行不轨吧。我告诉你,我绝对是正经的男人,不跟你同路的。”

  里奥倒酒的手顿了一下,“我也是绝对正经的男人,”他有些嘲讽似的笑看李奕铭,“你这个绝对正经的男人应该离那个女人远点才是。”

  李奕铭刚遇到“艳遇”就蹦出来个男人要他滚远点,他能沉得住气吗?

  “哦,别急,别急。”里奥不仅用他那该死的嗲声,还用手按住就要蹦跳起身的李奕铭,“我都不知道你有什么……什么特长,就被她看中了。”

  李奕铭一听,顿时虚荣心满满,“自然是看中我这个人咯。”

  里奥听言,果真认真仔细看了李奕铭几遍,随后用有点遗憾的表情耸耸眉,“还真没看出来。来来来,喝酒。”

  两杯下肚,李奕铭的话也多了,“你不会是也看上那个女妖了吧?嘿嘿,大家都是男人,谁不喜欢大胸又长得好看的女人,你说是不是?”

  里奥浅浅抿着酒,看对面已经酒精上头又上脸的家伙,忍不住腹诽:女妖看中的人会是一个傻瓜吗?还是他身上有她感兴趣的东西呢?

  “喂,你知道她叫女妖,就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吗?”里奥很正经问李奕铭。

  “喔,干、什么?还、还不是……干、干那个。”李奕铭醉得两眼放空,双手胡乱比划着可心里还在美滋滋的。

  “干那个?到底是什么?”里奥看着眼花的手势不明所以,急着追问他,可他却像中了春药毒一样,一脸痴笑倒在桌上。

  里奥半天没回过神来,望着一排的酒瓶子,好笑道:“还以为女妖看上的人有多厉害呢,半瓶酒不要就能放到。”说着他就起身到李奕铭身边,转头四处看了下,很小心谨慎在他口袋里摸出一张字条。

  里奥看了一眼就迅速放回李奕铭口袋里,怀着有些复杂的表情在他身上扫了两遍,伸出手在李奕铭的另一边口袋里翻找,一只黑色钱包被他轻轻拿了出来。

  “林妹妹,你真是我们大伙的福星啊。”刘兴横高兴得恨不能将林筱薇高高举起来,刚才被李奕铭坑去的又赚回一半了,他们几人能不开心吗。可是林筱薇却是忧喜参半,她看了一眼自己的红衣红裤,暗暗叹息:果真是鸿运当头吗?不是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吧?

  “我们要不要去找李奕铭啊?他都去很久了。”

  “不用,他都成年人了。林妹妹还是借借你的手气帮我们赢回来吧。”

  赌场不夜天。从白日到午夜,花钱如流水永不停止,赢钱也不能停歇。林筱薇已经麻木,刘兴横他们赢得呼天抢地,几万的筹码简直让他们快活得飞上天了,就算遇不上美女,能遇上金钱也行。他们终于觉得跟着李奕铭这家伙也没吃亏,起码口袋装满了。可怜李奕铭,他正一个人趴在酒桌上呼呼大睡。

  “莫教授,那个人被女妖盯上了。”暗处一道影子正注视着这边,而李奕铭却醉得不醒人事,还在自己构筑的美梦里放荡。

  “看看东西在不在他身上。”

  “在他脖子上挂着,莫教授。”

  “挂着?!他脑残了吧。找机会下手,把东西都拿到。”

  “是的,莫教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日抉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日抉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