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迎战
梵鸢2019-09-28 17:222,377

  夜半时分,月色晦暗,古刹寂寥,寒风四起。

  龙泉寺南院里的偏僻小院中央,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沉默的躺花圃边,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血腥气,鬼气森森。

  一盏幽灯由远及近,老方丈领着沈锦文绕过花圃,来到尸体旁。

  老方丈双掌合十,颤巍巍的道,“阿弥陀佛,沈捕头,李施主的尸体便在于此。贫僧已尽力,还望沈捕头千万要说话算话,千万要保龙泉寺啊。”

  “嗯。”沈锦文点头,不愿与他多言,摆手示意他离开。

  老方丈心底稍慰,不敢多留,念了句阿弥陀佛便转身离开。

  月色下,沈锦文目光锁定尸体,似乎有些不对劲。她无声走近,鼻翼微动,紧跟着锐利的眼神登时就变了。她大步上前,倏地将白布扯开,只见下面睡着的居然是个——大活人!

  “宁护卫!你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做什么?”沈锦文眉梢掠过薄怒。

  “睡觉。”宁墨百无禁忌的扯好薄布,继续倒头睡。

  “……!”沈锦文的俊脸一片青白,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想通关节,必然是那位可恶的病王爷为了防止她查到线索,故意暗中作梗,不让她验尸。

  这么霸道的混账行为,太太太欺负人!

  “李良生尸体在哪里?”她火气上窜,拎着黑棍逼问。

  “不知道。”宁墨脸上一片波澜不惊,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沈锦文眉心一压,他哪里是不知道,摆明了就在故意为难她!可偏偏重要的线索全部都捏着宁修睿手里,她要是看不到尸体,就只能两眼一瞪干着急。

  一想到此处,沈锦文脑海里就忍不住浮现出宁修睿脸上那得意欠揍的表情,丫丫的,这憋屈,不是一点点的憋,气死她了都。

  是可忍孰不可忍,真以为这点雕虫小技就能拦住她了?!

  沈锦文压住腾腾的怒火,点漆的眸子是被激发的滚滚斗志。

  哼!此路不通,她走旁门!

  宁墨倏地睁开眼睛,转过身去的时候,沈锦文已经没了踪迹。

  他深吁一口气,方才他还真担心她一气之下,一黑棍敲晕他出气。幸好,幸好,这人没有偷袭,居然还有风度的没有死缠烂打。

  等等,王爷还交代了一件事。

  宁墨快速从地上爬起来,紧跟着以闪电般的速度消失在如墨的夜色里。

  后山,柴房。

  沈锦文折一根细树枝,走到上锁的柴房门口,动作娴熟的撬锁。

  咯噔,清脆的一声开锁声在寂静的夜里,听来尤为悦耳。

  沈锦文唇角勾起胜利的浅笑,潇洒的长指一勾,将铜锁远远的扔出去。

  “何处,长安路。不记墙东花拂树。瑶琴理罢霓裳谱。”她哼着小调,推门而入。

  一片狼藉的房间里,坐着一个黑影,还会动!

  沈锦文惊得瞪大了眼睛,头皮炸开,一只脚埋入门槛的脚顿时僵在半空,那是什么东西?!

  她再定睛一看,气得差点吐血,居然还是宁墨!

  “沈捕头,撬锁的技术不错。”宁墨转过身道。

  沈锦文好心情彻底烟消云散,火气嗖嗖的往上窜,目光扫过开着的格子窗,即刻明白原委。不必说,定然是宁修睿早料到她会来柴房,所以派了宁墨赶来这里守株待兔。

  “你你你,你是跟屁虫吗!”她火冒三丈磨拳霍霍,无比想揍人。

  “王爷有令,这里是凶案现场,必须要严加看护,不能让外人擅入。”宁墨认真的答。

  外人?!

  沈锦文的耐心已经忍到极点,懂不懂什么叫做先来后到!她是衙门里的老人!

  气氛剑拔弩张之际,却见宁墨长长叹气,松了语气,“沈捕头,其实你何必非要和王爷作对。”

  沈锦文皱眉,“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少跟老子打官腔!”

  宁墨眼角抽了抽,这女子怎的比男子还粗暴。他轻咳两声,平定了情绪,又道,“王爷有吩咐,如果你把墨玉牌交还给王爷,他不但不和你打赌做对,还会和你合作查案。”

  “……”沈锦文恍然大悟,原来这病王爷打得是这个算盘!

  原本她留下墨玉牌是为了他的身体考虑,准备选个恰当的时机把实话全盘托出,这下可好,他居然用这种软硬兼施的法子逼她,得!她还真就不想还了。

  “原来如此,听你这么说,联手破案的建议似乎挺不错。”沈锦文精致的眉宇,眼睫微微一挑,尾音脱的长长的,她勾着嘴角,笑意不达眼底,本就风雅的面容越发风流俊雅。

  宁墨看得有一瞬失神,忽而明白那日红楼女子为何为他那般疯狂的原因。这般妖孽的——笑,绝对祸国殃民。

  “帮我转一句话给他。”沈锦文下巴微微一抬,嚣张又狂妄,“美!得!他!”

  噗——

  宁墨听得下巴险些掉下来。这般犯上的话,他要怎么转达。

  沈锦文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她这个人有个毛病,最喜欢迎难而上。这个赌,她不但必须赢,还要赢得那病猫王爷气到吐血!

  夜色渐深,寺庙一间斋房内,一灯如豆。昏黄的灯光下,宁修睿披着一件素锦外袍,捧卷细读。

  门外响起敲门声,宁修睿眉头微动,收起书卷,道,“进来。”

  宁墨禀报,“王爷,沈捕头走了。”

  宁修睿古潭般的眸底没有一丝涟漪闪动,似乎一切皆在掌控之中,包括她的拒不合作。

  “如王爷所料,跟踪她的人回报说,她又去了醉红楼,想从醉蝶那边找线索。”宁墨再禀。

  “嗯。”宁修睿眉头舒展,看来一切很顺利。只不过,那个倔驴一般的沈锦文真会那么容易放弃?

  “还有——”宁墨一脸为难,硬着头皮道,“她说有句话让属下转告王爷。”

  “说。”宁修睿感兴趣的抬眸。

  “她……她说王爷提出的让她交出墨玉牌的建议是……”宁墨觉得嗓子里像是烈火焚烧,梗在嗓子的话烫得他舌头都没办法伸直。

  宁修睿平静的等他继续。

  宁墨把心一横,原话奉上,“她说,想得美!”

  宁修睿在短暂的沉默后,忽然嘴唇微动,紧跟着下一刻笑起来。

  原本苍白的脸色因为笑意而变得有了勃勃生机,古潭般的凤眸流光潋滟,满室生辉。

  “……”宁墨看得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宁修睿会是这个反应。可是看到他笑得那么开心,他心里慰藉得比自己得了宝更开心。他都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见到王爷的笑容了!此时时隔多年,能够见到王爷笑得这般畅快,太难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