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芙蓉神仙粥
梵鸢2019-09-28 17:222,179

  “上来啊!”屋顶上,沈锦文勾勾手,从眉眼到姿态带了几分痞气,几分风流,尤其是笑着眯起的眼睛,透着餍足狐狸般的狡黠。

  来者不善,宁修睿从沈锦文的脸上看出了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

  “快点!上来!”沈锦文大咧咧的继续催。

  宁修睿一言不发,沉默的双手负背站于廊下,青袍被风拂动,整个人有种遗世清莲般的孑然清贵的孤寂感。

  “……”沈锦文瞪了眼睛,她看出来了,这位病王爷是摆明态度,拒不合作。

  “咕——”宁修睿的肚子再次响了一下。

  沈锦文噗得忍不住开始爽朗大笑,双肩一抖一抖的,就把居高临下的对峙气势笑没了一多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说,你就别死撑了!房后面有梯子,你动作快点,这么好的粥凉了可不好吃。”

  两个人,一上一下,一动一静,一热一冷,无形中仿佛隔着一道难以逾越的无形沟壑,偏偏一切又因为她手边冒着热气的香粥,以一种很奇妙的方式融合成为一体。

  宁修睿眉头微皱,看着头顶上年久失修的瓦硕被震得哐哐作响,再看看被砸晕后居然睡得酣畅的宁墨。他开始有些担心,如果他不上去,恐怕随便出个岔子,他头上得被落下的瓦硕砸出窟窿,或者直接被某人的黑棍再次敲晕。

  一炷香后,宁修睿还是上了房。他看向沈锦文,“深夜到访,你的目的是——”

  他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被沈锦文往下一拽,脚下一滑,就跌坐在了沈锦文的身侧。

  宁修睿的脸上一阵青白,他还没见过这么“没规矩”的女子,不但丝毫不忌讳孤男寡女,专程半夜跑来送粥,还总喜欢动手动脚,她是不是真没把自己当女子看过?!

  “别的先放放,好粥别浪费。”沈锦文麻利的捞起一个瓷碗,直接揭了封粥的盖子,倒了大半碗。浓香四溢,普通的瓷碗里盛放开一朵精美无双的芙蓉。

  宁修睿心头微动,墨玉的凤眸里有什么闪过。果然,她来还是因为醉蝶。

  他见过许许多多混迹于风尘红楼的人,大多数都是逢场作戏,寻欢作乐,真正把那些女子当做人看的,很少。

  而沈锦文看似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实际上却比很多人多了一副赤诚之心。

  今日激将法,宁修睿本意是将她彻底激怒,可如今他忽然明白,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因为,她是个有心人。

  无声的叹息萦绕于胸腔,宁修睿嘴角涌起一丝苦涩。

  “哈!看你表情就知道,你果然也是个识货的!”沈锦文得意自豪的挑了挑眉,又指着碗里的芙蓉花说,“醉红楼里的芙蓉神仙粥,可不像是别的挂羊头卖狗肉的噱头。你看!里面真的有芙蓉,而且滋味只有神仙懂。”

  “……”宁修睿懒得和她多费口舌争执这个毫无意义的粥的话题,索性继续沉默。

  一阵夜风袭来,寒气长了青苔的瓦砾上渗入身体,宁修睿便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快喝。”沈锦文把碗递到他面前,眼睛里水亮水亮的。

  宁修睿“嗯”了一声,垂眸看向碗里香气四溢的芙蓉粥,浅浅的尝了一口。糯软的米香融合了清甜的花香,还有恰到好处的驱寒姜味,的确是好粥。

  不知不觉,他已经把粥喝得见了底。

  沈锦文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再来一碗!”

  宁修睿深知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种事情,可今晚不知为何,居然不愿意拒绝面前的好粥。

  许是饥寒的夜太漫长,许是他太久没有喝过这样暖融的粥。他侧身看向身侧的沈锦文,月色下的她精致的眉眼,白豆腐似的肌肤如那一年漫天的皑皑白雪能在最黑的暗夜秉持住特有的纯净色泽。

  宁修睿默默放下手上新盛的粥,他的心莫名就有了一瞬的宁静。

  头顶,霁月银辉自薄云倾洒,这种静谧宛如天幕下漫天的繁星,就连迎面吹来的风都合人心意。

  “说吧。你有何所求?”宁修睿平静的问。

  沈锦文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掩住眼底的神色,有些忐忑的问,“要是我说出来了,你会帮我吗?”

  “要看是何事。”宁修睿提醒她,“别忘了,我们还在打赌。对敌人善良就是对自己残忍。”

  沈锦文眼角抽了抽,嘿!这病王爷真是够拎得清的!她今晚为了案子委屈求全,伏低做小都到这一步,丫的居然还能这么稳得住!

  沈锦文强忍住怒气,脸上却露出一片悲戚的伤感,“今晚给你喝的粥是当初醉蝶专门为我酿制的,因我见她时赠过她一朵芙蓉花,她便用花瓣做了芙蓉神仙粥赠于我。所以,她的仇,我必须报。”

  “明白了。”宁修睿平静的道,“我从不白拿旁人的东西。说吧,我可以允你一件事。”

  “就这样?”沈锦文没料到这么容易就达到了目的。

  “说。”宁修睿睨她。

  沈锦文有些紧张的吞了下吐沫,“如果我要验李良生的尸体呢?”

  宁修睿眉头皱得更紧,手指在瓦硕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叩击,片刻后,点头,“可以。明日晚上,你来。”

  “当真!”沈锦文脸色更复杂了。

  宁修睿正要回答,却忽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的头晕。他脸色倏地大变,已经料到了发生了什么。这粥,有问题!

  “那个——这个——我——”沈锦文欲哭无泪,她哪里知道苦肉计这么好用,更没有想到宁修睿这么容易就答应让她验尸了!早知道如此,她怎么也不会兵行险着,用这个下下策啊!

  下一刻,宁修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向下栽倒。

  沈锦文一把抓住他胳膊,把他往怀里拉。

  她俯身一看,就正对上宁修睿那双冷锐逼人的眼睛,虽然已经恍惚得快失去焦点,可是那吓人的气势不弱反强。

  沈锦文做贼心虚,被他看得冷汗直冒,“我话都没说完,神仙粥之所以叫神仙粥,就是因为里面放了秘法去味的陈酿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