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给她上药
端木摇2017-05-20 11:512,284

  素月看着满目冷酷的燕王,咬咬牙,冲出几步跪地叩首道:“殿下容禀,即使卿姐姐在府里行窃,但也罪不至死,奴婢恳求殿下开恩,饶她一命。”

  流风扬声道:“王府规矩严苛,行窃便是死罪。你和她同住一屋,是不是她的同党?”

  她心里一慌,连忙解释:“卿姐姐做过什么……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杖打继续,燕南铮稳坐如山,宛若一尊莹润的完美玉雕,没有半分人世间的暖意。

  再打数杖,流风去探兰卿晓的气息,禀道:“殿下,她死了。”

  围观的仆人闻言,抽气声此起彼伏。

  素月的心直直坠入万丈深渊,手足冰凉,卿卿死了……她死了……

  燕南铮飘然起身,迈步去书房,“扔去乱葬岗。”

  两个侍卫得令,拉起死尸离去。

  素月恍惚地回到绣房,行尸走肉一般,呆呆地坐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死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日长空阴霾,夜里也是乌云沉沉。

  夜风冷凉,摇曳的灯影昏黄惨淡。

  极致的寂静里,忽然响起古怪的声音,好像是大鹏飞过。

  一道黑影掠过屋顶,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黑魆魆的书房。

  忽然,书房大亮,那道黑影一惊,急忙化作一只飞鸟从窗户飞出去。然而,门窗外面都有人堵着。

  那黑影的轻功的确精妙,不过鬼见愁在书房四周布下天罗地网,任那人再怎么扑腾也飞不出去。

  眼见那些侍卫抓不住刺客,鬼见愁抽出长剑,挥出一剑,剑光如雪,巨浪般奔涌而去。

  那刺客被击了个正着,扑倒在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下一瞬,无数长剑指着刺客。

  鬼见愁拉下刺客蒙面的黑布,了然于胸地冷笑。

  主院琼庭,燕南铮站在檐下,广袂飞扬,乌发衬得那张俊容颜如美玉。

  刺客跪在地上,双手被绑在身后。没想到燕王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可是他不是已经将卿卿杖毙吗?莫非燕王早已知道卿卿不是刺客?

  “谁派你来的?如实招来!”鬼见愁喝问。

  “燕王殿下早就知道我今夜还会闯书房?”刺客是女子,正是素月。

  “本王早就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刺客。今日早间将卿卿姑娘杖毙,是做给你看的,让你放松警惕。”燕南铮眸色森凉“是宫里的人派你来的?”

  “原来如此。那她没死?”她的嘴角残留着一丝血色。

  “你不必知道。”

  “燕王殿下天纵英明,怎么会猜不到我的主人?”

  素月阴冷绝望地笑,突然咬下齿内藏着的剧毒,服毒自尽。

  只要卿卿没有死,她就安心了。

  鬼见愁一看就知道不妙,立即冲上前扣住她的嘴,不过还是迟了一步,“殿下,她死了。”

  燕南铮转身回房,“扔去乱葬岗。将卿卿姑娘送回绣房。”

  ……

  绣房里幽暗,兰卿晓趴在床上,昏昏沉沉,后背火辣辣地烧着,痛入骨髓。

  徐总管吩咐府医送来伤药和汤药,不过没有人给她上药。

  死寂里忽然响起房门的吱呀声,一道轩昂的黑影踏入寝房,在床前静静地站着。

  燕南铮的眸光清凉如月华,坐在床边,取出一只白玉瓷瓶,尔后掀开她后背的月白中单。

  掀到一半,他的手蓦然僵住,眼眸幽暗了几分。

  虽然他吩咐行杖刑的侍卫下手用巧劲,虽然她没有伤筋动骨,虽然她昏迷只是提前服了药,然而她到底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轻。她的后背都是杖打的瘀伤,再好的伤药也要卧床数次才能痊愈。

  有必要亲自给她上药吗?

  半晌,他利落地给她抹药,轻柔地摩挲。

  兰卿晓半梦半醒,只觉得如烈火灼烧的后背忽然清凉起来,灼痛感渐渐消失,舒服多了。

  燕南铮凝视这纤细单薄的脊背,从指尖传达到内心的柔滑细腻触感,让他想到世间所有的柔软与滑美。

  指尖忽然烫起来,接着是胸口灼热如烈焰燃烧,他的呼吸骤然急促,连忙缩了手。

  昏暗的光影在他的脸颊扫出一抹暗红,他立即取出一粒丹药,塞入她嘴里。

  她好像清醒了一点,吃力地坐起身,不过眼前一片模糊,只依稀看见床边坐着一人,是个男子。

  “你是谁……”

  她呢喃道,有气无力,想睁大眼看清他是谁,却怎么也看不清。

  燕南铮低沉道:“你好好歇着。”

  兰卿晓抱住他的手臂,头搁在他肩头歇了一会儿。。

  “你知道吗……燕王就是个混蛋……”她低声嘟囔,神智不清地说道,“杀千刀的混蛋……头好晕……”

  “你恨他?”他淡漠地问。

  “恨之入骨……我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

  “你有这本事吗?”他失笑。

  “总有一日……好冷……好冷啊……”

  冷风嗖嗖,她冷得浑身发颤,一只手臂的热量完全不够,她本能地抱住温热的身躯,依偎着他,发颤的模样愈发显得病弱,“冷……”

  燕南铮全身僵住,一双桃花眸迫出森森的寒气,只是转瞬之间,寒气消散,面上浮现几许暖色。

  柔软馥郁的身躯赖在他怀里,摩挲,贴合,她肌肤的灼热透过薄薄的中单烫着他,灼烧他的心。此时娇软的她宛若肆意生长的藤蔓缠绕着他,又似一条柔滑的蛇钻入他的体内,在他的四肢百骸游动。

  他能感受到她滑嫩如瓷如玉的肌肤,能联想到世间最美好最销魂的男女之事,也能联想到宛若一个温柔的春夜绽放在热血沸腾的浪潮里……

  此时此刻,胸口的烈焰已经蔓延到下腹,他眉宇紧蹙,掰开她的手,她却收得更紧。

  有点无奈。

  要推开她,很容易,然而,他有点不忍。

  这个古怪而暧昧的姿势持续了半刻,他挥散那些纷乱的杂念,平息了躁动的情绪,抱着她坐在床上,拉过薄被裹着她,也盖着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燕南铮猛地惊醒,而她靠着他睡得很沉,呼吸匀缓。

  他摸摸她的额头和手臂,还好,不那么热了。

  他起身,把她扶好,让她趴着睡。

  离开的时候,他眼底眉梢轻微的笑意消失无踪。

  脑子抽了才会来这儿,给她上药,还抱着她坐了一个多时辰。

继续阅读:第025章:太后娘娘的懿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