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吃了炮仗吗?
端木摇2019-09-11 10:382,319

  每年的春夏之交,燕国的宗室、贵族都会举办百花诗会,每年的举办者由宗室轮流坐庄,今年轮到燕王。

  燕王府一向冷清,好似隐于闹市、遗世独立,今日却是宾客盈门、喧哗热闹。

  徐总管得了主子的吩咐,把所有尊贵的来宾都请到东侧——王府的东侧有一种植百花、百草的园子,名为容园,是上一任燕王为了王妃辟出的园子。世人皆知,容园是上一任燕王与燕王妃鹣鲽情深的见证,留下了他们伉俪恩爱的脚印。

  容园占地颇广,亭台楼阁,碧水环绕,阆苑仙境一般。

  青年男女或三五成群地赏花,或在五角亭里吟诗作对,衣香鬓影,蝶舞翩然,花香缭绕,一派盛世繁华的气象。

  兰卿晓、素月跟着两个丫鬟送来茶水和各式糕点、瓜果零嘴,容园里最宽敞的水榭名为碎雪轩,此时轩内挤满了数十人,宗室子弟,世家公子,名门闺秀,加上他们的仆从、丫鬟,济济一堂,叽叽喳喳的像极了街口的菜市。

  今日的百花诗会是一年之中为数不多的盛会,既能展示才华,还能展现最美的一面,男子想寻一个才貌双全的佳人当妻子,女子想觅一个文武双全的男子当夫君。因此,无论男女,他们都盛装出席,赶着帝京的时髦来招摇过市。

  兰卿晓等人把茶水、糕点放在案上,听见他们或是高谈阔论,或是声情并茂地吟诵自己的佳作,或是在案前奋笔疾书,决意作出一篇旷古烁今的惊世之作,一鸣惊人,赢得才名。

  她心里冷笑,他们念的诗句、词作,皆是中庸之作,没有真正的佳作。

  然而,身旁的人无不奋力拊掌,巴结逢迎,喝彩谄媚。

  真真虚伪!

  自然,也有人不以为然,甚至是鄙夷不屑,不过并不出声,因为不想得罪人。

  兰卿晓和素月等人刚退出碎雪轩,就看见几个人风风火火地走过来,她们连忙后退避让。

  但见走来的那几个人分为两拨人,两拨的首领皆是十六岁的华贵少女,气势汹汹如两团彤云飞速赶来。

  “是福宁公主!”

  “是瑶华郡主!”

  “福宁公主和瑶华郡主一向不睦,今日都来容园,必定又要吵闹一番。”

  “怎么办?她们又吵闹起来,如何是好?”

  轩内有年轻公子担忧地说着。

  那两个少女站在碎雪轩前,后面皆是一个侍婢两个太监,面对面而站,不甘示弱。

  福宁公主抬起下巴,瑶华郡主就双臂叉腰。

  福宁公主挑眉瞪眼,瑶华郡主就歪头斜睨。

  福宁公主伸指指着对方的鼻子,瑶华郡主就张嘴咬掉对方的手指。

  针锋相对,不死不休。

  “公主殿下,郡主,这天有点热,不如先喝杯茶、吃吃糕点。”有人小心翼翼地提议。

  “本公主要顾渚紫笋!”福宁公主清脆道,水灵的眼眸瞪得圆圆的。

  “本郡主要敬亭绿雪!”瑶华郡主挑眉道。

  “公主殿下,郡主……王府里没有顾渚紫笋和敬亭绿雪……只有君山银针和天目青顶……”燕王府的侍婢春桃战战兢兢地说道,吓得小脸发白。

  福宁公主、瑶华郡主齐刷刷地转头瞪她,不约而同道:“派人去宫里(王府)取茶!”

  兰卿晓心里冷笑,这两个贵族少女还真是千娇万宠。

  不过,这是燕王府,从辈分来说,她们和当今的皇帝陛下同辈,要尊称燕王一声“皇叔”,也算看得起燕王,没有在王府里撒野。

  春桃赶紧应了。

  接着,福宁公主一把把兰卿晓拽过来,“本公主要桃花酥,让灶房速速准备!”

  瑶华郡主立即拽过素月,素月险些摔倒,“本郡主要玫瑰酥,让灶房速速准备!”

  “本公主要鸳鸯酥!”

  “本郡主要马蹄糕!”

  “本公主要梅花饼!”

  “本郡主要翡翠虾饺!”

  “本公主要杏仁佛手!”

  “本郡主要蜜饯青梅!”

  “……”

  兰卿晓扶额,这两位小祖宗斗气斗法,灶房就要忙得脚不沾地。

  那些青年男女无不瞠目结舌,福宁公主和瑶华郡主这是吃了炮仗吗?

  “还不快去!”

  两位小祖宗再次不约而同地怒吼。

  兰卿晓和素月对视一眼,火速逃奔,好似后面有得了狂犬症的病患在追,一溜烟的就没影了。

  回到主院,她们向徐总管禀报了这事,他说两位小祖宗向来如此,她们的话就是一阵风一阵雨,无需当真,因为她们也不会当真。

  兰卿晓和素月去灶房准备茶水和糕点,听见别的丫鬟说起丽嫔娘娘很快就到王府了。

  素月悄声问道:“你知道丽嫔娘娘吗?”

  兰卿晓摇头,“是皇帝陛下的妃嫔?”

  “陛下新婚才半年,丽嫔娘娘是最半年来最得宠的妃嫔之一。”

  “还有谁比较得宠?”

  “皇后娘娘也很得宠,丽嫔娘娘姿容美艳,国色天香,是后宫第一美人。不过丽嫔娘娘的父亲只是礼部尚书,比不上皇后娘娘显赫的家世。”素月滔滔不绝地说道。

  “素月,你送茶水到容园。卿卿,你送茶水和糕点给丽嫔娘娘。”

  春桃匆匆赶回来,气喘吁吁地吩咐。

  素月和兰卿晓领了命,连忙端着金漆木案离开灶房。

  走到半途,她们分道扬镳。

  问了徐总管,现在丽嫔娘娘在花厅休息,兰卿晓送茶到花厅。

  兰卿晓抄过游廊,再走一段青石小径,忽然,她看见前方不远处窜出一个浑身雪色衣裳的年轻女子。

  那年轻女子侧对着她,朝着流芳水榭的方向快步走去,一瞬间就没影了。

  然而,兰卿晓看见了那女子的侧颜,很像她年少时认识的闺中姐妹,雪儿。

  雪儿怎么会在燕王府?那女子真的是雪儿吗?

  兰卿晓鬼使神差地追上去,那女子步履轻盈,分花拂柳般抵达流芳水榭,尔后踏进去。

  兰卿晓轻手轻脚地靠近水榭,躲在一株杏花树后,凝神静听。

  “殿下别来无恙。”这应该是那个女子的声音,风露清绵,任何男子听了都会筋骨酥软。

  “丽嫔娘娘不到容园去玩玩吗?”

  这是燕王的声音,冰冷如初夏的碧水。

  兰卿晓明白自己认错了人,原来那个女子是丽嫔娘娘,不是她认识的雪儿。

  不过,丽嫔娘娘为什么私自来见燕王?莫非二人有什么不可描述的关系?

继续阅读:第016章:原来他们有一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