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燕王殿下,算你狠
端木摇2019-09-11 10:392,291

  忽然,一股流液狂喷而出。

  那两个侍卫手忙脚乱地跳开,以免被那污秽的呕吐物溅到。

  吐了不少东西出来,兰卿晓觉得舒服一点,但脏腑火烧火燎的,依然痛苦。

  “一个时辰了吧,够了吧……我不行了,快把我放下来……”她有气无力地说道。

  “殿下在书房,没有吩咐,你就要一直吊着。”一个侍卫一脸的嫌弃。

  “殿下,殿下……放我下来……我快死了……”她扯高嗓子喊叫。

  然而,即使她喊破喉咙,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

  被冷风吹,被太阳晒,被王府的仆人围观,被人议论嘲笑,兰卿晓都忍了。

  不能忍的是,五脏庙闹腾得厉害,喉咙干涩得快冒火。

  她求侍卫给点吃的、喝的,他们说殿下没有吩咐。

  她终于明白,燕王是要她倒吊着风吹日晒,活活饿死她。

  怎么办?

  熬到入夜,她以为这酷刑应该结束了,没想到燕王的侍从流风特意端着饭菜在她面前吃,吃得那个津津有味呀,勾得她险些破口大骂。

  闻着饭菜的香气,她忍不住吞口水,恨不得飞去一口唾沫落在那饭菜上,看他怎么吃。

  她使了各种手段求他赏一口饭,他就是不给。

  “胆敢折辱殿下、损毁殿下的声誉,你就该受到严惩。殿下不杀你,我也会杀你。”流风气愤的语气没有半分同情。

  “那殿下究竟要惩罚我多久?”

  “殿下气消了,自然就饶了你。”

  “两日?不会是三日吧。”兰卿晓欲哭无泪。

  “三五日吧,你耐心等候。”流风啃着鸡腿走了。

  她惨烈地哭起来,不过很快想到哭只会流失更多的水分,本来就极度地缺水。

  她不能死,她一定要坚持下去!

  总有一日,她会报今日之仇!

  半夜,兰卿晓累了困了,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天亮后,她被仆人制造出的各种声音吵醒,觉得比昨日更难受了,全身发冷,头疼得快爆炸了,嗓子眼冒火。

  流风心情很好,特意去看她,笑道:“哟,醒了?昨夜睡得还好吧。”

  她的咽喉痛得厉害,干涩嘶哑的声音很难听,“我很难受……快放我下来……”

  “一日而已,就顶不住了?”见她受苦受难,他特别的开心,“我还以为你很有能耐呢,起码能撑个七八日。”

  “我受寒了……病了……好冷……”她昏昏沉沉的,有气无力地说着。

  “病了?真真可怜。”流风眉开眼笑,好似终于为殿下报了大仇,“我会向殿下禀报的,你先歇着。”

  兰卿晓见他离去,心里存了一丝希望。

  他来到殿下的寝房,燕南铮正在用早膳,吃米粥的姿势极为优美雅致,好似经过精心的设计与雕琢。

  实则,这是他自小养成的习惯,是皇室最正统的用餐礼仪,看着尊贵不凡。

  流风禀道:“殿下,那姑娘好像病了。”

  燕南铮好似没听见,低沉道:“昨日本王让你找的那几本书,找出来了吗?”

  流风笑道:“找出来了,放在书房案上。”

  燕南铮吃完后站起身,朝外走去。流风连忙跟上,去书房伺候。

  至于那姑娘,殿下没有新的指示,说明殿下不会轻易饶过她。

  那边,兰卿晓等啊等,等到午时,等到夜幕降临,也没等到流风回来。

  冷风呼呼,她一边打喷嚏一边忍受病痛的折磨,越想越气,越气就越恨那个该死的燕王!

  堂堂王爷,这么小肚鸡肠睚眦必报,还是男人吗?

  香喷喷的饭菜香气飘来,她在饥寒交迫里想象昔日饱餐一顿的幸福。

  眼前又开始模糊起来,她好像看见鸡腿在飞,无数美食在眼前一列排开……

  淅淅沥沥的夜雨从天而落,浇在她身上,很快她变成一只落汤鸡。

  屋漏偏逢连夜雨,还能更倒霉一点吗?

  被雨水浸透的衣裳贴在身上,寒气钻入肌肤,兰卿晓冻得瑟瑟发抖。

  此时此刻,她对燕王的恨毁灭天地,支撑着她坚持下去的意志。

  淋雨半个时辰后,她昏过去。

  夜色深沉,斜风细雨,水汽氤氲。

  燕王府的灯火渐次熄灭,仆人大多歇下。

  流风伺候殿下歇息,然后问道:“殿下,那姑娘淋雨一个多时辰,昏过去多时,会不会弄出人命?”

  燕南铮盖上锦衾,精雕细琢的雪颜流闪着暗红的光影,“把她带到房间,吊起来。”

  流风领命退下,燕南铮取了一本书看,眼神清冷。

  ……

  兰卿晓苏醒的时候,感觉自己快死了。

  那种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感觉,刻骨铭心,一辈子也不会忘。

  窗纸映出外面的天色,是东方的鱼肚白,崭新的一日又开始了。

  四肢酸麻、疼痛得厉害,全身好似被马车重重地碾压过几遍。

  她看了一眼,对于自己此时的姿势欲哭无泪:依然倒挂着,似要撕裂她的四肢,将她五马分尸。

  杀千刀的燕王!

  此仇不报,她就不叫兰卿晓!

  接下来,兰卿晓陷入了神智不清的混沌意识里,不知过了多少时辰,不知何年何月。

  好像见过两次流风那张可恶的脸,又好像见过一次燕王那张被冰雪覆盖的脸……

  “流风大人,这姑娘吊了四日,奄奄一息,过了今夜,她一定会死。怎么办?”

  “闹出人命,殿下不会怪罪下来吧。”

  两个侍卫忧心忡忡,因为王府的规定多如牛毛,且惩罚严苛,若无端地闹出人命,他们下场堪忧。于是,他们请来流风,要流风拿主意。

  流风将一杯冰冷的茶水泼在兰卿晓面上,顿时,昏迷的女子被冷茶水刺激得苏醒,微微睁眼。

  “还没死,把她扔出去。”流风一副大仇得报的模样,警告道,“再冒犯殿下、损毁殿下的声誉,下一次,可不会这么便宜。”

  “流风大人,您慢走。”两个侍卫谄媚道。

  迷迷糊糊里,兰卿晓感觉自己被拖出去,然后被狠狠地扔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险些晕死过去。

  她趴在地上良久才凝聚一点力气爬起身,全身痛得厉害,好似断了筋伤了骨,腿不是她的,根本合不拢……她眯着眼,摇摇晃晃、踉踉跄跄地走着,每走一小步都痛得撕心裂肺……

  燕王,算你狠!

继续阅读:第007章:刺绣考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