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鬼屋历险
隐山2019-03-19 13:273,553

  “那厉鬼果然又出现了,两位赶紧进去降服了她吧……”带路人突然又催促道。

  薛鸢觉得眼前这个带路人有些鬼鬼祟祟,表现的很奇怪,刚才看见满地血淋淋的尸体还好心提醒厉鬼太强建议他们别进去了,这会儿又突然催促他们进屋。

  “我……我给你们带路,我知道那个厉鬼一般躲在哪儿……”带路人说道。

  薛鸢点了点头,她现在很好奇眼前这个看似老实的带路人究竟想搞什么鬼。

  进了大门,里面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还有两棵生长的极为繁茂的树木,这两棵树若是生长在其他地方必然会增添不少景色,但此处四下都是一片废墟,两棵树洒下的满地的落叶却只增添的此地更为恐怖阴森。

  “这边走……”带路人居然轻车熟路的在前面毫不犹豫的带他们穿过几道破门进入了一间屋子。

  “小心些,这个人有问题!”薛鸢小心提醒紧跟在自己身后的鹿茗道,她下定决心无论前面那个带路人耍什么花样自己也一定不让他得逞。

  进了屋子,薛鸢发现这里已经被焚烧的分辨不出模样,地上四处都是木柴之类燃烧留下的灰烬,被熏黑的墙壁上不少地方已经有大块因为粉刷剥落而露出的砖头……正对面本该是一扇窗的位置已经破出了一个比门还大的洞,半扇未烧完的窗棱也已被熏黑的分辨不出本来颜色。

  薛鸢只是四下打量了一下,却已经不见了带路人的踪影,那人无疑已经顺着那个破洞出去了。

  薛鸢和鹿茗决定加快脚步紧跟上去,但出去之后却不见任何人的踪迹。

  外面是一个被四面高墙围起来的天井,比他们之前路过的那个院子要小的多,但通往四处的门径却比较多,薛鸢不清楚带路者究竟走了那扇门。

  “大叔,你在哪儿?”薛鸢叫到。

  没有回应。

  “大叔,听得见吗?”薛鸢又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回应。

  薛鸢定了定神,拿不准究竟那人是被厉鬼悄无声息的捉走了,还是他躲在暗处要耍什么阴谋。

  她和鹿茗分头查看了几扇门,只有一扇敞开着的门有人曾经进入过的踪迹,他们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这里似乎曾经是一间对方杂物的仓库,里面堆满了各种谷料、木材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劳作工具。虽然这里散发出浓烈的腐败发霉的气味,但是薛鸢能感觉到这里破败的程度远远小于他们之前路过的那些房间。

  薛鸢跟鹿茗开始借助着门窗照射出来的光小心翼翼的行走昏暗的室内,一边警惕着成堆货物之后可能潜在的危险。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薛鸢吓了一跳,随后她发现他们方才进入的那扇门关上了,最糟糕的屋内也随之暗了许多。

  薛鸢意识到他们很可能已经落入了陷阱,刚想回头去尝试着开门逃出去,就感觉到脚下踩中了碎布一样的东西。紧接着薛鸢和鹿茗都被一张巨大的网给吊了起来,薛鸢手里的剑也随之脱手掉了在了地上。

  有人开始狂笑起来,是个男人的声音。虽然薛鸢被突然而来的暗算给吓的不行,她还是分辨的出来这个声音不是从带路那人发出的。

  “且诺大哥呀,你到底还是把人骗进来了,我还以为你看见门口那残忍的一幕就畏缩的想退出呢!”

  屋内突然亮起了火把。

  薛鸢这才看清里面有位身着红衣的年轻人正走过来,他刚才无疑躲在屋内某个角落,此刻正在用火具点燃屋内的几根火把。

  吱呀一声,门开了又被关上,那个带路的人走入了薛鸢的视线中。

  早知道那人有问题怎么自己还是入了圈套,薛鸢有些恨自己不争气。

  “这两个人什么来头,也是来驱鬼的?”红衣青年开口问道。

  “是的,他们听说这里闹鬼,就一心要来看看。”且诺开口答道。

  “身手这么弱,轻轻松松就就着了我们的道,别说驱鬼了,就是对付我们俩也不行啊,一群不自量力的家伙……”红衣青年啧啧了两声说道。

  “你们到底什么来头,这旧宅所谓的鬼魂就是你们在捣鬼?”薛鸢大声质问道。

  下面的两人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自顾自的开始交谈起来。

  “这两个人有没有油水啊,你就这么随随便便骗了两个人过来,若是没钱我们又得白辛苦一场,多不划算。”红衣青年对且诺说道。

  “现在镇上的人个个提到这里都怕的不行,谁还敢过来送死。也只有他们这些修道的人肯来……”且诺不太乐意的回复道。

  “修道的人没几个有钱的,”红衣青年叹道,从身边一个架子上取出一张弓和几只箭,随后走到了且诺身边。“算了,难为你了……”

  “去,先把他们俩弄死,再搜搜他们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他又将手中的弓箭递给且诺,命令道。

  那红衣青年上去更年轻,但他显然习惯了给别人下命令。

  且诺像是被人一箭朝他射了过来一般,很不自然的畏缩了一下,没有伸手去接。

  “你总是这么畏畏缩缩可真让人难办啊!”红衣青年冷冷的道,“你莫不是真想让我把你的丑事抖出去不成?”

  薛鸢只能拼命挣扎着想弄断渔网,但是她跟鹿茗一起被渔网兜的太紧根本使不上劲。她的一只手被挤压在与鹿茗紧挨着的一边,根本无法抽出来活动,薛鸢只得用另一只手拼命扯动渔网,但渔网太过结实,她根本是白费力气。鹿茗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他的剑还紧握在手里,却也因为宝剑无缝根本派不上用场。

  “能不能不要伤人性命……求你了……”且诺畏惧的哀求道。

  “少废话,这是你第一次干这种事吗?”红衣青年斥责道,“你若不赶紧点,等他们挣脱了渔网你就后悔莫及了。”

  且诺终于战战兢兢从年轻人手里接过了弓箭。

  薛鸢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还剩下一张火灵符,她伸长了右手想够到灵符。

  “真是个没用的废物,这种事情还要让我再三催促,你就不能学着心狠一点吗?”

  薛鸢终于够着了灵符,她用能活动的右手捏住了灵符,念动咒语。很快,灵符燃烧起来了,薛鸢毫不犹豫的将火对准了渔网,也不顾这火会不会烧到自己。

  “快动手你个笨蛋!”

  但薛鸢还是成功抢先了一步,她从烧出一个窟窿的渔网中挣脱,从上面摔了下来。一落地,薛鸢就赶紧伸手去够自己的剑。

  没能成功,剑被那红衣青年抢先一脚踢了出去。

  “歘!”的一声响,薛鸢惊慌失措的跌了一跤,幸运的躲过了一箭。

  且诺终于还是动手了。

  正在此时鹿茗也从渔网掉了下来,一落地就胡乱挥动起手中的宝剑。

  又一个人挣脱了渔网,让且诺震惊的根本忘了手中还有能制服敌人的工具,他傻傻的站在那里完全不知所措。

  薛鸢站起身来赶忙跑到鹿茗身旁,想提醒他要小心行事。可他刚走近鹿茗,就感觉到一把粉尘朝他们抛了过来,薛鸢还以为对方是要用石灰迷住自己的眼睛,赶忙紧闭了双眼。

  等她睁开眼睛,却看见那红衣青年正一副胜券在握的阴险笑容看着自己。

  “且诺你个没用的废物,幸好我备有迷魂砂以防万一……”

  迷魂砂!!

  薛鸢果然感觉到自己有些身体发虚、不听使唤。

  糟了,这次自己真的死定了。薛鸢绝望的想。

  奇怪的是迷魂砂似乎对鹿茗没有任何影响,他仍旧站直了身子双手持剑一副警惕的样子。

  红衣青年见状有些畏惧的后退了一步。

  只听鹿茗大喝一声持剑就朝他冲了过去。薛鸢不禁又生出一线希望,但愿鹿茗能制服那红衣青年,而自己只要保证且诺不施暗箭就没问题了。

  但现实无疑让薛鸢再次感到绝望。鹿茗似乎从没接受过任何剑术上的指导,他虽手持宝剑无所畏惧的冲了上去,却只是毫无章法的乱砍一气,那红衣青年却无疑是个好手,三两下就将鹿茗制的妥妥帖帖。

  “啪”的一下,鹿茗被对方一脚狠狠揣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又是“啪”的一声,年轻人走过去狠狠给了且诺一巴掌,打的且诺手中的弓箭都脱了手。

  “我看你是存心要坏我的事!”红衣青年怒气冲冲的叫到,“幸好那小子只是个花架子,要不然你我都得葬送在这里。”

  对且诺发完脾气之后,红衣青年紧接着慢慢走向了薛鸢的剑,附身将其拾了起来。

  薛鸢心知已经完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糊里糊涂葬送在这里……

  且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见同伴拾起了剑朝薛鸢走了过去,似乎忍不住就要大声制止。

  薛鸢一直对这个鬼鬼祟祟引诱他们上当的带路人没什么好感,此刻却觉得他也不过是个受人唆使的胆小鬼,不由的心生同情。

  “且大叔,你是个好人,还是不要与他为伍了……你们这样迟早是要东窗事发的。”薛鸢忍不住对且诺道。

  那红衣青年突然停住了脚,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薛鸢一眼,随后转过身看了看且诺,脸上带着十足讥笑的神情。

  “他,是个好人?”红衣青年突然神经质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还不知道他干的好事吧,这废宅之所以被当做鬼宅,就是因为他。”

  说到这里他着突然用剑指着且诺。且诺似乎是担心那剑随时会伤到自己,不由畏惧的躲了躲。

  “就因为疑心老婆在外面偷人,他就把他老婆骗到这里,然后将其关在那间屋子一把火把他老婆给烧死了!”那年轻人残忍的讲述道。

  且诺两眼失神的站在那里听着,没有反驳,没有辩解。

  薛鸢没有没想到这个看似老实巴交、胆小怕事的中年人居然还曾做出过那么残忍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