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骇人真相
隐山2017-04-24 18:353,712

  薛鸢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置身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就如同前一次一样,自己根本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想在大众行跟鹿茗分开的……

  这像是一户普通人家的客房。房间里的陈设朴实无华,却也干净整洁。薛鸢努力回想着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希望能想起什么来,但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她想不起跟鹿茗分开后的任何事情。于是开始疑心自己真的是生病了。接二连三的发生这种事情,自己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来到陌生环境,这让薛鸢感到很不安。

  薛鸢一心想着自己肯定是又做了自己毫不知情的事情,以至于当她出了房门看见鹿茗的时候,竟然没有怎么惊讶。

  “起床了,昨晚睡的还好吧。”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从薛鸢身后传来。薛鸢回过身去,看见一个陌生的妇人走了过来。薛鸢自己对眼前的妇人毫无印象,不过倒是能猜到,她无疑就是这家的主人。

  “唔……”薛鸢迟疑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那妇人对薛鸢宽慰的笑了笑,端着一盆子衣物出了院子去。

  “这是哪儿?”薛鸢问鹿茗。

  “我也不知道,昨晚借宿在这里的。”鹿茗挠挠头回答说。

  “我怎么完全不记得自己怎么到了这里……”薛鸢自言自语的说。

  也没工夫继续寻思下去,因为这时候主人又回到屋里来。

  “大婶,这里是什么地方?”薛鸢问。

  那妇人正踮着脚去够放在高处的一罐皂角粉,听见薛鸢问话,停了下来。

  “这里是扬州啊,往东五里就是广陵城了。”她转过头回答说。

  薛鸢愣在那里,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广陵……扬州……怎么可能呢……”她心里泛起了嘀咕。

  跟主人家道谢之后没多逗留,薛鸢跟鹿茗便离开了。

  “嗯……我昨天是怎么到这里的?”一等他们走到四下无人的地方,薛鸢便忍不住问鹿茗。“我对昨天的事一点儿记忆也没有”

  “是小葵带你过来的,所以你不记得。”鹿茗解释说。

  薛鸢听的云里雾里。虽说对鹿茗经常性不知所云的回答或者问话已经习以为常,可是这一次还是让薛鸢有些既生气又不解。为什么他几次提到一个叫小葵的人,她带自己过来跟自己丝毫不记得之前的事有什么关系。

  “我记得昨天在大众行就跟你分开了的……”薛鸢思索着一边说道,觉得越是拼命想来越是感觉毫无头绪。

  鹿茗不知所以的挠着头,不清楚是为不知道如何解释犯难,还是仅仅出于习惯。

  “我昨天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吗?”薛鸢忍不住问道,感觉自己问的好傻。

  “他那么笨,你问他他也说不清楚!”一个声音从自己身后传来,薛鸢吓了一跳。紧接着,她吃惊的发现身后居然出现了一个身着艳丽的红衣服的女子。薛鸢很清楚,刚才自己是已经确认周围没人了之后才向鹿茗问话的。而且更加让薛鸢感到不安的是,薛鸢对眼前这名女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她的衣着太为耀眼,也许是因为她总是透露出一种妖艳的气质。

  “你……”

  “嘻嘻,跟你长的一摸一样,吓坏了吧。”陆葵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的薛鸢说。

  “真的是一摸一样。”鹿茗挠了挠头说。

  薛鸢更加不安了。

  “为什么……你是……”

  “我就是他口中所说的小葵呀。”陆葵笑着解释说,“我叫陆葵……是个鬼魂,这些天借用了过你的身体,附在你身上。说起来,还真是谢谢你,让我恢复了不少能力。”

  “鬼魂……附身……?”薛鸢听得越发感到不安了。自己在门派修行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类事情,按照道家修行理念,对于鬼神之说,向来都是避而不谈。

  “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有几次都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吧……我要是附身在你身上,并且操控了你的身体,你就不会记得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陆葵继续说道。

  薛鸢总算是明白了,不是自己生病了。可是了解真相,并没有很大程度上缓解她内心的不安。

  “刚刚听那家主人说……这里是扬州。可是,怎么会呢……”薛鸢不解的问。

  “是他用天遁术将我们从大众行山下传过来的。”

  “可是,益州与荆州接壤的地方都设有结界,一般的法术是无法穿透轻易出来的才对啊?”薛鸢心生疑问到。

  “天遁术可以无视这种结界障碍,”陆葵简短的解释道,“我附身在你身上,把你也强行带过来了。我以前一直呆在剑里面,被禁锢在天荡山上,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所以就忍不住骗他把我带出来了。”

  陆葵欢喜活泼的解释说。

  可陆葵那轻松的语气,并没有让薛鸢感到放心,反而越发让薛鸢感到不安了。

  他们开始继续顺着道路朝前走。鹿茗和陆葵走在前面,薛鸢跟在其后。

  她心里隐约感觉到,自己做错了一件大事,而这件事很可能无法弥补。

  看来那柄剑一直被悬空在天荡山是有原因的,薛鸢想到,因为剑里面被封印着鬼魂。山上道行高深的人众多,所以鬼魂不敢出来害人,然而自己却犯了致命的错误——她任由眼前这个鬼魂附身,还经由盗剑贼凭借法术将她们带出了五灵结界!

  天呐!

  薛鸢越想越害怕。如果说自己好多天没能成功说服盗剑贼将宝剑归还天荡山,自己徒劳无功的返回门派的话,至少,只是损失了一把剑。而现在,她将一个很有可能危害苍生的鬼魂带出来,这个罪责却太大了。

  薛鸢只感觉到心底发毛,背脊发凉。可她现在却孤立无援,没办法寻求帮助。要知道远离了益州境内,要找到一个道行高、足以帮助到自己的同门或者修行者实在很困难。而且这里在遥远的扬州一带,想要回到门派或者益州,最快也需要十几天甚至半个月的路程。

  薛鸢越细想越觉得心惊肉跳,她默不作声的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两人。

  我真该很早就返回门派去的,通知其他人来把盗剑贼抓回去,把宝剑重新悬挂在山顶的上空……我到底干了什么,莫名其妙耽搁了那么久的时间,还帮助一个鬼魂逃离了那么远!

  可是,她心底还有不少疑惑需要解答。

  “五灵结界应该是很管用的,几百年来,各大门派都依靠它来约束弟子,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让你们通过了?”薛鸢小心翼翼的问。

  “五灵结界从来都不是为了约束地处益州几个修行门派的弟子而设立的,”陆葵微笑着纠正道,“而是为了抵御妖界。”

  “抵御妖界!”薛鸢吃了一惊,她没想到五灵结界还会有这个用途。

  “期初五灵结界修筑完毕后并没有一直开启。各大修行门派只是把它当做抵御妖界入侵的最后屏障,他们是想把妖族对人界的危害阻挡在益州这一个地方。直到后来,部分五灵结界才完全开启,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约束门派弟子私自处境。”陆葵解释说。

  薛鸢对这个解释将信将疑。

  “否则你认为为什么结界只是设在益州的东边呢?”

  薛鸢从没想过这么多。

  “西边也有人居住,为什么他们认为妖族不会入侵到西边呢?”她心里有些不解。

  这个疑问,她并没有说出口,她想起了自己先前的那个问题,不知道会不会得到解答。

  “有些法术是能够穿透五灵结界限制的,”陆葵似乎看出了薛鸢的心思,回答说。

  薛鸢看了一眼跑到一处山泉旁喝水的鹿茗,想着他这么笨拙的人都能学会无视五灵结界的遁术,这个结界的设置是否还有必要。

  “可别小看他,”陆葵微笑着说,“他们那个族类,能很轻松学习一些你们凡人无法精通的法术。而那个天遁术,恰恰是其中之一。”

  陆葵再次显现出能轻易看懂薛鸢心思的能力。

  薛鸢感到有些不安,她担心自己的什么心思都被对方看透了。

  “你以前也尝试过附身在别人身上吗?”薛鸢犹豫了片刻,问道。她由衷希望自己的语气足够的随意,而不要让对方意识到自己在打探什么。

  陆葵摇了摇头,“没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们认为鬼魂喜欢附身在人身上会做很多邪恶、可怕的事情,可是我告诉你,事实上鬼魂附身在人身上,是很痛苦的。除非你具备一个跟自己灵魂完全契合的肉体,否则就好比要把自己套在一个很不合体的衣服里面,不仅行动不便而且还容易受伤。”

  薛鸢默默的听着,她不确定对方是否说了实话。

  “不过话说回来,我倒真是没想到,我附身在你身上,居然没有一丝不适应,好像你这个身体是为我量身打造一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跟你相貌相似之故。”她微笑着说。

  陆葵看上去亲切和蔼,丝毫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

  但薛鸢仍旧不能安心。她一直担心是自己的错造出眼前这个鬼魂逃离出了五灵结界,她在心底期盼着,即使她没有凭借自己的身体,还是可以通过附身在别人身上完成出逃五灵的阴谋。然而,听她的意思,恰恰是自己的问题,自己给她提供了一个完美、可以不受任何痛苦的肉身,让她轻松来到了远离修真门派制约的世间。

  “突然听到这些有关鬼魂的事情,吓坏了吧。”陆葵亲切的问。

  薛鸢觉得一定是自己在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显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她只好尽量显得不那么可疑。

  “没事,是因为……天气太热,我有些受不了罢了。”薛鸢说,临时编造了个理由。

  “这些年都在天荡山习惯了,那里夏天是很凉爽的,我都快忘记自己有多么怕热了。”薛鸢补充道。

  她觉得自己若是能想办法独自逃离,或许还能阻止眼前这个鬼魂附身在自己身上,做其他可怕的事情。她不清楚这个鬼魂费尽心机想来到这里远离五灵结界约束的地方,究竟有什么阴谋。

  她担心自己如果没办法逃离对方的魔掌,却反被对方识破了自己的心思。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似乎从一开始就错的太远了,她不应该下山独自一人追查盗剑贼的下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