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红衣厉鬼
隐山2017-04-24 18:353,215

  这天,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一处名叫寿昌的小镇子,镇子不大,却也因为地处交通要道而格外繁华。

  鹿茗对人多热闹的地方格外感到新奇,不停的四处看热闹、打探新奇的事情,以至于薛鸢都觉得他根本没把探寻地图上的地名放在心里。

  薛鸢当然不希望他那么快找到回家的路,毕竟她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希望,那就是门派四处追查盗剑贼下落的人终于被他们一行巧遇,这样才不枉自己一路跟着鹿茗虚与委蛇那么久。

  这种想法如今越发强烈,尤其是她发现自己始终拿不准那个鬼魂是善是恶,她很担心自己无意间把陆葵带出来会让她遗祸人间……

  然而薛鸢很清楚,自己在这里碰上门派来找寻盗剑贼下落的人基本上是不可能,她甚至都放弃了给门派发书信求援的想法,因为她害怕自己求援的行为被陆葵发现,也更因为自己根本说不清接下来会去那里,她只能任由其他两个决定何时启程、何时停歇、下一个目的地去哪儿……

  薛鸢完全不知道现在的处境该如何处理,是偷偷开溜想办法寻求支援,还是继续跟他们一起漫无目的的前行……但这两个选择都很让薛鸢很无奈,她既不想被陆葵发现自己想偷偷逃跑,也不愿意傀儡般同他们一道就这么走下去。

  他们在镇子上的第一天极为平静,三人只是简单在街上逛了一圈,随后在日暮十分回客栈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薛鸢见其他两人丝毫没有提起立刻动身,便也索性任由他们,想起自己这些天基本上都是走走停停所以也没丝毫在意。

  大清早自己只身一人四处在镇子上逛了一圈,天气晴好,到了下午却又是天转阴,外面凉风习习薛鸢忍不住决定去郊外走走。

  他刚出客栈没走多远便看见鹿茗在一处大户人家的门口,弓着身子对着两只石狮子颇为感兴趣的左右观看。注意到薛鸢朝自己走过来,他直起了身。

  “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薛鸢问,她以为鹿茗会跟陆葵在一起。

  “没做什么,我在看这个石狮子。它们嘴里都含着一颗石珠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放进去的……”鹿茗回答说,不过挠着后脑勺思考了半天始终不得要领,只好放弃。

  “你要去哪儿玩啊?”他问薛鸢。

  “我准备去镇子外面走走看,要一起吗?”薛鸢突然想到了什么,对鹿茗道。

  鹿茗很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一直走到镇子郊外偏僻无人的地方,薛鸢才准备开口说话,她拿不准自己该怎么开口。

  薛鸢现在很想请鹿茗帮忙把剑速速送回天荡山,她觉得自己把将陆葵这个鬼魂来到没有修真门派看守的外界的危害性跟鹿茗讲一讲,也许他会考虑帮自己这个忙的。

  她不能肯定把自己所担心的事情讲出来会博得鹿茗的认同,她甚至不敢肯定鹿茗能懂得鬼魂带出益州这个事情所带来的危害性,但无论如何她都要试一试,她不想成为一个罪人……

  可是薛鸢还未能开口,便听见远处有人在大喊大叫着跑向镇子方向。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厉鬼害人啦!”

  薛鸢听的心头一震,禁不住差点要摔倒,想着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你今天看见小葵了吗?”薛鸢问,这才意识到自己几乎一整天没见过陆葵。

  鹿茗摇了摇头。

  “走,我们快回镇子看看,出了什么事……”薛鸢有些犹豫的说。

  镇子原本宁静安详的氛围已经变的人心惶惶了,因为到处都有厉鬼害人的传言在四下传播。

  薛鸢和鹿茗四处打听消息,最终他们找到了先前在镇子外面那个大喊大叫跑向进镇子的人。他身边围了不少凑热闹想听他讲述经历的人,也有些好心人在不停跟他说话想安抚他。薛鸢和鹿茗费了很大劲在终于挤了进去。

  那人是个壮汉,可与其体型不对称的是,他的胆量小得出奇。他似乎受了很大惊吓,此刻面容看上去全无血色,即使到了这个时候还一副惊魂未定的神情。

  “出了什么事,你从哪里看见害人厉鬼的?”薛鸢问。

  “就在镇子往北五里外的那个破屋,起先听见说那里是个鬼屋,我一直不信,以为那都是别人编出来的谎话……”壮汉打了个哆嗦,断断续续的讲述起来,“今天我路过那里,一时兴起想壮着胆子去鬼屋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捣鬼让人那么害怕……结果就真的看到了鬼,那真的是鬼啊……在空中飘荡个不停……还有地上被鬼吸干了血的尸体,太可怕了……到处都是血……”

  “那鬼屋荒废好些年了,一直阴森森的,老听说那里有鬼,却也从未发生过有人在那附近送过命啊……唉,冤孽呀!只怕是那里阴气太重到底还是招来了厉鬼,这才导致有人被害……”

  薛鸢听见有位老人推测道。

  她心里不由担心害怕起来,她不敢相信在自己身上发生那么倒霉的事情……如果自己带出来的那个鬼魂真的在外面涂炭生灵,自己该怎么收场。薛鸢没有把握能降服鬼魂,她只是期望自己或许能劝说陆葵不要继续害人。

  她看了看身边皱着眉头愣头愣脑的鹿茗,暗自下定了决心。

  “你能不能带我们去那边看看?”薛鸢小心翼翼的问。

  壮汉连连摇头,一边畏缩着想要开溜。

  “我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太可怕了……不要找我……”

  薛鸢摇了摇头,如果没有熟悉周边环境的人带路,自己估计是很难找到地方的。但眼下那壮汉被吓成那样自己实在不忍心勉强,只好跟鹿茗从人群出来,寻思着也许能在镇子上找个熟悉路径的人带路过去。

  “两位是要去降鬼魂吗?”突然,身边一个看上去老实巴交、又有些胆小怕事的人凑过来问薛鸢。

  薛鸢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我碰巧去过那里,两位如果真想去,不如由我给你们带路吧。”那人道。

  薛鸢叫上了鹿茗,两人任由那人带路便出了镇子准备去往鬼屋。

  “这厉鬼害人不浅,看两位行头就知道两位一定是身手不凡,若得两位出手驱除了那厉鬼,镇上百姓一定会赶集两位的替天行道之举……”那人开始称赞起来。

  薛鸢只感到胃里一阵痉挛,她甚至都没不敢开口接茬,生怕一说话就显露出自己的怯意来。她并不比那位慌慌张张逃回镇子的壮汉胆大,若不是觉得事关重大身不由己,自己万万不敢以身范险……

  鹿茗也是默默的一路跟着,薛鸢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他是否也猜到了那个厉鬼就是陆葵?他是不是也正在害怕所以一直不敢说话?

  薛鸢在心底祈祷以自己和鹿茗两人的实力,能降住陆葵,如果陆葵能够通人情一点不伤害他们更好了,但老实说薛鸢不敢抱多大期望。

  道路在道路转到小径的时候就已经变得越发曲折,这会儿已经进入了一片密林。

  “前面就是鬼屋了,那个鬼魂就在那里!”带路人指了指前方。

  “大叔见过那个鬼魂吗?是不是一个红衣厉鬼?”薛鸢试探性的问,心底生出一丝期许,但愿这一切只是个误会……但愿那个鬼魂根本不是陆葵……

  “没错,就是个红衣厉鬼,挺厉害的一个厉鬼。”那人附和道,“看两位身手定然不凡,想必降服那厉鬼不在话下。”

  再走了没多远,果然有一座荒废的旧宅出现在眼前。还没等他们靠近,便已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薛鸢皱了皱眉头还壮着胆子继续向前,却发现带路那人稍微迟疑了一下,随后他还是坚定不移的带他们继续走向了鬼屋。

  薛鸢回头看了看鹿茗,他仍旧一声不吭,倒也没显得有多么害怕。

  “天呐……这……这太狠了……”薛鸢听见带路人突然惊慌失措的叫到。

  薛鸢赶忙加快脚步跟了上去,紧接着看到的一幕让薛鸢只觉得背脊发凉,又有些恶心想吐。

  鬼屋门口不远处,躺着一具被肢解的死尸,血淋淋的尸块散落在四处看上去触目惊心。

  “这厉鬼太厉害了,两位……两位还是不要进去了……”带路人被吓坏了,突然劝阻薛鸢和鹿茗道。

  薛鸢虽然被眼前的一幕惊讶的多少有些慌了神,但好歹她作为修行弟子还是有些学识,眼前的那具尸体丝毫看不出任何异常的迹象,毫无疑问倒是出自人为。

  莫非这厉鬼只是人在捣鬼?

  薛鸢还在思考着,突然却被带路人一声惊呼吓道了。

  “啊……”

  “怎么了?”薛鸢转过头来问带路的人,他刚才正盯着鬼屋大门口,无疑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鬼……红衣厉鬼……”带路人转过头来,仿佛是被吓坏了,半天才咽了咽唾沫开口说道。

  “你也看见了吗?”薛鸢回过头问鹿茗。

  鹿茗摇了摇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