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争吵不休
隐山2017-04-24 18:353,421

  起初,薛鸢还以为他是天荡山的弟子(薛鸢有些怀疑,因为天荡山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弟子,她都面熟,而对方的面容自己毫无印象)为追回盗剑而对鹿茗出手,而渐渐的,随着两人的交手,薛鸢感觉到显然对方的意图不是那么简单。

  鹿茗显然无法轻松应对敌手的攻击,好几次他都差点受伤,而每当这个时候,对方总会放松攻击,让鹿茗喘口气来。甚至有一次鹿茗被震的宝剑脱了手,朝对方甩了出去,他也没扣押下宝剑来,而是给鹿茗时间让他拾起宝剑继续跟自己接着对战。

  正当薛鸢疑惑不解的时候,她感觉到薛琴又轻轻拉了拉自己的衣袖。

  “你看那边!”薛琴轻声对薛鸢说道,指了指先前她跟鹿鸣看龙舟赛的那个方向。

  薛鸢这才注意到那里还有另外一人背对着他们站在那里,对这边的激烈打斗似乎漠不关心。薛鸢通过看那人的衣着,可以判断出那人也是某个修行门派的弟子,可她辨认不出对方究竟来自哪个门派,也不敢确定对方到底是何意图。

  几回合下来,鹿茗渐感体力不支,败下阵来。跟鹿茗交锋的那人这才停止了攻击,只见他持剑在身侧划了一下,一下子不见了。

  薛鸢和薛琴左右环顾着寻找那人的踪影,终于她们看见他已经跟那名一直背对着他们的那名男子站在了一起。

  “怎么样,可以了吧?”他向另一名弟子询问道。

  另一名弟子微微点了点头。

  随后,他们使出了一个薛鸢未曾见过的遁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们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他们已经开始下山,每个人都满腹疑问,走到了半山腰,薛琴似乎终于从惊讶中缓过劲儿来,她问薛鸢。

  薛鸢摇了摇头。

  “他们真的是门派派出来的弟子追讨宝剑来的吗?”薛鸢暗暗的问。

  但她很快否认了这个想法。

  如果真是那样,那两名弟子不会对自己这个同门视若不见?

  可如果不是,他们对鹿茗出手是为了什么呢?

  她内心深处觉得,自己一直跟随者这个来历不明的盗剑贼,迟早有麻烦的。

  “以后你外出行走,如果要带着那柄剑的话,还是用块布把它包裹起来吧。”薛鸢建议鹿茗道。

  单单是背负这那柄剑四处游走,就已经很扎眼了,薛鸢觉得他们今天被人盯上也不完全是意料不到。

  回到城里,龙舟赛已经结束的缘故,很多远道而来观赏的游客已经开始启程回家了。他们终于在一家有了空位、条件挺不错的客栈安顿下来。薛鸢本来对住在哪里都不会有太大意见,她只想着随便歇息一晚,明天启程往柳城方向走。但薛琴固执的要找个好客栈。

  “这才像话嘛,客栈就要有客栈的样子!”薛琴进了一间客房查看了一番,然后满意的说。

  “挑挑拣检,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薛鸢一听就知道陆葵又出现了。虽然一整天陆葵也出现过,但除开偶尔对她翻翻白眼、对她的话显现出鄙夷的神色外,一直与薛琴相处的还算友善。此刻陆葵出来,薛鸢还是有些失望。毕竟一天终于结束了,自己可不愿意在这时候还让两个人闹别扭。

  “管你什么事!”薛琴不服气的说。“这里就是比昨天的客栈好,怎么了?”

  “昨晚还不照样在那客栈住了一晚?!”陆葵冷冷的说。

  “哼,要不是他——”薛琴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了鹿茗,“非要回客栈,鬼才愿意回去呢!那么破的客栈!”

  “家里最好了,你干嘛不回家呀?”陆葵冷冷的道,“像你这么娇生惯养的人,还是舒舒服服呆在家里好了,出来丢人现眼多不好!”

  陆葵那慢慢吞吞的语调,让作为旁观者的薛鸢都听得有些难受。

  “要你管!”薛琴跺了跺脚。

  “别跺了,长的那么胖,小心把客栈跺塌了!”陆葵轻蔑的讥讽道。

  “你……你你……”薛琴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你才胖呢!”

  “好了,你们别吵了。这么多客人在客栈呢。”薛鸢劝阻她们说,由衷的庆幸这二楼的客房都是空的,不会有客人听到她们的话。

  “是啊,你们就别吵了吧。”鹿茗终于也忍不住出面劝阻了,这样薛鸢很感到欣慰。

  却不料鹿茗又来了一句:“而且她也并不胖啊……”

  陆葵狠狠的瞪了鹿茗一眼。

  “要你多嘴!”

  鹿茗不知所以的挠了挠头。

  “还说我脾气好,你不也一样,逮着谁都训斥,你以为你是谁呀!”薛琴顶撞道。

  ……

  她们还在继续争论不休,薛鸢也不再费心劝阻她们,独自悻悻的进了一间客房休息去了。

  躺在床上,感觉有些莫名的失落……

  过了好一会儿,薛鸢发现自己始终无法忘怀今天在那片树林里经历的事情。

  那两个人一定是某个修行门派的人,似乎是冲着鹿茗来的……可是,为什么,他们打败了鹿茗,却没对他做什么就走了呢?

  那名身着天荡山弟子服饰的人,会不会是天荡山的弟子呢?如果是,为什么以前从没见过他,而且对方也没有跟自己打招呼——难道对方也不认识我吗?

  还是说,对方是其他门派的修行弟子,只不过衣着服饰跟天荡山很类似而已?!薛鸢觉得很有这个可能。她对其他门派弟子的衣着服饰一无所知,记得年初,五大门派比武论道,自己本来是有机会见识其他门派的,却不料当时正在生病,那期间一直呆在天荡山……

  还有,他们临走之前,那个对鹿茗出手的人所说的话,,“这样可以了吧……”是什么意思呢?

  那个一直没对鹿茗出手的人,他的身影好熟悉……好像哥哥……

  薛鸢心里想着。

  一想到哥哥,薛鸢觉得自己想家的念头越发强烈了。

  好想回家……

  明天,还是回家算了。不能再这样跟他们呆下去了……

  “昨晚没睡好吗?看你精神那么差?”

  早上,当薛鸢打开房门的时候,与正准备进房间的陆葵打了个碰面,陆葵问道。

  “睡的很好啊。”薛鸢言不由衷的说。“你昨晚一直在外面玩?”

  “算是吧。”陆葵笑着回答说。

  “他们人呢?”薛鸢问道。

  “一大早就出去玩了。”陆葵不满的说。

  薛鸢犹豫着如何讲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陆葵。

  “昨天我们在看龙舟赛的时候,碰上了两个人,似乎是冲着鹿茗来的,可我实在想不出他们的目的。”薛鸢道,“我一开始还以为他们是帮门派追回盗剑的——其中一个人的穿着打扮很像是天荡山的弟子,奇怪的是我根本没在山上见过他,要知道同龄的门派弟子,我们要经常在一起修行、做任务,所以我不可能完全不认识的……可真是奇怪!”

  “我昨天听鹿茗说了……”陆葵道。

  “你觉得他们会是因为那个傻瓜盗走了你们门派的剑而来找他麻烦的吗?”沉思了片刻,她问。

  薛鸢摇了摇头,“我也说不准,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后来他们丝毫没有显露出要夺回宝剑的动机,其中一人分明打败了鹿茗,却什么也没做。而另外一人一直背对着我们,我们都没看清他的面貌,而且他一直没出手。”

  陆葵皱着眉头开始沉思。

  过了片刻,薛鸢又发话了。

  “我……我今天要回家去了,就不跟你到处游玩了。”薛鸢说道。

  “为什么?这么突然!”陆葵从沉思中惊醒,问道。

  “不为什么,”薛鸢叹了口气说,“有些想家了……而且这次从天荡山下来,很久没回去,只怕门派派了人回家打探我的消息也不一定……我还是回家一趟,免得家里人担心。”

  陆葵摇了摇头,像是看懂了薛鸢的心思一样。

  “好了,你也别在意。他就是一个白痴,不过是爱跟别人玩闹而已……再说,你又何必妥协给那样的女人!”

  “不是那样的!”薛鸢羞红了脸,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一定是让陆葵误会了什么,慌忙解释说,“我真的是有些想家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顿了一下,“还有,你能不能以后少跟薛琴闹别扭,算是我拜托你,以后多让这点她……她一个人离家出走,自小娇生惯养有些小姐脾气,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她又有些不安的补充道。

  “干嘛还帮着她说话?!”陆葵半是不解半是恼火的说。

  “她……是我的表妹。”薛鸢回答说。

  “什么?”陆葵惊讶的问道,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是我姑妈的女儿……所以,拜托你了,多照顾下她,算是帮我个忙吧。”

  “等等,”陆葵有些迷糊了,“你姑妈的女儿……你姑妈应该跟你同姓,姓薛才对,怎么她女儿也姓薛?你们不是有同姓不能通婚的规定吗?还是说……你弄错了?”

  “应该没错,她就是我堂妹。至于为什么她说自己姓薛,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她没说实话吧。”薛鸢解释说。

  “个小丫头,还那么精……”陆葵脱口而出,不满的说道。

  “你……”薛鸢摇了摇头,她们两个根本直就是水火不容,感觉自己的要求大概对于陆葵来说是强人所难。

  “唉……算了,我也不难为你了。”薛鸢最后说道,“现在劝说她回家她也不会听,还是等我回家了想办法告知姑妈,让她拿主意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