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归家小憩
隐山2017-04-24 18:432,797

  薛鸢离开了江陵,花了几天时间,几经周折终于到达了柳城家中。

  在她刚踏入院子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

  “娘亲!”薛鸢欢喜的喊道。

  “小鸢!你怎么回来了?”薛母惊喜的说道,迎了上来。“是不是在天荡山调皮,被师傅赶下山了?”薛母走到薛鸢跟前,双手捧着她的脸,跟她开着玩笑说道。

  “不是,有些事要办就下山了,刚好有些想家,就趁机回来了。”薛鸢解释说。心里隐约觉得自己所说虽然不全是实情,但至少,当时下山确实是有事要办。

  “回来一路累了吧。”薛母打量了女儿一番,随即拉着她的手往屋里领。

  “还好吧,就是有些热,这里不比天荡山那边凉爽。”

  薛母赞成的点了点头,满是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坐一会儿,歇息一下,我叫人给你拿些西瓜来解渴。”随即又折身出去吩咐丫鬟去了。

  薛鸢打量着屋里的陈设,跟印象中一个样,丝毫没变。家里的感觉确实熟悉而又温馨。

  没过一会儿的工夫,一个小丫鬟便捧了一盘子切好的西瓜端了过来。

  “来,吃几片西瓜。”薛母说,将一盘西瓜放在薛鸢旁边,拿了一片递给了薛鸢。

  “谢谢娘。”薛鸢接过来,说道。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问候道:“爹呢,怎么不见他在家?”

  “前些天你爹在江陵帮你二叔做事,回来后就抱怨天气热,早早就到姥姥那边避暑去了。”薛母解释说。

  “娘怎么没一起去呢?”薛鸢啃了一口西瓜,抬眼望着薛母,询问道。

  “其实这里也没热到让人受不了的程度,他非要那么早去,也只好随他。我在家还承受的了,就准备过些时间再去。”

  薛鸢笑了笑。

  “对了,你若是早些时间回来,还能碰上你哥哥。他刚回家不久,又走了。”薛母说。

  “哦……”薛鸢应了一声,很好奇哥哥为什么也出了益州。“我半个月前,在竹山镇还碰见过他的。”

  “他在家匆匆忙忙的样子,只待了一天就走了。”薛母回忆说。“你们都长大了,很多事情要办,也不像小时候那么爱呆在家里了。”薛母又说道。

  “不是啊,我很喜欢呆在家里。”薛鸢说,“等可以下山不用修行了,我就回家天天陪着娘。”

  薛母欢喜的笑着。

  一阵短暂的沉默。院子里散发着炎热正午特有的沉寂气息,只有些不知疲倦的昆虫还在屋外花丛中嗡嗡的飞着。

  “饿不饿,我让厨房为你准备些吃的吧。”薛母突然问道。

  “不用了,娘。”薛鸢回答说。“现在还不饿,就是走累了有些疲倦……想回屋里歇息一下。”

  “那好,我这就吩咐人去帮你把屋里打点一下。你先在屋里坐一会儿吧。”薛母说,“等打点好了我通知你。”薛母说着,出了门去。

  薛鸢并不想一直呆在屋里,稍微坐了一下,便决定在府里转一转。

  出了院子往东,转过一个拐角,薛鸢来到了一片池塘。

  池塘被几乎快荷叶铺满了,荷叶上还有高高盛开着的荷花以及尚未开放的花骨朵点缀着池塘的一大片绿色。通过一条窄窄的小桥,可以来到池塘中央。薛鸢在池塘中央的亭子里坐着,享受着阵阵难得的凉风。

  也不知道鹿茗她们怎么样了,薛鸢心里忍不住突然开始担心起一路的几个同伴来。

  一想到鹿茗有陆葵在一起照顾着,心里也放心了许多。陆葵为人精明,一定不会让鹿茗出什么意外的。可薛鸢还是有些担心陆葵会跟鹿茗开玩笑开的太过火,不小心让鹿茗惹出什么大麻烦……

  还有薛琴……薛琴大概还是会经常跟陆葵闹矛盾,你争我吵的。两个人水火不容的性格,却偏偏凑在了一起,旁人也只有无奈的分。

  想起自己这一路,自从那天夜里追查盗剑下落,就一直提心吊胆过了这么久。不是忧心该怎么讨回盗剑,就是思索着如何拖住鹿茗等候门派支援,以至于后来莫名其妙被带到了扬州,又经历那趟险象环生的鬼屋之旅……

  虽说大多时候心底的忧虑和畏惧感,都是自己想太多的缘故,但薛鸢还是觉得自己的这趟旅行充满了坎坷和艰辛。

  如今想想真是可笑,自己整日疑神疑鬼、殚精竭虑,到头来还不是什么都没办成——没能讨回盗剑,连有心帮助鹿茗找到回家的方法也是白费力气。

  就趁着这次回家好好休息几天吧,先写一封书信回门派告诉自己的情况,免得门派担心。

  薛鸢在心底计划着。

  “小姐,屋子收拾好了。”

  薛鸢从沉思中惊醒了,回头看见一个小丫鬟站在池塘边上对着自己说道。

  “知道了,我这就来。”薛鸢回应道。

  回到屋子里,薛母正等候在那里。

  “感觉这里热不热,要是热的话,我让他们给你腾出一间北边背阴的屋子来。”薛母说。

  “不用了,这里挺好的。”薛鸢说,“不用那么麻烦,何况我从小就是在这个房间,没感觉这里有什么不好。”

  “那就好。”薛母笑着说,帮薛鸢将床上抚平了一下,“那你好好休息吧,下午饭好了我叫你。”

  “用不着睡那么久的,”薛鸢解释的说,“只是走路走累了,想躺一下而已……”

  “没事,现在天气热中午睡一会儿午后更有精神,你就安安心心的睡吧。”薛母说,“我现在每天中午也都要躺一小会儿。”

  薛鸢也不再说什么,听从的躺了下来。

  “对了,娘。”薛鸢想起薛琴的事情来,决定还是早些告诉母亲知道为好。“我那个姑妈的女儿,是不是叫姜琴?”

  “她姓薛,”薛母笑着回答说,“她随你姑妈姓的。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来?”

  “小时候我跟她应该在一起玩过的吧……”薛鸢说,觉得自己居然不知道她姓什么,真是有些可笑。不过细想一下,跟她接触也是在很小的时候,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大概一直以为她随父亲姓姜,根本没考虑道她会是随母亲同姓的一个特例……而且,薛鸢觉得即使小时候知晓的很清楚,只怕这么些年早忘却了。

  “是啊,你们一起玩过,那还是在你没去天荡山的时候……你跟她都十几年没见面了吧。这些年她每次随你姑妈过来玩,你都还在山上呢。”薛母说道。“怎么了,想你这个表妹了?““嗯……”薛鸢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向母亲解释薛琴的事情,“我在回家的途中碰见过她。她说要找他父亲,离家出走了……”

  “这孩子,还是跟以前一个样。”薛母叹了一口气,“可难为你姑妈了……你也是,怎么不劝说她回家呢?她现在在哪儿?”

  “她现在应该还在江陵那块儿吧……”薛鸢回答说,“我劝说过她,可是她不听。所以我就想等回家了,看能不能通知姑妈一声。”

  “只怕你姑妈为了找她,早已经焦头烂额了。”薛母有些担忧的说。

  “那现在怎么办?”薛鸢有些担心。

  “我派人去通知你姑妈一声吧,然后让人在江陵四处打探一下,要是有她的下落,就尽量找到她送她回家,或者接到这里来。”

  “嗯……”薛鸢觉得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好了,你也别操心了,这事我会去料理。”薛母说,慢慢站起身来。“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叫我一声。”薛母说着,走到了门口,轻轻的带上了门出去了。

  等屋里安静下来了,薛鸢静静的躺在那里,困倦的闭上了眼睛。

  躺在家里的床上,薛鸢感觉自己多少天都没有觉得这么轻松和安心了。感觉自己终于从一大堆麻烦中解脱出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