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虎口脱险
隐山2017-04-24 18:353,280

  “我来!”只听一个声音说。紧接着薛鸢惊讶的发现,陆葵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手里多了一张弓,迅速搭上了一支箭朝老虎射了过去。

  “啪!”的一声正中老虎的后背。

  剧痛使老虎的注意力终于从鹿茗身上转移了,它怒吼了一身,转身朝着弓箭发出的地方。

  “还不赶紧起来,胆小鬼!”陆葵冲着薛琴吼道,朝着已经吓得瘫倒在地的她轻轻踢了一脚。

  大概是看见突然间多了个人,薛琴比刚才显得更吃惊的。

  她呆呆的看着陆葵和薛鸢。

  “呀!”

  随着薛琴的一声惊呼,老虎又是一个猛扑,冲着陆葵过来。薛鸢见势不妙,用剑往前一刺,准备一剑刺在老虎身上。

  老虎扑过来太快,薛鸢刺了个空。

  好在陆葵躲得及时,老虎也并没有扑到陆葵。而薛鸢则没有那么幸运了,老虎转向陆葵的时候尾巴一个猛扫,重重超薛鸢打了过来。薛鸢没有丝毫防备,身上被狠狠抽重,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剑也从手中甩出去老远。

  “快躲开!”薛鸢眼看着老虎转向陆葵那边,而在相隔陆葵不远的薛琴也有危险,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大叫了一声。

  陆葵赶忙走到薛琴身边,挡在了她的前面。

  老虎抬起利爪朝着陆葵就是一下,陆葵手里没什么可以格挡的,只好拿着弓和箭挡着。几支箭被齐齐截断,陆葵也被打了出去。正在这紧要关头,受惊的薛琴也不知道那里来的胆量,用手里的峨眉刺狠狠扎在了老虎的身上。老虎受了剧痛,冲着薛琴就是一爪子拍过来。薛琴吓的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好紧闭双眼,坦然面对着死亡的降临。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听上去像是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这一击。薛琴睁开眼,这才看清是鹿茗用宽大的剑身替自己格挡在了这致命的一下。但鹿茗的力量毕竟有限,老虎几番进攻受挫不由凶性大发,所以这一爪子打过来凶悍异常。

  鹿茗虽好心提薛琴抵挡了这一击,却险些被老虎压得够呛,一个不留神摔倒在地。

  这时薛鸢顾不得自己的痛楚,她赶忙跑过去将自己的剑捡拾起来,提剑向老虎身上猛刺了几下。老虎开始发起狂来,朝薛鸢转过身来,左右连着搭了两爪子。

  薛鸢不停躲闪,每次都是惊险的与老虎的利爪擦肩而过,但一个冷不防却被老虎坚实的前肢撞了一下。薛鸢感觉自己的右臂快要撞碎了,痛的差点晕倒,抱着受伤的右臂滚向了一边。

  那边老虎还在鹿茗和薛琴中间徘徊,下像是要考虑先对谁下手。稍犹豫了片刻,它立马超薛琴扑了过去。薛琴吓的手足无措,鹿茗想挣扎着依靠剑站起来,但摇摇晃晃挣扎了几下,还是又摔倒在地,手里的剑一脱手,向前滑出去好远。

  正当薛鸢以为薛琴命在旦夕的时候,只听“啪”的一声,一个石块有力的打在了老虎身上。原来,陆葵眼见鹿茗和薛鸢都顾不得薛琴,而手里也没了箭支,只好捡起地上的石块,以手里的弓当弹弓用,超老虎发了一石。

  老虎受了剧痛,也不敢再轻举妄动,往后挪动着慢慢退了回去。直至退到远离了他们几人,这才怒吼一声窜入了林中逃走,留下道路上还有斑驳的血迹。

  “它……走了吗?”薛琴战战兢兢的说,对刚才发生的一切仍然恍若在梦中。

  “走了……还好。”薛鸢说,咬咬牙,勉强站了起来。

  “怎……怎么会这样……”薛琴不敢相信的说,仍然显得心有余悸,“从哪儿来的这么大一只老虎!”

  “那只老虎,不会是追着你一路跑过来的吧。”鹿茗走过去捡回了宝剑,回过身来看着薛琴说。

  “不是吧……我一路跑过来追赶你们,根本没注意到。”薛琴委屈的说,都快哭了出来。

  “胆小鬼,没用!”陆葵在一边冷冷的说。

  “你说谁是胆小鬼!”薛琴似乎一下子来了精神,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陆葵吼道。

  “你呀,还没把你怎么着就吓得哭哭啼啼,如果我像你这么没用,早一头撞死在这里算了。”陆葵说,轻蔑的扫了薛琴一眼,转身看着痛苦不堪的薛鸢。

  “伤的重吗?”她温柔的问道。

  “还好,只是被撞了几下……”薛鸢摇了摇头回答说。

  “你是谁,从哪儿冒出来的,竟敢对我说这种话!”薛琴不依不饶的对着陆葵大喊大叫。

  “我还没问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倒先问起我来了。”

  薛琴看了看陆葵,又看了看薛鸢。

  “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她的孪生姐妹,是不是?!”薛琴跺了跺脚,指着薛鸢说。

  陆葵轻蔑的哼了一声,“少自作聪明了!”

  “她叫陆葵,并不是我的孪生姐妹……”薛鸢摇了摇头,温和的说道。

  薛琴有些疑惑了。

  半响,看见自己手里只剩下了一根峨眉刺,不由得又开始伤心起来。

  “我的武器……这还是拿的娘亲的东西。”薛琴说,想起刚才老虎逃走的时候背上还插着她的另一根峨眉刺。

  “命都差点没了,还顾这些!”陆葵在一旁冷冷的道。

  薛琴本来正伤心着,听到陆葵的话,一抬头触到陆葵那轻蔑的眼神,越发有些沉不住气,她凶横的哼了一声,转向了鹿茗。

  可还没等开口,陆葵又发话了。

  “脾气那么差,早知道刚才不救你了,忘恩负义!”

  “谁要你救!老虎本来是冲着你来的,要不是你跑到我跟前,它也不会冲我来,我也不会有危险。”薛琴吼道,“还有,我脾气差也用不着你管。”

  “好哇好哇,下次我一定不会管你。”陆葵说着,轻蔑的瞥了薛琴一眼。

  薛琴也毫不示弱,哼哼瞪了她一眼,随即朝着鹿茗发威。

  “就站在一边看戏,任由她欺负我吗?”

  “你们吵你们的,关我什么事啊?”鹿茗低声说道,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

  “好了,不在外面呆着生闷气了……”说完,陆葵竟如同蒸发一般突然消失不见了。

  薛琴看着陆葵消失的地方,向后退了两步差点一个趔趄摔倒。

  “她……她是什么人……?”她惊魂不定的问。

  鹿茗摇了摇头,“我也说不清楚……”

  “好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不然再出来什么野兽可不太好。”薛鸢打断了鹿茗,想把他们的注意力从眼前这个话题引开。

  “他是不是挺厉害的。”他们已经在继续前往荆州城的路上了,薛琴等到鹿茗走在前面很远了,悄声问薛鸢。

  “算是吧……你问这个干什么?”薛鸢好奇的说。

  薛琴没回答,“他会不会是益州哪个门派的修行弟子……”她又问道。

  “他不是。怎么了?”薛鸢问。

  薛琴却沉默不语,只是望着前面的鹿茗。

  半响,“还有刚才那个叫陆葵的人怎么回事?”

  薛鸢总觉得跟其他人解释鬼魂之说未免让人觉得荒诞,或者说这种解释会给其他人带来不必要的恐慌,所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薛琴看出了薛鸢的犹豫,还以为她不肯跟自己说实话,于是生气的哼了一声,向前跑了几步,追上了前面的鹿茗。

  薛鸢默默的跟在后面,对今天发生的事颇有些无奈。心里只盼着陆葵不要再出来跟薛琴争斗才好。

  “你是不是什么门派的修行弟子?”薛鸢听见薛琴这样问鹿茗。

  “不是啊,你问这个干嘛?”鹿茗回答说。

  薛琴似乎对这个答案有些失望,她停住了脚步,似乎是要哭了出来。

  “怎么了?”薛鸢跟了上去,关切的问。鹿茗也在前面停了下来。

  “我要找我爹,他好像是在叫什么山的地方修行……可我不知道在哪儿,也不知道怎么去!”薛琴苦恼的说。

  “找你爹……你娘呢?”薛鸢问,有些好奇。

  “我爹每年才回家一次,娘在家对我管的那么严,我要出来找爹她又不让,我就趁她不注意自己逃了出来……”薛琴愤然的说。

  “可你这样一个人出来,会害你娘担心的。”薛鸢劝慰道,“你还是回家吧,不要让……”

  “哼,我才不管,我就要找到我爹。”薛琴不管不顾的打断了薛鸢的话,说道。

  “你家在哪儿啊?”薛鸢问。

  “就在离这里不远的襄阳。”薛琴回答说。

  “那你准备去哪儿找你爹呢?”

  “我不知道……”薛琴摇了摇头,毫无主意的说。愣了一下,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们知道柳城怎么去吗?”

  “知道啊,”薛鸢回答说,“你去哪儿干嘛?”

  “我舅舅在哪儿,说不定他们知道我爹在哪儿。”

  “你舅舅……”薛鸢怀疑的喃喃自语道。“你舅舅住在柳城什么位置?”薛鸢问道。

  “就在柳城北边的薛府……”薛琴回答说。

  “不会这么巧吧……”薛鸢心里想,回忆起自己对她的脾气有些熟悉的感觉,这下薛鸢觉得应该错不了了,“她该不会就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