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来者不善
隐山2017-04-24 18:353,260

  他们一路向南走,行不多时,江陵已经就在眼前了。鹿茗远远看见这么大的城楼就感到十分兴奋,着急马上要进城看看。

  “在城里,你最好小心些。”薛鸢好心提醒他说,“这里不比以往时候我们去过的一些小城镇,这里人多、比较混乱,弄不好会惹上一堆麻烦的。”

  鹿茗跟薛琴开始较量这看谁先跑进城,薛鸢觉得自己的嘱咐是白费力气,他大概都没听进去。

  “这里好大好热闹,比先前见过的最大的城都大。”鹿茗赞叹的说,在城里四处张望着。

  “哼,这算什么,比这更大的我都去过!”薛琴轻蔑的说。

  鹿茗怀疑的挠着头,看着薛鸢。

  “是的,我们从扬州过来是抄近路,如果走大路的话,可能会遇见比这还大的城池。”薛鸢说道,“往东走,都是比较富庶的地带,很多大城镇比这里更为繁华。”

  “这样啊……”鹿茗傻愣愣的说。

  进了城,四处游玩了好一阵,快到晚上了,薛鸢才提醒他们该找个客栈安顿下来了。可意料不到的是,他们寻问了几家比较大的客栈,居然都已经人满为患。

  “怎么回事,以前来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情况的!”薛琴跺着脚气愤的说。

  薛鸢也摇了摇头,深表不解。仔细想了想今天的日期,五月初……

  “哎呀……我居然忘了!”薛鸢惊呼了一声!

  “什么嘛!”薛琴疑惑的问。

  “难怪今天这么多人,客栈都住满了……过不了几天就是端午节……”

  “真是的,早知道不那么着急进城了,城里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薛琴说。

  “端午节是什么……”鹿茗不解,“这跟客栈人多有什么关系?”

  薛琴不屑的瞥了鹿茗一眼。

  “真笨,”她解释说,“端午节划龙舟,荆州这里是屈原的故里,自然很多人到这里来参加龙舟赛了!”

  鹿茗依然一脸疑惑。薛鸢也不费心去向他解释清楚,只好建议大家去周围小客栈打听一下看有没有空位。最终,他们在南门一处偏僻的地方找到了一家还有空位的客房。薛鸢如获重释,想起自己露宿街头的经历,还是不要再经历为好。

  第二天居然就是五月初五。

  几天来都是不停的赶路,薛鸢都已经忘记时间了。因为心里还装着一肚子心事,薛鸢其实对这里隆重举行的龙舟比赛并不怎么在意。可剩下三人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致,薛鸢又觉得自己实在没必要扫了大家的兴致,只好决定在这里停留一天。

  他们早早的起床跑到河边的堤岸上面,想找个位置一睹龙舟赛的盛况。可当他们到达举行龙舟赛所在的河边时候,失望的发现河道两旁已经围满了人群。

  “这些人来的真早啊,我们都已经没法看见河了!”薛琴说。她一开始还试图在人群中朝前挤,以方便挤到最前面能看见龙舟,可她尝试了半天未果,最终只好悻悻的退了出来。

  “去对面山上看看吧,那里虽然隔得远看不太清,但至少地势高,能看见河面发生的事情,”薛鸢提议说,“总比在这里只看得见人的背影要强。”

  薛琴有些不甘心,还想让鹿茗陪着做一番尝试,寻找人群的空档。

  龙舟赛设置在一个平静、三面环山的很大港湾。河岸旁的堤岸都站满了人群,即使留有空档的地方,也是人根本无法到达的险滩、密林,连港湾缺口处的河面上,也停靠满了大小船舶,供观赏者在河面近距离观看龙舟比赛。他们在河岸穿梭着,四处奔跑。后来,龙舟赛之前的祭祀仪式开始了,他们这才不得不放弃继续在河岸找位置观看的念头,转而考虑其薛鸢的提议来。

  “走吧,我们赶紧去对面,来不及了!”薛琴道,开始慌慌张张顺着道路超对面跑去。

  薛鸢与鹿茗跟在后面,迎着熙熙攘攘四处走动的人群艰难的超目的地进发。过不多时,他们总算来到对面山上,紧接着他们顺着一条崎岖的小路,开始往山上爬。

  山顶是一片密林,树木生长的并不十分密集。但他们还是在林子里穿梭了好一阵,才来到靠近河边的位置,在哪里勉强能看清远处河港里的龙舟。河港缺口正对面的堤岸上建有一处高台,祭奠屈原的仪式还在进行着,祭司还在念着祭拜屈原的悼文,不过因为相隔实在太远他们根本没法听清悼文的内容。

  薛琴急的直跺脚,发牢骚说他们应该天不亮就起床过来抢个位置的。鹿茗似乎也对观看龙舟赛颇为感兴趣,也跟在薛琴后面在林子边上走来走去,想找个合适的位置观看。

  薛鸢这才发现,陆葵不知何时又不见了。想着一开始她是跟在一起的,他们三人超这个山坡上赶过来的时候,因为沿路人太多,薛鸢就没怎么注意陆葵了,还以为她一直跟着一起过来了。此刻想起来,觉得也许他们一行还在河岸左顾右盼寻找位置的时候,陆葵就已经不知去向了。

  终于,祭拜仪式完毕了。震天动地的锣鼓声响了起来,龙舟比赛要开始了。这时,熙熙攘攘也有三两个人开始来到他们所在的林子边上,抱着跟他们一样的想法要来勉强一睹龙舟赛的盛况。

  原本薛鸢对观看龙舟赛的兴趣就不是很大,在这个山头也只能勉强看见,这让她更加兴味索然。她心里还继续为最近的烦心事忧心着,便离开了林子边上,在树林中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下来。

  龙舟比赛持续了很久,直到太阳已经升得很高,连林子的空隙都洒满了刺眼的光芒。那些上这个山头观看龙舟赛的人群渐渐失去了兴致,三三两两的走掉了,只剩下薛琴和鹿茗还在那里顶着骄阳兴致不减的观看者。他们一边大声喧哗叫嚷,一边互相打赌看哪一条龙舟能获胜。

  又过了好一阵,薛鸢听见河面上喧闹的锣鼓声似乎小了许多,心想是不是龙舟赛快结束了。她站起身来,走到林子边上向河港看了一眼。

  龙舟赛果然已经快结束了。显然因为持续时间太久了,加上很多看热闹的人都抵挡不住骄阳的灼晒,河岸上的人群早就少了很多。此刻龙舟赛已经接近尾声,很多人对宣告名次的仪式已经不再感兴趣,一大堆人开始顺着宽敞的道路准备返回城里。

  “下面人那么少,你们怎么没下去看呢?”薛鸢好奇的问。

  “反正在这儿也能看见,下面好热的!”薛琴道,“我看好多人都热得受不了,一个个早早就回去了。我们在这里好歹能站在树荫下躲躲太阳……”她很欣慰的补充了一句,“而且这里还有风,很凉快啊!”

  他们在这里好久了,始终没见到陆葵找过来。薛鸢猜测要不是她一个人玩够了已经回到客栈,就是因为根本没找到他们。想着他们三人到这里先前根本没有机会告诉陆葵,不由得有些担心起陆葵来。但转念一想,薛鸢又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替她担心,陆葵不像鹿茗那么不通人情世故,应该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没什么意思了,都已经结束了,”薛琴突然转向薛鸢,开始询问起她的意见来,“我们还是回客栈歇息去吧。”她说着,一面困倦的打了个哈欠,一只手遮在额头看了看天空,“这会儿快晌午了吧,我又渴又困的……”

  薛鸢很赞成回房休息的提议,至于鹿茗,总是一副百依百顺、或者说毫无主见的神情。

  既然没人有异议,他们便一致决定下山返回城里。

  就在他们他们刚走没几步,薛鸢注意到前面有人朝他们走了过来。

  山下河岸早已经没什么人,薛鸢想不出此刻那人还上这边高山要做什么,何况龙舟赛都已经结束了。

  那人突然停了下来,挡在了走在最前鹿茗的前面。

  鹿茗起初以为是自己挡住了对方去路,便朝道路边退让了几步,那人却丝毫没有继续朝前走的意思。他朝着鹿茗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这让薛鸢意识到他似乎是冲着薛鸢他们三人来的。

  薛鸢这才注意到,那人的衣着打扮到很像是天荡山的修行弟子,可薛鸢根本不曾记得自己在天荡山见过他。她正犹豫着,开始意识到对方是不是为找自己而来,不禁犹豫要不要跟对方打个招呼。

  但对方还是紧盯着鹿茗,并且缓缓做出了一个从剑鞘抽剑的姿势。

  薛鸢感觉到有些不妙,她身边的薛琴似乎也觉察到了不对劲,她赶忙将薛鸢往回拉了拉。与此同时,那名疑似天荡山弟子的人朝着鹿茗一剑劈了过来。

  鹿茗灵巧的躲开了,并迅速的抽出自己背上的剑很及时的挡住了敌人的第二次攻击。薛鸢很清楚的确定自己方才根本没看见对方手中持有宝剑,仿佛这剑是被他从空气中抽出来的一样。她曾听人说过,这种能将武器凭空祭出来的能力,正是一些修行门派修为较高的弟子具备的能力,而且是通晓御剑术的门派所擅长的。这让她感觉到对方的身份越发扑朔迷离,随着两人的搏斗薛鸢还觉得对方的意图也让人捉摸不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