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路人薛琴
隐山2017-04-26 10:013,455

  大概是出于能从陆葵那里学到很多东西吧,鹿茗总会在闲暇十分请教陆葵,虽说陆葵偶尔有些爱搭理不搭理的,可也还是教会了鹿茗不少东西,这也让这趟旅行有了不少乐趣。薛鸢以前觉得鹿茗总是呆头呆脑,应该学起东西来不是那么顺利,可出乎意料的是,他不仅很刻苦而且学起很多东西来都得心应手。

  “不错,你学东西挺快的,以你现在的身手上次那个装神弄鬼的家伙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在鹿茗很快学会陆葵教授的几招剑术之后陆葵称赞道。

  鹿茗呵呵的笑着。

  “可惜不知道那个家伙被带到哪儿去了,不然我肯定要找他再比试一下。”鹿茗道。

  “这个简单,他肯定被带到县衙去了,问问这里的县城在哪里就知道了呀……”陆葵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道。

  “真的吗?”鹿茗对陆葵的话当了真,“要不我们问问那个县衙在什么地方,然后快点赶过去吧。”

  陆葵被逗乐了。

  “她跟你开玩笑呢,那人都被官府抓起来了,衙门不可能任由你去跟他比试武艺的。”薛鸢忍不住向他解释道,“你要闯进牢房找到他,不知道要经受多少衙役的阻拦……”

  鹿茗却似乎不在乎那么多,他一心只想报复上一次的惨败。

  “没关系,这次就算人再多我也不会吃亏。”

  薛鸢被鹿茗这幅较真的劲儿吓坏了。

  “就算你斗得过那么多衙役也千万别这么干,你要真这么做了以后惹下的麻烦够你受的……”薛鸢道,觉得陆葵真心不该开这个玩笑,“何况那人犯得是死罪,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被处决了……”

  “哦……”鹿茗似懂非懂的道,显得有些失望。

  薛鸢这才松了口气。

  “你还是别跟他开这种玩笑,他太容易当真了……”薛鸢向陆葵道。

  陆葵笑而不语。

  他们继续顺着道路走着。

  “好了你也别灰心,以后跟你比试的人多得是,你盗走了天荡山的宝剑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就算他们不找你的麻烦,我也会给你找麻烦的,你放心。”见鹿茗显得有些低沉,陆葵又突然开起玩笑道。

  薛鸢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三人同行的时间越久,薛鸢也逐渐放松了对陆葵的戒心。她已经逐渐信任起一路通行的这个伙伴来了,虽说自己隐约觉得不应该那么轻易相信她,可她至少敢断定一点:陆葵对自己并无恶意。有时候薛鸢自己也不清楚为何自己会对这个跟自己样貌一样的鬼魂同伴如此亲近、如此信任,就如同她是自己的孪生姐妹一般。陆葵总是能看出自己的心意,时常善解人意的替自己化解旅行途中的难题。

  已经进入荆州地界了。薛鸢没有告诉过他们自己的家在荆州的事,所以自己正犹豫要不要告诉他们,甚至带他们去自己家,因为自己实在想不出什么借口跟他们分开。陆葵总半开玩笑的说薛鸢要一直跟她在一起才行,陆葵需要借助她的肉身修行,才能做很多事情。但是薛鸢又不敢带他们回家,她担心带着一位跟自己相貌如此相似的鬼魂回家,会非常的不妥。

  虽说这么多天的接触下来,薛鸢已经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陆葵不会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她不敢保证其他人不会对鬼魂躲避不及。一直以来,鬼魂这个东西一直以来都被人宣扬的那么可怕。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在一次路途中歇息的时候,陆葵突然问道。

  “我知道你还没放弃让那个傻瓜把剑带回门派的念头,但是不管怎么说那柄剑原本也不是你们门派的东西,”陆葵补充道,“他现在拿走你们门派应该也没有理由追究下去。”

  薛鸢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我现在也不抱什么指望了,门派如果当真很重视这柄剑的话,应该及早派人追查他的下落才对……可现在都多少天了,我都没接触到门派任何消息……”

  陆葵面带笑意的看着薛鸢。

  “我现在倒是有点想回家一趟……这些年常年在门派待着,只在每年过年前后在家里度过,如今难得离开门派,我想着趁机会回家呆几天也不错。”薛鸢继续道。

  “这可真难办啊,我还想让你一直陪着我们呢……“陆葵笑着说。

  薛鸢拿不准陆葵是认真的,还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有你在好歹我有个能说话的人,跟这个木头人在一起没什么乐趣……”陆葵说着带着嘲讽的笑意看着鹿茗。

  鹿茗在一旁傻愣愣的听着。

  “而且附身在你身上我多少恢复了些能力,”陆葵又道,“我知道你提到被我附身会有些紧张……”

  看到薛鸢的神情陆葵赶紧补充说,“不过没事,以后我不会这么做了。你看现在,即便不借助你的肉身我也能做很多事情了,能吃东西、能喝水、也能和你们正常交流……”

  薛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应对。

  “没事的,”薛鸢听见自己说,“以前是很害怕,因为每次经历过你附身之后我都会以为自己得了大病——莫名其妙来到了陌生的地方,有时候醒来浑身乏力……”

  陆葵微笑的着看着薛鸢。

  “以后不会附身在你身上操控你的身体了,我相信只是在你身体里休息你感觉不到异样。”

  薛鸢点了点头。

  之后他们继续接下来的道路。

  走了一会儿陆葵又不见了,薛鸢也不清楚她是附身在了剑里还是自己身上。

  继续走了没多时,身后响起一个人的呼喊声。

  “你们等等我啊……”

  薛鸢与鹿茗停了下来,转过身去,惊讶的发现后面有一位女子奔跑着追了上来。她跑到他们面前才终于停了下来,有些气喘吁吁。

  “总算……总算是追上你们了……”

  “你要追上我们干嘛?”鹿茗问。

  薛鸢也有些好奇,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番。只见她身着一件淡青色裙子,上身外套一件红色短衫,梳着扇形的发髻,给薛鸢的印象是透露出一种活泼和任性的气息。而且,薛鸢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我也是从那山上下来的,”她一边喘着气,一只手指了指身后,“老远就看见你们两个,想一起下山来,喊了你们也没理……只好一路追过来了。”

  “是跟我们同路吗?”薛鸢问,想起刚才因为担心山上可能有野兽出没,所以走的很快,以至于没留意居然还有其他人在山上。“你要去哪儿?”

  “往前走是什么地方?”她并没回答,而是指着前方问道。

  “那前面不远应该就是江陵城了。”薛鸢回答说。

  “是啊,我就是准备去哪儿。”

  薛鸢隐约觉得这似乎是她临时编造的,但也不好说破。

  “你叫什么名字?”她突然问薛鸢。

  “我——叫薛鸢。”

  “薛鸢……你呢?”她又转向了鹿茗。

  “我啊,叫鹿茗。”鹿茗挠挠头回答说,对眼前这个唐突出现的人还有些疑惑。

  “那么,你叫什么?”薛鸢问。

  “我叫薛琴,说起来跟你同姓呢。”她欢快的说,就这说话的功夫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脸上的血色也渐渐消散了。“是同姓吧,薛姓应该没有别的同音姓氏……”她又不太肯定的补充道。

  “嗯……”薛鸢回应说,说不清对眼前这个人是喜欢还是排斥。

  “好累啊,”薛琴轮换着踢了踢自己的腿,说道,“休息一下再走吧。”

  薛鸢有些拿不定主意,转向了鹿茗,想听听他的意见。

  “你……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那边?”薛鸢好奇的问,也转向了刚才薛琴跑来的方向。这一下不要紧,只把薛鸢吓的有些魂不附体——只见那边树林里,一只体型巨大的老虎正一步一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了?”薛琴刚在一棵树边坐下来,看见了薛鸢和鹿茗的异常举动。等到她意识到出什么事了,忍不住一声惊呼。

  那老虎似乎也感觉到了对方人数太多,不敢直接冲过来,而是停下了脚步,慢慢在原地绕着圈子。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薛琴都快说不出话来了,想挣扎着站起身来,却不小心摔回了地面。

  “小心!”薛鸢一面警惕的往后退,退到薛琴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看我的,总算可以试试这把剑了。”

  只听鹿茗说了这句,便见他已经扛着宝剑向老虎冲了过去。

  “老虎很凶猛的,你别冲动!”薛鸢慌忙叫喊道,想不通这些天一直很本分了的鹿茗,怎么在今天变得那么冲动了。

  可她还来不及制止,鹿茗的宝剑已经一下子重重砸在了老虎的颈部。老虎受到剧痛,咆哮了一声,一爪子搭在了鹿茗胸前。鹿茗哇的一声,竟被打出去老远。

  “你没事吧!”薛鸢叫道,一边警惕这老虎冲向这边。而薛琴还是被惊吓的战战兢兢,薛鸢又不敢丢下她过去查看鹿茗的情况。

  只见鹿茗慢慢挣扎着爬了起来,老虎再次咆哮了一身,一个猛扑又冲向了鹿茗。

  “当心!”薛琴叫道。

  薛鸢也感觉到心被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幸好,鹿茗也算反应快,把剑侧起来挡在了身子一侧,刚好挡住了老虎的一个猛扑。紧接着,鹿茗向外跳出了几步,慢慢退开。

  老虎扑到了剑上,也不再那么亲举妄动,而是绕着鹿茗开始徘徊。薛鸢眼看着这样下去鹿茗会有危险,只好捡起地上一块石头,从老虎后面向它用力扔了过去。石块砸中了老虎,却没能引开老虎的注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